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异界(242)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高手对决,有的时候就在一拳一脚之间,有时候,如果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大,几乎要通过很久的苦战才能决定胜负。

  天真和尚虽然赢了比赛,但是也是气喘吁吁,他的额头上有晶莹的汗珠,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光亮,正如电灯泡一样。

  李易斯走过去擂台下扶起了王朗,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对不起,我输了。”王朗苦笑道。

  作为他和天真和尚之间的佛道对决,他输的心服口服。

  这回,他知道庞小南的宝贝有多重要了。

  走回座位席,王朗淡淡的和庞小南说:“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王朗虽然输了比赛,却似乎更轻松了,因为重担交给了庞小南。

  庞小南淡淡笑道:“你休息吧,让我来会会这个和尚。”

  “教练,你打算怎么对付天真和尚?”

  王刚强看到王朗输了比赛后,不禁有些着急,毕竟,王朗是这些人当中实力仅次于庞小南的存在,要是庞小南也输了,那这场比赛就彻底没戏了。

  “怎么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兵无常势,对付眼前的这些高手,任何计策都是多余的。

  “志强,我现在似乎领悟了一些天真和尚获胜的秘诀了。”

  “哦?怎么说?”

  “我看关键还是他念的咒语不一样。”

  “是的,他两场比赛念的咒语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但是这和他获胜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我们回忆一下,第一场,他对付王朗,念的似乎是勾起了美好回忆的咒语,让你迷失在那种幸福感中,但是这一场,你没发现他的咒语攻击力很强吗?”

  “没错,这次的咒语确实是让人有些痛苦,你的意思是,他换了攻击性更强的咒语,所以王朗再也抵挡不住。”

  “我在想,天真和尚的咒语一定有各种功能的不同,有的咒语是用来攻击的,有的咒语是用来防守的,有的咒语是用来迷惑对手的。”

  “不错的分类体系啊,我想你的看法或许是对的,不管怎么说,由于王朗的落败,现在东力军校代表队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必须要通过庞小南来力挽狂澜了。”

  “是啊,王朗的实力显然比李易斯要强,如果庞小南不能胜利的话,后面的李易斯只怕是炮灰了。”

  “接下来,我们就要看看,传说中最年轻的武道宗师,要如何面对这个严峻的局势了。”

  庞小南在万众瞩目中走上了擂台,近距离的一睹了天真和尚的风采。

  果然,天真和尚人如其名,是那么的天真,让人都不忍下手。

  不过,庞小南不会留情,因为这一场是决定东力军校能否晋级的关键之战。

  随着一声锣响,庞小南对阵天真和尚的比赛拉开了帷幕。

  春风大学的陈潇潇看着庞小南上场,皱起了眉头,她知道庞小南的厉害和无耻。

  是的,在陈潇潇的眼中,庞小南是个无耻之徒,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世界上的巧合真是太多了,不久前,庞小南还抢了自己的骨箫,师父帮她要了回来,可是,现在这骨箫又落到了这个无耻之徒的手中。

  难道要她告诉陈远南,自己的骨箫又被庞小南夺了过去,麻烦师父你再帮我去要一次?

  这也许就是天意,骨箫是自己的定情信物,却三番两次落到了庞小南的手中。

  天真和尚看到庞小南,稍稍愣了一下,他感觉到了某种信息。

  不过,这一刹那在他眼中稍纵即逝,他微微闭上双眼,双手合十,开始诵读咒语。

  这一次,天真和尚依旧还是念的大力金刚咒。

  眼前的庞小南,虽然感觉不到一丝危险,但是有蕴含着巨大的危险信息,这种人必须速战速决。

  庞小南没有祭出阴阳灵犀,他想以肉身感受一下,天真和尚的真正实力。

  巨大的压迫感排山倒海般涌来,对庞小南的心灵做着猛烈的撞击。

  “这就是咒语的威力吗?”

