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雪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崖上崖外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这不是一种形容,也不仅仅是人们心情的投射,更是真实的温度急剧降低带来的变化。
  这一刻那些仙人才是真正的如临大敌,如见深渊。
  随着那个小姑娘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两名黑衣妖仙的手甚至颤抖了起来。
  没有谁见过雪姬,但没有谁不知道她,而且能够轻易地认出她。
  伸手便拿走了神打先师的鼓。
  只是路过便冻住了剑仙恩生的剑。
  虽然那两位都是重伤之身,也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是的,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青山祖师不行。
  井九也不行。
  只有她可以。
  从远古到当下,她一直都是朝天大陆真正的主宰。
  ……
  ……
  如临大敌,但谁敢真的与雪姬为敌?
  紫气东来君与董先生刚刚祭出法宝,此刻竟连收回法宝的勇气都没有。
  神打先师看了看自己空着的手,默默坐回了崖石里。
  恩生举起自己的剑凑到眼前认真看着,想要弄清楚那些寒意微粒究竟是什么,为何有哪些强的作用力。
  曾举叹了口气,对着雪姬行礼道:“见过陛下。”
  其余的前代仙人与柳十岁等人也纷纷行礼。
  “见过娘娘。”
  “女王安好。”
  “给雪姬大人请安。”
  不同的称呼,代表着不同时期的朝天大陆修行界对她的态度,但都是同样的敬畏。
  只有一个称呼与众不同,再次震惊了场间的所有人。
  彭郎对着雪姬一揖到地,声音微颤说道:“见过岳母大人。”
  雪姬看了看他,翻了一个白眼。
  仙人们本来就震惊于雪国女王的出现以及她是这个样子,现在再次被双重震惊。
  彭郎居然是她女婿?
  女王居然会翻白眼?
  井九这个最熟悉雪姬的人也很少看到她如此人性化的一面,不禁有些担心她会不会对彭郎做些什么。
  好在什么都没有发生,彭郎很自然地站到了雪姬的身后。
  人们的视线被他引动,才看到了那个像被线牵着、离地面约半尺距离向前飘着的透明冰块,看到了冰块里的花溪。
  震惊这种事情,真的有些像有钱人的钱一样,又像是雪崩时的雪一样,有了就开始连绵不绝,越来越多。
  仙人们都知道伽雷通道里发生的事情,知道这个小姑娘的身体里是那位。
  那位少女祭司乃是远古文明的传承者,也是现在文明的象征。
  以曾举为首,所有人都对着冰块里的小姑娘低头行礼,表示自己的尊重。
  “知道向这位行礼,却没有勇气救她,何其虚伪!”
  说话的人是快要被人忘记的陈崖。
  只剩下小半截身体的缘故,他的声音断续而充满了空气,有一种徒劳的愤怒感。
  他真的只剩一口气,本想凭着这口气支撑到祖师用太阳系剑阵改变人类命运的那一刻,但此时看着所有人在雪姬面前的可怜模样,尤其是雪姬的那件红氅让他想到了李将军,终究是没能忍住那一口气。
  他厉声喝道:“在这个雪国怪物的面前噤若寒蝉,我真是替你们丢脸!”
  沈云埋看着香案上认真说道:“陛下要看你一眼,就算我输。”
  雪姬当然不会看陈崖一眼。
  对于她无法战胜的存在,比如黑洞,她不会关心。
  对那些永远无法企及她的存在,她也不会有任何关心。
  但她也不喜欢听这些废话。
  蝴蝶结迎风而飞。
  寒蝉落在了陈崖的头顶。
  陈崖顿时噤声,被冻成了冰块。
  还是半身雕像,只不过现在成了冰雕。
  ……
  ……
  雪姬已经走到了离轮椅不远的地方。
  陈崖最后的气息变成一道冰雾,在空气里散去。
  两名黑衣妖仙对视一眼,出乎所有人意料向雪姬发起了进攻!
