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 白猿思旧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此刻,北界河上发生了何等大事,宁凡并不知晓。他的心神,还停留在逢魔碑的内心世界没有离去。

  青铜古船在逆尘海上行驶,船上煞气冲天。那股煞气,来源于宁凡刚刚灭杀的九劫仙帝沧海君、众鬼奴。

  可这煞气到底只是此地演化的幻象,顷刻就消散了。

  就连沧海君死后、遗留的法宝储物袋,也尽数化作光芒消散。

  仿若从一开始,就不曾存在一般。

  宁凡知道。此刻他目光所及,皆是虚幻。

  无论是天边的云,还是脚下的海…一切的一切,都很难带给他真实感。

  “但也有一些东西,给了我真实的感觉。逢魔女子的悟道茶,如此真实。我吃掉沧海君、众鬼奴所提升的修为,也是真实…”

  “所以,为何吞掉虚幻之人,能够提升我的修为呢…”

  “逢魔碑长存于紫薇北极宫,古往今来,心神到此的恐怕不止我一人。我很好奇,在此提升修为的,是只有我一人,还是所有人都如此…”

  想不通。

  既如此,还是开口问问吧。

  “有人能解我疑惑么?”

  宁凡举目望天,对无人长空说道。

  似是在问逢魔碑本身,又似乎,是在问这片虚幻天空。

  天空似乎回答了宁凡什么。

  可惜,那声音太过遥远,仿佛间隔着无尽轮回,难以听清。

  石敢当:“???”

  石敢当:“前辈莫不是疯了?为何对天自语?不,不对!难道说,此地仍隐藏了其他老怪物?并不只有刚刚那位沧海君来袭!是了!前辈定是在对那隐藏之人说话!”

  石敢当越想越紧张,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却不知,这一切都是他的妄想。

  “天之回答,无法听清啊…”宁凡沉默少许,又朝着逆尘海提出了问题。

  逆尘海似乎也回答了宁凡什么。

  可那声音太遥远,同样听不真切。

  石敢当:“???”

  石敢当:“难道敌人并非藏于天空,而是藏在逆尘海之中!这可如何是好!逆尘海水,一滴重如山,敢藏身海中的,唯有沧,唯有龙宫水民,除此之外,便只有圣人敢如此了…难道来人是圣人!嘶!”

  石敢当倒吸一口冷气,这一刻,被害妄想症上升到了空前,一滴滴冷汗不断冒出。

  终于,他再难忍受心中恐惧,低声问道。

  “敢问…敢问前辈,附近可是还有其他大敌藏身?莫非我们今日真的在劫难逃了么…”

  “???”宁凡有些不明白石敢当为何会有此问。

  但还是解释了几句。

  “小友多虑了。那沧海君一死,此地除了你我,便已再无外人。”

  由于石敢当坚持不让宁凡道友相称,这一次宁凡没有再客气。

  “既如此,晚辈斗胆一问。不知前辈方才…是在和谁说话?”石敢当。

  “和这片天,和这片海。可惜,它们的回答,间隔太远,无法听清…”宁凡遗憾道。

  “???”石敢当表示听不懂宁凡在说什么。

  宁凡也懒得多做解释。

  随便在船上寻了个位置坐下,而后,宁凡取出一片片多闻碎片,研究起如何修复这堆碎片。

  这里是逢魔碑的心神世界,若无逢魔碑许可,宁凡很难将外界物品带入此地。

  幸而,逢魔碑默许了这一切。

  “前辈似乎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什么东西…是我的错觉么…”石敢当自语道。

  他看不到多闻无双的碎片,就如同他看不到宁凡的真正面貌。

  在石敢当的视角中,此刻的“张道”,坐在一张青铜桌前,两手空空,摆弄着一堆看不见的东西。

  “师父没有骗我,这位前辈的行事,真的很奇怪…”

  “虽然很好奇这位前辈究竟在做什么…我还是不要多嘴打搅前辈了。”

  青铜古船上。

  石敢当全心全意操船。

  宁凡心分二用研究着多闻碎片。

  为何要心分二用?

  因为宁凡必须留意一下现实世界的情况。

  上一回,他全部心神集中在逢魔碑内,导致他的肉身在外面做出了一些失礼之举——又是扑倒辛夷女,又是品尝酒小酒…

  这一次,宁凡有了防备。

  一部分心神关注着肉身的情况。

  “嗯,还好,这一回,我事先有了防备,所以肉身没在星纪宫内胡乱行动,反而很安稳地坐在逢魔碑前盘膝打坐…”

  “听星纪宫的妖魔们说,心神进入逢魔碑的人,很难分心兼顾肉身,所以纵然肉身行为冒失也无需自责…”

  “旁人很难办到的事情,我只第二次进入逢魔碑,便已经可以做到…”

  “不愧是我…”

  宁凡似是自语。

  又仿佛,是在和手中的多闻碎片对话。

  “所以,我都如此厉害了,你为何还不肯奉我为主呢?我很好奇,你为何如此排斥我。”果然是在和碎片对话啊。

  “我无法沟通这片天,这片海,是因为间隔太远;无法与你交谈,却是因为你的拒绝。”

  “明明只是一件破碎法宝,却有着远超其他法宝的自我意志,你的本事,令我惊叹。我甚至试过以万物认主之术强制约束你,但结果,居然还是无法禁住你的自身意志。”

  “该说是我的认主之术火候未足呢,还是你的自身意志过于强大。”

  【…】多闻碎片没有回应。

  但宁凡能感受到,对方在听。

  “也罢,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来到逢魔碑内心了。你差不多也该告诉我,来这里的目的了。”

  【…】仍不回应。

  “这艘青铜古船,似乎要带我去某处道果大会。那个地方,是你的目的所在么?”

