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至宝压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个活死人而已,废在人间很多年,勉强苟延残喘,当不起你的夸赞。”巨宫深处有人缓缓地回应。

  黑袍男子向前走去,沿路都是腐烂的遗骸,皆是真仙的尸体,实在是有些惨,执意留下的人差不多都死了。

  原本这些人都成仙了,留下来有什么用,为了那一个虚无飘渺的传说,落得这样不体面的下场。

  黑袍人摇了摇头,看向巨宫深处,道:“道友何必自谦,敢常驻世间不走,与肉身同存,这样的大气魄,古来有几人?”

  接着,他倒也干脆,取出一个信物,在虚空中照耀,道:“我来此地,请道友还昔日人情。”

  宏伟的巨宫深处,冷幽幽的声音传来,道:“好大的阵仗,今夜不止一两个绝世高手会出现吧,所为何事?”

  “我也是被一位故友相召,帮他夺个特殊的肉身。而这世间,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顺带,我们可能杀一对至强道侣,或许这才是那位故友的主要目的。”

  ……

  雨幕中,那只毛茸茸的手巨大无比,竟是从乌云深处探落下来的,让整座安城的人都有种窒息感!

  无论过去超凡者多么出格,都没有这种事情发生,这是一座大城,人口以百万为单位,接近千万。

  在这超凡末年,竟有不可揣度的生物,要将一整座城市覆盖在下方?

  “我心口痛,什么情况?我没病没灾,曾经接近地仙层次,现在怎么会这样虚?”黄铭开口,他是黄鼠狼血脉,骨子里的敏锐本能,让他有末日来临般的感觉。

  “我……胸闷!”在一片大幕中负有盛名顾明曦仙子亦心悸,感觉很难受。

  或许,只有周青凰还敢在这个时候于大灾前和她开个冷玩笑,道:“胸怀广阔,穿的太紧了。”

  顾明曦打了她一下,自己却是一个踉跄。

  魔四腾的一声站了起来,从三楼穿窗而出,一眼看到漆黑夜空中的那只毛茸茸的大手,顿时头皮发麻。

  “末世……快走!”他大喝。

  他最关注的是魔皇的“寄居体”,但是回头发现,王煊更为迅疾,早已立身在一座高层建筑物上,在大雨中盯着夜空。

  这是要违背超凡新约吗?王煊确信,这个层面的生物已经算是仙界最顶尖的强者,这应该是借助大幕破开的刹那,其法体探出来了部分。

  不然的话,在现实世界中,没有这种无上生物,也没有规则可以支撑!

  “我……!”曹清宇面色惨变,他想骂娘,喝个茶而已,天竟要塌了,感觉整个人都会被轰成血泥,这座城市都要完了。

  他已经可以预想,那种末世画面会以何种惨烈的方式落幕,毛茸茸的大手要将整座安城埋葬!

  “逃啊!”周青凰玩归玩闹归闹,惜命的狠,冲出茶斋后,顿时一声尖叫,拉着顾明曦,嗖的一声就冲进雨幕中了。

  “来不及出城了,向地下冲!”顾明曦喊道,她也无法从容了,雨水打湿她的衣衫,满头秀发黏在一起,脸上写满惊恐。

  “是我爹来了吗,这么大的毛爪子,摆着六亲不认的架势,要将我也一把糊死吗?!”

  关键时刻,精神分裂症患者——祁连道,他的话语让一群惶恐的超凡者,在绝望之时,忍不住面皮抽搐。

  许多人想笑,但最后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我父亲是妖祖——祁毅,你是谁,要屠城吗,难道要无差别灭尽所有人?”祁连道怒吼,他认为来不及了,无论是冲出城市,还是躲向地下,都是一死。

  在仙界中,这样的大手落下,方圆数万里都会消失,人和城市等并不是打崩,而是会直接没了。

  “你不走吗?”魔四回头看向高层建筑物上的王煊。

  “现实开始纠错了!”王煊开口,手持斩神旗,死死地盯着高天,他有种感觉,这是冲他来的。

  而且,他现在逃不掉,被锁定了!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容忍有人为了擒杀他,而06屠杀一座大城市!

  不过,那只从乌云上探下来的毛茸茸的大手,抵临城市上空时,已经在迅速缩小。

  早先,大幕裂开,对方从仙界中探出,带动出来无尽的超物质,以及仙界位面辐射出来的规则,等于是超凡扩张,进入现世,所以才能有那种景象。

  可是,现实世界真的很可怕,刹那而已,便开始校正!

  超物质如同被旧土黑洞吞噬了,规则瞬间瓦解,所以当那只大手真正抵临时,模糊了,缩小了。

  “你,终究也怕违约啊,尽管暂定的新约粗陋,但对你们还是有些震慑之力!”王煊开口。

  真想屠掉一座城市吗?除非这个人疯了!

