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天空中下着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雪姬居然用自己的小拳头撑住了落下的天空!
  
  看着这幕画面,所有的仙人都惊呆了,才知道这位雪国的女王陛下现在究竟强大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彭郎走到雪姬身后,右手握着剑柄,平静而警惕地看着神打先师与剑仙恩生等人。
  
  如此关键危险的时刻,雪姬要与太阳系剑阵抗衡,谁敢趁机对她不利,必然会迎来他最强硬、最疯狂的剑杀。
  
  井九看了一眼雪姬,又看了眼被冻凝住的天空,神识微动。
  
  一道极小的龙卷风在地面生出,卷起一些沙粒到了半空里。
  
  接着,那些沙粒从龙卷风最下方慢慢落下,就像沙漏。
  
  “还有这么长时间。”他说道。
  
  童颜看着那些沙粒的数量与落下的速度,稍一计算,说道:“标准时间七十一小时。”
  
  沈云埋也在看着那些沙子,说道:“零四分钟。”
  
  这也就意味着,再过七十一小时零四分钟,便是雪姬也无法阻止天空的落下。
  
  不是她的神通只能支撑到那一刻,而是太阳系剑阵会在那一刻完成最终的变化,自然把火星吞噬进去。
  
  最后的那个过程,乃是天地变化,实非人力所能改变,哪怕雪姬强的不是人。
  
  那么到底要不要提前离开?离开火星会不会遇到更多的危险?很多视线落在轮椅处,等着井九给出判断,包括崖外的那位仙人,至于倪仙人这时候还痴迷于崖壁上的数学题,根本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
  
  井九轻声说道:“就在这里等着吧。”
  
  “等什么?”剑仙恩生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井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赵腊月推着轮椅来到崖外的天空里。
  
  他看着崖壁上的那些数字、曲线、方程式,轻声说道:“这个题目有点意思。”
  
  这时候的他脸色苍白,看着虚弱不堪,无力地靠在轮椅里,就像没几天好活的病人。
  
  众人知道那是因为承天剑的缘故,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拥有自由的意识,已经非常了不起。
  
  即便如此,大家依然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此前柳十岁他们的行事早就表明过这种想法——只要他来了,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纯阳转换没有错,思路也没有问题,你们这些天做了很多正确的事。”
  
  井九看着雀娘轻声说道,很是欣赏而且欣慰。
  
  雀娘微羞一笑。
  
  沈云埋不干了,说道:“明明我与童颜的贡献最多。”
  
  那位倪仙人被争论惊醒,神情微惘想着,难道自己就什么都没有做?
  
  曾举走到崖边,看着轮椅里的井九认真说道:“真人,请。”
  
  雀娘来到轮椅边,把这些天众人观察到的、推算出来的数据,包括已经被否定的几个思路,全部汇报给了井九。
  
  井九想了会儿,轻声开始解题。
  
  雀娘拿出一面铜镜,开始记录老师的言语,认真专注至极。
  
  随着她的秀气指尖在铜镜表面移动,崖壁上石粉溅飞,自然显现出一个又一个的数字与符号。
  
  赵腊月看着这幕画面,忽然想到,冉寒冬如果知道自己的秘书位置被人夺了去,不知会是何想法。
  
  冉寒冬是什么想法不得而知,但看着崖壁上的那些数字与符号,曾举等人的心情则是非常异样。
  
  倪仙人更是不停喃喃自言自语着:“原来是这样……居然可以这样……”
  
  崖上的那些仙人也很是震惊,紫气东来君脸色微沉说道:“这家伙的学问竟也这般好?”
  
  这些仙人飞升来到星河联盟后,都曾经进行过系统性的学习,自然能看懂井九看似信手拈来的这些数学手段何其了不得。
  
  机器人坐在崖边,嘲弄说道:“我们这种能者无所不能,难道你还不习惯?”
  
  在童颜等人这些天的苦思基础之上,井九很快便给出了破解太阳系剑阵的方案,只剩下最后极为麻烦的验算过程。
  
  就算这个方案不像沈云埋的方案,需要中央电脑这种层级的运算核心,也需要极为高级的数学终端。
  
  如今在这荒芜的火星到哪里去找这种东西?
  