  【…】虽无回应,但宁凡能感觉到,对方的内心似乎被触动到了。

  有了波纹。

  “你很想带我去那处道果大会?”宁凡这句话,三分疑问,七分肯定,隐隐已经有了判断。

  【…】多闻碎片触动加深了。

  “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

  【…】对方内心没有变化。

  所以是宁凡猜错了。

  “有你想见的事或人?”

  内心波动加深了少许,却只是少许。

  “事?”

  波动稍缓。

  “原来是人!”

  波动加剧!

  “有趣。”宁凡呵呵一笑,总感觉...摸到了多闻无双的把柄。

  紧接着笑容却是猛地一收,神色冷漠。

  “人家逢魔碑不愿理我,却还是为我准备了热茶,未失礼数,更没有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刁难于我。所以,我猜测她有不理我、不见我的苦衷,并不介怀此事,只是深觉遗憾。”

  “而你不同。纵你不言,我也能感觉到你对我的不认可。”

  “莫非你是介意我紫斗仙修的身份?毕竟,你也有紫薇四神器的立场,若因此事不愿屈从于我,我倒是可以理解。可若你不屈从,又为何指点我来逢魔碑的心中世界。”

  “我依你之言,来到此地,你若再不言语,可就说不过去了。我有心修复你,却不是非你不可。于我而言,你只是法宝外物。若无法将你修复,我也可以将你卖给通天教,好生赚一笔天道金——开天之器的残片想来能卖出不低的价格…或者,我直接拿你来换大把悟道茶,再邀逢魔碑主人品茶轮道,岂非更好?”

  越说,宁凡越是意动。

  或许,把多闻碎片卖掉,换回些有用东西,真会是一个好主意。

  【哼!老夫乃是紫薇四神器之首,你居然想卖掉我换茶叶!】多闻碎片终于说话了。

  不再是断断续续的口气装残疾、装破碎。

  口气、情绪竟如活人一般无二!

  终于被宁凡气到说话了!

  “终于舍得开口了么?既如此,我们便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宁凡才刚刚提出‘坐下来聊一聊’的建议。

  下一刻,异变陡生。

  一缕缕紫色星光陡然从众碎片中冒出,汇聚在一起,化作一个似虚似幻的苍老白猿,落在船上。

  那白猿,赫然便是多闻无双妖化后的模样!

  更神奇的,这老猿脑袋每边都长了三耳。

  居然是传说中六耳猕猴的妖相!

  “居然能变化为上古异种的妖相…”宁凡微微一诧。

  “错!这等容貌不是变化出来的,而是老夫本来应有的样子!”白猿一面气呼呼纠正,一面大大咧咧坐在同桌另一边。

  “本来应有的样子?”宁凡有些在意白猿抠的字眼。

  白猿却不做进一步的解释,只冷哼道。

  “哼!你逼老夫现身,无非是想知道老夫不愿认主于你的缘由。既如此,老夫索性直接告诉你好了。吾有旧主,不认新主。你是紫斗仙修也好,是紫薇屁修也罢,干我屁事!你是人是鬼,老夫都不会认你为主!”

  “你这态度最好改改,若不客气些,我不介意真的把你卖掉…”宁凡摇摇头,毫无征兆地,忽然眼神一凛。

  庞大威压顿时宣泄而出,如古之神灵,又如古之魔尊。

  同船的石敢当已经被这股滔天威压吓傻了——这还是宁凡刻意控制,让所有威压冲击避开了石敢当——就这,石敢当还是吓傻了。

  然而身处威压中心的白猿,竟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嘲讽般看着宁凡,任由宁凡威压冲击穿透虚幻的身体,竟是半点波及不到他的身体。

  “你的身上果然有古怪,难怪就连认主之术都奈何不了你…”宁凡威压一说,面色恢复如常,刚刚的威压,仅仅是想试探一二。

  “你无需试探,更无须旁敲侧击老夫的本领。老夫这身本领,你学不会!”白猿傲然道。

  …

  画面稍稍切换到石敢当视角。

  只见:宁凡时而和空气说笑;时而面色转冷,对空气疾言厉色;时而语带威胁,声称要将空无一物的铜桌卖了换茶;更最终,突然动怒,释放出无上威压,只惊得石敢当站立不稳,险些跌倒。

  “这是何等威压!竟比我平生所见的所有人都要可怕!”

  “这是什么爆脾气!对着空气都能爆发如此怒气!”

  “前辈的行为,我果然还是理解不了…”

  “虽说看不懂,总觉得好厉害!”

