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昆仑,九道神之一(W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终于,在龙尾狮母女的带领下,青萍帝君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真龙。

    当那庞大的身躯、恐怖的气息出现在其眼中之时,在诸天万界无数强者心中都享有赫赫威名的青萍帝君激动到浑身颤抖,甚至眼含热泪跪伏了下去。

    “拜见真龙大人!”

    “你?”

    真龙硕大的眸子盯着他,略带不满:“男的?”

    “先祖!”

    龙尾狮母女顿时尴尬:“他不是我们为您寻找的侍妾,而是现在的妖族共主,说是想要求见于您。”

    “···”

    “妖族共主?好大的名头。”

    真龙依旧只有一个脑袋伸出水面,淡淡看着青萍帝君:“你见我所为何事?”

    “真龙大人!如今,已经到了我们诸天万界、无数妖族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

    青萍帝君深吸一口气,连以最简短的话语,将关于阴阳两界的消息告知,而后道:“晚辈希望真龙大人能够站出来,成为真正的妖族共主,带领我们妖族崛起!”

    “让这腐朽的诸天万界,臣服在我们妖族的脚下,从此,以我们妖族为尊。”

    “甚至,若是有机会,我们大可杀想阴界,让诸天万界成为这世间的唯一!”

    “···”

    “没兴趣。”

    真龙摆尾,不见其尾巴在哪里,却见其身后的海水冲天而起,遮天蔽日,足有万丈高。

    “可是真龙大人,这时间,除了您,还有谁有资格担任这个妖族共主?”

    “若是您不愿意···”

    青萍帝君心中焦急,最终,咬着牙道:“我也只能尝试去寻找凤凰一族、麒麟一族,以及···三足金乌一族是否存在,并想办法寻求它们的帮助了。”

    “嗯?”

    真龙巨大的眸子开合,顿时染上了一层怒意。

    这怒意不知从何而来,甚至真龙自己都说不清楚,好似听到这些话,尤其是听到那三族的名讳之时,它心中便没来由的烦躁,甚至是狂躁!

    “你想死么?!”

    它呲牙,寒光闪闪:“若非看你有些用处,我现在就一口吞了你!”

    “请恕晚辈无礼!”

    青萍帝君单膝跪伏在哪里,感受着真龙那恐怖的实力与波动,心中焦急的同时,却也略微淡定了些:“实在是,如今的妖族已经到了事关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

    “缺少一位真正的妖族共主坐镇,若是前辈不愿意,晚辈只能···”

    “毕竟,在那片璀璨历史中,唯有龙、风、麒麟以及三足金乌一族,有资格担任妖族共主!”

    “嗯?”

    真龙心中再度烦躁,但它却忍住了:“那片历史?”

    青萍帝君一看有戏,当即将自己的记忆与齐紫霄之前所讲述的‘传说’融合在一起,告知真龙。

    如龙凤麒麟三族争霸。

    三足金乌一族的帝俊、太一开辟妖族天庭,统领天下万族、坐镇三十三天等等···

    听完之后,真龙心思急转,同时,一幅幅画面,在其脑海中浮现。

    并非是想象而出的画面,而是似乎一直存在,但它却并不知晓,就像是···被封印在其脑海之中的记忆片段!

    “原来···是这样?”

    真龙明悟,随后沉吟。

    “妖族共主么?”

    “我可以当,但却不是现在。”

    青萍帝君焦急,正要开口,却听真龙又道:“但在这段时间之内,若是你遇到无法解决的对手,可以将其引来此处,我自会出手。”

    “···”

    虽然不解真龙到底在想什么,但这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青萍帝君心思急转,当即抱拳:“是,真龙大人!”

    同时,它心中畅快了不少。

    得真龙如此保证,已经极为不错,之后再做事,便不至于像如今这般缩头缩尾了。

    至少,它可以确定,眼前的真龙必然是大罗金仙层次,甚至更为强横也有可能。

    毕竟自己就已经是金仙巅峰大圆满,可眼前这真龙的实力,远超自己!

    “还好···”

    “虽然有些波折,但总算是成功了大半,就是最终寻不到三足金乌的存在,相比真龙大人也足以完成这一切。”

    又是一番闲聊后,青萍帝君被赶走。

    只是,龙尾狮母女却是未曾跟着。

    因为她们被真龙留下了,说是要探讨人生···

    青萍帝君还挺好奇。

    您堂堂真龙大人,探讨什么人生呀?就是要探讨,也该探讨龙生是不?