  井九想了这么多事情,早已疲惫地不行,最可怕的是弗思剑的剑意在他体内不停地杀伐。
  
  在推演计算的过程里,他没有咳嗽,也没有昏倒的迹象,实则非常痛苦,只不过无人知晓。
  
  赵腊月知道,不容拒绝说道:“够了。”
  
  说完这两个字,她推着轮椅回到了崖上。
  
  众人很是吃惊,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井九终于再次咳了起来,片刻后才平静了些,虚弱说道:“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
  
  他要把最麻烦、最耗时间的验算过程交给谁?
  
  童颜忽然想到赵腊月随身带着的青天鉴,眼睛微亮,紧接着又摇了摇头。
  
  就算青儿控制了星河联盟的中央电脑,此刻火星无法与外界联网,终究是无法借力。
  
  那井九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崖边忽然响起嗡嗡的声音,就像是野蜂飞舞。
  
  数道视线落在雪姬的身上,因为人们注意到她头上的蝴蝶结微微动了一下。
  
  陈崖已经变成了一座冰雕,众人知道那个蝴蝶结乃是雪姬可怕的随身法虫,童颜等人自然知道那是寒蝉。
  
  寒蝉轻轻扇动翅膀。人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却感觉到很多个无形的小点飞了起来,落在了崖壁上,然后开始不停变化着排列,组成一个个新的数字与符号。
  
  “那些蚊子除了会说话,还会做计算?”赵腊月有些不解问道。
  
  井九说道:“那是雪姬在算。”
  
  赵腊月心想雪姬要与太阳系剑阵抗衡,同时还要分神进行如此复杂的运算……你也是真是要把她用到尽啊。
  
  接着她看着他苍白的脸,才想起他把自己也快用到了尽处,有些心疼说道:“睡会儿吧。”
  
  井九说道:“绝大部分基础他们这些前就已经做完了,我做的不多,不累。”
  
  玉山走到轮椅前,看着他仰慕说道:“师叔,没想到你数学也这么好,我在战舰上学了些,觉得好难。”
  
  井九想着在公寓里的学习时光,微笑说道:“我数学最差,别的方面更好些。”
  
  玉山睁大眼睛,好奇问道:“师叔您还学了些什么?
  
  赵腊月想着钟李子讲的那些故事,说道:“他都学了。”
  
  现在的井九是星河联盟最好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医学家……
  
  如果他愿意,可以成为所有学科的带头人。
  
  只不过这两年他没有什么机会运用那些知识。
  
  或者这说明了,在武力的面前,知识确实稍微有些无力。
  
  井九不愿意回忆关于数学的不好经验,望向远方荒原上的环形基地,说道:“那边好像有些意思,去看看。”
  
  “喵~”
  
  他身上的那件毛毯隆起处微微动弹。
  
  阿大从里面钻了出来,延展身体伸了个懒腰,用一声喵表示赞同。
  
  它不喜欢崖间的紧张气氛,不喜欢越来越近的那片天空。
  
  这里是火星最高的峰顶,离天空也越近,还是去地面安全些。
  
  仙人们这时候才发现它的存在,看着趴在井九腿上的那只长毛白猫,神情微凛。
  
  主星发生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
  
  这位便是青山镇守白鬼。
  
  它一爪便把成霜打到了宇宙深处,更是一爪便踏碎了那个巨大的引力场……何其可怕。
  
  井九忽然因为它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望向元曲问道:“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元曲老实说道:“童颜接了沈云埋,传信回去……”
  
  井九听了个开头,便推算出了一个大概,示意他不用再说,问道:“狗呢?”
  
  既然童颜与沈云埋与朝天大陆那边联系上,想办法让元曲与玉山都飞升成功,那尸狗没有道理不随之离开。
  
  他比谁都清楚,尸狗其实很早就想离开朝天大陆,来这个世界看看。
  
  元曲有些紧张说道:“夜哮大人去……找阵眼了。”
  
  “胡闹!”井九脸色微冷说道。
  
  当年青山内乱的时候,他与师兄曾经说过鸡犬升天四个字,这就是承诺。
  
  现在尸狗好不容易飞升成功,结果却去了如此凶险的地方,如果出事怎么办?
  
  弟子们难得看到他动怒,哪里还敢辩解什么。
  
  “把这里的空间座标与你们算出来的流体函数方程发到外面,让它赶紧回来。”
  
  井九按照元曲说的时间算了一下,尸狗在太阳系剑阵里已经停留了十几天,必然已经身受重伤。
  
  元曲有些不安说道:“不知道它在哪里,要对整个太阳系广播……怎么弄?”
  