  庞小南的心情有些紧张,但是没有王朗刚刚感受到的撕心裂肺的感觉,因为不久前,他已经突破到了武道宗师的中级水平。

  武道宗师的三个阶段,越往上升级,越是困难重重。

  从武道宗师的初级上升到中级水平,也许要花从武道初阶到武道巅峰那么久的时间,甚至永远都不可能。

  因为每一个小阶段的提升,带来的都是质的飞跃,比如庞小南现在,天真和尚的咒语,对他产生不了太多伤害。

  在庞小南的周围,已经形成了一道结界,是庞小南的肉身在受到咒语的攻击后,自发的往外扩散形成的一道防护墙,任何音波都无法形成有效的伤害。

  看着淡定自若的庞小南,场下的宇文良仁坐不住了:“不好,这小子是武道宗师中级水平的高手。”

  宇文良仁自己也是武道宗师的中级水平,他在赛前特意试过天真和尚的咒语威力,那时他的反应就和现在的庞小南是一个样子。

  一旦天真和尚的咒语对庞小南形成不了伤害,那么庞小南对付天真和尚就是小菜一碟,因为没有了咒语的加持,论近战水平,一个宗师级的高手,只需一只手就能对付宗师以下的对手。

  虽然台上的庞小南神情自若,但是观众们可受了苦了,他们纷纷捂住了耳朵,却发现于事无补。

  天真和尚的咒语,是能和肉体产生共振的,就算堵住了耳朵,音浪还是能够伤害到人体。

  志强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前面的桌子,声音紧巴巴的说道:“这次来观战的观众朋友们算是来对了,这种花钱买罪受的经历一定会让大家终身难忘。”

  看到自己的咒语完全对庞小南没有作用,天真和尚也停止了诵读,因为赛前宇文良仁就和他说过,碰到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对手的实力太强,咒语产生不了作用。

  天真和尚故伎重演,想套用打王朗的招式,利用近战把庞小南打下擂台。

  于是他脚下发力朝庞小南冲了过去。

  “哎,这和尚,认输就好了,逞能干什么呢?”宇文良仁在心里叹息,天真和尚虽然名声在外,但是显然实战经验不足。

  自从天真和尚出名后,没有哪个宗师愿意对他出手,一是怕失手输了丢面子,而是怕江湖上说自己以大欺小。

  这样一来,天真和尚虽然和高手的比赛经验丰富,唯独就缺乏和宗师的打斗经验。

  而赛前宇文良仁特意和天真和尚的切磋,让他发现,不管天真和尚如何厉害,在真正的宗师面前,总还是不够打的。

  天真和尚冲庞小南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击,庞小南游刃有余的拆挡腾挪,好几次他都有机会直接一击决定胜败,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庞小南在想,会不会还有第三场呢?要是还有第三场,不如先消耗掉天真和尚的体力再说,到时候,就算他有机会上台,也没力气比赛。

  而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庞小南已经占据了场上的主动。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李易斯看着那个游龙戏凤的庞小南,对着旁边的王朗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起来,他好像又进阶了。”

  王朗自然也看出庞小南的功力,而且似乎,他还没有用到他的那个宝贝。

  “教练自然是有秘诀的。”王刚强的脸上也是惊喜连连,他没想到庞小南所谓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这么个悠闲的打法。

  而且自从王刚强学习了庞小南的呼吸灵气的吐纳术后,也感觉自己的功力是突飞猛进,要是没有庞小南教授的功法,自己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突破。

  王朗奇怪的看着王刚强:“什么秘诀?”

  “这个……得问他了。”王刚强自知失语,左右而言他,只有李易斯笑而不语。

  这个灵气的呼吸法,李易斯是最早学会的,他虽然不知道王刚强指的秘诀是什么,但是他估计王刚强教练叫的这么亲切,庞小南十有八九也教会了王刚强。

  天真和尚脑门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终于知道,今天遇到了高手,而且实力远在他之上。

  “哇哦,这庞小南果然是大师风范,江湖上的传言不假啊,他果然是宗师的级别。”

  “是在,你看天真和尚在和他对打的画面,似乎庞小南没有很尽力啊。”

  “没尽力就是这样的局面了,他要是稍微出点力,是不是天真和尚一招都抵挡不住呢?”

