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至十六章 入封魔阁,镇守使的壮烈(四合一,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血染朝堂。

    三个蛮族,直接被沈长青徒手捏死两个,剩下一个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便是落荒而逃。

    文武百官见此,看向对方的眼神,再次多了几分敬畏。

    有胆子在朝堂上杀人的,历来都是不多。

    而且。

    对方杀得也的确是让人解气。

    特别是清楚大荒府损失的官员,在看到沈长青捏死库尔赞以及另外一个蛮族的时候,便是感觉到大快人心。

    “库尔赞乃是原先攻打大荒府的主将之一,在蛮族当中名望不小,如今被沈大人斩杀于此,也算是为大荒府死去的人族报仇了。”

    卫高躬身作揖。

    他是替大荒府的人,感谢对方。

    如果不是沈长青出手的话,那么库尔赞未必会这么快殒命。

    毕竟自己的身份。

    在朝堂上面,也不合适动手。

    只有这位大秦镇守使,方有在朝堂杀人的资格。

    帝位上面。

    古兴倒是没有过于在意。

    本身他就有些拿捏不定主意,沈长青直接把人杀掉,那就不用纠结那么多了。

    现在。

    这位新任秦皇已经是看清楚局势了。

    自己只要安安心心守成就行,至于别的东西,就交给其他人来处理吧。

    而且他也看得出来。

    沈长青对于皇位,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既然如此。

    古兴也乐得有人顶在前面。

    很快。

    朝会便是散去。

    在沈长青准备留下的时候,古兴却是叫住了对方。

    ——

    书房里面。

    两人坐在那里,太监奉上灵茶,就是悄然的退了出去。

    “沈镇守,今日你杀了蛮族的人,消息流传到蛮族那一边的话,他们会不会破罐破摔,从而威胁到大荒府?”

    说话间,古兴把手中茶杯放下,面色认真。

    “而且朕以为,库尔赞所说的话,其实也有几分道理,妖邪一族突然间攻打蛮族,若是蛮族覆灭,说不定真有威胁到我大秦的可能。”

    虽然说有高个的顶在前面,但一些事情,还是要亲自过问的。

    闻言。

    沈长青淡淡一笑:“陛下其实不用担心太多,如今陨圣关跑掉的那几头妖邪,如今并没有什么胆子进犯大荒府。

    再说了,若是真敢进犯大荒府的话,臣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再说了。”

    “蛮族存在多年,并不是没有任何底蕴的,如今虽有大妖进犯,但他们也不可能一点抵挡能力都没有,否则昔日妖邪一族就不会选择跟蛮族合作了。”

    合作。

    那是处于一个平等,或者差不多平等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的事情。

    如果不是处于平等的话,只能是一方臣服于另外一方。

    或者干脆果决一点。

    就是一方灭掉另外一方了。

    蛮族能跟妖邪一族合作,没有一定的实力,那是不可能的。

    以沈长青的猜测。

    蛮族派人过来讲和求援,不是对方最终的计策,要是大秦拒绝了,他们肯定还有下一步的打算。

    但具体如何,他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不管怎样。

    大秦都不可能去支援蛮族。

    否则。

    就真的很难给大荒府百姓一个交代了。

    古兴点了点头:“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而且有沈镇守你在,料想蛮族也不敢轻易进犯。”

    他心神突然间变得轻松起来。

    一种感慨。

    自其内心莫名升起。

    有高个顶着,真好!

    ——

    自皇宫离去,沈长青回到了镇魔司里面。

    至今为止。

    他脑海中都是在思量一个问题。

    那就是。

    妖邪一族跟蛮族翻脸,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这个世界的通讯能力,还是落后太多了,消息传达的不及时,要能像前世那样,很多问题都能避免的了。”

    沈长青想到了一些事情,不禁暗暗摇头。

    很多时候。

    不是大秦得不到消息。

    而是得到消息以后,来回的一个传递消耗上,使得时间延滞了许多。

    因此,才会使得某一个局势出现失控。

    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大秦对于疆域的把控,就能加强许多了。

    念头到这。

    沈长青没有去见其他人,而是直接来到了潜心阁中。

    准确来说,乃是来到了封魔阁所在。

    封魔阁。

    跟武阁有一定的距离,而且守卫比其他的分阁要严峻许多。

    起码沈长青在进入封魔阁范围的时候,便是碰到了不少实力不错的高手。

    不过。

    所谓的不错,也是相对来说。

    如果以他的实力来计算的话,封魔阁安排的高手,就远远不够看了。

    大门前。

    一个人事先得到了消息,已经是等候在了那里。

    “封魔阁长老鲁源,见过镇守大人!”

