第五百三十六章 反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看见碧玺心情不好,我的心情竟然还不错。
  
      碧玺层层叠叠的黑色纱裙无风自动,眼眶猩红,拖着炼魂鞭一步步的向我走来。
  
      她每走一步,天色便暗上一分,窗户与门“砰砰”直响。
  
      战斗,我自然是不怕的。
  
      毕竟,碧玺还欠阿禾一条命……这个仇,迟早要报。
  
      碧玺嗤笑一声,并且越笑越夸张,死气沉沉的表情瞬间变得生动起来,“卢青青,你真搞笑,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吗?”
  
      我淡笑看她,目中不自觉的流露怜悯,“不是觉得你会在意,而是因为……你在意也没有用,除非,你有能力说服沈冥不要这样做。”
  
      碧玺听我说完,止了笑,怒火冲天,一副要生吞活剥了我的模样,声音阴沉仿佛来自地狱,“我会让你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是有多么的愚蠢!冥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你又算得了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她一鞭子向我挥来,那一鞭带着浓烈的怒火,几乎是要把我劈得粉碎。
  
      我怔怔的看着那鞭子朝我而来,连红黑色鞭子上倒刺都能够一清二楚的看到。
  
      碧玺的神情一时间有些放松,不仅放松,还带着一丝解脱,心道,不要怪我,一切都这么结束吧。
  
      在鞭子触碰到我的前一刻,我勾起一抹森然的笑,脚步轻旋,已经离开了碧玺的攻击范围。
  
      碧玺兴奋的看着前方,等待着胜利的到来,可待她定睛一看,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看到的画面。
  
      “你……”碧玺脸上的笑逐渐凝固,怎么可能……这是她用了八分力发出的攻击,竟然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这世间有这种速度和判断力的人,不会超过三个,连她的父亲都没有办法在这么快的时间之内毫发无损的躲避致命一击。
  
      卢青青是个怎么样的人?
  
      她转念一想,或许只是凑巧呢?
  
      那一定是了,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类,怎么可能拥有无上的功法呢?
  
      碧玺调整心态发出下一轮的攻击。
  
      我微微皱了眉头,略微诧异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这碧玺是来搞笑的?为什么攻击力如此薄弱?我见着她雷霆万钧的模样还以为会有什么厉害的杀招,却没想到她挥鞭子的速度和慢动作一样,躲不开才是不可能的。
  
      在我还在思考的时候,碧玺的下一招便来了,我断了思绪,认真应对。
  
      这一次,她用了十分的力。
  
      寒光在室内乱飞,触碰到什么,什么便立即粉碎。
  
      意料之外的,炼魂鞭再次没有碰到我一根毫毛。
  
      碧玺彻底被激怒,“卢青青,你这是用的什么妖法?我告诉你,你别想这样就能够赢过我,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她问的也是我想要得到的答案。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连丹田之内运转灵力的速度与之前相比都上升好几个度。不仅如此,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像是永远不会枯竭,反而越打越轻松。
  
      为什么会这样?
  
      碧玺快速的杀招让我没有时间去想原因,轻轻松松的与碧玺过了十来招。
  
      碧玺从刚开始的愤怒到此刻的迷惘,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低声道,“怎么会这样?”
  
      听见响声冲进来的郑叔惊得腿肚子直打颤,“怎么了这是?碧玺小姐快停下来,小心,别伤着。”
  
      然而他的喊声在吵闹的空间之中就像一滴水落入海面般平静,连一丝水花都没有激起。
  
      郑叔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无奈之下只好跑出门去搬救兵了。
  
      碧玺杀红了眼,不怒反笑,“我之前当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的实力从来没有露出来过。”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凌厉,“说,你留在冥身边是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敌方派来的细作!”
  
      我在心里悄悄的翻了个白眼,你可真能想。
  
      “废什么话啊,不是要打架吗?”话音刚落,我们两个人影已经缠斗在一起,动作极快,所经过的地方,墙壁亦或是地板总是会出现细密的裂痕,就像是一副诡异的图画。
  
      碧玺渐渐觉得体力不支,挥鞭子的速度越来越慢,而我攻击她的速度却逐渐加快,仿佛永远不知道疲倦。
  
      很快,她的身上便出现许多细密的伤口。
  
      她向来是个娇贵的身体,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当即丢了鞭子,跪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看着我的眼神怨毒之间夹杂着我看不懂的情愫。
  
      见她收手,我也适时收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以为你来自冥界,我是人类,你就比我高贵上一层?人生而平等,都得入轮回。今天我不杀你,是谢你上回救我之恩,从今往后,我们两清。阿禾的仇我一定会报。下一次见面,那便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碧玺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输呢?
  