  …

  画面切回。

  “果然,道友修有某种神通,可令自身不惧外物,所以我的手段才会屡屡对道友失效。只是我为何觉得,道友所用的手段,与列御寇带给我的无敌感觉很像呢?”宁凡似笑非笑,问道。

  从容切换的表情,就仿佛前一刻爆发威压的不是他一般。

  “哦?你还见过列御寇?”白猿巧妙转移了话题。

  内心实则有些惊讶,“这小子好敏锐的眼力,竟看出我使的是持国无敌神通!”

  宁凡不接话茬。

  接着问道,“说吧,你让我来此的目的。”

  这是打算强占话语的主动权了。

  白猿目光一眯,看出了宁凡心思,于是便打算继续搅开话题,反抢话题主动权,打击一下宁凡的气焰。

  可随即就听宁凡说,“你若不答,我立刻心神脱离此地,再不坐船去什么道果大会了。”

  “啊这…”白猿顿时张口结舌,心中一瞬间想出的三百六十种怼人话语,竟是半句也说不出口了。

  “那就这样吧,告辞。”见白猿仍是不搭,宁凡起身便走,身形一霎化作无数光点,仿佛下一刻就要心神归体了。

  “哎呀,道友留步,有话好说啊!是老夫不对,呃不不不,是小猴儿的不是,这便给大仙赔礼了,大仙留步啊!”

  宁凡周身光点一凝,微微一笑,再度坐下。

  心道,果然抓到了这老妖的把柄。

  “这一回,道友确定会和宁某好好说话么?”宁凡笑道。

  “确定,确定,只求大仙乘坐此船,陪小猴儿去个地方,之后大仙要走要留,悉听尊便。”白猿赔笑道。

  刚赔笑完,忽有了福至心灵的错觉。

  总觉得以前也曾对眼前这人无奈赔笑过…究竟是在哪里呢…

  果然是错觉么。

  等等,这种感觉…

  记忆中某个看不清脸的无上存在:【世人称我鸿钧,但这并非我真名。也罢,今日且以鸿钧之名,为诸位开坛讲道好了。只是法不传六耳…】

  身为六耳猕猴的某白猿:【前辈开恩啊!留我在此听道吧!莫赶我走啊前辈。】

  某无上存在:【...我说的法不传六耳,只是比喻,不是在说你。说起来,白猿道友,你我之间,仍有一段因果未结,你真的不记得了么…】

  某白猿:【完了完了,我居然欠鸿钧祖师因果,我完了!难道今日就是我毙命之时…】

  某无上存在叹息:【看来你真的不记得了…】

  想起来了!

  “我果然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可,究竟是在哪里发生的呢…记忆混沌不清,果然是因为法宝之躯破碎的缘故么,哎,不能深想,越想越头疼…”

  白猿摇摇头,将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尽数收敛,再看宁凡之时,只觉自己可笑。

  “话说我刚刚,是不是差点将这小子当成我记忆中的某个无上存在了…”

  “这小子屁大点修为,怎可能是那等无上存在?想不到法宝之躯破碎后,我居然连智力都降低了…”

  白猿心中腹诽不已,面上却仍是赔着笑脸。这就是有痛脚被宁凡拿捏的下场,他算是认命了。

  白猿:“上仙料事如神,小猴儿佩服,佩服!如上仙所料,小猴儿指点上仙来此,确实是有一些私人原因,想在神识消散前达成…”

  宁凡:“神识消散?所以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被我修复?你早就做好了神识消散、法宝化作废铁的觉悟?”

  白猿:“啊这…误会啊上仙!冤枉啊上仙!容我狡辩,啊不,辩解一二…”

  宁凡:“无须辩解,道友愿不愿被我修复,是你的自由。可若你不愿,大可以一开始便明言。缘何凭自身意志捣乱,连累我修复失败近百次,平白损耗仙料无数?这却是你的不是了。”

  白猿:“冤枉啊!上仙失败近百次,之前四十二次,乃是你自身手法不熟!之后三十三次,上仙手法日益纯熟,可仍未摸到紫薇斗数的门槛,故而难以串联各碎片间的因果次序,仍旧屡屡失败…最后十九次,上仙渐渐悟出个中奥妙,小猴儿百般无奈之下,故才开始捣乱…”

  宁凡:“所以你还是捣乱了。”

  白猿:“只有区区十九次而已,上仙宽宏大量,想来不会与小猴儿计较…”

  宁凡:“道友此言差矣。家师曾言,该计较的东西,每一文都要计较。若道友一开始便直言,不愿被宁某修复,宁某定会直接放弃,如此,一次都不会失败了。归根究底,所有失败的责任皆在于你。”

  白猿:“冤枉啊上仙…”

  宁凡:“道友只说,你欠我的一百次修复材料钱,打算如何偿还?”

  白猿:“哪有一百次!就算上仙说的都对,责任皆在我,一共也只有九十四次而已…”

  宁凡:“道友有所不知,这是家师传下的计算方法,当遇到难以算出的算学问题时,皆可用估算代替。”

  白猿:“上仙说笑了,如此简单的三个数字,哪里难以算清,又何须估算…”

  宁凡:“道友若嫌我估得不对,我可以再估一次…42加33,再加19…难道等于两百?”

  白猿:“懂了,懂了,上仙不必再估算了,一百次就一百次。小猴儿定会补偿上仙!如此,上仙可满意?”