    说话的乃是一个头发半白,身穿白色长袍,仿佛是老学究一样打扮的人,神态尊敬的躬身作揖。

    虽说潜心阁的长老,不管是哪一个分阁,都是拥有超然的地位。

    可那个超然。

    同样是相对而言的。

    以沈长青如今的身份,镇魔司中,除了东方诏能不用见面行礼以外,其余人,不论是潜心阁亦或是其他镇守使,都得给到足够的面子。

    “鲁长老客气了。”

    视线落在面前的老者身上,沈长青一眼就把对方看了个通透。

    宗师巅峰。

    气血充盈澎湃。

    看似年纪不小,实则生命活力很强,少说也还有几十年的活头。

    对于封魔阁的人,他其实没有什么熟悉。

    在注意到沈长青目光的时候,鲁源身体不禁一抖,好像自己的秘密,都被看完全了一样。

    心中暗自震惊的时候,面色却保持镇静。

    “沈镇守今日来我封魔阁,不知是有什么事情?”

    “我虽入镇魔司有一段时间,却从未来过封魔阁,所以特意来此看看,另外便是有些事情,想要跟封魔阁的人商量一二。”

    沈长青微微摇头,然后看向鲁源。

    “眼下封魔阁主事的人,是哪一位?”

    “自然是阁主了。”

    “那么封魔阁阁主何在?”

    “阁主外出多年未归,如今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此事暂时给不了镇守大人答复。”

    两人一问一答,鲁源也没有什么避讳。

    这些事不是什么秘密,说了也就说了。

    闻言。

    沈长青内心有点无语。

    他发现潜心阁的人,都是喜欢到处乱跑,而且是经常找不到人那种。

    易宁是这样。

    封魔阁的阁主也是这样。

    上一任武阁阁主更加离谱,直接就投靠了妖邪,还当了永生盟盟主。

    “如果封魔阁阁主一直不归,那么封魔阁岂非是群龙无首?”

    沈长青眉头微蹙。

    鲁源笑道:“镇守大人有所不知,封魔阁历来是有个规矩的,若是当代阁主外出二十年不归,便算是陨落在了外面,届时会自动开除出封魔阁,然后再行挑选新的阁主。

    历来也有一些阁主外出,至今没有回归,却也不影响封魔阁运转。”

    “原来如此。”

    沈长青恍然。

    这么说的话,的确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且。

    从目前封魔阁的状态来看,阁主一职,只是一个权力的象征而已,真正核心的乃是封魔阁的其他研究人员。

    此刻,鲁源话锋一转。

    “镇守大人既然来了,不如跟随老夫进去,正好也能让镇守大人,真正的认识一下我封魔阁。”

    “也好。”

    沈长青颔首。

    他本来便准备进去看看,对方率先开口,那就刚刚好了。

    “镇守大人,请!”

    鲁源在前头引路,沈长青跟在身后走了进去。

    从封魔阁的占地来看,就能看出里面一点都不小。

    进入里面。

    视野开阔许多。

    一个个身穿白衣的人,正在那里来回穿梭,有的人围在一起,正在对着一块跳动的血肉指指点点,口中议论不断。

    有的人则是切下不知名的东西,好像是在研究什么。

    偌大的封魔阁,明明说话的人不少,却给人一种不那么嘈杂的感觉。

    对于沈长青的到来,没有引起什么动静。

    有的人抬头看了两眼,便是重新低下头去。

    “镇守大人不要见怪,封魔阁的人大多都是如此,并非是对镇守大人不敬。”

    鲁源适时解释了一句。

    闻言。

    沈长青摇头失笑:“鲁长老多虑了,他们这才是有研究人员的样子。”

    “镇守大人见过类似于封魔阁这样的地方?”

    鲁源面色有几分好奇。

    沈长青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不由摇头否认。

    “见倒没有见过,只是曾经对于封魔阁有过几分想象,跟我预想中的,没有什么大的出入。”

    “原来是这样。”

    鲁源了然,紧接着又是开口。

    “这里只是封魔阁的一部分而已,实则下面才是封魔阁真正的重地。”

    “下面?”

