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九百零五章:被擒的虚族族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永恒长河内。

        萧逸一路穿行,始终未有半分停歇,即便此刻那种无形阻碍已经让他极其难受。

        但这条长河,却仿佛永无止尽,仿佛是一条永远不可能到达尽头的星光长河。

        而越是前行,那种无形的阻力愈发地加剧着。

        萧逸皱着眉,边穿行,边扫视着周遭的一切。

        按这般情况下去,他休想找到虚族族地的入口。

        他的承受力是有限的,而长河无尽,阻力不断加剧,总会到达让他无法承受的地步,既而让他寸步难前,甚至可能身陷囹圄之中。

        萧逸眉头紧皱着,此刻的他,心头可谓五味杂陈,有止不住的欣喜,也有越发生起且剧烈的担忧。

        毕竟易老失踪了这么久,脱离了他血炎界情报追踪之内多年,易老的生死是个未知数。

        他当然期待见到那位阔别多年的老人,却也同样害怕找到的…未必就是活生生的老人。

        以往猜测易老是被困虚族族地时,他还不至于有太浓烈的担忧,因为这一切都尚只是猜测,且他确信当年易老的那份传信里所表现出来的是安全,而非危虞。

        但,自他而今知晓虚族族地竟是在这条永恒长河内之后,这种担忧便油然而生,甚至盖过了他原本的喜悦。

        因为这代表着,虚族族地显然是那种奇特的独立之地,且隔绝着外在的一切。

        这也解释了为何虚族族地这漫长岁月来一直无法神秘、无人知晓的原因。

        但同时却也代表着,命牌已会因此而失效。

        也就是说,易老如果真的在虚族族地内的话,那么易老的生死根本无法通过命牌来确定。

        一念及此,萧逸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无论易老是否在虚族族地之内,这一次,我一定要寻回他。”

        天涯海角、无尽虚空,这一次,他势必要寻回这个老人,无有余地。

        ……

        与此同时。

        血炎界,界主府内。

        八个老人身在大殿内,脸色各异。

        洛前辈不满道,“好几天了,那小子还没回来。”

        “急什么。”风刹总殿主道,“血炎界距离太虚宫远得很,就算这小子不正常赶路,而是不计消耗的全速穿梭,也起码要好几天的时间。”

        “他现在恐怕还没到虚族族地呢,哪那么快能回来。”

        修罗总殿主皱眉道,“姓洛的,是担心这小子会出意外?”

        洛前辈脸色冰冷道,“也就你们肯放他去探寻虚族族地。”

        “一个势力也罢,一个生灵也罢,凡所存在,如果它能历经漫长岁月仍旧保持神秘,那么就已经证明了它绝对不简单。”

        “七大天域,高高在上,但无数生灵皆可知。”

        “而以我们而今这个层次,更是除却七大天域的核心秘密外,别的一切我们都轻易可知晓、掌控。”

        “唯这虚族,历来神秘,几无迹可察。”

        “老夫确信,那只会是一个危险到极点之地。”

        “此话不假。”猎妖总殿主点了点头,“当老夫确定下这份情报后,就已经知晓小子此行如入凶地,安危难定。”

        “但,以他而今实力,我们拦得住他?”

        “蠢货。”天机总殿主冷声道,“就不知道瞒着他?”

        “瞒?”猎妖总殿主嗤笑一声,“这小子,即便撇去修为和实力,别的本事和能耐尚且让我们八人满意无比,人中龙凤四个字尚远不足以形容他,你觉得我们能瞒得住他?”

        “顶天了,瞒得了一时。”

        药尊总殿主摇了摇头,“天机,说到底那易天行是这小子的启蒙师尊,武道领门者,你知道这个身份对任何一个武者而言代表的是什么。”

        “一如我们的师尊,上一代总殿主们之于我们。”

        “当年大陆危在旦夕,冥域之祸、邪地之祸、东海水族之乱,可谓四方危虞,我们七人被逼走马上任,一上任就不得不面对这无穷无尽的危祸。”

        “你可还记得最开始,我们为的是什么?”

        “为中域?八殿之责?这些都当然是。”

        “但当年我们也有自己的年少轻狂,也有气盛张狂,真正让我们感觉最浓烈的,最让我们为之不肯退却的,是上一代总殿主们的师恩。”

        “他们是授业恩师,是我们武道之上的领路人,曾经桀骜如我们,但当他们将这份重担交到我们肩上那一刻,我们心头沸腾着的血液,几乎都是为了他们无有失望,可为他们遮风挡雨。”

        “因为是他们如性命传承般交到我们身上的担子,所以即便祸患无数,困难无比,我们还是拼尽一切去完成。”

        “这,就是一个师尊之于弟子心头的重要性,不仅是武道领路人,亦是一生的榜样。”

        “武道之路,授业之恩,几乎就是仅次于父母生养之恩的恩情。”

        “师尊二字,也同样是几乎仅次于生养父母的身份。”

        “不错。”风刹总殿主沉声道,“即便前方危险重重,但身为弟子,若此行不去,我反倒会看不起这小子。”

        “哼。”洛前辈冷哼一声,不理会众人,反而起身走向大殿中心。

        看真切些,八个老人环坐的中间,也是大殿中间处,正有一浑身黑袍的身影。

        身影,看不清面容,但料来是个老者。

        此刻,身影正被锁链仅缚,动弹不得。

        洛前辈走向身影,苍老而有力的手掌一把提起身影,眼眸一瞬间危险到极点,“你最好确保你给的情报真实而可靠。”

        “否则,老夫保证你会后悔生而为生灵。”

        “放心。”一边,猎妖总殿主亦起身,沉声道,“虚族虽鲜少在外,但偌大个无尽虚空,还是有少量虚族族人或而游荡,或而存在着。”

        “老夫费尽力气才捉到这个虚族族人,他是否说谎,老夫也判断过。”

        这个被锁链所附着的黑袍身影,竟是虚族族人?

        难怪猎妖总殿主能如此短时间内就知晓虚族族地所在。

        黑袍身影缓缓抬起头,凝视洛前辈,“威胁我?若敢杀我,我虚族之怒火你血炎界还承受不起。”

        “你说什么?”洛前辈眯起了眼睛。

        “姓洛的。”猎妖总殿主脸色一变,连忙快步走来,目光却是落在那黑袍身影身上。

        ......

        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