    何况,咱实力也不必大龙尾狮弱,咱咋就不能一起探讨了?跟真龙探讨龙生,多好的机会呀?

    可惜,可惜了~~~

    青萍帝君摇头晃脑的离去,准备回去做足准备。

    而在途中,不时消息传来,几乎都与齐紫霄三人有关!

    她们真的‘杀疯了吧’。

    倒是不至于走到哪里杀到哪里,但那些出言‘定罪’、威逼她们的老不死,却是一个也未曾放过。

    只要确定有这事儿,并找到对方老巢之后,便是当即出手!

    杀就对了!

    一开始,杀了三五个。

    那些老不死更加愤怒,大肆怒骂与指责···

    “该死!”

    “你们三个死丫头,当真是我们诸天万界的大罪人,其罪当诛!”

    “竟然还敢出手?当我们诸天万界无人能制住你们么?”

    “我们之所以不出手,只是不想内耗而已,立刻停手,来此地,老夫告知你们真相,之后你们自然会知晓,自己犯下的究竟是何等滔天大罪!”

    “速来领罪,而后听候发落!”

    “莫要自误,莫要让诸天万界之伤在你们身上显现!”

    “老夫齐道九,在摩罗界等你们···”

    “本尊···”

    “本帝···”

    一个又一个老不死开口,通过诸天万界之修士,将消息传出很远很远,到最后,他们甚至直接自报家门和‘地址’,让齐紫霄三人去交流,去领罪,说是要告知真相。

    其他人一看···

    我去,还能这么玩儿?!

    这不是在诸天万界露脸的大好机会么?

    我们也来!

    然后,他们玩儿的更花了。

    自报家门都是常态,甚至还有说是为了‘世界和平’,主动去寻找齐紫霄三人的。

    结果,没卵用。

    全都被杀了!

    无论是寻上门去的也好,还是自报家门的也罢。

    对齐紫霄三人而言,送上门来?

    太好了!!!

    免得我们跑路,杀!!!

    自报家门?也挺不错,大不了让蓝彩儿多用几次空间法则,锻炼一下她的能力。

    就算是跑错了地方也不着急,这种老不死真的不算少,指不定歪打正着,就去了另外一个老不死所在地的附近。

    然后···还是杀!

    听你们解释?

    领罪?

    领个屁!

    想忽悠我们,想以所谓的大义来压我们?

    杀你们没商量!

    她们三人根本不说话,见到一个无耻的老不死就杀一个,不到两日时间···

    便再没有人敢自报家门了。

    剩下的那些老不死,也全都惊惧不已,纷纷咒骂。

    “你们当真该死!”

    “竟然还敢杀人?!真当自己无敌了么?”

    “我此刻已然在日月乾坤宫内,有本事,来此地杀我!”

    “我在太玄九清宫内!”

    “来昆仑,老夫教导教导你们,何为大义、何为诸天万界,你们之作为,当真是诸天万界的大罪人啊!”

    “其心当诛!”

    “诛一万遍都不为过!”

    “现在悔悟,还为时不晚,浪子回头金不换,来黑白学宫,我将一切告知于你们,当你们知道自己所犯到底是何等大罪!”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虽然你们犯下了滔天大罪,但我们也并不想痛下杀手,否则你们早已死了,给你们一个机会,戴罪立功···”

    “······”

    这些老不死的怕了,也学聪明了。

    他们不但不再自报家门,而且都清楚了解到,自己绝非齐紫霄三人的对手,一旦碰上,那就是个死。

    尤其是齐紫霄,简直就是个杀胚,根本不会有任何废话,见面就杀。

    虽然他们的寿元大都不多了,但那也比立刻被人斩杀来的好吧?

    何况,其中也有一些并非是‘老不死’,而是‘大义凛然’的做这这事儿。

    所以,他们要嘛躲在一些顶尖的大世界内成群结队,要嘛更是自己跑到九大天宫内去藏着。

    虽然现在进天宫代表着会被‘封禁千年’,就跟坐牢似的,但与安全相比,区区千年,实在算不得什么。

    而在他们的叫嚣,尤其是一些佛教老不死的忽悠下,诸天万界很多人都信了。

    诸多言论随之流传。

    “难道,齐紫霄三人真的犯了滔天大罪?”

