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他带着她来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就在他们想着这些阴损事的时候,童颜、雀娘与曾举等前代仙人已经再次开始推演计算。
  
  下方的崖壁被飞剑刻出无数个数字与复杂至极的方程式。
  
  众人站在空中,对着崖壁不停思考分析,不时从调出终端进行计算。
  
  破题方式可以有多种道路,至少在开始以及中段的时候,在正确答案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对的。那么讨论自然很容易变成争论,众人的语速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高,倒不局限在彼此阵营,更像是一场混战。
  
  机器人坐在崖边,学着书里柳词的模样荡着双腿,不时用脏话加入众人的争论。
  
  雀娘有些受不了,说道:“你能不能安静点儿?”
  
  机器人传来沈云埋的声音:“凭什么?你不觉得我这样很天真可爱?”
  
  雀娘说道:“你把崖石都蹬掉了,上面的数字弄混了怎么办?”
  
  沈云埋嘲笑说道:“也就他们那些老家伙和你们这些乡下人还要把数字写在墙上。”
  
  雀娘与童颜等人对视一眼,决定不再理他。
  
  崖外天空里激烈的争论声消失,众人开始用神识交流,确实要比语言交流来的快很多。
  
  沈云埋喊道:“还是我提醒你们的,怎么能不带我玩?”
  
  ……
  
  ……
  
  太阳系剑阵可能正在变阵。
  
  火星可能会变成死地。
  
  思考破阵的方法当然不是玩耍,而是非常紧张的工作。
  
  随着推演计算向前推进,逐渐靠近答案,气氛越来越紧张。
  
  一位前代仙人不停地挠着头,发髻早就散开,披头散发,蓬头垢面。
  
  他盯着崖壁上的那些数字,眼睛有些失神,喃喃自言自语不停,像极了大学里多年无法毕业的博士生。
  
  “我说倪叔,你自言自语能不能声音小点?有些吵。”沈云埋对他说道。
  
  这位姓倪的仙人修道之前乃是月华城太守,因为官场上常见故事下狱,被折磨的精神有些失常。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要被斩死的那天,他竟是一朝觉悟,在秋雨里大笑越狱而去,拜在了某个隐世宗派门下。
  
  百余年后他境界大成,闻知当年的那个皇帝决意禅位于子,自己做个逍遥的太上皇。他毫不犹豫破关而出,不顾朝廷背后的修行宗派警告,直闯皇城,当着三万御林军的面,直接割下了那个皇帝的脑袋。
  
  千年后他终于飞升成仙,来到了这个世界。通过后来的飞升者,他才知晓自家那个隐世宗派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但诏狱里的那些记忆似乎还在折磨着他,他时不时便会陷入这种微微失常的状态。
  
  他看着沈云埋冷笑道:“我承认你的天赋智慧都在我之上,但你个小屁孩现在就剩一个头了!”
  
  沈云埋冷笑说道:“破题不靠脑袋,难道像你们一样靠屁股?”
  
  倪姓仙人闻言大怒,说道:“你提出要用迭代穿线法,又是用什么器官想的?你有器官吗!你连屁股都没有!”
  
  沈云埋怎能忍受别人质疑自己的智慧与身体,寒声说道:“只有傻逼才会试图从代数几何转到数论方向去。”
  
  倪姓仙人想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修学生涯,脸色顿时苍白,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另外那位仙人忍不住说道:“云埋啊,你说迭代穿线法是你五天前才弄出来的……好吧,且不说急促之下会不会出问题,只说你这个方法验算起来都不可能,我们根本没有足够功率的运算核心来跑程序。”
  
  沈云埋五天前设计了一个全新的数学工具,希望通过验算,映射确认太阳系剑阵的阵枢。但就像那位仙人所说,这需要大量的计算,除非此刻在火星上能够连上宪章网络,用中央电脑才能算出结果。
  
  但众人身处太阳系剑阵里,哪里能够与外界联系。
  
  沈云埋冷笑说道:“换作以往,我自己也就算出来了。”
  
  童颜平静说道:“但你现在不行。”
  
  沈云埋那具完美的身体在那场核动力炉爆炸里毁去,同时毁掉的还有极重要的专用数学处理核心……
  
  机器人默默举起机械臂,竖起中指。
  
  “我觉得应该用纯阳变换。”
  
  雀娘有些不确信的声音在崖外的天空里响了起来。
  
  天空里的仙人们以及坐在崖边的沈云埋都安静了片刻,纷纷嘲笑起来。
  
  就连崖上的剑仙恩生等人都向那边望了一眼。
  
  “你在哪里看到的纯阳变换?”沈云埋问道。
  
  雀娘说道:“战舰上你不是给我们上过课?”
  
  沈云埋说道:“我肯定没有提到过纯阳变换,灌输的数据里也肯定没有。”
  
  雀娘说道:“我在战舰资料库里自学的时候看到的。”
  
  曾举微笑说道:“你能知道就不容易,但这个确实不可行。”
  
  很多年前,星门大学数学系的大教室黑板上,忽然被人写了一篇论文。
  
  那篇论文讲的是函数相关,标题已经拟好,就叫作:纯阳变换。
  
  这篇论文立意极新,方法极为巧妙,如果成立的话,可以解决数学几个悬而不决的难题,引发了数学界的极大震动。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很多数学家发现这篇论文有极大问题,而且在现有条件下根本无法解决。
  
  几大数学期刊经过一番商议后,做了撤稿宣告,这篇论文也就此回到了图书馆,再也无人问津。
  
  直到很久以后,才有很少人知道,原来这篇论文竟然出自李将军之手。
  
  他离开朝天大陆后,便被祖师安排在星门大学进修,学习了半年时间,就写出了这样一篇论文。
  
  前代仙人们自然知道这件事情,都当成个笑话,只不过除了沈云埋,没人敢在李将军面前提起。
  
  雀娘居然说要用这篇著名的论文观点为破题法,自然引来了很多嘲笑。
  
  “可我觉得……好像可以用。”雀娘更加不自信,轻声说道。
  
  童颜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说道:“有证明的思路?”
  