  宁凡:“如何补偿?”

  白猿:“只要上仙听我指引,我能让上仙在此地获得大幅度的修为提升。就像你之前吞噬沧海君等人那样,凭空提升修为!”

  宁凡:“那么,道友能让我精进多少修为呢?”

  白猿:“至少五百劫!不,至少一千劫法力!”

  宁凡摇摇头,不答。

  白猿只道宁凡对一千劫法力的数目不满意,于是犹豫着要不要加大筹码。

  宁凡却话锋一转:“道友先说说,为何我能在此界提升法力。此事是我个人的特例,还是以往进入此界之人,都有如此好处?”

  白猿:“当然是人人都有这等…”

  宁凡“丑话说在前面,道友若还有半句虚言,我掉头便走,绝不再留。”

  白猿未说完的话不由得哽在喉咙,又想起宁凡似乎有沟通万物的神异本领,加之心思深沉,若自己再说谎,极易被识破啊…

  于是沉默后,终是无奈道,“这一切,是道友的特例。”

  “既是我的特例,能让我在此地提升多少修为,你,无法保证。因为你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宁凡。

  “这…”白猿无可辩驳,刚刚说帮宁凡精进一千劫修为,完全是他信口胡说。

  他是见了宁凡凭空多出百劫修为,才猜测之后的好处加在一起,还能助宁凡提升千劫左右修为。

  但这一切,终究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说服力。

  所以,他说能保证宁凡提升千劫修为,只是在骗人啊,他什么都无法保证才对。

  “你这一谎言,说在我提醒之前,我姑且不算你虚言相欺好了。但接下来的对话,我不想听到任何谎言。你且说,为何唯独我可以在此界提升修为?”宁凡有些意外。

  起初他真以为人人都有这等好处,可以在逢魔碑内白嫖修为。

  白猿干笑道:“呵呵,那是因为只有上仙敢在此界吃紫薇道法啊…旁人做不到此事,自不会有这等好处的。”

  宁凡:“你是说…”

  白猿:“不错,此界的一切事物,都是紫薇道法所化…”

  不待白猿说完,宁凡起身,行至铜船栏杆边,伸手掰下一大块栏杆铜块,咔兹咔兹,嚼碎咽下。在这片心神世界,有些东西,宁凡一触便会消散;有些东西,他很难跨越真虚碰到,但若用些手段,还是可以堪破真虚接触一二的。

  石敢当傻眼了:“他在吃船!他在吃船!”



  白猿也傻眼了:“上仙的牙口,真好…此船虽是幻象,但若堪破其真虚,其硬度可是堪比后天十二涅法宝的…”

  宁凡:“此界的一切,皆是紫薇道法所化,我吃下的这口铜块,自也算是吃下了紫薇道法,可修为却没有丝毫提升。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欺骗我么?”

  白猿无语:“小猴哪敢欺骗上仙!上仙你太心急了!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

  “其实是这样的。”

  “此界万物,都是紫薇道法所化,但不同的事物,其内道法构造是不同的,这一点,道友可能听懂?”

  宁凡:“能听懂。”

  白猿:“同样的材料,不同的构造,物体性质便会有极大不同。木之道则可以凝成石墨,却也可以凝聚为金刚石,从成分而言,石墨与金刚石相同,可性质却是极大不同…”

  白猿这是打算用宁凡懂的东西,给宁凡阐述道理。

  宁凡:“木之道则可以凝聚金刚石?”

  一面说着,宁凡一面摊开手掌,运转木之道则,顷刻间就在手中凝聚出一段木头。

  “你教教我,怎么变。”宁凡将木头递给白猿。

  石敢当惊了:“他会造木头!我从未见过道则如此精纯的木头!”

  白猿无语:“你这木头,变不了金刚石…杂质太多。”

  宁凡:“可你刚刚才说可以变。所以,你又在骗我?”

  白猿哭了:“我没有!我没骗!别瞎说!”

  宁凡:“那你给我变一个。”

  白猿哭得更狠了:“我不会啊上仙,真不会!我不会用木之道则!我是多闻无双,是多闻博学,天下无双,可懂归懂,会不会用是另一回事啊!我要事事都会,样样精通,会只是一个法宝?我干嘛不去当仙皇!”

  宁凡:“你说你懂,却又说不会用,我无法判断你此言真假。”

  白猿先是一愣,而后叹了口气,懂了。

  神念一凝,凝出一个虚幻玉简,递给了宁凡。

  白猿满面无奈:“这是提纯后的木之道则凝聚金刚石的方法,你精通木之道则,是真是假,一看便知…我只能说,木之道则真的可以凝为金刚石,可其中条件极为严苛,首要关键便是木之道则的剥离、提纯…下一回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说便是,可别再说我骗你了…”

  “我说要其他东西,你会给我?”宁凡眼神一亮。

  “当然会,正好可以补偿你一百次的修复材料。”白猿点头。

  “原来如此…”宁凡点点头,却没有在补偿一事上多言。

  神念透入玉简看了看,发现里面写的东西很深奥,很复杂,只其中剥离木之成分、提纯道则一事,便远非如今的他可以做到。

  不过么。

  里面的东西难归难,倒不是什么假货。

  个中真假,宁凡身为一个木之神灵,还是能够判断的。

  “上仙你看,这木化石的方法如此精妙,应该可以抵十次炼器材料吧?”白猿赔笑道。

  “此玉简并非是因补偿而生,乃是因为我随口提问而生,故而不能算作补偿。”宁凡一本正经解释道。

  “可…算了。”白猿服了。

  白猿很上道:“接着说此界构成。”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果然,要降服泼皮无赖之辈,就要比之更泼皮,更无赖。

  白猿:“此界事物皆是由紫薇道法构成,细微处却有天差地别,就好比造人一事,人之成分大抵相同,但人与人却有不同,呃…”

  白猿不敢往下说了。

  他怕了!