      这其间一定是有什么搞错的。
  
      她的术法虽不是很好,却也是在冥界排得上名号的,被卢青青吊打这种事情,她之前想都没有想过,可事情真的发生了,一切还像是做梦一般。
  
      我深深的看了碧玺一眼,拿起包提步出门。
  
      身后寒光一闪,罩风瞬间卷到我面门。背后袭击,当真是卑鄙。
  
      我捏着定魂铃反手一挡,碧玺的身体就像是一只破败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又落了下来。
  
      再三确认她不会再暴起之后,我缓步走到她面前,愤怒的看着她,“我放你一命,你却想致我于死地?”
  
      碧玺抹了把嘴角,笑得肆意张狂,“你要杀就杀,我这辈子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今天,我算是记住了。下回,可千万不要被我得着机会,要不然,今天的血仇,我要十倍百倍的让你偿还。”
  
      我蹲下身子抱胸看她,一边看一边摇头,“的确,你死了,就没有人和我抢沈冥了。”
  
      碧玺伸手要来抓我,却抓了个空,再次扑倒在地上。
  
      她咬牙切齿道,“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你在一起的,就算是我死了又如何?我死了,冥界的人也不会接纳你的,不仅如此,我父亲,冥界骁骑大将军更是不会放过你,杀了我,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我却对着她一笑,“看来,你也没有把生死看淡啊。”
  
      碧玺一愣,不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我,仿佛要用视线在我的身上扎出几个洞来。
  
      我站起身,并且无奈的叹了口气,“祝你和沈冥白头到老咯。”
  
      “想走,哪里那么容易。”碧玺森然一笑,贝齿咬上红唇,樱唇上绽开珊瑚色的血珠,从她的背后升腾起几缕黑色雾气,红色与黑色碰撞,形成一种诡异的颜色,那一缕缕的烟气仿佛有了生命,迅速的在空气之中蠕动,并且在四周织成一张大网。
  
      而我与她,便被困在这网中。
  
      我转动了下身上的灵力,运行如常,那碧玺是想要做什么?
  
      四周的空气变得潮湿且沉重,夹杂着血液的淡淡腥臭,惹人反胃。
  
      碧玺动了动耳朵,花了极大的力气身子前扑,待我反应过来,定魂铃就已经穿过她的身体,殷红的血顺着剑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像是开了一朵接着一朵艳丽的花。
  
      “你!”我震惊的看向她,并且惯性的把定魂铃化成的长剑抽了出来。
  
      阴寒的血液喷射而出,遮住了我的视线。
  
      青木带着沈冥来的时候便是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青木咆哮一声,出掌把我重重推开,空气之中的血雾淡了,一切看起来平静且祥和,如果没有重伤在地的碧玺的话。
  
      青木这一掌我没有防备,一口心头血吐了出来。
  
      青木慌张的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搂住碧玺的身体,“郡主……郡主……”
  
      碧玺虚脱的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得却是沈冥,不过沈冥此时正死死的盯着我,并没有接收到她含情脉脉的眼神。
  
      碧玺动了动,尽量发出一点动静才把沈冥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冥……”
  
      沈冥复杂的视线落在碧玺身上,等待着她开口。
  
      碧玺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的开口,“是卢青青,她要杀我。”
  
      青木愤怒的拔出武器指着我,那目光,有隐忍,有怨恨,更多的是痛苦。
  
      他在痛苦什么?
  
      或许是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依然还在蒙圈的状态。
  
      沈冥轻轻揽住碧玺,手中捏了法诀,低声道,“我先给你看下伤势。”
  
      碧玺仰首在他的怀中蹭了蹭,甜蜜道,“只要有你在,我从来不怕。”
  
      沈冥不置可否,尽力给碧玺疗伤,可一刻钟过去了,他的额上在地上滴了一小滩,碧玺的伤势却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碧玺的精神越来越差,脸色也越来越透明。
  
      她的鬼气外泄,整个沈家别墅冻得结满了冰霜。
  
      我的衣裳本就单薄,被冷风这么一吹,几乎是要把我的骨头都给冻住了。
  
      碧玺难受得躺在沈冥的怀中,怨恨的盯着我,“冥,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定不能够放了卢青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