    “镇守大人请跟老夫来。”

    跟在鲁源的身后,沈长青向着一个隐秘的入口走去。

    那里有一个阶梯,是通往地下的。

    等来到下面的时候,就有一股浓郁的阴邪气息扑面而来。

    只见一座座好似牢房一样的建筑,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那些牢房里面。

    很多都是空置了,但却有几个地方,关押有一些活着的妖魔。

    每一头妖魔身上都是被封魔钉镇压,然后有研究人员正在用利器一点点的切割血肉,又是用一些奇怪的东西,提取那些妖魔身上的阴邪气息。

    没有惨叫。

    也没有怒骂。

    每头妖魔的嘴巴,都是被直接封死,根本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

    “封魔阁主要的目的,便是要研究出妖魔身上的特性,然后找寻出针对的方法,或者是借用那些特性,也提升人族自身的实力。

    如今的镇守使,就是我们封魔阁当初所研究出来的成果。”

    鲁源耐心讲解。

    说话时,他看了一眼沈长青,然后继续说道。

    “但是镇守使也有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寿元的问题,这些年,我等一直都在研究,如何才能使得镇守使的寿元恢复到正常人族的水准。

    甚至于,是能跟妖魔相媲美。

    到得如今,封魔阁已经是有一些收获了。

    可要真正做出验证的话,需要耗费的妖魔数量不少,就算是把封魔塔内的妖魔,全部都消耗殆尽,都不一定能完全解决。”

    闻言。

    沈长青轻笑:“鲁长老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咳咳,听闻东方镇守所说,如今封魔阁跟镇魔狱的妖邪,全部都是给予镇守大人了,不再为封魔阁以及镇邪阁供应。

    当然,镇邪阁这些年除了一个星盘,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切断供应也是正常。

    但是封魔阁却是不能离开妖魔的供给,否则多年的努力,那就完全浪费了。”

    鲁源搓了搓手,老脸上现出一抹笑容。

    “所以老夫想着,能不能跟镇守大人商量一下,继续给封魔阁供给妖魔。

    那样一来,老夫可以担保,封魔阁绝对能给出对镇魔司有利的成果。”

    听到这句话。

    沈长青不由一笑。

    原来是在这等着自己呢。

    他说鲁源自一开始就对自己那么热情,还主动带自己下来这里看看。

    封魔阁的人的性格,应该都是差不多的才是。

    就像前面进来封魔阁的时候,压根就没有一个人理会自己。

    事出反常必有妖。

    所以。

    沈长青在鲁源开口的时候,就隐约猜测对方是有一些诉求。

    现在开门见山,已是彻底明白了。

    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中,他摇了摇头。

    “不是我切断封魔阁的资源供给,而是我认为封魔阁已是没有研究妖魔的必要了。”

    “为何?”

    鲁源眉头紧蹙。

    封魔阁成立以来就是以研究妖魔为主。

    如果封魔阁没有研究妖魔必要,岂非就是说,封魔阁都没有存在必要。

    要不是说话的人,乃是沈长青的话。

    他现在。

    已经是出手撵人了。

    察觉到鲁源的不悦,沈长青神色不变。

    “历年来封魔阁研究妖魔,是因为人族弱于妖魔,所以想要从妖魔身上,找寻到增强实力的契机。

    但实际上,人族并不弱于妖魔,所以我以为封魔阁不用再以妖魔为先,大可研究一些别的东西,说不定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不弱于妖魔!

    研究别的东西!

    鲁源没有回话,只是站在那里陷入沉思。

    旋即。

    沈长青伸出手,原本正常肤色的手指,突然间变成了金色,然后向着前方划动了一下。

    撕拉——

    好像是有破布被撕裂了一样,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条黑色的丝线。

    下一瞬。

    黑色的丝线便是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

    鲁源呆愣在了原地。

    他知道,刚刚那黑色丝线,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眼前的空间被撕裂后产生的。

    徒手撕裂空间。

    换做大妖层面的妖魔,也能够做到。

    但——

    要想像沈长青这样,轻而易举的撕裂空间,而且没有半分气息泄露的话,可就不是大妖层面的妖魔能做到的了。

    能做到这一步的。

    唯有超越大妖层面才行。

    想到传闻。

    鲁源心中更是震惊。

    尽管他早就清楚,鬼圣是陨落在对方的手中,但说实话,没有真正见识过沈长青的手段,内心仍然是保留有几分怀疑。

    可是现在。

    内心的那一分怀疑,已是荡然无存。

    “鲁长老以为,此等力量相较于妖魔如何?”

    “不弱分毫!”

    鲁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字一句的回答。

    不止是不弱。

    而且是一般的妖魔,都强大不知多少。

    沈长青说道:“这就是武者成长以后所拥有的力量,人族不弱于妖魔,只是曾经传承断绝,才会让人误以为人族不如妖魔。

    如今我已是开辟前路,人族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批强者出世。

    到了那时,妖邪灾祸也能得以解决。

    当然,镇魔司能有如今的成就,也离不开封魔阁的功劳,眼下武道前路虽然已经出现,却也不代表封魔阁就没有任何作用。

    事实上,除却研究妖魔特性以外,我认为封魔阁还能做很多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

    鲁源面色缓和了许多。

    对方说的并没有错,如果人族先天上就不弱于妖魔的话,那么封魔阁一直只研究妖魔,是没有那个必要。

    旋即。

    他直接问道。

    “镇守大人是什么意思,不妨直说。”

    “我想要让封魔阁,帮我研究几样东西,不知封魔阁能不能做到。”

    “什么东西?”