    “应该是了,否则,为何会有如此之多大能如此信誓旦旦、言之凿凿?须知,他们可是未曾出手,且就算被斩杀了数十位老不死,他们都依旧未曾改口啊!”

    “可齐紫霄她们到底犯了何罪?虽然有些不太妥当,但···她们在杀这些老不死之前,似乎只是为了自保而已吧?”

    “这就不知了,但那些老前辈既然这么说,必然有他们的道理,且他们太过仁慈了,竟然还想着让齐紫霄三人戴罪立功,若是我···必然将她们拿下。”

    “······”

    种种言论不一而足,传出很远,很远。

    只是,当在血河尽头逃出生天,捡回一条小命的金仙大能们听闻这些言论后,却是冷笑不已。

    他们有些人知道阴阳两界的秘密,有些不知道。

    可无论知道与否,他们都能确定一件事,那些老不死绝对没安好心!

    什么慈悲为怀、什么戴罪立功···

    不外乎是为了另外的目的罢了。

    “不过,也要感谢这些老不死,若非他们跳出来,吸引了齐紫霄三人的注意力,只怕,就算逃回洞府的我,也未必就安全。”

    这些金仙大能一个个在讥讽之余,都长出了一口气。

    管那些老不死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对自己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既然如此,自己便不出声,让他们闹也就是了,看他们能闹出个什么名堂。

    这是···

    他们这样的想法并未维持多久,便有新消息传来。

    那些老不死的躲到天宫中后,齐紫霄三人无法动手,已经转头开始追杀前两日在血河尽头围杀她们的金仙大能···

    目前,已经斩杀超过五位!

    “卧槽!”

    这些金仙大能瞬间吓懵了。

    “她们疯了不成?!”

    “这是要将诸天万界的大能者尽皆杀光吗?”

    “多大仇啊!!!”

    金仙们气到跳脚、一个个再无半点涵养,纷纷破口大骂,但同时,他们也是心惊胆颤,没有人能够淡定了。

    他们与齐紫霄三人交过手,远比那些老不死更了解对方的实力。

    这要是追杀过来,就是自己躲在洞府,乃至躲在大世界中,以整个世界之力去对抗都大概率会扑街啊!

    怎么办?!

    跑?

    貌似有些丢脸啊,我堂堂大能者,面皮何其重要?

    所以···

    唉,还是逃吧。

    逃回来的大能者,屁股都还没坐热,又踏上了逃亡之旅,且速度一个比一个快,唯恐被追上,然后嗝儿屁。

    且他们的目的地几乎都在同一地---九大天宫!

    大罗之下无敌!

    这个称号,并非齐紫霄自封,而是这些与她交过手,或是见过她出手之人封的。

    而且,近乎公认。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绝对的安全,自然只能去天宫避难了。

    最终,齐紫霄三人只来得及弄死八个,便被他们全都逃到了天宫中去。

    “逃的真快啊。”

    蓝彩儿看着身后,数量几乎翻倍的血蚊,有些许的失望。

    “如果还能再翻几倍···”

    “你的手段好恶心。”季初彤拍着胸口,满脸嫌弃:“竟然用那些老不死的尸体来喂蚊子···”

    “这算什么?我们巫蛊圣界···”

    “打住。”齐紫霄赶紧打断了蓝彩儿的话语,再让她说下去,心里得不舒服老半天。

    只能说,这些玩巫蛊的,心理素质都很‘变态’。

    “逃也就逃了,想要杀光本就没那般容易,她们躲进天宫之中,如今的我们还不能去冒险。”

    “哼,不过也够了!”季初彤冷哼道:“已经杀到他们胆寒,现在也就只能躲在天宫中狂吠而已。”

    “我倒是觉得还不够。”

    齐紫霄收起还未曾杀够的元屠、阿鼻二剑,幽幽道:“虽说狗咬我们一口,我们不能咬回去,但···打狗总是可以的吧?”

    “既然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们是罪人,那就问问他们,我们到底如何是罪人了?”

    “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否有这个颜面,将这一切公诸于众。”

    “若是敢···”

    “好主意!”蓝彩儿双目放光,顿时兴奋:“如果他们敢,就让他们把如今在界关镇守之人的消息公布出来!”

    “倒要看他们是否有这个脸!”

    “不错。”齐紫霄点头,而后取出观天镜:“阿无姐,麻烦你了,帮我向附近三千世界传递一条信息。”

    ······

    这一日,近乎三千世界,同时收到一条‘信息’。

    “我是齐紫霄,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老东西,只会躲起来狂吠,口口声声说我等罪孽滔天、要我们戴罪立功?那我倒要问问你们,我们三人,何罪之有?空口白牙,也想凭空诬陷么?