  他怕宁凡让他当场造个人!

  他能造个鬼啊!

  宁凡:“你刚刚是说,造人?”

  白猿哭了:“这事,我真的不会…不骗人。”

  宁凡感知何等敏锐,只从白猿表情、心跳就能感知出其言语真假。

  既知对方没骗人,便不再胡搅蛮缠了。

  于是摆摆手,说道,“不必再给我讲课,你讲得知识,我虽感兴趣,却并非眼下头等之事。你直接告诉我,此界事物,哪些吃了可以提升修为,哪些不能。以此法提升修为,可会有什么隐患?此界是否还有其他好处?你既说此界提升修为是我的特例,旁人来此,便不会有这等好处了。那么,其他人来到这里,目的何在?逢魔碑立于星纪宫枢纽处,可见此碑不同凡响,对于过去的紫薇仙修而言,定有大用。那大用,是什么!还有…”

  一连串的提问,让白猿只觉头大。

  他并不想将逢魔碑的隐秘透露给宁凡太多。

  可眼下,宁凡一连串提问,几乎把逢魔碑的底裤都问光了。

  他若敢不答,必会被宁凡看出端倪。

  他若如实相告,则近乎是将逢魔碑的底细和盘托出了。

  如何抉择?

  又能如何抉择?

  哎。

  最终,白猿将逢魔碑的一切,尽数告知了宁凡。

  直到此刻宁凡才知道,这逢魔碑的内心世界,居然可以连接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轮回!

  在紫薇仙域尚存的年代,唯有紫薇仙域圣子级人物有资格进入此碑,接受紫薇仙皇立下的考验。

  考验的内容,会在数以百万个远古记忆的场景中,随机抽取一个,以此为题。

  参加考验的圣子,会扮演不同的角色,完成不同的经历,最终得到评价。

  若能通过考验,则根据通过的程度不同,获得不同程度的好处。

  即便战死于此界,也只损伤一缕心神,并不会伤及性命,安全问题倒是不用担心。

  好处比较唯一,圣子们能拿到的好处,都是紫薇道法的传承。

  只是…紫薇道法也分三六九等。

  传说紫薇仙皇的本体,是一朵紫薇花。

  紫薇花开紫微星。

  花开六瓣。

  每一片花瓣,都是一种道法。

  “也就是说,若能通过此界考验,我可以获得六种仙皇道法?”宁凡眼神一亮。

  对于此地仙皇道法,他有亿点点兴趣。

  “不是获得六种,是获得六种中的一种,当然也有可能,上仙考验的结果不佳,最终一种道法奖励也没有。”白猿紧张解释道。

  不解释不行啊!

  要是宁凡最终只拿到一种道法,质问一句“怎么不是六种你骗我”,他岂不是又要玩完!

  白猿又道:“说起来,我指引上仙来此,并不算欺骗。此地道法随便道友获得一种,对于修复多闻无双都有莫大好处,毕竟破碎的残片,是需要紫薇道法才能重新串联的。若以道友领悟的半吊子紫微斗数去修复,纵然最终修复成功,也只能修回原本法宝的一半威能,甚至更少。”

  宁凡:“可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我修复你。”

  白猿:“啊这…”

  宁凡:“我很好奇,你为何心存死志,又为何执意来此,见一人。”

  白猿一愣,继而苦笑,可笑着笑着,他再也无法硬撑,终是悲从心来,化作老泪横流。

  “我的故事,很长…”白猿闭上眼,悲伤道。

  “哦,那还是不要讲了。我不喜欢触碰别人的伤心事。”宁凡果断掐断了白猿的话头。

  话语哽在喉咙的白猿:“???”

  心道眼前这小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一开始,他是不想理宁凡。

  可现在理都理了,面子都掉完了,他还有什么好拿乔的?

  只要宁凡问,他十分乐意将自己的过往讲给宁凡!

  天知道这段往事他憋在肚子多少年了!就连北极宫内认识他的小妖,他也一个都没告诉过!

  倾诉心事,是需要合适的垃圾桶,啊不,是需要合适的树洞。

  你不能跟认识的人倾诉。

  你不能跟不懂你的人倾诉。

  你不能…

  总之宁凡挺合适。

  只要宁凡问,他一定说说!

  可宁凡…非是不问啊!

  他总不能舔着脸,主动讲吧?

  罢罢罢…

  我有故事,你都没有酒,不讲了,不讲了,以后你求我讲我都不讲!