    “很简单,镇邪阁能研究出覆盖大秦疆域的星盘,让大秦境内所有妖邪无可遁形,所以我想让封魔阁研究另外一样东西。

    就好比说能够远距离做到消息传递,比如说,大荒府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就能通过某种手段告知国都。

    而不用像以往那样,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把消息传递过来。”

    沈长青尽力解释了一下。

    他觉得能有镇守使以及星盘的出现,那么再研究出这样的传讯手段,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闻言。

    鲁源陷入了沉思。

    他是真的被沈长青的奇思妙想给震惊到了。

    说实话。

    早在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

    毕竟传统手段的消息传递,早就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再者说,封魔阁跟镇邪阁的研究方向,也是以对付妖邪为主,更没有去往这个方向去思考。

    眼下听到对方的话。

    鲁源好像有种被打开新世界大门一样的感觉。

    “镇守大人的想法,真的是天马行空啊!”

    他不禁面露感叹。

    说完以后。

    鲁源又是沉吟:“镇守大人说的事情,我等的确是没有想过,但如果真的向这个方向研究,并非是完全不可行。

    只是这里面需要一定时间,具体的话,那就不好确定了。

    但我希望封魔阁的资源不要断,毕竟资源一断,很多事情都难以进展。”

    “妖邪对于武者而言,乃是实力提升的根基,于我来说是有大用,除却妖邪以外,封魔阁需要任何资源都可以开口,只要能有成果就行。

    另外封魔阁一家之力做不到,那可以考虑跟镇邪阁合作。

    你等两阁,在很多地方相信都是互通之处。”

    沈长青对于妖邪,仍然是没有退让的意思。

    那些妖邪。

    就算是给两阁研究,也不可能改变的了什么。

    相反。

    让自身得到杀戮值,才是提升实力的根本。

    他可没有忘记,原先有强者隔空出手的一幕。

    哪怕自身如今已是实力增强不少,可面对那个神秘强者,沈长青还是没有什么把握。

    唯有尽可能提升实力。

    才是解决一切的根本。

    鲁源深吸口气:“此事老夫明白了。”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封魔阁帮忙一二。”

    “何事?”

    鲁源面色疑惑。

    沈长青说道:“不知封魔阁懂不懂得阵法?”

    “阵法?”

    鲁源问了一句,然后便是反应过来。

    “镇守大人说的阵法,可是借用符文来得到天地间的力量,从而发挥出强大的作用?”

    “不错。”

    沈长青点头。

    他对于阵法也没有太大了解,只是在记忆中有过只言片语,只是现在想起来,就顺便说一下而已。

    鲁源说道:“阵法其实自上古就已经存在了,朝廷培养的那几支精锐大军,都是掌握有上古遗留下来的军阵。

    而我镇魔司原先也借用了那些军阵,最后才研究出了符文。

    如果镇守大人口中所说的阵法,便是如同老夫方才所说的那样,那么阵法方面,我封魔阁是有不少了解的。”

    说到这。

    他再次问道。

    “镇守大人询问阵法,是有什么用意?”

    “我想让封魔阁研究一种传送阵法出来,就是能把一个人从一个地方,直接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省却了中间赶路的时间。”

    沈长青简单的描述了下,他印象中听闻过的空间阵法以及传送阵法。

    反正名字虽然各有差异,但意思是差不多的。

    如果能把这个阵法研究出来,那么大秦就不用再像现在这样,过于分散力量坐镇各方。

    完全可以派遣一部分强者坐镇,然后哪里出了问题,再用阵法过去。

    这样一来。

    既能最大程度的利用自身力量,又不会因为时间关系,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

    沉默!

    鲁源彻底陷入了沉默。

    许久后。

    他方才回过神来,看向沈长青的眼神充满了感慨。

    “说实话,镇守大人不入封魔阁,真的是可惜了!”