    若是如此,我指着一条狗,说是你等之母,它便是你等之母了?

    可笑至极!

    若我等真的罪孽滔天,说出来,否则···等死吧!天宫护得住你们一时,却护不住你们一世。”

    三千世界,大大小小加起来,多少修士啊?

    仙都成片!

    当这消息被他们尽皆得知后,很快便传遍了诸天万界,并传到那些老不死的耳朵里。

    然后···

    他们脑瓜子嗡嗡的。

    “这···”

    “岂有此理!”

    “这贱婢,不按常理出牌!”

    “她脑子到底是如何长的,竟然···”

    这些老家伙都郁闷的很。

    你特娘的就不能正常点么?

    早就告诉你了,让你来找我们,然后我们交流、好好谈谈,告诉你们问题的严重性。

    只要你们这么做了,我们几乎有九成以上的把握让你们痛哭流涕、自责不已,觉得自己犯了滔天大罪,而后哭着喊着要去界关镇守,戴罪立功···

    可你们非但不来交流,还大肆杀人。

    现在杀不到了,还隔空喊话?!

    这事要是能够公开,我们特么的还用费这么大劲儿?早就公开了好吧!

    呲牙咧嘴、怒气腾腾,难受的一批!

    这他妈到底该怎么办?!

    公开?

    那肯定是不能公开的,一旦公开,可就不好忽悠了。当然,不是齐紫霄三人不好忽悠,而是整个诸天万界都不好忽悠。

    且这事儿也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此乃九大天宫共同定下的‘规则’,他们若是敢说出去,公开发言···

    那就不是被齐紫霄三人追杀的问题了,九大天宫直接就能要了他们的小命。

    所以,不能公开!

    “休要巧舌如簧,我等之所以有此一言,自然有我们的道理,来天宫,我等自会告诉你!”

    他们无奈,只能再次隔空喊话。

    “笑话!”

    齐紫霄很快回应:“藏头露尾的鼠辈也敢大言不惭?不过是想要将我们骗过去击杀罢了!”

    “何况,若真是与诸天万界有关,我等真是诸天万界的大罪人,你们又如何不敢公诸于众?!难不成,你们几人便代表着诸天万界?!”

    釜底抽薪!

    齐紫霄这番话,直接让诸天万界诸多被蒙在鼓里的修士全都起了疑心。

    “对啊!?”

    “他们口口声声说齐紫霄三人是我们诸天万界的大罪人、甚至罪孽滔天,那为什么不能公开?!”

    “我们尽皆是诸天万界的一份子啊!”

    “就算我没资格知晓,那我师父呢?我师父可是玄仙巅峰···”

    “我家始祖已经突破金仙了,是金仙初期的大能,他都不知道呢!”

    “诸天万界之事、诸天万界的大罪人,我们身为诸天万界的一份子却什么都不知道?那这个罪,是如何定的,谁人定的?!”

    “如此说来···”

    “只怕,那些老前辈的话,还真有问题啊!”

    “···”

    倒不是他们爱帮齐紫霄说话。

    事实上,很多人都恨死了齐紫霄三人,毕竟之前杀了多少金仙啊?

    而这等强者,有多少后人、徒子徒孙?

    那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这些人必然是恨透了齐紫霄她们的。

    但是,齐紫霄这番话,却也让她们不得不去沉思。

    对呀!

    这说不通。

    诸天万界的大罪人?你们说是就是了?如果真的是,把证据拿出来呀!

    快拿出来,最好是能够彻底把她们定罪好吧?!

    而且,你们凭啥代表我们整个诸天万界啊?

    无论在哪个世界,什么时代,都没有几人喜欢自己被他人‘代表’。

    然而···

    在这些人的期盼中,那些老不死的却纷纷‘哑火’了。

    没人再隔空喊话。

    怕了!

    不敢公布啊,一旦公布,自己必然得凉。

    不公布,继续叫嚣?只会显得无比苍白···就像是胡搅蛮缠一样,只会更丢脸。

    这他妈就难受了···

    偏偏有苦难言。

    明明你们三个死丫头就是诸天万界的大罪人呀!!!

