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 器灵苏醒,黑暗之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密密麻麻的蛊虫,飞在海面,将玄一挣脱出来的血气和神魂念头吞噬。

  通天神树镇压在染红的海域中,高耸如云。

  殷元辰盘坐在神树下,吸收杀道奥义,融炼玄一的天地之心神道。

  这些年,他一直都有藏拙,真实修为已经达到大神层次,否则也无法从阿乐自爆神源中活下来。

  玄一的精力,都耗费在谋划乱世和冲击无量上,因此,没能发现这一点。

  这一战,殷元辰精心布局,本以为会很艰难,但没想到玄一伤得如此之重,只剩一颗神心逃回。而且,神心中,残留的神魂和精神力念头并不多。

  “呼!”

  殷元辰长长吐出一口气,将两成杀道奥义吸收后,明显感觉到自己对天地的感知变得更加敏锐。

  不过,心中的杀念,也变得更重了!

  “轰隆!”

  身下熄灭了的恒星,浮现出暗红色的光华,随后速度加快,向夜土运行过去。

  殷元辰以心念,镇压住杀念,起身,回到古车旁。

  看了一眼,车中那个孩童。

  名叫“云青”的孩童,已经醒过来,正以畏惧的眼神看着他。

  好熟悉的一双眼睛,就像当年的他。

  殷元辰脸上没有任何情绪,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把你留在这颗恒星上,用阵法暂时护住你,有七成以上的可能,你父亲的那位好兄弟,能在阵法毁灭前,感应到你的位置,将你救走。”

  “二,跟我走,去域外。或许……”

  殷元辰看向前方无尽的黑暗,一颗星辰都看不见,道:“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们还能回来。又或许,我们会孤独的死在无尽的黑暗中。”

  殷元辰不敢继续待在幻灭星海,更不敢回天庭宇宙和地狱宇宙,雷族和量组织绝饶不过他。

  阿乐的死,还有无数昆仑界修士的死,都与他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要他去投靠张若尘,或者祖母,也是不可能的事。

  已经唯命是从的活了这么多年,终于以棋子之身斩了棋手,未来他不想听命于任何人!

  未来……

  他想活出真正的自己,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你的舌头,我已经帮你重新长了出来,你不会吓傻了吧?不会说话了?”

  殷元辰轻轻摇头,云青古佛何等智慧神圣,连六祖和印雪天都是他座下弟子,转世佛童却没能继承到半点灵慧,实在让人大失所望。

  不过,他想到当年七岁时的自己,可是直接吓得软瘫在地上,比云青还要不堪。

  一个孩童,怎会不惧死亡?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殷元辰登上古车,坐到车辀上,想了想,袖中空间颤动,摸出一个青瓜丢给云青。

  “走吧,此去域外,若是孤独,至少身边还有一个人可以说说话,不至于只能对着水中的鱼,泥土中的蛊虫,讲述心事,像个疯子一样!”

  殷元辰想到以前的自己,自嘲一笑。

  车架拖着一条雷电尾巴,冲出幻灭星海,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

  整个星空都在向下坠落,挤压的力量,从宇宙中的四面八方涌来。

  “噼啪!”

  血叶梧桐根本挡不住,枝叶化而齑粉,树干出现裂痕。

  更下一层的菩提树,出现相同的情况。

  这两棵神树,像两把守护张若尘的伞。

  但伞,已经破开。

  就要灰飞烟灭!

  同时,张若尘遭受了强横的精神力攻击,剑魂离体飞出,斩向四方。地鼎和明镜台悬浮在左右两侧,与无形的精神力对抗。

  换做别的乾坤无量初期的神王神尊,恐怕神魂已经被碾碎。

  张若尘很清楚,身在夜土的凤天和星海垂钓者一定能感应到这边的变故,不可能袖手旁观。自己只需要撑到他们赶来就行!

  “好厉害,精神力必定达到了九十阶以上,而且真身一定在幻灭星海的某处。”

  张若尘身上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但藕断丝连,韧性十足,始终能维持不破。

  就在凤天展翼离开夜土的瞬间,张若尘头顶上方,一只半透明的大手印凝聚出来,长达三千万里,压得空间不断破碎。

  “哗!”

  在这极度危险的时刻,六方天尊鼎从张若尘袖中的神纹空间中飞出。

  张若尘惊异,抬头望去。

  六方天尊鼎的器灵,竟然自动苏醒了,这是要护主?

  不对!

  张若尘从来都不是六方天尊鼎器灵的主人。

  实际上,因为忌惮器灵,张若尘都不敢释放神魂,进入六方天尊鼎的内部空间。

  沉睡中的器灵,是自己苏醒了!