  看似胆怯而颤抖的手散发出截然不同的两道气息,隔空相连,形成一道湍流,笼罩住了雪姬。
  这一刻的画面,就像是江中隐现白石。
  无论江水如何滔滔,其势何壮,都无法撼动白石分毫。
  就像沈云埋说的那样,白石甚至看都不会看江水一眼。
  嗡的一声。
  江水骤散。
  织成漩涡湍流的一方。
  那名悲观的黑衣妖仙顾左从原地消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数百里外的火星表面。
  仙人间的战斗就这般简单粗暴却又麻烦,在被打飞以及回来的路上要消耗比战斗时更多的时间。
  至于为何黑衣妖仙会化作一道白光……在崖间满天飞舞的黑衣碎片便是原因。
  雪姬没有理另外那名黑衣妖仙,继续向轮椅走去。
  那对黑衣妖仙的双合道法有些意思,但现在只剩下一个人,没有资格让她停下脚步。
  下一刻她忽然停下了脚步,转头向身边望去。
  那名妖仙回到了原地,不知何时重新穿上一件黑衣,只不过头发有些乱,脸色有些苍白。
  如果不是另一名黑衣妖仙一直没有动,人们甚至会误以为是他做了一个移形换位。
  这是怎么回事?
  即便是处暗者这样的超级母巢,也承受不住雪姬的正面一击。
  为何这名黑衣妖仙却像是没有什么事,而且为何能如此快地回到原地?
  雪姬乌溜溜的黑眼珠微微一转,显露出了一些兴趣。
  轰的一声。
  那名刚刚回来的黑衣妖仙又被击飞了。
  下一刻,他又回来了。
  又是轰的一声。
  他又被击飞了。
  ……
  ……
  在极短的十余息时间里。
  那名叫做顾左的黑衣妖仙被雪姬击飞了五次。
  他神奇地没有死去,却也没有办法与自己的兄弟再次形成道法湍流。
  他的身体已经被毁坏的不像样子,看着极其凄惨。
  人们终于可以清楚地分辨出这对黑衣妖仙兄弟的身份。
  雪姬的眼神越来越明亮。
  不是遇到强敌那种明亮,而是她难得遇到了一件好玩的事。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带着多少件黑衣服。
  她就不信会比井九的蓝色运动衫更多。
  “别打了。”顾左一手捂着变形严重的脸,举着另外一只手说道:“认输,我打不过。”
  顾右在数十丈外的对面正色说道:“还没正式打过,怎么就能认输?”
  顾左凄声说道:“得打的到人家才叫打,我们这叫挨打,再说了,被打的又不是你!”
  雪姬歪着头看着这对兄弟,嘤嘤了一声。
  所有人都听懂了她的意思:你们是什么怪物?
  “不是怪物。”井九说道:“他们是一个人。”
  不少人知道这对黑衣妖仙是青山祖师在朝天大陆留下的伏笔,但谁都不知道伏笔的意思在哪里。原来他们竟是一个人,却被祖师用无上神通分成了两个灵魂,然后经由天地灵气蕴养,变成了一对双胞胎兄弟。
  这对黑衣妖仙同魂双体,所以才会各分悲喜,联手合击的时候,又能形成更大的威力。
  而最大的好处在于,他们需要同时被杀死,灵魂才会真的涣灭。
  这里说的同时是绝对意义上的同时。
  祖师具体用的什么手段没有人知道,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但祖师居然无数年前便开始进行灵魂方面的实验,这让人们再次联想到童颜的那个推论,不由沉默。
  苏子叶幽幽说道:“我以为我是个魔胎就够邪了,二位才是前辈啊!”
  听到井九的话,雪姬更感兴趣,伸出两只圆乎乎的小手把那对黑衣妖仙兄弟抓了过来。
  打的再远也杀不死,那就别打到远的地方,免得麻烦。
  “没有意义。”乐观的顾右看着她认真说道:“反正你杀不死我。”
  雪姬的眼里出现一抹得意的笑容。
  啪的一声轻响。
  两个黑衣妖仙重重地撞到一起,却在她的力量压制下无法弹开,而是继续向前挤压。
  “陛下要做什么?”玉山睁大眼睛好奇问道。
  雀娘有些不确定说道:“前些天在课上看到的那个实验?”
