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1章 险中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但当刑揽空走出去了五六步的时候,他突然顿足,头也没回的说道:“好好善待刑天,我其实一直都很在意这个儿子,如果可以的话,帮我保护好他,我不希望他出事。”

        闻言,陈六合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了一个笑颜,说道:“你这辈子,只能有一个儿子。”

        刑揽空依旧没有回头,但陈六合能明显感觉到,刑揽空的肩膀都颤颠了一下。

        “我知道!那一天不管什么时候到来,我都会坦然接受。”刑揽空丢下了这句空洞的话语,便大步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廊道尽头,消失在了陈六合的视线范围之内。

        陈六合目送着刑揽空离去,他没有着急走,而是转过身,继续看着窗外的雨夜,那雨水拍打在窗台之上,传来了阵阵轻响,这种响声并不扰人,反而有时候,会让人的心境变得更加平和沉静。

        默默的点燃了一根香烟,陈六合用力的吸了一口,脑子里浮现出了很多想法。

        说实话,他今晚的心情是并不平静的,特别是在刑揽空把计划全盘托出的时候,他的内心和表面完全是反差,他的内心有不小的涟漪在起伏着。

        在他知道跟刑宿海联系紧密的太上家族是轩辕家之后,陈六合的心思更是活络了起来,甚至是有些眼前一亮的激动。

        要知道,雨仙儿现在可是在轩辕家呢,如果刑揽空的计划能够成功执行,如期进展下去,把刑宿海这张安排扎进轩辕家的话,这样一来,是不是对他会有很大的帮助?

        陈六合的脑子里一直都在盘算着这些事情。

        一直在这里驻足了半个多小时,连续抽了三四根香烟之后,陈六合才大大的哈了口热气,尽可能的让嘴中的烟味儿散淡一些,这才反身朝着沈清舞所在的病房走去。

        沈清舞还没有入睡,显然是在等着陈六合。

        陈六合给沈清舞倒了杯热茶,自己手中也捧了一杯,喝了口热茶,再次冲淡了一些烟味后。

        陈六合才开口说话了,把跟刑揽空谈话的内容,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沈清舞听。

        这虽然是绝对的机密,是半点都不能透露出去的消息,但对沈清舞,陈六合还是不需要做半点隐瞒的。

        听到这些话后,沈清舞沉凝了下去,一双漂亮的黛眉微微的蹙着,清澈的美眸中,浮现出了思忖与斟酌之色。

        陈六合也没打搅什么,就这样一边抿着热茶,一边静静等待着沈清舞思考。

        要论智慧的话,沈清舞绝对是在他陈六合之上的,沈清舞的细心与缜密,毋庸置疑,她思考问题的面面俱到,更是找不出半点瑕疵来。

        这一点,是不可争议的事实,陈六合一直都自叹不如。

        足足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沈清舞才说道:“哥,我觉得刑揽空的计划是有很大的可行性的,并且,对方又是轩辕家,我们现在对轩辕家,对雨仙儿的情况了解的太少了,我们现在也非常迫切的需要一个能对轩辕家渗透的机会!这样一来的话,对我们的好处会有很多。”

        “别的不说,单单是重要信息的获取,就足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益处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沈清舞看着陈六合说道:“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咱们的对手有多强大,而是咱们对强大的敌人一无所知。”

        陈六合深表认同的点了点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里面,终究是有很多冒险的成分在内啊,刑宿海这个人,对我的恨意太深,怕就怕他不会按照刑揽空的计划去走。”

        “这一点就不是哥需要去担心的事情了,我反而很看到刑宿海。”沈清舞笃定的说道。

        “嗯?怎么说?”陈六合挑了挑眉头说道。

        “哥,你觉得,到了刑宿海那个年纪的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沈清舞问道。

        陈六合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思忖当中。

        不等他开口回答,沈清舞就接着道:“刑宿海怎么说,也有六七十岁了吧?到了他们那个年纪,功利心往往都不会太强,刑宿海先前所对你做的一切,也能理解为是为了壮大家族而做的。”

        “基于这个出发点,就证明,邢家在刑宿海心目中的份量,还是及重的。更何况,邢家作为一个传承久远的庞大家族,其中族人,皆是血脉相乘,皆是骨肉连心。”

        沈清舞说道:“一个人再坏,又能坏的到哪里去呢?难不成,刑宿海还想要灭了整个邢家吗?那对他来说,难有半点好处。再说了,刑揽空身为一家之主,最了解刑宿海的就是他。”

        “既然刑揽空会制定出这样的计划,那就代表刑揽空很信任刑宿海,也很看重刑宿海。他深知邢书海的本性如何。否则的话,你以为他又会选择这么冒险的方式吗?”

        沈清舞轻描淡写的说道:“刑宿海一旦反水的话,伤害最大的,怕不是哥,而是邢家啊,如果他真的要反了,要恶从胆边生,那他一定会想着争夺邢家家主之位,第一个倒霉的,会是刑揽空。”

        陈六合坐在那里,凝眉沉思着,他不得不承认,沈清舞分析的非常有道理。

        “结合以上种种,所以,我反而看好刑宿海,那种老人,行事虽然狠辣古板,但他们对家族的热爱与拥护,向来是经得起推敲的。”沈清舞道。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了自嘲的笑容,道:“小妹,看样子还是哥小家子气了。”

        “哥,你要真是小家子气,这一次就不会放过刑宿海了,也不会同意刑揽空的计划了。”沈清舞道。

        陈六合耸了耸肩,道:“所以,这个刑宿海,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咯?”

        “用好了,会有奇效。”沈清舞道。

        陈六合咧嘴笑了起来,心情豁然开朗。

        兄妹两又聊了一会儿,随后才相继入睡了。

        在平静的日子里,一转眼,又是一个礼拜悄悄溜走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