    研究讲究是什么。

    不是天赋,也不是智慧,而是天马行空的想象。

    唯有想象的能力,才有实施的方向。

    对方所说的这两件事情,都是以往所有人都没想过的。

    鲁源很清楚。

    如果封魔阁真的做到,究竟会给如今的局面,带来多么大的改变。

    ——

    从封魔阁离去,沈长青又是去了一趟镇邪阁。

    他发现。

    这两阁的人,全部都是人才。

    如果只是单纯研究妖邪的话,那就有些大材小用了。

    事实上。

    很多方面的东西,两阁都可以涉猎一下。

    最终的成果,未必就比单一的研究妖邪要低。

    特别是类似于传送阵法,以及前世记忆中的那等快捷传讯手段。

    一旦成功了。

    大秦完全可以指哪打哪。

    如此一来。

    就不用像现在这般,各府都派遣大量的强者去坐镇,而且轻易间还不能离开,否则容易出问题。

    至于能不能成功,沈长青就没有办法肯定了。

    但是。

    既然能研究出星盘这样的东西,料想其他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唯一的问题。

    大概就是时间问题了吧。

    看了眼空着的刀鞘,沈长青微微叹了口气。

    “那件上品灵兵还没有捂热,就这样被毁了,可惜了那件灵兵。”

    天击。

    说实话。

    他虽然使用的次数不是很多,但对于那件神兵还是颇为喜爱的。

    特别是身上如今掌握有一品神通,天地一刀斩。

    没有刀。

    拿头去斩?

    沈长青不能肯定,天地一刀斩修炼到一个高深境地以后,是否能到传闻当中天地万物皆可为刀的地步。

    但现在的自己,显然是不行的。

    没有刀。

    就算能斩得出来,力量都要削弱许多。

    相反。

    如果能有一把强悍的神兵,那么天地一刀斩的威力,必定能大幅度的上升。

    所以。

    在离开潜心阁以后,沈长青就找到了东方诏。

    “东方镇守,镇魔司里面有没有什么厉害的铸造师?”

    “厉害的铸造师?”

    对方看到了他腰间空悬的刀鞘。

    “镇魔司铸造师有不少,但能称得上厉害的人,那就没有几个了,你原先的神兵,乃是在破山城镇魔司打造的。

    实则公冶家的人,在铸造一道上,已经是无人能出其右了。

    如果沈镇守是想要打造一件神兵的话,最好还是去破山城,公冶恒是如今公冶世家的家主。

    别人能铸造的神兵,他都能铸造出来,别人不能铸造的神兵,他也一样能够铸造出来。”

    “公冶世家!”

    沈长青心神一动。

    他是真没想到,东方诏给到公冶恒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而如此强大的铸造师,只是待在破山城那个地方。

    按照其原来的猜想。

    像是如此强大的铸造师,就应该是在国都里面才对。

    “妖圣的尸骨,现在还是在封魔塔里面吗?”

    “不错,妖圣尸骨以及原先半截妖圣身躯,全部都是在封魔塔里面,沈镇守如果需要的话,大可去拿就是。”

    东方诏点头。

    妖圣是对方杀的,妖圣尸骨对方想拿就拿,这一点谁都干预不了。

    再说了。

    皇室既然都支持,那么镇魔司也没有道理不支持。

    倾尽全力。

    培养一位无敌的强者出来,对于如今的大秦而言,就是至关紧要的事情。

    唯有无敌强者坐镇,方能保证大秦,乃至于人族的延续。

    否则。

    他日妖邪一族一到,便是人族灭亡的下场。

    至于大梁跟大越。

    东方诏暗自摇头。

    不是他看不起那两方势力,而是以那两方势力的力量,想要跟妖邪一族抗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几百年来。

    如果不是大秦在前面顶着,牵扯了妖邪一族大部分的力量。

    那两方势力,早就被妖邪吃干抹净了,哪里还能蹦跶到现在。

    因此。

    在东方诏看来,真正能护得人族安稳的,就只有一个大秦了。

    眼下大秦中的最强者,已然是沈长青。

    古玄机陨落。

    他这位镇魔司掌权人也是差不多到了末路,未来的希望,系在对方的身上。

    “东方镇守如今剩下多少时日?”

    沈长青突然换了一个话题。

    时日?

    东方诏很快反应过来,面色如常:“可能就两三年了吧,时间已经是不多了,但如今有你在,我倒是没什么担心的。”

    人终有一死。

    他算是完全看开了。

    早在成为镇守使的那一天,东方诏就已经想过今时今日的局面。

    否则。

    以他的天资,说不定也能打破宗师极限,踏入大宗师的范畴。

    奈何,任何事情都不是能够任意选择的。

    那时候的镇魔司,让东方诏没得选。

    现在拥有如此局面,便是正常的了。

    两三年。

    沈长青看着对方,沉声说道:“东方镇守介意让我探查一下你的身体吗?”

