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六方天尊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六方天尊鼎飞过之处,虚空中黑暗弥漫,吞没一切光亮。

  本是飞向夜土的一颗颗恒星,被它撞得粉碎,化为千里、万里大小的数之不尽的星体碎片。

  这些星体碎片,全部被收入鼎中。

  石天、星海垂钓者、羌沙克,皆察觉到六方天尊鼎的气息。

  黑暗涌来,无边无际。

  三大强者接连出手,想要将它收取。

  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鼎中,释放宇宙中最极致的黑暗力量,吞噬一切飞来的神通和神术。所有神力和精神力,全部消失于无形。

  六方天尊鼎从羌沙克身旁飞过,撞向正在演变中的夜土。

  “一只鼎竟修炼到如此地步,不愧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神器!”

  羌沙克大笑一声,直接真身飞向六方天尊鼎,一只手掌,衍化成万里大小的魔掌,五指收缩,要将六方天尊鼎强行镇压。

  “噗嗤!”

  羌沙克五指破碎,魔血洒满星空。

  五指被黑暗力量侵蚀,向手臂蔓延,皮肤和血肉融化,变成脓血。

  这一幕,惊住了所有人!

  羌沙克乃至上四柱之一,哪怕修为没有恢复,可是,肉身依旧强横。只等血气完全恢复,身体之强,绝不弱于当世天尊。

  正是有如此强横的魔体肉身,他才能在没有奥义的情况下,接连与多位当世诸天叫板,越战越强。

  确切的说,并不是没有奥义。羌沙克苏醒以来,已经吞噬数位神王神尊,倒是夺取了一些奥义。

  只不过,这些奥义的数量,没法与凤天、石天、星海垂钓者掌握的相比,处在绝对的劣势。

  就是这样强横的肉身,却被六方天尊鼎一击创伤。

  石天露出沉思的神色,眼神骤然锐利,像是想通了某些关键点,脸色变得极为不自然。

  “轰!”

  六方天尊鼎撞入夜土。

  顿时,空间发生更大规模的崩塌,能量潮汐外散,有席卷整个幻灭星海之势,所有天地规则全部崩灭。

  千亿里外,张若尘和荒天目睹了这一切,随后与血叶梧桐一起,向更远处遁去。

  太吓人了!

  这绝对是当今宇宙最顶尖层次的较量,一族至强、天圆无缺、命运之尊、至上四柱、九鼎、古之禁忌大乱斗,一切修士,无论生灵死灵,皆要退避。

  他们这般斗下去,幻灭星海必将毁灭。

  与他们一起逃遁的,还有夜妖六族的神灵。

  一尊尊神灵,显化出真身,或是十多条神龙遨游,或是一群凤凰在腾飞……场面甚是壮观。他们都用神境世界包裹生命星球,以最快速度远离夜土。

  不得不说,夜妖六族都很强大,六族联合起来,实力还在百族王城之上。

  张若尘与荒天交流,道:“发现没有,六方天尊鼎一路飞向夜土,在不断收取恒星。这说明,幻灭星海中的恒星,大概率就是夜土中那位禁忌身体的一部分。它在削弱那位禁忌的力量!”

  荒天道:“按照石斧君的推测,六方天尊鼎一直镇压在夜土,是被石叽娘娘取走,带去了地狱界。器灵如果是在地狱界证道,怎么可能无声无息,修炼到这个层次?”

  “在石斧君,从烂臣海底将它挖出来前,地狱界没有修士知道,这件具有传奇色彩的古物,居然在石叽神星。”

  “这说明,六方天尊鼎的器灵,很可能诞生于极其古老的年代。说不定,真与石叽娘娘有关!”

  这时,血叶梧桐的声音响起:“追上了!它还没有从赤染塔中挣脱出来,张若尘快出手,将它镇压。”

  赤染塔飞在虚空中,时而变大,时而变小。

  天盛君的神气。一缕缕从塔中逸散出来。

  “不愧是半步大自在,本事不小,连凤天布置的封印都能撕开裂痕。”张若尘赞叹道。

  血叶梧桐有些傲娇和不满,觉得张若尘是贬低了凤天,道:“它是借了百足大帝的血液和规则神纹,才能将主人的封印撕开一道裂痕。况且,主人先前的注意力在夜土,根本没有将它放在心上,只是随手布置的一道力量。”

  张若尘看向荒天,道:“前辈,要不这个人情,让给你?”

  荒天不客气,脚踩无量规则神纹,衍化出一条冥河,刹那间,追上赤染塔。

  张若尘心中暗暗感慨,大衍乾坤神道果然不凡,可衍化世间万道,一念可成冥河。但这样的衍化,只是一种表象。

  能成神通,无法成道。

  天盛君的确很强,但只是将凤天的封印撕开了一道裂痕而已,还没有从赤染塔中逃出来。以荒天的修为,足以将它重新镇压,封印回去。

  这个人情,虽不至于让荒天还了凤天的救命之恩。

  但,至少是还了部分,不至于将来完全受制于凤天。

  说到底,荒天和张若尘、血绝战神不一样,欠了人情,是真的会拼尽全力去还。

  恩怨分明!