  “说实话,之前我还以为天真和尚就是这场比赛最靓的仔,不过看了庞小南上场之后的表现,我才知道自己孤陋寡闻了,志强,你之前看过宗师打架吗?”

  “我是真的没看过,宗师一般都不会出来明目张胆的打架吧?就连武林大会,都很少会有宗师跑去凑热闹,这次HUKA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的宗师,实在是盛会中的盛会。”

  “是啊,宗师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近距离的观看宗师比赛,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能有这样的机会,我感到非常荣幸。”

  “不知道庞小南这是在磨蹭什么呢?他完全可以轻轻松松获胜吧?”

  “我想,这也许是他的一个战略,就是要羞辱春风大学的队员们,你们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宗师的实力,你们想和我打,你们还没有资格!”

  “你是说,就像猫捉老鼠一样,它们抓到老鼠后不会马上吃掉,而是要戏弄一番,是这个意思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哦……”

  在打了半天都没有任何成果后,天真和尚停止了攻击,在过程中收手,然后跳出了几米远。

  他双手合十,微微颔首道:“施主,我输了。”

  庞小南感到有些意外,这还没打多久呢,为什么这个和尚就着急认输呢,真的是有大智慧。

  但是人家既然认输了,那自己也没有必要再追上去对他暴揍一顿,那太有失风范了。

  “承让了大师。”

  庞小南只好打了个拱手,目送着天真和尚退出了舞台。

  “可以啊,教练,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

  王刚强亲热的和庞小南叫道。

  “哪里哪里,运气好运气好。”

  “行了,你就别谦虚了,真正的对手还没上场呢。”

  李易斯指的是春风大学代表队的宇文良仁,毕竟,那是宗师,也是压轴出场的最后一个棋子。

  “前辈,我又输了。”

  天真和尚走回座位席,对宇文良仁微微鞠了一躬。

  “这不怪你,对方太厉害了。”

  宇文良仁拍了拍天真和尚的肩膀,示意他坐下休息。

  “前辈,这庞小南到底是什么水平?”

  陈潇潇虽然很恨庞小南,但是她也知道庞小南的厉害,只是还不知道他的深浅。

  “至少是武道宗师的初级水平的较高段位,或许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境界的中级水平。”

  宇文良仁看了陈潇潇一眼,眼中有些担忧,因为接下来上场的就是她。

  但是情况很明显,陈潇潇不是庞小南的对手。

  就算陈潇潇有乐器加持,但是,庞小南连天真和尚的咒语都不怕,又怎会在音乐中迷失自我呢?

  可难道,让陈潇潇弃权吗?这虽然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却有些临阵退缩的意味,春风大学会被人诟病。

  不如,就让陈潇潇上场试试,或多或少能给庞小南造成一点伤害也好,也许,庞小南看到一个女性的对手,会有些手下留情的举动,从而露出破绽。

  “你准备一下,等下和庞小南打的时候,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认输,不要硬来。”

  宇文良仁决定这个后果还是由自己来扛,这里面,唯有自己才能和庞小南碰上一碰。

  “好的,前辈,我这就去准备。”

  在一个休息室里,一群人正在盯着显示器聚精会神的看着现场直播的比赛。

  这群人的最后面有一个体格巨大的蓄着小辫的男子,他双手抱胸道:“这个庞小南很厉害嘛,这么轻轻松松就解决掉了天真和尚。”

  这里是HUKA参赛队伍的休息室,而这间休息室里,是四强队伍之一,西北联大的参赛选手,他们正在观摩上午的比赛。

  四支队伍,只有现场参赛的队伍才能进入到比赛的现场,其余的队伍,只能在休息室里观看现场直播。

  刚刚发言的,是西北联大代表队的勐拉古甲,也是这次比赛的宗师级选手之一。

  一个威武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屏幕的正前方,他点头附和道:“这庞小南是个劲敌,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这是岱山派的掌门,岱宗,也是西北联大此次出征HUKA的领队。