  雀娘有些无助地摇了摇头,说道:“只是直觉……就像和仙姑看出阵眼是战舰那样的……直觉。”
  
  “我说过,直觉这个词,往往只是用来掩饰荒唐与狼狈。”
  
  神打先师苍老的声音从崖上飘了过来。
  
  他与两位黑衣妖仙等人一样,根本不相信祖师会变阵杀人,但对崖外的讨论难免有些好奇。
  
  “直觉是人类为了弥补自身计算能力缺陷而产生的一种救济手段。你们的计算能力都很糟糕,所以直觉才是你们唯一应该抓住的工具。雀娘说的没有错,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应该用纯阳变换。”
  
  一道声音从天空里飘了下来,显得很没精神。
  
  说话的那人就像是很多天没有睡觉,又像是在病床上睡了太多天。
  
  神打先师冷笑说道:“真是荒唐至极!是谁在大放厥词?”
  
  一辆轮椅从天空里落了下来。
  
  井九坐在轮椅里,身上搭着毛毯,毯子微微拱起。
  
  赵腊月推着轮椅,短发微乱。
  
  看着这幕画面,众人震惊异常,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数道法宝光毫冲天而起,然后被大气层上空的剑意压了回来,把崖间照得极亮。
  
  前代仙人们警惕异常,如临大敌。
  
  剑仙恩生盯着轮椅里的井九,眼底深处隐有剑光闪现,战意十足。
  
  他伤势未愈,但忽然间遇着公认的剑道最强者,还是生出了强烈的出剑欲望。
  
  神打先师缓缓自崖石间站起,握住手里的破鼓,面无表情说道:“原来是景阳真人来了。”
  
  两名黑衣妖仙如鬼魅般分开,落在了轮椅的两边。
  
  ……
  
  ……
  
  井九没有看这些仙人一眼,因为转头很累。
  
  他看着崖外的雀娘继续说道:“当年下棋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你的直觉比童颜强,不要轻易怀疑这一点。”
  
  时隔多年终于再次见到老师的仙颜,雀娘心情激荡不已,哪还管纯阳转换之类的东西,跪到空中行了一个大礼。
  
  童颜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柳十岁等人惊喜异常,飞至轮椅前拜倒行礼。
  
  公子、老师、师叔、真人之类的称呼在崖边不停纷飞,直至被一道惫懒的声音打破。
  
  “哎呀,老九你果然还活着!这可真好。”
  
  井九差点以为卓如岁也来了,然后才听出是沈云埋的声音,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说道:“你也还活着,确实很好。”
  
  看到这幕画面,柳十岁等人很是吃惊,心想原来沈云埋没有说慌,两个人的关系居然真的挺好。
  
  下一刻他们才觉得哪里不对,元曲面带寒霜之色,仿佛变回了青山剑律,沉声说道:“大胆!岂敢对真人无礼!”
  
  “看啥?吼啥?”机器人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元曲,嘲弄说道:“真按辈份算,你们谁有我高?我与他平辈论交,那是我们的友情关系!我要你们跪过吗?到底是谁无礼?”
  
  这话说的不错,他是青山祖师的血脉以及传人,按辈份算那是真正的二世祖……
  
  柳十岁等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不再提及这个话题。
  
  “这就开始叙旧了?你们是不是也太不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里?”
  
  神打先师举起手腕上系着的小破鼓,看着井九面无表情说道:“船烂也有几十吨合金,鼓破也能响几声,你听不听?”
  
  两名黑衣妖仙对着轮椅伸出了右手,都是那样的苍白,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息,隐隐相连。
  
  紫气东来君与董先生也艰难支撑身体站了起来,取出了峡谷战斗里根本来不及用的最强法宝。
  
  剑仙恩生的手落在了剑柄上。
  
  与彭郎一战时,他把剑插入了崖壁里,没有受到任何损害。
  
  六位前代仙人围住了轮椅以及那些人。
  
  火星的短暂和平又要被打破了吗?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沈云埋欠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是回答神打先师那句话。
  
  神打先师神情沉怒,握住小鼓便准备敲响。
  
  忽然。
  
  一只圆乎乎的小手从他的手臂下方伸了起来,拿走了那只小鼓。
  
  就像一个逛夜市看到玩具的孩子,有些蛮不讲理,也有些可爱。
  
  神打先师如同被冻住一般。
  
  他这时候有些恍惚。
  
  那只鼓是他随身千年的打神法宝,彭郎用剑斩破,却也无法将其夺走,依然有着极强的神通。
  
  怎么就这样被人一伸手就拿走了呢?
  
  鼓绳是什么时候断的?
  
  又是怎样断的?
  
  剑仙恩生的神情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凝重。
  
  比面对彭郎、看见轮椅里的井九时更加凝重。
  
  他带着无恩门特有的无畏气质,握住剑柄便要出剑。
  
  却没能如愿!
  
  因为剑与剑鞘之间被冰住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他身边走过。
  
  所有人的视线都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发如雪的小姑娘。
  
  小姑娘的脸很圆,很白。
  
  她的眼瞳很黑,很深。
  
  她的手里拿着那个小鼓,向崖边的轮椅走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