    可偏偏没办法去证明,也不敢把一切都公诸于众。哪怕你们稍微‘常规’一些,按照常理出牌也好啊!来我们这里,‘促膝长谈’,把一切都告知,从而让你们痛哭流涕,哭着喊着要去界关,要为诸天万界出一份力···

    为自己的鲁莽而赎罪什么的,多好啊?

    可惜,这一切都是都只存在于想象中。

    他妈的,烦死了!

    面对他们的沉默,齐紫霄也未曾再公开喊话,目的已经达到,再说下去,也没什么用处。

    诸天万界之人自然会自己去‘思考’,这个锅,她们不背!

    而诸天万界之人,心中也几乎都有自给的决断,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那便是,觉着齐紫霄三人是诸天万界之罪人的修士,真的不算多。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金仙们想抢东西,结果被反杀了。

    然后就跳出来一些老不死,说她们有罪···

    偏偏还没证据,甚至让他们说原因他们也不说,全都沉默,这其中若是没问题才怪了吧?

    至少,在不知道‘阴阳两界’之人的心中,齐紫霄三人的所作所为没毛病,最多就是杀意太强了一些。

    倒是那些老不死···太过不要脸了。

    只是,这些话他们也就只能心中想想,说必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

    “总算消停了。”

    蓝彩儿嘟着嘴,坐在一片残破的宫殿顶端,晃悠着双腿,显得格外轻松。

    季初彤站在一旁,手持一朵七色莲花,深深嗅着:“他们真够不要脸的。”

    “可惜,不要脸也无用,他们不敢。”

    齐紫霄笑了笑:“走吧,这个洞府也没什么好东西了,去下一个。”

    这是他们之前所斩杀的其中一个老不死的洞府,好东西不少,如今却是已经搜刮干净。

    两女自然没什么意见,起身离去。

    但途中,她们也有些迟疑。

    “等搜刮完这些洞府之后,我们该何去何从?”

    “回自己的世界么?”

    齐紫霄略微止步,随即,缓缓摇头。

    “不。”

    “还记得我之前所说么?”

    “什么诸天万界的罪人,这个罪,我不认!永远不会。”齐紫霄开口,目光清澈、思绪清晰。

    “但诸天万界的力量,也的确在这一刻衰减到了极致。”

    “此事,也的确算是因我们而起。”

    “在搜刮完他们的洞府之后,我认为···咱们可以留下化身在诸天万界行走,寻找机缘、收集天道之基等等。”

    “而本尊,可以去界关看看。”

    “不是为了那些老不死,更不是为了诸多陌生人,但我们身后,或多或少,都有我们在乎之人。”

    “覆巢之下无完卵啊···”

    齐紫霄轻叹:“我与季初彤的家是在修仙界,而修仙界只是诸天万界之一,巫蛊圣界亦是如此。”

    “若是阴界真的大举进攻,甚至因为阳界缺少了足够的战力而被攻破···”

    “是啊。”季初彤感慨。

    她们绝不承认自己是什么罪人。

    但有些事,却也不能真的什么都不管。

    如大战将起,有能力的全都跑了,不去战了,家怎么办?

    譬如一名神将,给他足够的将士,他原本或许是能挡住敌人的,可是他一开始就跑了,回到家中,觉着自己能守护一家平安。

    但是,当敌军团团包围之时,你这个神将手下没有可用之兵,如何去守护?

    “的确是这个道理。”

    蓝彩儿点头,却随即皱眉:“只是,如此一来,终究是随了他们的愿了。”

    “或多或少,心里总有些不爽,有些憋屈。”

    “若是就这么傻乎乎的去,然后什么都不闻不问,战事起了,便上去拼命,那的确是真的憋屈。”

    齐紫霄却是笑了:“但谁说,我们就是去傻乎乎卖命的?”

    “我敢断定,界关之内,必定有诸多秘密隐藏,我们去了,可以得悉很多在诸天万界之中无法得悉之秘!”

    她目光幽幽,这也是她目前最想了解之事。

    秘密!

    什么秘密?

    不管什么秘密,只要是‘天大的隐秘’,得知的越多越好,知道的多了,总有一天能将一切都串联起来。

    “这些秘密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并非是去卖命、死战,而是去看着。”

    “你们可以认为是···盯梢。”

    “若是要开战了,咱们立刻传信诸天万界,将一切告知。”

    “甚至说,咱们已经再战,但实力不足,若是九大天宫、诸多金仙不立刻增援,咱们就退,保留‘有生力量’。”

    齐紫霄露出一抹讥讽与嗤笑。

    “咱们又不是那些老古董,更不是什么一心唯有‘正义’、‘正道’、‘苍生’什么的侠客。”

    “别人说咱们是罪人,咱们就是罪人,宁死不退?”

