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第21章 颤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江州城。
  孟川正独行在城内,看着欢庆中的江州城。
  战争获胜,天下大庆贺一月,不单单是江州城,整个天下每一座大城,还有很多村落都能看到欢庆。
  “好。”
  “漂亮。”
  “再来一个。”
  人们乐呵呵看着杂耍等表演,对这些普通人们而言,战争获胜的感受并不强烈!因为最近数十年,连不稳定的世界入口,妖族都放弃入侵。普通人们已经很久遇不到妖族威胁了,反而是天下欢庆的许多表演,让人们看得更开心。
  白发披肩的孟川,独自行走在人群中,凡俗们根本看不到孟川,也意识不到人间最强者正走过身旁。
  “战争获胜了,我的心境受多年‘混洞’影响,很难有喜悦的感觉。”
  “可是,我现在的状态,和过去的‘寂灭’心境还是不一样。”
  “我……”
  孟川有些困惑。
  他这一元神分身行走在城内,也走到了城外。
  他看着村落中,一样在举族欢庆,只是欢庆的同时,有村民一样在做农活。
  他看到江河湖泊,有渔民依旧在打渔,庆贺‘一月’,普通人们不可能一个月都在享乐,还要劳作养家。
  他看到商队们依旧赶往一座座城池,运输送来‘庆贺’所需的大量物资。
  “我现在的心境,不是寂灭,不是高兴,不是兴奋,是什么?”孟川如此境界,都有些判断不清楚。
  只觉得整个人有轻松感,也有喝得微醺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元神的颤栗。
  仿佛兴奋的颤栗。
  这种感觉充斥在孟川的内心中,让他情不自禁行走在天下一处处,仔细观看着天下。
  ……
  元初山,一座洞天内的大殿内。
  有三名神魔弟子在按照顺序摆放着海量卷宗,孟川这时候走了进来。
  “师尊。”三名神魔弟子都恭敬行礼。
  “所有卷宗都齐了?”孟川开口问道。
  “两界岛和黑沙洞天的卷宗都送过来了。”为首一名神魔弟子恭敬道,“其中有神魔卷宗二十三万余份,凡俗卷宗就更多了。因为自战争起,参战的凡人以亿计,所以绝大多数都只是个名录。只有立下大功的,才会专门卷宗。”
  “嗯,你们继续做事。”孟川微微点头。
  这是他主持下,三大宗派共同的决定。
  将战争起至今所有参战的神魔卷宗、凡俗卷宗全部放在一起,三大宗派各有一份。不管如何,要让后人们能够知晓。
  孟川随手拿起一份卷宗。
  “师尊,这边都是神魔的卷宗,在后面则都是凡俗卷宗。”神魔弟子小声提醒。
  孟川微微点头便看着。
  这份卷宗,是九百多年前战争起的一位强大神魔的卷宗。
  ‘东烈侯’章兴。
  当妖族世界和人族世界逐渐靠近,不稳定世界入口刚刚出现在沧元界时,东烈侯章兴当时还是大日境神魔,他便看到了一座遭到屠戮的城池场景,那座县城没有一个活口,场景宛如无间地狱……
  自此,东烈侯章兴就奔波在追杀妖族的日子里,然而不稳定世界入口的突然,还是令人族不断出现被屠戮的城池、村落,那是最早期人族的噩梦。
  后来‘稳定世界入口’出现,东烈侯章兴就开始镇守城关。
  再后来,他成了封侯神魔。
  他一生,都在和妖族战斗。亲眼看到一座座城关越来越多,不稳定世界入口越来越多,作为一位封侯神魔,在战争早期还是很安全的,可凡俗死的就太多了。
  东烈侯是死于家乡,可他奋战一生,功劳也极大。
  ……
  孟川看完东烈侯章兴的卷宗,却又接着往前走,又拿起了一份卷宗。
  这是一份外门弟子的卷宗。
  外门弟子,类似于‘孟仙姑’这种,都是没在元初山上长期修炼过的。
  这名外门弟子,名叫‘安通’,是八百多年前生人。
  安通,十九岁时就是无漏境的‘凝丹’层次,在凡俗中算顶尖了,那时候镇守城关的兵役还没普及,因为人族镇守压力还不算大,是属于‘自愿报名’类型。
  安通,便是十九岁拜别父母,意气风发前往城关,成为一名兵卒,和妖族厮杀。
  和妖族厮杀六年,多次立下大功,期间城关被攻破一次,城关士兵死伤大半,在救援神魔赶到后,剩下士兵们才能活命,安通便是侥幸活下来,这也是他成神魔前最大的生死劫。
  二十五岁那年,因为功劳足够,换得闯生死关机会,成功成为一名神魔。
  奉父母之命,回家待了三年,娶妻生子。
  三年后他又继续参军了。那时候并不强迫每一个外门神魔必须参战,可安通又接着战斗。
  如此……便一直镇守了城关六十五年,直至妖族一次谋划下的全力冲击,安通为了阻挡妖族,最终战死于城关。
  “安通。”孟川默默低语。
  一名最终也只是不灭境神魔的外门弟子,外门弟子没在元初山上长期修炼过,可实际上他们数量更多。
  人族无法给它们足够多的资源,连闯生死关的资源都是靠功劳换取的!之后更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可这些外门弟子们……实际上在和妖族战争中,做出的贡献却很大,他们战死的数量,远远超过三大宗派的神魔。他们的重要性,非常大。
  地网神魔,便是需要大量普通神魔。
  许多城关,在宗派神魔外,还要很多普通神魔辅助。
  ……
  孟川一本本卷宗看着,也不断往后走着。
  终于走到了后面。
  孟川拿起了一份卷宗。
  “王夫、王昌玉、王二狗、王三毛……”
  密密麻麻的名字,孟川陡然心头一颤,他一张张翻看着。
  全部是名字,一页页密密麻麻的名字。
  这一份卷宗翻到后面,才有几句话。
  “大夏天安十九年四月初九,曲阳关破,城内凡俗士兵一万九千三百零二人,无一幸存。”
  孟川手微微一颤,合上了这份卷宗,又拿起了另一份卷宗。
  又是密密麻麻的名字……
  ……
  一份又一份。
  一堆又一堆。
  以‘亿’计。
  几乎都是名字,孟川看着无数名字,感觉被无数目光盯着。这无数的人们在看着自己。
  孟川走到后面,终于不是名字了,是很多战场遗留的物品。
  “爹,娘,我来沁阳关了。”
  “你们别担心,我刀法很厉害的,那些妖族根本威胁不了我。我答应你们,一定会回去的……”这是一封信,信纸只剩下一半,应该是一位兵卒没来得及寄回去的信。
  许多物品放在架子上,架子上还刻着字:“大夏淳平三年,沁阳关被破,遗留之物。”
  很多遗留之物,不知道主人是谁,也没法送回去。地网都会全部收妥当,在元初山分类归类放好。
  ……
  孟川默默看着无数遗留物品,转头看向那无数的卷宗,仿佛跨越时空,看着数以亿计的无数人们。
  他们在微笑看着孟川,微笑点头,都在笑着。
  孟川这一刻终于明白战争获胜至今,自己在颤栗什么,到底在想什么。。
  他盘膝坐下,就坐在这里。
  仿佛被数以亿计的人们围观着,孟川一挥手,面前悬浮着一面长长画卷,他拿起了笔,毛笔已然点墨,已然开始动笔。此刻那强烈的让元神,让生命都在颤栗的力量让他想要倾诉出来,便是要归于‘寂灭’的心境也无法压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