  “说起来,此地考验会从数以百万的远古记忆中随机抽取,你怎知我会抽到何人记忆。若我所抽的不是张道,而是其他时空的某人,你如何知道我能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宁凡继而问道。

  白猿胡思乱想顿时一收。

  “上仙有所不知,此地远古记忆虽有数百万之多,基本都和紫薇仙皇道成以前的经历有关,都是发生在逆尘界的事情。在那段时期,无论上仙抽出哪段远古记忆,我想见的人,都在她的故乡…”

  话说一半,白猿又触动了心中悲伤,叹了口气,微妙地转了话题。

  他虽然想找垃圾桶倾诉自己的故事,但关于这一段的故事,他不想讲。

  “说起来,上仙乱吃此界幻象,有可能在外界引发一些麻烦。”

  “哦?会有什么麻烦?”宁凡一怔,并没有在前一话题过多纠缠。

  转而想起自己肉身乖乖在逢魔碑前盘膝打坐,想来不会引发什么麻烦。

  于是又不是太担心了。

  “只是有可能啊,并非一定发生!若外界并没有麻烦发生,上仙可不能擅自判定我说谎。之前已经告诉上仙了,此界是由紫薇道法构成,且能连接不同时空、不同轮回。我听说,界河三台星君曾奉河伯老祖之令,利用逢魔碑的连接特性,将诸多封印阵法连接在一起,用以镇压某处凶地。其中缘由,却又是说来话长…”

  “那先跳过这一段。”果然,宁凡对于天地隐秘不感兴趣。

  至少眼下不感兴趣。

  他只想专心闯过逢魔碑内的考验,获得六种紫薇道法,顺路带多闻老妖见他想见的人,收获一波对方的好感度,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设法胁迫),最终获得对方认可,成功修复多闻神器。

  别看宁凡嘴上说对多闻无双不感兴趣,法宝皆是外物,多一件少一件没关系。

  可那也得看是什么级别的法宝。

  紫薇四神器合一,堪比开天之器。开天之器有多厉害?曾经宁凡只拥有第六碎片,就已经可以凭借此宝战胜阴墨老祖了——虽说借了眼珠怪的力量——但无法否认开天之器的强大。

  和灭神盾碎片不同。

  宁凡得到的,是灭神盾的六分之一,是碎片;眼前这个多闻无双若是修复,则是完整,是四分之一,且听其口气,还是四器之首!

  且不说这多闻无双见多识广(老奸巨猾),随手一掏就是木化石的玄妙法门;只说此宝居然还会列御寇那等近乎无敌的神通,就已经让宁凡眼馋了。

  那列御寇似乎是仗着紫薇四器中的一件,才具备了近乎无敌的力量。

  可多闻无双倒好,其他神器的本领,直接到了他的手里!或许神器诞生的一开始,多闻无双只具备一种神器神通,但此时的多闻无双,至少已经具备了两种紫薇神器的力量!

  四种中的两种,加一加可就是二分之一了!

  换言之,这多闻无双至少能抵半件开天之器!

  之所以说是至少,是因为宁凡觉得这多闻老妖极擅藏拙。不逼一逼,迫一迫,这厮绝不肯暴露底牌的。

  若非之前修复神器时,强行用了万物认主,宁凡绝对看不破,这堆多闻碎片有本领抵御远古神灵的神术!

  若非宁凡一再逼迫,这厮甚至不打算和宁凡多说话。

  若非宁凡话语诱导,这厮也绝对不舍得掏出木化石的秘术。

  这老妖,很喜欢藏拙。

  听说多闻老妖当初为了击退封魔巅群魔,不惜舍弃生命,引爆了北极宫化雷池的本源雷海…

  呵呵,这厮都已经和列御寇那般近乎无敌了,纵然打不过封魔巅群魔,又怎会被逼迫到舍弃生命——就算引爆本源雷海,这厮按理也是无敌状态、炸不死的才对。

  再根据这厮不愿被人修复、一心求死来看,这厮当初自爆粉碎,说不得压根就是自己活腻了、想自杀。

  问题在于,这厮早不自杀晚不自杀,为何非等封魔巅群魔入侵时自杀…

  难道这样死去比较帅?

  不,应该不是这等荒谬理由,或许此妖有更深层次的考量也未可知…

  “以此妖才学,说不准,其他三神器的本领,他全都会。”

  “若当真如此,我只需收服多闻无双,便相当于直接集齐了紫薇四神器,堪比开天…”

  “所以。”

  “要怎样说服一个一心求死的法宝,乖乖被我修复呢?”

