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二十二章 困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什么!”

    贺北一眼睛瞪得溜圆,脸上的皱纹都撑开了,怔怔半晌,他取出如意珠,催开禁制,“夫人,你不一直说咱们前些年结为道侣,没有举办仪式么,我想通了,是我迂腐了,不给旁人交待,也得给老泰山个交待,要不咱们补办个典礼吧,没,我没糊涂,真的有必要啊……”

    话至中途,贺北一忽然意识到许易还在呢,赶紧挥退了许易,开始和自己的道侣商量起补办典礼的可行性分析,和具体流程了。

    贺北一到底没有许易的脸皮,又顾及官声,这个婚礼最终没有办成。他纠结的档口,许易已经离了瀚海北庭,赶到空虚岛,开始布置自己的道场了。不出预料,这应该是他今后的老巢了。

    毕竟,道场一赐下,不管他今后发展成什么样,官方认可的道场就这一个,受天庭保护的道场也仅此一个。在占地方圆数十里的空虚岛遨游了一圈,许易很满意,这空虚岛灵气盎然,灵脉发展极佳。

    本来嘛,能被天庭收入管理处的道场选地,就没有一个不是洞天福地的。有了自己的产业,自当要好好打理,然而,对有钱来人来说,凡事不必亲力亲为,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办。

    和盛斋正好有经营道场布置,许易便将此活计托付给了佟掌柜,并嘱托佟掌柜别怕花销,一切按高规格办,佟掌柜应下后,许易便离开了,整个空虚岛便留给了佟掌柜。

    等佟掌柜勘探完地形,再将实际的设计方案报给他,然后,就可以定夺了,整个过程很繁琐,但慢工出细活,好在许易也不急,他还有重要的演出活动呢。离了空虚岛,他便赶去了王重荣的少卿府。

    整个少卿府和以往的喧腾气象相比,显得沉寂而破落,许易到时,老隋接待的他,王重荣去了天王府,古北庭也不在,至于其他的客卿,心腹,要么各归洞府,要么出任务去了。

    不管怎么说,五行灵之事算是落定了,报复许易的活计弄得七零八落,难以启齿,大家的兴致都不高。这许易都可以理解,但他不理解的是,老隋的情绪低落得有些过分,简直到了沉痛的地步。

    过不多时,古北庭和王重荣都回来了,王重荣一脸的青气,古北庭的情况也很糟糕。老隋道,“怎么了,少卿大人,莫非姓荀的又吹妖风了。”

    王重荣沉声道,“天王很不满意,申斥了我,并把兵符收走了。”

    众人齐齐变了脸色,许易在王重荣的少卿府待的时间不算短了,他知晓,王重荣这样的少卿,在整个皇道天王府绝对是位低而权重的代表,其在整个天王府内,可以说是皇道天王的代表。

    而权力落到实处,一个是王重荣手中有兵符,可以不经请示,先行调动皇道天王府的卫队。再一个,王重荣可以调动客卿府的客卿,形成可观的战力,并且有相对丰实的资金库可以动用。

    然而,细细追溯王重荣的权柄,这一切都来自皇道天王的信重,不然以王重荣神图五境的修士,何以有如此大的能量。如今,皇道天王将王重荣的兵符收走了,等若是削掉了王重荣权柄的最重要一环。

    几乎是断了王重荣的根基,毕竟所谓的客卿,不止王重荣等网罗,其他两名少卿也能网罗、调动,除此外,所谓资金库,也不是皇道天王拨给,而是王重荣自己靠手中权柄收拢的。

    如今,兵符被收走,他的实力便衰减大半了。古北庭道,“时间太快了吧,天王不是在闭关么,这档口,天王怎会知道这许多?”

    王重荣道,“荀禀君在内伺候,什么消息也瞒不过天王。”

    老隋怒气冲冲道,“我便知道,事情会坏在这荀禀君手中,他可是憋了好久的劲儿,就盼着咱们倒霉呢。”

    王重荣道,“此事不必管,此时咱们站在下风口,先避避风头,把重点人物维系住就好了。”

    古北庭冷声道,“怕就怕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咱们不动,架不住荀禀君会动,如我所料不错,表岑和乾雍已经换了山头,这两日,他们和荀禀君的走狗胡庆走得很近,我好几次约见乾雍,他都推了。”

    刷的一下,王重荣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兵符被收走,已经让他实力大损,如果表岑和乾雍这两大顶级战力再失去,他王少卿的实力就会被削弱到极点。

    修炼界是残酷的,他的实力一被削弱,本就干涸的资金库要补充起来就难了。以前肯定会给面子的势力,说不得就要变换风向了,这根本就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许易沉声道,“都是我的过错,若非遂某无能,不至于使王兄落得如此下场。亦是因为遂某之故,才使得表岑衔恨离开。”

    王重荣拍拍许易肩膀,“这与遂兄何干,和许易交锋的一系列事件,遂兄都是有功无过,若非遂兄,我根本不能和许易建立联系,遂兄明明提醒我小心许易,奈何我还是大意了。”

    “再后来,也是遂兄据理力争,用极低的价钱摆平了许易,否则,王某早就不能维系了。至于表岑变节,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王某自问,对他没有亏待之处,如果说他是因为我信重遂兄而变节,我只能说,我的选择没错,一个遂兄抵得过十个表岑。”

    他此番表态半是真心,半是买好许易,毕竟,表岑已不可能回转。

    古北庭亦道,“少卿大人所言极是,如果太优秀也是一种罪过,那遂兄早已罪无可赦,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没什么奇怪的。”

    老隋道,“我相信有遂兄在,少卿大人的困局,用不了多久便会解开。”

    王重荣盯着许易道,“事已至此,不知遂兄何有教我?王某一向信服遂兄之智,料来这回遂兄也当不会令王某失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