    “屁!”

    “为了我们所在乎之人,两界之战若是爆发,我们可以出力,但却绝不能仅仅是我们!”

    “九大天宫也好、其他金仙、玄仙等强者也罢,若是不出手,咱们也赶紧退。”

    “想把我们当枪使?没那么容易!”

    在现代世界混迹过的齐紫霄,其心思,早已经灵活了很多。

    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能够熟练变通。

    听完齐紫霄的话语,季初彤与蓝彩儿恍然大悟:“有理!”

    “如此一说,我倒是不觉得憋屈了。”

    “的确,这等大战若是爆发,我等身为诸天万界的一份子,且是也算是‘高个子’了,的确是该出一份力的。”

    “但若只让我们出力,却是想也别想。”

    “我们只出自己该出那一部分,其他的···若是没人出,便谁也不出便是。”

    “对。”

    齐紫霄轻笑。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却是要回去一趟。”

    “哦?”季初彤很快反应过来:“阿无姐的天道之基?”

    “嗯,与修仙界天道共鸣之后,阿无姐应当也会得到大量功德,到那时,必然会更上一层楼。”

    “对我们所能起到的帮助也会更大,且有三道天道之基于一体的修仙界,或许不需要太长时间,便会超越诸多大世界吧?”

    须知,就是九大天宫之中,也唯有昆仑天宫拥有三道天道之基,其他天宫也就一两道。

    修仙界若是独占三道,其好处之大,难以估量。

    “对了。”

    齐紫霄突然有些好奇:“阿无姐,你所获的天道之基是···?属于哪种?”

    阿无姐露头,随手隔绝神识探查后,略微迟疑。

    齐紫霄见她迟疑,便立刻反应过来,并道:“无妨,已经到这个程度,早晚要接触的。”

    “也好。”

    阿无姐点头,随即道:“鬼!”

    “鬼么?”

    齐紫霄没有太多意外,静静点头:“是了,血海原属于冥土,其内所隐藏的天道之基为鬼之一,并不奇怪。”

    “鬼?!”

    与齐紫霄的淡定相比,季初彤和蓝彩儿却是满脸错愕,不明所以。

    “天道之基-鬼?”

    “嗯。”齐紫霄与阿无姐都点头。

    两女更懵了。

    “九道仙、九道神、九道古···”

    “鬼是属于哪种?”

    “不属于这三种之一,独属于鬼。”

    齐紫霄不再隐瞒,与她们一起所经历之事很多,她们值得信任!且此刻,也的确没有必要再隐瞒太多了。

    毕竟,她们三人在一起,已经是大罗之下无敌。

    再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思,一起找,或许还能更快一些。

    虽然不知道天道之基凑的多了,甚至全部集齐的话,会发生一些什么,但想来,一旦全部集齐,就离隐藏最深的真相不远了吧?

    “其实,天道之基远不止二十七道。”

    齐紫霄盯着两人,郑重开口:“若无意外,应该是九九之数,且其中之九,为九道鬼!”

    “···”

    两女皆惊,浑身巨震,被这个消息吓到了。

    “九九···八十一道?”

    “竟有如此之多?!”

    “那,那得是藏在何地啊?”

    “藏在何地的话···我也不知。”

    齐紫霄轻轻摇头:“但,总有一天,会被我们寻到的。”

    “不过我想,万界深渊之内,应该还有不少,可惜,目前的我们应该还无法进入,不过,若是我们能够突破大罗金仙,甚至更上一层楼的话,或许···”

    剩下的,她未曾多说。

    因为这一切,就算是她,也只是猜测而已。

    大罗金仙之上乃是准圣,但准圣能够打破万界深渊外的阻隔,进入其中么?

    未必!

    只能说,有一定希望。

    随即,齐紫霄又道:“那阿无姐你现在能否尝试重塑轮回?”

    她想到了始皇帝的作为。

    始皇帝,凭借一道鬼,再加上残缺的十八层地狱之二,重启地府、重塑轮回···

    其作用,不可估量!