    自己现在突破至不朽金身境界,寿元已经是打破了原有人族的上限。

    所以。

    他很想看一看,镇守使的肉身到底是跟自己的肉身有什么区别。

    如果能找出区别,说不定就能解决寿元的问题。

    毕竟。

    有能力的话,沈长青还是不希望东方诏就这么陨落的。

    如果真的不行,那就没办法了。

    闻言。

    东方诏沉默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也罢,沈镇守就尽管探查下吧!”

    他明白对方的意思。

    但是在其看来,对方成功的机会不大。

    然而。

    真有一个希望的话,东方诏也是想要争取下,没有谁会嫌弃自己活的长久。

    他虽然一心为了人族,但也一样拥有对于生的渴望。

    当然了。

    这份渴望并没有到压垮自己人族的身份,不至于像是牧神通那般,为了所谓的长生,做出那等灭绝人性的事情。

    得到同意。

    沈长青也不废话。

    神念透体,直接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觉察到陌生的神念到来,东方诏本能的想要去抵挡,后面反应过来,强制性的压制那股抵挡的冲动。

    时间流逝。

    沈长青把对方的肉身,一点点都给探查完全。

    甚至于。

    就算是识海都没有放过。

    要知道。

    识海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尤为重要的存在,除非是像他这样,神魂跟肉身相融,那么识海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可以说,一旦有武者识海被入侵。

    来人如果带有恶意,那么抹杀对方,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东方诏能放开识海,实则就是对沈长青拥有极大的信任。

    神念回体。

    他的眉头紧蹙。

    “你的肉身跟妖魔的身躯相融合,魔血跟人族原有的气血相融,镇守使将其命名为灵血,但那股血液实则拥有很大的缺陷。

    它们就好像是一柄双刃剑一样,在让你得到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在不断腐蚀你的根基。”

    沈长青一点点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方才我在探查你识海的时候,我便觉察到了,那股力量不仅仅是腐蚀肉身根基那么简单,它甚至是让你的识海都变得迟暮。

    如此一来,镇守使的寿元自然是大幅度的衰减了。”

    什么是镇守使!

    他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现在要来得清楚。

    那就是牺牲自己的未来,换取绝强实力的人。

    换个方式的话。

    每一位镇守使,都是为了守护人族而甘愿自我牺牲的英雄。

    是的。

    英雄。

    在沈长青看来,每一个镇守使都有资格担得起这个称呼。

    以前的时候,他虽然听对方说过,镇守使是如何成就的,又有什么样的缺陷。

    但是。

    听说是一回事,真正的接触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长青很难想象。

    每一个镇守使,都是默默忍受这股力量的反噬,任由其一点点的腐蚀自我根基。

    那种痛苦。

    可不是等闲人能够承受的。

    如果抵挡不住,就会有妖魔化的可能。

    想到这里。

    他看向东方诏的眼神,已是充满了敬意。

    同时。

    沈长青内心更是不希望,对方就这样陨落了。

    力所能及。

    他还是要尽力的争取一下。

    “沈镇守说的不错,这就是镇守使的缺陷,历来镇守使如果寿元即将耗尽的话,要么就是找寻妖魔陪葬,要么就是进入天灾领域,用最后的力量去遏制天灾成长。”

    东方诏神色平静。

    很少会有镇守使,真就干坐着等死的。

    寿元快要耗尽的那一刻,就会为人族做出最后的贡献。

    他自己都做好准备了。

    若是真到了那一步,便是自己进入天灾领域,与强大的天灾搏杀一番。

    能赢最好。

    不能赢,起码也能削弱一些天灾的力量。

    毕竟天灾虽说是不死不灭,可不等于完全不会受伤。

    事实上。

    天灾也会受伤,实力也会被削弱。

    但是想要将其真正毁灭,暂时没有什么可能。

    闻言。

    沈长青身体又是一震。

    东方诏的语气平静,可在他耳中听来,却好像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镇守使的壮烈。

    生时镇守人族。

    死了,也要为人族做出最后一份贡献。

    不过,他心中也有疑惑。

    “莫非天灾并非是真的不可灭?”