  光是透过屏幕,岱宗就感受到了庞小南的非凡实力。

  “诶,你们说,这庞小南好像横空出世一般,以前似乎是没听过他的消息啊。”

  勐拉古甲虽然对江湖上的事情知道不多,但是宗师的消息他还是比较关注的,他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大学生突然就成了宗师的。

  岱宗转过身,说:“似乎他也是最近才突破宗师境界的,只是刚刚我看他的比赛视频,不像是刚刚到宗师境界啊,总觉得他的战斗经验很丰富。”

  “是啊,看着不像是新手啊。”勐拉古甲的战斗经验是长期和森林中的猛兽搏斗才历练出来的,他当然看得出来庞小南的技战术水平也是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

  光光是庞小南躲避天真和尚的那些招式,就是敏捷无比,这不是那些依靠丹药升级的高手能够具备的水平。

  “不过不管他怎么厉害,碰到我算他倒霉。”

  正如勐拉古甲巨大的体型一样,他的自信心也是如大山一般伟岸。

  庞小南对阵陈潇潇的比赛即将开始,所有观众都发出热烈的呼喊声,似乎庞小南这一局是赢定了,因为人群中呼喊他的名字比较多。

  “志强,如果我是春风大学的领队,我觉得没必要把陈潇潇派上场了。”

  “确实如此,陈潇潇上来打庞小南毫无胜算,不如留着体力等下一场。”

  “就怕没有下一场的机会咯,我想宇文良仁也是孤注一掷了,想依靠陈潇潇消耗一点庞小南的体力吧。”

  “我不觉得陈潇潇能够消耗掉庞小南多少体力,刚刚连天真和尚都没怎么消耗庞小南的体力。”

  “聊胜于无嘛,我们也不知道陈潇潇的乐器能不能对庞小南有所伤害。”

  庞小南看着陈潇潇款款上台,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公子,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啊。”

  庞小南打了一个哈欠。

  “哼,你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你就一定能胜了我吗?”

  陈潇潇见庞小南对自己很不耐烦的样子,就知道庞小南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哦?你觉得你有机会打赢我吗?”

  庞小南歪着脑袋,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陈潇潇。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切磋,难道你还不清楚我的实力吗?”

  庞小南看到陈潇潇现在带上台的乐器是一把长笛。

  “你那把骨箫都不能把我怎么样,难道这笛子长一些,它就厉害一些吗?”

  “是不是厉害得试试再说了,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没礼貌,你要知道,我是你的长辈,怎么能和长辈这样说话呢?”

  “什么长辈,你别不要脸了!”

  陈潇潇见庞小南占自己便宜,气不打一处来。

  “是不是长辈你回去问问你的师父,我现在和他兄弟相称,怎么就不是长辈了。”

  上次和陈远南相谈甚欢,于是庞小南和他两人就开始以兄弟相称了,当然没有结拜,只是口头上的称呼,不过拿来骗骗陈潇潇足够了。

  “我师父才不会有你这样的兄弟,别废话了,接招吧!”

  陈潇潇把嘴唇贴在了长笛上。

  她这个动作可吓坏了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大家都见识过陈潇潇的音乐,纷纷捂住了耳朵。

  庞小南倒是没有任何动作,因为他领教过陈潇潇的乐器,也见识过天真和尚的咒语,这些音浪对他来说,造成不了任何有效的伤害。

  不过,他还是被这难听的音乐给震撼了,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就好像睡的正香的人,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吵醒了,心情太坏了。

  庞小南皱起了眉头,传音给陈潇潇说:“别吹了,太难听了。”