    只是,其中的问题也有不少。

    如始皇帝几乎是‘活祭’了整个仙秦。

    “···”

    “没有类似的感悟。”阿无姐略微沉吟:“这道鬼,更多的,是灵体修炼之法。”

    “换言之,鬼仙。”

    “或许,在一段岁月之后,当我的感悟逐渐圆满,我能脱离观天镜,独自存在。”

    “哦?!”

    三女都很惊讶。

    阿无姐是观天镜的器灵,早已经绑定为一起,按理说,应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离开观天镜之后?

    作为器灵的阿无姐无法独自存活,除非送入另一件仙器中去当器灵。

    因为一旦被转化为器灵之后,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生灵了,只能作为‘伴生物’存在。

    可是,这道‘鬼’,却能将这一切逆转?

    “那就先恭喜阿无姐了。”齐紫霄露出喜色。

    “还早着呢。”阿无姐虽然在摇头,但嘴角也挂上了淡淡的笑意。

    “说起来,能走到这一步,全靠你和···”

    阿无姐顿了顿,改口道:“季初彤,若是没有你们,便没有今日。”

    季初彤一愣。

    这还有我的事儿呢?

    却见阿无姐与齐紫霄相视一眼,转移了话题。

    她不解,只能摸着自己的脸庞,一阵狐疑:“我真的给了阿无姐很大帮助?”

    我自己咋不知道捏?

    ······

    她们再度启程。

    去收刮那些金仙的洞府、老巢。

    虽然很多东西她们目前都用不上了,但有个别好货,也是能用的,只是这个几率真的很低。

    从这一点,齐紫霄也就发现,诸天万界时代是真的‘可怜’。

    在洪荒传说中,先天至宝都有不少,先天灵宝更是成片,叫得上名字来的强者,哪个没有一堆先天灵宝啊?

    要嘛就是各种功德灵宝、至宝、后天至宝什么的。

    就算不是先天灵宝,其威力也不必先天灵宝差。

    可是在如今这个岁月,先天灵宝都极为少见,后天至宝也是少的可怜。

    金仙?有一两件后天灵宝就已经是混得好了···

    后天至宝?

    金仙怕是没几个有资格拥有,没见李白当初的佩剑也就是极品后天至宝么?

    “不过,也对。”

    齐紫霄暗暗嘀咕:“按照洪荒时代的战力、强者境界与诸天万界时期对比,本就相差很大。”

    “宝物差距大,也属合理。”

    “只是,从我能得到元屠、阿鼻这一点来看,洪荒时代的宝物,只怕也未曾全部消失,而是隐藏在某处,或是封印在某处。”

    “若是能够寻到更多···”

    “罢了,一步步来吧。”

    “这些金仙之物,虽然我们用不上,但价值依旧惊人,一般的金仙都要轰抢。”

    “多搜刮一些,用不上的,全都带回修仙界去,总会有用处的。”

    雁过拔毛···

    齐紫霄将这个词语进行到底。

    疯狂搜刮。

    ······

    昆仑,一处看似平平无奇的石林中。

    “寻到了。”

    一块石壁前,林凡止步,看着眼前的石壁上那不过鸡蛋大小的符文,露出喜色。

    “相传,黑白学宫之祖,便是从万界深渊的一片石林中,寻到了一道天道之基,从而让黑白学宫迅速崛起,最终成为九大天宫之一。”

    “而这一道,为九道神之一,可掌‘昼夜’、调控黑白。”

    “···”

    短暂感受之后,林凡未曾发现任何‘吸引力’,也没有任何与众不同之处。

    就好似眼前之物根本不是什么天道之基,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其上刻下了一个符号而已。

    “与我无缘么?”

    他短暂沉吟。

    天道之基这东西,在诸天万界的说法,便是‘缘’。

    有缘方可得之,无缘就是近在眼前也无法发现。但是,一旦被有缘人得到之后,再杀人夺基,便没这个‘限制’了。

    有缘者才能得之,这个说法是真是假,林凡没验证过,但目前看来倒是有几分那个味道了。

    “不过,我已经有一道天道之基,若是以此为引,应该不至于毫无办法才是。”

    他深吸一口气,确认附近无人之后,催动眉心天道之基,并尝试使二者共鸣。

    嗡···

    不多时,共鸣出现。

    一种奇异波动自眼前的符文之上浮现,与林凡眉心的天道之基共鸣,并开始‘纠缠’。

    原本像是刻上去的符文也变的十分立体。

    随即,密密麻麻的道则浮现,将其衬托的格外神圣。

    “有戏~”

    林凡大喜,并加大力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