  六方天尊鼎,是一只有着六足的黄铜小鼎,每一足上都有神兽雕痕,分别是凤凰、神龙、赤蜈、魔蛛、白狐、金乌。

  此刻,这些雕痕全部活了过来,形成六兽拱卫鼎身的奇景。

  鼎身上的镂空花纹中,则是逸散出黑暗力量,散发吞天噬地的冰冷力量,与从天而降的半透明大手印碰撞在一起后。

  轰然间,那只足以拍碎张若尘肉身的手印,竟被它撞穿。

  天地间的恐怖压力,消失了!

  张若尘彻底震惊,无法相信,六方天尊鼎厉害到了这个地步,能够破天圆无缺者的一道神术。

  就算那位天圆无缺者,在万亿里外的遥远之地,神术的威力大减,却依旧非同小可。

  别说张若尘,就连赶到附近星域的凤天,也都杏眸一凝。

  “哗!”

  六方天尊鼎消失不见。

  但,张若尘和凤天都能感应到,它向夜土飞去了!

  “六方天尊鼎居然就是玄鼎,黑暗之鼎。”

  凤天向张若尘看了一眼,随即,化身黑暗主神,调动天地间的黑暗规则,向六方天尊鼎缠绕过去,要将它收服。

  可是……

  六方天尊鼎撞穿凤天凝聚出来的黑暗规则,破空而去。

  荒天的神躯重新凝聚出来,望着消失在感应中的六方天尊鼎,微微失神。

  一只鼎而已,太逆天了吧!

  先破天圆无缺者的神术,再破不灭无量的神通。

  凤天的两条纤长黛眉,紧紧拧到一起,因为戴着面纱,看不出她此刻是什么神情。

  她看向张若尘,有兴师问罪的意思,道:“九鼎都有器灵?”

  张若尘身上的裂痕已经愈合,肉身恢复如初,道:“本尊也是刚才才知道六方天尊鼎是九鼎之一!地鼎没有器灵,至于天鼎,它有没有器灵,瞒得过凤天大人的感知?”

  “六方天尊鼎特殊,应该是因为,它曾被夜妖六族的六位先祖联手祭炼过。”

  凤天身周出现流光规则神纹和空间规则神纹,正欲追向六方天尊鼎,但,目光凝望四方,最终停了下来。

  追寻空间中的残留气息,感知藏身暗处的那位天圆无缺者。

  张若尘将数百只噬神虫,重新收进青铜棺中。

  这些噬神虫能够活下来,全靠张若尘及时出手,将它们收进少阳神山,藏入玄胎。现在全部都半死不活,短时间内,难以苏醒。

  荒天引动星空中的生命之气,帮助创伤严重的血叶梧桐和菩提树重新长出枝叶。

  但,原本被血叶梧桐镇压的赤染塔,消失不见了!

  显然天盛君趁乱逃走了!

  张若尘来到凤天身后,近距离的,看着她纤细清美的身姿,曲线曼妙,秀发直垂到腰臀处。

  他恭敬行礼,道:“多谢凤天!”

  这一次,张若尘是真的感激。

  不用猜也知道,夜土的战斗肯定很关键,很凶险,但为了救他,凤天还是第一时间赶来了!

  刚才她明明可以去追六方天尊鼎,收取那件代表黑暗的宝鼎,但,因为担心藏在暗中的天圆无缺者再次出手,她却留了下来。

  荒天走了过来,也行礼道谢。

  今日,的确是欠下了大人情!荒天一贯恩怨分明,该行礼道谢,便绝不会傲慢自持。

  “与你们无关,本天前来,是为了血叶梧桐。”凤天淡淡的道。

  张若尘道:“藏身暗处的精神力巨头,大概率达到了天圆无缺,很有可能,是四大量皇中的魁量皇。凤天大人,可有推算到他的位置?”

  天枢针就悬浮在凤天身前,但指向混乱,摇摆不定。

  “你们尚且没有资格让他动用真正的力量,气息很微弱,应该身在万亿里外。很小心谨慎,怕身份暴露,如此隐藏自己的气息,那么也就说明魁量皇不是雷罚天尊。”

  又过去数个呼吸的时间,凤天道:“他已经走远了,已经不在幻灭星海,想追也追不上了!”

  张若尘能感受到凤天身上散发出来的刺骨寒气。

  突然,凤天又道:“如今,正是天庭和地狱决战之时,几乎所有诸天都出手了!天圆无缺的精神力神灵,也就只有八位,谁不在战场,谁就是魁量皇。倒也不难找了!”

  “血叶,你看着张若尘,别让他溜了,等解决完夜土中的事,本天要好好用他。”

  凤天身形消失,已赶去夜土。

  张若尘神色凝重,道:“天庭和地狱决战了……凤天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离恨天,张若尘其实猜测过,真实世界肯定发生了惊天巨变,否则情况那么危急,太上不可能不亲自驾临。

  但,怎么就演变到决战的地步了?

  星空防线有昊天坐镇,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攻破才对。

  “看来离恨天和幻灭星海的动荡,只是两碟小菜。主菜还在星空战场!”荒天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