  陈潇潇没有理会他,一个个音符从长笛中往外蹦,节奏更强烈了。

  庞小南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冲了过去,他又要夺下陈潇潇的长笛。

  这回陈潇潇有备而来,没有当场被庞小南得手,反而是往旁边躲避了开来,而音乐竟然保持住没停。

  但是庞小南的脚步也没停,一直对她手里的长笛穷追不舍。

  陈潇潇跟庞小南在擂台上捉起了迷藏,只是这个时候,她再也没有机会吹响长笛了,即使她身形灵活,可就是避开庞小南的追踪都已经用尽了全力,哪里还有空隙给她奏乐呢。

  随着陈潇潇的音乐停下来后,观众们开始松开捂住耳朵的双手,欣赏一场男追女的好戏。

  庞小南似乎也没怎么用力追逐,就是跟着陈潇潇在擂台上瞎跑,偶尔伸出魔爪出去晃一下,目标就是陈潇潇手里的长笛。

  和上一场打天真和尚一样,庞小南并不着急取胜,他在消耗对手的体力还耐心。

  “志强,我怎么感觉庞小南这是在欲擒故纵呢?”

  “是啊,耍的一手追女仔的好功夫啊。”

  “不愧是庞小南,我听说他在东力军校挺受异性欢迎的。”

  “这你都知道?”

  “了解每个选手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嘛,我托一个朋友打听了一下,他告诉我,在东力军校,虽然庞小南比较低调,可是很多同学都知道,他和一个女老师的关系暧昧。”

  “他竟然玩师生恋?”

  “师生恋倒是不稀奇,但是这个女老师,据说在东力军校也是属于万人迷的那种国色天香级别的美女。”

  “是吗,有多受欢迎呢?”

  “好像是很多男生都跑去她的课堂蹭课,她上课的教室,比看演唱会还热闹。”

  “这么厉害?那确实是相当于女明星的待遇了,不过,看庞小南的模样,倒不是那种大帅哥的风度翩翩的样子,不知道他有什么方面值得女明星留恋的呢?”

  “诶,现在的女明星,都喜欢有实力的男人,像庞小南这样年少有为的宗师,比那些小鲜肉更加的受到美女的欢迎。”

  “这倒是……不知道庞小南要在台上追陈潇潇追到什么时候……”

  陈潇潇一开始还能有效的躲避庞小南的追击,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的体力变得不支起来。

  庞小南的注意力还是在她手中的笛子,倒是没有攻击她的意思,只是再这么下去,那根长笛迟早会到庞小南的手中。

  天气很热,玄天体育馆此刻人声鼎沸,室内温度即使有中央空调在调节,依旧是比热情的沙漠还要热。

  陈潇潇全身香汗淋漓,汗水已经把薄薄的衣物给浸湿了,那纯棉的小汗衫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身上,凸显出动人的线条。

  庞小南在陈潇潇的身后紧追不舍,陈潇潇只要一停下来,就会被庞小南冲上来抢走手中的长笛。

  这是无需置疑的,上次,庞小南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她手中的骨箫。

  差一点,庞小南还要踩碎了她的骨箫。

  这回,自己绝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让庞小南的魔爪得逞。

  可是陈潇潇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再这样下去,庞小南就算不追,她也会跑不动的时候。

  怎么办?陈潇潇决定孤注一掷,与其这样逃下去,不如勇敢的站出来和庞小南拼一死战。

  想到这里,陈潇潇一个转身,右臂曲肘,朝庞小南的头上猛烈的轰了过去。

  庞小南没有料到陈潇潇会有这么一个后手,但是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就在陈潇潇的肘子快要打到自己的头部时,他只轻轻的摆了摆头。

  庞小南躲过了陈潇潇的肘击,然后左手中指轻轻一弹,正好弹在了陈潇潇的肘关节突出来的骨头上。

  “啊……”陈潇潇感到一股电流传遍了整个右臂。

  她被庞小南打中了肘关节的麻筋,来不及收手,她又举起长笛朝庞小南的头上砸去。

  “来的正好。”庞小南的嘴角露出了微笑,抬起右手一接,刚好被长笛打在了手掌上。

  陈潇潇大叫不好,因为刚刚受到庞小南的麻筋攻击后,她这一招长笛棒喝使出的力气大为减弱,所以打在庞小南的手板上根本没有什么力道。

  果然,庞小南的五指一握,就把长笛给死死的抓住了。

  接下来,庞小南蛮横的一拉,就把长笛扯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回陈潇潇没有拼死护住长笛,因为她上次见识过庞小南的力道,就算自己怎么用力拉扯,这长笛始终会到庞小南的手里。