  井九望向崖边的雪姬。
  
  雪姬背对着他,举起了小圆手。
  
  被冻凝的天空里忽然出现了一道清楚的冰凝痕迹,紧接着出现了更多的痕迹。
  
  那些痕迹组合在一起,变成谁也不认识的符号。
  
  童颜望向天空,片刻后便明白了那些是反的符号。
  
  如果有人从太阳系里望向火星,便能看到准确的信息。
  
  确认了没有问题,井九轻声说道:“走吧,等他们找到阵眼再回来。”
  
  那道龙卷风带起的沙粒,还在缓慢地往下落着。
  
  还要七十个小时才会落尽。
  
  这段时间留在崖上做什么,发呆吗?
  
  阿大连连喵个不停,表示快走快走。
  
  那个透明冰块里的光线忽然微变。
  
  花溪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看着井九面无表情说道:“为了布置这座太阳系剑阵,我把星河联盟的资源调了百分之七给他,而且持续了一百七十年,他把所有时间与精神都放在了里面,你觉得他会让你这么容易就能找到阵眼?”
  
  井九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赵腊月推着轮椅离开了山顶。童颜、雀娘等人要继续破阵,柳十岁等人无事可做,便也跟了上去。
  
  时隔多年,再次相逢,他们当然想与井九在一起。
  
  而且待沙漏落完,依然找不到阵眼,太阳系剑阵会把所有人杀死,最后这点时间要珍惜。
  
  苏子叶有气无力说道:“这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的意思?”
  
  元曲有些恼火道:“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更别学沈云埋那么说。”
  
  ……
  
  ……
  
  火星表面留下淡淡的轮椅痕迹与脚印,从奥林匹斯通往西北荒原。
  
  既然是打发时间,随意走着便好,不需要飞。
  
  赵腊月与柳十岁飞升后,朝天大陆又过了些年,自然会聊聊那边的情形。
  
  最值得需要说的事情不过是谁死了,谁死了,谁又死了。
  
  井九问道:“猴子们还好吧?”
  
  玉山心想神末峰的猴子不知道换了多少代,这该怎么应。
  
  元曲则知道师叔问的是猴子,实际上关心的另有其人,说道:“顾师兄还好,但胡太后可能……要走了。”
  
  那个狐狸精也要死了?柳十岁不知道是不想起了小荷,沉默不语。
  
  井九则是想起了自己的侄儿,沉默片刻后叹了口气。
  
  苏子叶终于说了句特别合适的话:“真人何故叹息?”
  
  井九说道:“无人唤我师父。”
  
  先前他落在崖上的时候,柳十岁等人纷纷前来行礼,有的喊他公子,有的喊他老师,有的喊他师叔,有的喊他真人……就没一个叫他师父的。
  
  朝天大陆的晚辈们飞升了这么多,却没一个他的门人。
  
  雀娘是他的学生,但不是神末峰的弟子。
  
  顾清是他的正式意义的大弟子,为情叛门,自我放逐于海上,也不知道何时才能飞升。
  
  平咏佳与阿飘各有重任,暂时也无法离开。
  
  想到这点,他感觉有些怪。
  
  “你要我叫你师父,我叫就是。”
  
  赵腊月面无表情说道:“当年在景园我们就提过这事儿,是你自己懒,说就这么论着。”
  
  这还怎么聊?
  
  井九咳了起来。
  
  在火星地表回荡着,久久不息。
  
  元曲看了苏子叶一眼,表示你看到了吧,这才叫恰到好处的说话。
  
  苏子叶心想你这说的到底是腊月真人说的话,还是景阳真人的咳?
  
  众人没有进环形基地,直接去了后方。
  
  轮椅停在石阶上,井九斜倚着身子,看着坑里被黄沙掩埋的远古文明痕迹,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接着,他们又去别的地方逛了逛。
  
  火星上的风景都是一样的荒芜,实在无甚可看,再怎么浪费时间,也浪费不了太多。
  
  第三天清晨,他们便回到了山顶。
  
  天空里还在不停落着沙。
  
  看龙卷风里沙粒的数量,应该还有好几个小时。
  
  “尸狗还没有回来?”赵腊月知道他最关心什么事。
  
  雀娘摇了摇头。
  
  赵腊月接着问道:“阵眼?”
  
  雀娘又摇了摇头,神情凝重说道:“我们遇着了两个麻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