  “此妖不畏死,如此之人,身上本就弱点极少;他当初自爆化雷池,不可能只击退封魔巅群魔,定也炸死了诸多北极宫小妖。他本有其他手段击退来人,亦有其他方法自尽,却选择了引爆化雷池这一波及极广的方法,可见他对其他小妖的生死其实并不在乎——北极宫小妖都说多闻老妖舍己为人,但这传闻,基本和‘赵简是十世善人’的传闻一样,经不起推敲。”

  “传言不可信。若我以北极宫小妖性命胁迫,此妖定不会就范。”

  “目前为止,他的弱点,我只知道一个。其软肋,就在青铜古船的终点——北极山道果大会。”

  “若是到了那里,我或许能想到办法,收服此妖…”

  宁凡心思飞转,只瞬息间,便在心中想出了不下十种胁迫多闻就范的可能手段。

  白猿对上宁凡似笑非笑的眼神,即便没有任何证据,也隐隐感觉宁凡在想什么不好之事。

  “这逢魔碑对于北界河万族而言意义重大,上仙在此吞噬紫薇道法,极可能会引发某些变故。上仙莫问!是否会出现变故,会出现什么变故,我亦不知。毕竟此事没有先例,亘古至今,就没有哪个紫薇圣子敢在此地吞噬道法的…”

  “明白了。我会分心留意外界,若引发了什么变故,我会立刻心神脱离此界,避免引发更深层次的灾祸。”宁凡承诺道。

  “不不不,上仙误会了!小猴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其实是想说…无论外界发生何等变故,上仙都不要在意,无须为了些许小事脱离心神、离开此界。须知紫薇圣子的考验,一人一生只有一次。从上仙捡到仙帝书信起,这一次考验已然开始,一旦脱离,可就拿不到紫薇道法奖励了…”

  “也再无法重开考验,见到你想见的人了,可是?”宁凡直接点破白猿用心。

  “是极!是极!结束考验于上仙、于我都没好处,所以该怎么做…嘿嘿,上仙你懂得。”白猿赔笑道。

  “明白了…我会酌情考虑你的建议,轻易不脱离心神、从此界离去。但若你骗我…”

  “不会不会!这一点,上仙可以放一万个心!此事我可以发心魔大誓…”白猿信誓旦旦,心中则暗道,我只是一介破碎法宝,连个心都没有,连死都不惧,反而求之不得。我有个甚的心魔,怕个甚的心魔大誓。

  “那你发吧。”

  “啊这…我只是客套客套。也罢,我这便发个最毒的誓。”

  白猿不信心魔大誓。

  宁凡同样不信。

  白猿的弱点,只有一个啊,心魔大誓什么的有屁用。

  誓言一发,宁凡和白猿渐渐相谈甚欢了。

  当然在石敢当的眼里,宁凡是在和空气相谈甚欢。

  “看不懂…但,真的好厉害!”石敢当不时发出惊叹。

  …

  外界真的没有因为宁凡引发变故么?

  乱成一团的万族,已经说明了一切。

  就连重伤沉睡的河伯老祖,都因此刻的乱子惊醒了。

  在河伯老祖的命令下,三台星君暂时放下了补天大事,着手调查、阻止变故的进一步恶化。

  此事只能查证,无法从天机之中推演!

  宁凡的天机,推不出啊,一片混沌怎么推!

  没办法,列御寇、屈平、北海大鲲三人,只得面沉如水地赶到了变故发生的第一现场。

  准确的说,其实只有屈平一个人面沉如水。

  列御寇是个万年面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此刻界河虽有大乱发生,但这等乱局还在他掌控之中,所以,他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流露。

  至于北海大鲲么。

  对于界河乱局,她压根不关心,只感到不快——要知道她最近都忙着补天,饭都没怎么吃饱,今日正是她十日一餐的重要日子,好不容易才忙完手上的工作,正打算开饭…

  结果任务来了!

  怕是要直接错过十日一餐的重要饭点了!

  如何不气!

  搁谁谁气!

  事发第一现场,是界河万族的水鬼族。

  北海大鲲十分不爽!

  比上一回遇上宁凡更不爽!

  “不用查了,我已经知道真相了!除了宁凡,还有谁会藏头露尾,在界河生事!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宁凡!散了散了!回家吃饭!”水鬼族内,北海大鲲根本不听水鬼族修士陈述事发的经过,开口就认定宁凡的凶手。

  转身就想回洞府加餐。

  见北海大鲲如此笃定,列御寇目光微动,挥挥手,安抚住了议论纷纷的水鬼族群修,而后平静问道,“有证据么?”

  没有证据以前,他不会做任何判断。

  他只相信事实。

  屈平老祖则长叹一声。

  根据他对北海大鲲的了解,此女素来凭直觉行事,怕是想都没想就开口指认宁凡了,多半是没有证据的。

  可他觉得,北海大鲲的直觉是对的。他也觉得这场界河变故,跟宁凡脱不掉关系。

  想毁掉镇压魇气的紫微星,至少也得是准圣修为,且还得是准圣中的强大存在。

  北天数来数去,就那么些个准圣,用排除法也能排出个大概。而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宁凡了。