  庞小南抢走长笛后,也不理陈潇潇,自顾拿起来好好欣赏了一番。

  “嗯,这东西似乎比那把骨箫还要精致啊。”

  长笛通身透绿,不像是竹子做的,倒像是翡翠的质地。

  “不会吧,这不是玉笛吧?”庞小南举起长笛朝陈潇潇晃了晃,用质疑的口气冲她喊道。

  要真是翡翠做的,这长笛可值了老钱了。

  “你还给我!”陈潇潇也顾不得淑女形象,直接伸手朝庞小南要。

  “还给你?我追了你这么久,才抢过来,你说还就还啊。”

  庞小南拿着长笛在手中摩挲,感受着那软玉温香的质地和清凉的触感。

  “你不还给我,我就回去告诉师父去。”

  关键时刻,陈潇潇想到了陈远南,上次也是他替自己要回了骨箫。

  “你就是告诉陈远南又怎么样?我凭自己的实力抢到手的,他也不能强迫我还给你吧?你别告诉我,这也是你的定情信物。”

  庞小南想起那把骨箫的来历,就感到一阵的担心。

  “你!”

  听到庞小南说出这种话,陈潇潇知道一定是陈远南告诉了他骨箫的意义,他才把骨箫还给了自己。

  “好了好了,这长笛我先替你保管一阵,你师父一定还有很多好的乐器送给你,我们先把这场比赛完成了好不好?”

  如果不是庞小南提醒陈潇潇,陈潇潇还以为现在他们俩是为了争夺长笛才打这场比赛。

  “你认输吧。”

  庞小南简简单单说了四个字,然后把长笛往背后一送,双手背在了背后。

  陈潇潇往台下望了望,看向了宇文良仁。

  宇文良仁闭上眼睛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认输了,就照庞小南说的做。

  陈潇潇哼了一声,忿忿不平的对裁判说出了自己的决定,然后从容的走下了擂台。

  观众们一片哗然,这还没怎么动手呢,庞小南就是抢走了陈潇潇的乐器,她就已经认输了。

  但是眼尖的观众们都看出来了,陈潇潇认输是迟早的事。

  因为刚刚的那一个回合,庞小南的防守反击干脆利落,根本就没有陈潇潇成功的半点可能。

  光是庞小南回敬陈潇潇的那个弹指神通,就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陈潇潇没有任何的对策能够防守住。

  而擂台下的宇文良仁,本来就没有对陈潇潇抱有任何希望,看到了刚刚那一幕后,还想通过陈潇潇消耗庞小南的计策被确定无效。

  所以,这个时候,让陈潇潇认输是最好的结局。

  人们常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在稍有差池就会酿成大祸的格斗比赛的现场,如果实力完全不济,早点认输是最好的选择。

  庞小南也高兴的走下了擂台,手里拿着战利品,一把通体透亮的长笛。

  “哇,教练,你这次收获挺大啊。”

  王刚强羡慕的接过庞小南的长笛欣赏了起来,这根长笛,就算是不识货的人,也能判断出它的价值,一看这就是老物件啊。

  就是新的翡翠做成的玉笛,那也是价值不菲,起码能买小城市一套房啊。

  “确实是好东西。”

  李易斯也拿过去欣赏了一下,对这些文玩珠宝的,李易斯还是略有造诣,毕竟东岳派也有很多宝贝。

  “要是多跟陈潇潇打几场就好了,他手里一定还有更多的宝贝。”

  庞小南煞有介事的看着擂台对面的陈潇潇,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就先别惦记人家的宝贝了,接下来是你对阵宇文良仁,考虑考虑怎么对付他吧。”

  李易斯的目光穿过擂台,看着对面的须发斑白的老者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