  张若尘和血绝战神自然也恩怨分明,但却要分情况,凤天真要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必然是能推就推,能赖就赖。

  张若尘摊开手掌,一个小小的太极四象图,在掌心浮现。

  玄一的一缕缕血气和魂雾,从四象中的太阴里面飞出来。

  张若尘直接搜魂,寻找玄一的记忆碎片。

  阿乐自爆神源,桃花化为岁月尸,殷元辰和云青的画面,在张若尘脑海中一闪而逝。

  皆是记忆碎片,无法连贯。

  但张若尘凭借这些碎片,已经可以推演出许多东西,心中发堵,很自责,也很愧疚,眼神冷彻到了骨髓。

  “哧哧!”

  手中的血气和魂雾燃烧了起来,发出一道道惨呼声。

  他将这些血气、魂雾,包括玄一的神源碎片,全部扔进地鼎,连同苏韵一起,炼化了起来。

  继而,张若尘又施展出死魂咒。

  咒法以他为中心,向天地间蔓延出去。

  顿时,玄一逃逸在幻灭星海中的所有神魂念头,无论是相隔百亿里,还是万亿里,全部都被咒杀。

  要彻底杀死一位神灵,磨灭一切神魂念头,太难了!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当然一位神尊,被斩到这个地步,与彻底陨落已经没有什么区别。等到他的元会劫难到来,残剩在世间的一切念头,都会被劈得湮灭。

  张若尘当然很想进入离恨天,将玄一的残剩神魂念头全部磨灭,让他死个干净。

  不过……

  这与鞭尸一般,除了泄恨,没有别的任何意义。

  荒天持赤染塔回来了,飞落到血叶梧桐下。

  血叶梧桐的枝叶间,延伸出一根血红色的锁链,将赤染塔卷了起来,重新镇压。

  “我得去一趟东边!”张若尘突然开口。

  “什么东边?”

  “幻灭星海的东边。”

  荒天露出疑惑的神色,这个时候他们应该立即离开边荒宇宙,赶回星空战场才对。

  张若尘从玄一的记忆碎片中,找到了殷元辰和云青的大概位置。

  无论殷元辰还在不在那里,他都必须得去一趟。

  “张若尘,你最好别乱跑,幻灭星海现在危险着呢,要听主人的话!”血叶梧桐道。

  张若尘道:“我若要走,你留得住?”

  “唰!”

  张若尘脚上的燕子靴,释放始祖神光,冲出笼罩梧桐的血雾,消失在东边的宇空中。

  “气死我了,这小子太不听话。也不知怎么的,主人居然不杀他,对他太纵容了!越纵容,越放肆。”

  血叶梧桐追了上去。

  听到这话,树下的荒天陷入思考,眉头紧紧皱起。

  若张若尘和凤天只是单纯的合作还好,随时可以斩断联系。若张若尘在某些方面招惹上了凤天,绝对是祸不是福。

  两人的理念,完全就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

  ……

  赶了不知多远的路,来到幻灭星海东极边缘。

  张若尘降临到一颗熄灭了的恒星上,感应到玄一、殷元辰残留的气息。

  推算星体上的战斗痕迹,脑海中,自动浮现出先前发生的种种,犹如跨越了时空,亲身经历了一遍。

  “没想到,玄一最终死在了殷元辰手中。若是让他保留下精神力和神心中的神魂、神灵物质,说不定他真能扛住第三次元会劫难。”

  张若尘轻轻摇头,望向黑暗的虚空。

  殷元辰已经走了太久,无法追寻到具体方位。宇宙浩大,想要找到他,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突然,张若尘双眼一眯,在十数亿里外,看到一片星云尘埃,感应到特殊的波动。

  这片星云尘埃,围绕恒星运转,一同向夜土靠近。

  根据玄一的记忆碎片,那里就是阿乐和桃花曾经生活的行星“幽星”,只不过,在战斗中毁灭了!

  “唰!”

  张若尘挪移,在虚空中不断闪烁,来到星云尘埃的边缘。

  等了大概两天,血叶梧桐终于追上来。

  一缕缕血气从枝叶中垂落,凝聚出一个七分像凤天的女子,气鼓鼓的道:“张若尘,你太放肆了,太没有将本座放在眼里。知不知道,天庭无数神灵都是本座的养料?梧桐一怒,血染一界。”

  “小声一些,收敛身上的气息。”

  张若尘目光盯着那片星云尘埃,道:“感应到没有?生命和死亡在同时跳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