  当然,还有其他几人有嫌疑,但都被屈平一一排除掉了。

  首先,不会是坐镇界河战场的眼魔老祖(眼珠怪)干的。

  那人的身边,有界河的暗子日夜监视,并没有作案时间。且那人行事,素来张扬,若真想破坏紫微星,定会大张旗鼓攻过来,一面破坏一面嚷嚷,唯恐天下不知,不至于暗中破坏。

  也不会是全知老人作案。

  全知老人行事,比那眼魔老祖更张扬一万倍,根本不屑于藏头露尾。

  且若真是全知老人出手,不可能只破坏封印之地的紫微星。那人出手即是大招,随手鹤爪一击,整个水鬼族连同附近数个水族都会从眼前消失。

  哪还有什么第一第二案发现场的说法。

  同样不会是封魔巅群魔所为。

  在镇压魇气一事上,那些魔头和界河万族立场相同,不可能在如此关头毁去紫微星——即便那些魔头,真的很眼馋紫薇道法。

  一番排除后,唯有宁凡有实力,有作案动机,有作案时间。

  现在只差搜集证据,就可以逮捕宁凡…呵呵,逮捕个鬼!屈平老祖可不觉得如今的界河万族敢逮捕宁凡。

  不怕界河再被那只逆鹤掀翻一次么…

  所以这事查了查去,根本不可能查出结果,最终怕也只是草草了事。

  哎,真是多事之秋。

  “有证据么?”见北海大鲲迟迟不答,列御寇再度问道。

  若北海大鲲一直不答,按照他的性格,会间隔同样的时间,一次次反复提问。

  “别问了烦死了,我没有证据可以了吧。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凶手,就是宁凡!你若信我,立刻去抓人!他此刻应该还躲在紫薇北极宫!快去快去,别妨碍我回家吃饭!”言罢北海大鲲嗖的一声,化作血光飞回了洞府。

  根本不给列御寇挽留的机会。

  “直觉,不可信。”望着北海大鲲消散的遁光,列御寇摇摇头。

  否决了北海大鲲的判断。

  也并不在乎北海大鲲是否提前开溜。

  此事有他和屈平处理,足矣。

  而后,他命人将水鬼族的目击者尽数传至跟前。

  询问道。

  “尔等可曾看到,是何人破坏了此地紫微星?”

  “回大人的话,我等,看到了!此地封印的紫微星,是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幻影击碎的!”

  “幻影?什么样的幻影?”列御寇接着问道。

  “我族封印之地周围,布有录影禁制,此地发生的一切,都以录在玉简当中,请大人过目!”

  水鬼族群修呈上了录影玉简。

  列御寇神念一扫,良久,神念收回,面色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屈平见状,顿时大惊,哪里不知是有什么事,超出了列御寇的掌控,故而才有这等表情。

  “凶手究竟是谁!难道不是宁老弟?”屈平问道。

  说不清此刻的心情是松了口气还是愈发紧张了。

  凶手若是宁凡,列御寇不可能觉得超出掌控。

  猜到宁凡不是凶手,屈平松了一口气,从内心而言,他不想过多的和宁凡敌对,他很珍惜和宁凡之间简短的论道友谊。

  可若宁凡不是凶手,凶手…还能是谁!

  “这玉简,你一看便是…”

  列御寇递过玉简。

  屈平神念一扫,良久,神色剧变。

  玉简中,录下了如此画面。

  案发时,水鬼族封印之地,凭空出现了一道幻影。

  那幻影,赫然是由紫薇道法凝聚而成!

  那幻影,看不穿具体修为。然而一举一动间,都有无上级别的紫薇道法环绕,高深莫测!

  究竟是何人,竟偷学了紫薇道法,且将紫薇道法修到了如此境界!

  此人气息毫不掩饰,同样被截留下一次,封在了录影玉简之中。

  那气息,和宁凡对不上。

  甚至…和任何一个幻梦界阴界之民都对不上!

  那人的身上,有真界修士独有的阳世气息!

  水鬼族的封印之地,是由三台星君联手布置,但在那幻影的手中,竟无法支撑太久,没几下就被攻破封印。

  而后…封印之地的十余颗紫微星,被那幻影一颗一颗,直接生吞!

  不是毁去,而是吞噬!

  紫微星内,道法无穷,何人竟敢生吞此星!

  好大的本事!

  只是有一事古怪。

  那道幻影一面毁灭封印、吞噬紫微星,一面说着无人能懂的话语。

  【区区恶鬼,也敢阻我行事!】

  【既知我是混鲲门徒张道,便该知晓我有何等本领!】

  【退下!否则我逆海剑一出,你必死无疑!】

  【既如此,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吾有一剑,可覆海,斩千山!受死!】

  “凶手竟是混鲲门徒…张道!”

  “等等,张道…是谁?”

  屈平一阵茫然。

  他望向列御寇,试图从后者的脸上看到什么情绪。

  结果,只从列御寇眼中看到茫然。

  列御寇似乎也不认识什么混鲲门徒张道。

  该死!可恨!

  这张道,究竟是谁!

  他又为何要对北界河出手,毁去镇压魇气的封印!

  “根据河伯大人的全力推算,凶手就在北天…具体方位,查不出。”列御寇似在陈述一个事实。

  “还有其他办法查出此人踪迹么?”屈平沉声道。

  不待列御寇回答,便有急报传来。

  “大事不好了!沧浪族的封印之地,遭到了不明幻影的攻击!封印之地的紫微星,岌岌可危!请求三台星君速速支援!”

  闻言,屈平老祖登时目光一冷。

  列御寇的眼中,则有了一丝意外。

  “这张道,居然还敢公然现身,当真目中无人!”屈平冷声道。

  “去沧浪族。”列御寇淡淡开口。

  只一步踏出,已从水鬼族中消失无影。

  屈平老祖同样身形一晃,跟了上去,显然是打算和列御寇联手拿下这张道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xsbook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sbooktxt.com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