  在物理学上有一个著名实验,就是把两个磨得很光滑的金属块用大力量紧压在一起,只要时间足够长,金属块里的分子做不规则运行,会填充到对方金属块分子的间隙里,于是两个金属块便会合在一起。
  现在雪姬要做的好像就是这样的事情?
  顾左与顾右靠在一起,衣服紧贴着身体,线条清楚。
  仿佛有只无形的巨手,紧紧地攥着他们,他们根本无法分开。
  顾左的右脸与顾右的左脸紧紧贴在一起,皮肤已经有了相连的感觉。
  那个实验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实验室里怎么存在雪姬这种层级的巨大力量?
  如果这个过程继续下去,只怕他们的血肉乃至仙骨都会被这道恐怖的力量压到一起。
  更匪夷所思的是,人们隐隐看到两个黑衣妖仙体内散发的清光也有了相融的迹象。
  难道……雪姬准备把祖师分割开的两个灵魂重新揉成一个?
  如果她真可以做到的话,当这对黑衣妖仙的身体与灵魂都变成一个,自然能被杀死。
  顾右露出的半张脸上毫无惧色,看着天空漠然说道:“没事,反正你们就要死了。”
  顾左露出的半张脸上全是茫然,看着雪姬说道:“哥,是我们要死了。”
  看着这对黑衣妖仙眼看着便要被捏成肉泥,再难分出你我,曾举心中不忍,向前踏出一步,准备向雪姬求情。
  忽然间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来得毫无征兆,便是他都险些踏空。
  震动只是一瞬便消失,但留在了所有人的心里。
  这绝对不是地震,而是更加可怕的力量,来自深远的太空里。
  人们抬头向夜空里望去,隐约感觉到,那道无形的剑阵竟似降低了一段距离,与地面更近了。
  夜空的极深处,一颗巨大的气态行星正在缓慢地改变位置。
  这座太阳系剑阵正在发生变化,向着火星地表慢慢压了下来。
  就像雪姬要把那对黑衣妖仙压在一起。
  紧张的气氛笼罩住了山顶。
  直到此刻,众人还没能算出阵眼的位置,无法破阵,难道就要眼睁睁看着大阵落下?
  井九看着缓缓下降的天空,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悟的神情,说道:“原来是等着我们。”
  青山祖师既然拥有变阵的能力,为何一直没有试图杀死火星上的童颜等人?
  因为他在等着井九与雪姬的到来。
  当井九与雪姬进入太阳系剑阵,落在火星上,他才会真正开始变阵,把这个生门变成死地。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局,却很难解决。
  无数道剑意像极小的流星般,开始在大气层外显现,空间隐隐变形。
  这座太阳系剑阵终于展现了真正的威力。
  天空慢慢下降,离地面只剩下了一百九十多米。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冒着在剑阵里无尽漂流、最终被剑意侵蚀杀死的危险离开火星,还是集结所有仙人的力量正面一战?
  雪姬松开双手,把那对黑衣妖仙扔到了地上。
  那对黑衣妖仙的身体缠在一起,衣衫破烂,看着就像两块被当作垃圾的抹布。
  雪姬望向天空,一拳轰了过去。
  无数道带着雪粒的白光,从她的小拳头里涌出,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势,落在了无形的虚空界线上。
  轰的一声巨响,火星地表再次剧震,地面的沙砾跳跃而起,形成了雾般的画面。
  数千道闪电般的冰凝痕迹,从那一拳落下的地方蔓延开来,就像蛛网一般。
  可以破碎虚空的拳头,也可以冰冻空间。
  向着火星地表落下的天空,伴着喀喀的声音,缓缓停在了原处,再难往下一步。
  ……。
  ……
  (这个章节名我特别喜欢,但其实除了震惊之外并不合适,最适合用在雪姬死的时候,问题是大道朝天是个喜剧,雪姬大大永远不会死,没什么机会用到这个名字,便放在了今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