  超凡末年,旧约松动的越来越厉害,现在强者付出代价的情况下,对于大幕外的伤害确实很惊人。

  不过,也有可能是有人以至宝划开空间!

  “什么人?!”高天之上,雷霆之间,有人发出威严的声音,相隔这么远,还有雷霆不时绽放,隐约传来,有点像恒均的声音。

  咚的一声,夜空下,翻滚的乌云间,有刺目的光芒绽放,有无尽超物质大爆发,像是星海起伏,短暂照亮黑夜,大雨倾盆。

  有人在云上激战吗?

  轰!

  恍惚间可见,漆黑的乌云上有大幕摇动,在模糊下去,那里被人猛烈的攻击,导致各种意外。

  然后,安城部分超凡者脸色都变了,那大概真的是恒均,他最后的声音在激荡,似乎很冷冽。

  “这次,我切开大幕,要干预现世,依旧有人要阻止?!”

  人们确信,真是他,在帮人跨界,这是变向助那毛茸茸的大手的主人葬送安城?

  谁在阻止他?

  “大宇宙纠错,你以为自己很强?以至宝强行帮人划开大幕,最后都会算在你自己的头上,超凡熄灭后你会死的很惨!”雷雨中,有人平静地开口,但是却没有身影,看不到人。

  暴雨在对话中变小了,乌云间,朦胧的大幕浮现,果然是恒均,在他的身畔还有一个金袍男子,全身都被覆盖,不露头脸。

  恒均略微沉默,又道:“我也曾欠这位道友一个人情,今天补上!”

  当听到这种话,安城中,王煊很想大吼一嗓子:又是你恒均,到底欠了多少人情,上次帮郑元天,现在又在帮谁?!

  事实上,不少超凡者也有这种感触,恒均到底欠过几位绝世强者的人情,那个金袍人一看就不简单。

  “欠下的终要还,你这是在以未来的命抵债,现世记住了你!”雨夜中,有人冷淡地开口。

  “危言耸听,我有羽化幡在手,可渡超凡寒冬!不管怎样,今夜我都要助这位道友,谁能阻我?”恒均冷声道。

  他第一个得到至宝,也算是有莫的大气运,今夜那神秘人以一副教育的口吻面对他,让他很不舒服。

  轰隆!

  天地中,雷光划过,照亮安城,那只毛茸茸的大手还在,加速俯冲,大变小了不少,朝着安城中抓来!

  “是冲着我来的吗?”王煊发狠,真要豁出去的话,哪还会有什么讲究,今天大不了以至宝拼命。

  即便奈何不了恒均,也要将他的羽化幡砸飞,留给别人去抢,鱼死网破,玉石俱焚,没什么大不了。

  “呵呵……”乌云上,大幕中,那个和恒均并肩而立的神秘金袍人冷笑。

  在这种情况下,绝世强者高立云端大幕前,谁敢阻拦,一旦恒均真个豁出去,用羽化幡发难,再强大的实力也抵不住。

  果然,在毛茸茸大手抓来时,恒均切开大幕,动用羽化幡,抵着下方乌云,在威胁雨中的神秘强者!

  安城被雨水淹没,黑暗中有种沉闷的力量在扩张,让人颤栗,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王煊深吸一口气,手中斩神旗猎猎抖动,红色物质引而不发,要对抗大手,至于炉盖也准备好了。

  “谁来挡我?”恒均冷漠无情地说道。

  哧!

  天地间,黑暗的夜空被撕裂了,一道璀璨的剑光划过安城,照亮整片天地,噗,那只毛茸茸的大手被人斩断了,带着血液,向下落去。

  这一刻,安城所有超凡者都心血沸腾,这是哪里来的猛人?竟敢不在意恒均的态度,直接剁了从大幕中探出的毛茸茸的巨手?

  “我,剁了你们那只爪子!”神秘人平静地回应。

  闪电照耀,剑光消失,可以看到,有一道模糊的影子立身在夜空中,飘飘荡荡,很不真实,像是贴在雨幕上。

  “我本不愿大开杀戒,不想杀你这样的至强者,但是,你既然执意冒犯我,主动承接因果,那么我别无选择!”

  这次,恒均很强硬,准备杀绝世高手立威,没有妥协的余地,在他说话时手中的羽化幡戳了下来,要抹杀那道影子。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的凌厉无匹,要干预现世,在旧土安城上空杀绝世人物!

  人们头皮发炸,多久没有亲眼目睹这样的大场面了,动用至宝击杀无上强者,让许多人震颤不已。

  “这里来!”王煊大吼,此时此际,他豁出去了,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一位至强者为挡恒均而死。

  而且,若隐若无间,他觉察到了,这个雨幕中的影子是昨夜曾经出手相助的那一对男女中的男子。

  王煊宁可暴露至宝,也要借给此人用,对抗甚至轰杀掉恒均!

  感谢:叁生缘纵猎者、偷窥喵、书友20191103204916596、深空彼岸加油,谢谢盟主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