    “天灾能否灭杀,我暂时也不清楚,但是能遏制天灾成长却是真的,只是没有绝强的力量,很难做到遏制成长的那一步。

    历年来,许多镇守使都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进入到天灾领域里面与天灾搏杀。

    否则,多年过去,那些天灾早就成长到一个镇魔司都遏制不住的地步了。”

    东方诏淡淡说道。

    天灾不可灭,只能遏制成长。

    沈长青深吸口气。

    他看向对方。

    “给我一些时间,说不定我能找出化解镇守使寿元问题的办法。”

    想要解决镇守使寿元的问题,就得解决两股力量融合后的反噬问题。

    武者寿元。

    真正的来源,便是跟肉身气血以及神魂有关。

    气血衰竭。

    神魂寂灭。

    那么武者就会陨落。

    同样的。

    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就算是肉身气血衰竭,只要神魂仍在,就有继续苟活的机会。

    如果连神魂都寂灭的话,一切都不复存在。

    眼下。

    镇守使就是肉身气血,以及神魂的双重反噬。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陨落是必然的事情。

    至于如何解决那股力量反噬,沈长青现在还没有太大的肯定。

    但他感觉。

    如果给自己一点时间,说不定真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东方诏淡笑:“没事,能解决的话就最好,若是不能解决也罢,反正我也是做好了准备,镇魔司日后有你在,想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闻言。

    沈长青也没说什么。

    辞别了对方以后,他就直接前往了镇魔狱。

    没有先去封魔塔。

    只因为镇魔狱更近一些。

    守卫拦截。

    沈长青出示身份令牌以后,那些人便是恭敬的退开。

    大秦镇守使。

    是没有所谓的身份令牌存在的。

    所以。

    他出示的,乃是武阁阁主的身份令牌。

    可问题在于。

    沈长青三个字,已经是如雷贯耳。

    在任何一个镇魔司,都没有人敢于去拦截这位大秦镇守使。

    强如东方诏。

    在身份地位上,都比对方差了半截。

    来到镇魔狱里面。

    沈长青没有浪费什么时间,不论是怨级诡怪也好,还是其他强大的妖邪也罢,他都直接出手灭杀。

    那些妖邪。

    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吞噬了。

    仅仅是半个时辰不到。

    偌大一个镇魔狱,就被他给全部清空。

    最后一层。

    沈长青站在那里,看了下自己的面板。

    杀戮值已经从一百多点,成功突破到了二千七百多点。

    算起来。

    一个镇魔狱给了他两千六百左右的杀戮值。

    这个数值。

    已经是不算少的了。

    毕竟镇魔狱关押的妖邪实力大多都不强,虽然是有妖魔,可都是低阶妖魔而已。

    能有如此贡献。

    完全是数量的原因。

    而在把镇魔狱清空以后,使得神魂也掠夺了一部分力量,继而在肉身中转化为气血,使得两者再次处于一个平衡状态。

    “如果能把封魔塔也清空的话,我有可能不用消耗杀戮值,就能把万劫真身突破到四阶的程度了!”

    感受到肉身的变化,沈长青心中有些满意。

    同时。

    他也有感觉到了可惜。

    那就是原先在陨圣关,斩杀那两头大妖的时候,虽然是掠夺到了精神力量,可因为没有后续的武学,导致那股力量没有转化的目标,只能凭空消散掉。

    不然的话。

    两头大妖给到的精神力量,比镇魔狱所有妖邪加起来,都是多得多。

    不过。

    事情已经过去。

    沈长青也没有过于后悔。

    眼下清空一个镇魔狱,让他在三阶到四阶的迈进时,缩短了一点距离。

    封魔塔中虽然没有大妖那等层面的妖邪存在,可却有许多中阶以及高阶妖魔,真要将其斩杀的话,说不定是真有突破的可能。

    而且。

    沈长青还记得。

    封魔塔最上一层,还关押有鬼圣的半截身躯。

    不要看鬼圣现在已经陨落了。

    其实。

    对方还算不得真正的陨落。

    因为封魔塔中的那半截身躯,仍然是有一部分鬼圣的神魂。

    所以。

    他都不禁怀疑。

    如果把封魔塔中的半截妖圣身躯放出来,鬼圣是不是有重新复活的可能。

    摇摇头。

    沈长青没有在镇魔狱停留多久,径直就来到了封魔塔里面。

    同样有镇守封魔塔的人拦截,但在出示身份令牌以后,也没有人敢去拦截什么。

    “又有卑贱的人族来了!”

    “人族,你可敢放我出来,我一定会杀了你!”

    那些被关押的妖魔,在看到沈长青到来的时候,都是直接破空大骂。

    常年被封印在这里,根本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时间一长。

    就算是妖魔也得发疯。

    眼下好不容易有个人过来,他们自然是要发泄自己的怒火。

    闻言。

    沈长青看向其中一头妖魔,面色淡漠:“放你出来,你便能杀我?”

    “没错,你可敢放我出来!”

    那头妖魔狰狞的面孔一怔,紧接着便是流露出讥讽的神色。

    人族在他看来,全部都是弱者。

    如果不是那些卑贱的人族,窃取自己族人的力量,他们又怎会被囚禁于此。

    说白了。

    打败自己的不是人族,而是自己的族人。

    就在这时。

    那头妖魔感觉到浑身一轻,本来刺穿四肢的锁链,全部都是悄无声息的崩灭,同时肉身上面的封魔钉,也是被毁灭了个一干二净。

    久违的力量,开始一点点的复苏。

    突兀的变故。

    让他面色有些错愕。

    “我给你一个机会!”

    沈长青负手,面色平静的看着对方。

    闻言。

    那头妖魔狰狞的面孔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这是你自找的!”

    他不管对方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自信,敢于放自己出来。

    这头妖魔只知道。

    自己好不容易恢复力量了,那么就一定要从这该死的地方逃出去。

    但是在离开以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

    杀一个人族开开荤。

    话音落下。

    那头妖魔身体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息已是冲到了沈长青面前,手掌如同一把匕首一样,向着胸膛攻击而去。

    他要把对方的心脏挖出来,好好的品尝一下。

    然而。

    在手掌触及到沈长青衣衫的时候。

    轰——

    一股可怖的雷霆力量,从他身上爆发出来,那头妖魔被雷霆力量轰击,身躯瞬间崩裂,然后向着后方横飞了出去。

    “咳咳!!”

    倒在地上,妖魔口中不断咳血。

    方才那股力量,虽然没有把他彻底抹杀,却使得自身陷入一个重伤的状态。

    “这就是你的自信吗?”

    沈长青缓步来到那头妖魔的面前,脸上尽是怜悯。

    “真是孱弱的力量——”

    “你……”

    对上那怜悯的神色,妖魔心中大怒。

    可是。

    不等他有什么动作,就看到一只脚踩了过来。

    砰!

    头颅炸裂。

    雷霆力量爆发出来,肉身顷刻就被摧毁殆尽。

    面板中。

    杀戮值再次增加了数百点。

    此刻。

    封魔塔第二层中,鸦雀无声。

    剩余的那些妖魔,都是眼神惊骇的看着沈长青。

    就好像。

    那不是一个人族,而是一个可怕至极的存在。

    方才出手的妖魔,他们都清楚的很。

    那是一头中阶妖魔。

    实力不说顶尖,可也是强横至极。

    饶是如此。

    却也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抹杀,就仿佛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此等差距简直是让他们感到绝望。

    “不如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谁要是能回答的出来,那我就放他离开。”

    沈长青一脚踩死那头妖魔以后,并没有立即出手。

    他看向剩余的妖魔,面上流露出淡淡笑容。

    那个笑容。

    在其他妖魔看来,心神微寒。

    “你有什么资格放我们出去,你能做的了东方诏的主?”

    半晌,有妖魔冷声说道。

    他们是希望离开这里的,哪怕是有一个微弱的希望,都不想就此放过。

    但是。

    在这些妖魔看来,对方并没有这样的权利。

    沈长青自信一笑:“我乃上任秦皇古玄机,亲自册封的大秦镇守使,镇魔司里面我便是职位最高的一人。

    我想让你们离开,就能让你们离开。”

    “同样!”

    说到这,他面色一冷。

    “我想要杀你们,那就谁都拦不住,千万不要以为你们对于镇魔司有用,我就不会随意出手。

    或者你们大可一试,看我把你们都灭掉。”

    上任秦皇!

    那些妖魔闻言,都是对视了一眼。

    他们进来封魔塔的时间不长,进入的时候,古玄机尚且在位。

    如今听对方的意思,秦皇已经是换人了。

    所谓大秦镇守使。

    说明眼前之人身份,并没有那么简单。

    想到那一脚踩死中阶妖魔的一幕,这些妖魔又是默然。

    能有如此实力。

    说是大秦镇守使,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人族中。

    像对方这样的强者,想来是极为罕见的了。

    他们都很清楚。

    沈长青身上并没有妖魔的力量,简而言之,对方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镇守使。

    他所走的。

    乃是别的路子。

    想通其中关节,一个妖魔沉声问道:“我们如何相信你不会撒谎?”

    “你们没得选择,要么赌一把,要么就死在这里。”

    沈长青摇头。

    闻言。

    不少妖魔都是怒目而视,可半晌以后,全部都是泄了气。

    对方说的没错。

    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要么说。

    要么死。

    能活命,没有谁希望自己去死,纵然是妖魔也是一样。

    “你问吧!”

    “你们妖邪一族中,最强者是谁?”

    沈长青问出了自己第一个问题。

    上一次询问妖邪一族事情的,还是在南幽府的时候,奈何那头妖魔什么话都没有说。

    眼下。

    他只能看看,封魔塔这些较为强大的妖魔,能不能给出一点对自己有用的信息了。

    ——

    PS:15号畅销以及月票27800加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