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他来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随着某人的一声轻嗯,三万多艘战舰陆续开火。
  
  无数激光、等离子炮、高能粒子炮向着太阳系发起了轰击。
  
  笔直的光线与淡蓝色的电离线,就像无数道细线,很快便织满了宇宙的这片空间,然后照亮了这里。
  
  这些远程武器的攻击,并不像平时那般稍纵即逝,更像远古时期的排枪兵,一轮接着一轮,仿佛没有任何间歇。
  
  狂暴的轰击持续了很长时间,到后半阶段,那些太空战争里极少使用的多相核弹都被扔了几十万颗进去。
  
  昏暗的宇宙一隅被持续照亮,如果别的星系群有生命,或者再过几千万年还能看到这幕瑰丽而壮观的画面。
  
  毫无疑问,太阳系自从稳定之后便再也没有这样明亮过,星系空间里的能量也没有这般混乱过。
  
  标准时间二十七分钟后,这场壮观至极的舰队齐射终于结束,宇宙渐渐平静。
  
  这是人类文明有史以来单位时间里输出能量总数最大的一次。
  
  甚至远远超过了当年青山祖师用舰队摆成青山剑阵,把那颗行星轰碎那次。
  
  这次参与的战舰数量更多,更高级,而且开火时间更长。
  
  只是一轮连续发射,便打掉了三万多艘战舰百分之十二的能量储存。
  
  攻击结束之后,据太阳系边缘探测器发回来的数据,这片宇宙里的背景温度都整体提高了四摄氏度。
  
  可以想见这种威力究竟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没有任何一个仙人能够抵挡这种能量等级的攻击。
  
  就算是一颗巨行星,也都会被这场能量风暴给撕碎。
  
  前方的那片宇宙却没有任何变化。
  
  太阳还是像个小白点,静静悬在远处。
  
  人类文明的童年家园还是那样的宁静,似乎没有受到任何打扰。
  
  三万多艘战舰上的数千万名官兵震撼无语,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数分钟后,中央电脑的计算结果出来了。
  
  人类文明历史上最强大的一次齐射,成功地削减了那座太阳系剑阵……百分之零点零零三的能量域。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是一座太阳为能量核心、以行星引力为阵意的剑阵。
  
  星河联盟的战舰确实强大,那些超级战舰一艘便足以扫平一颗行星,三万艘战舰组成的舰队确实所向无敌。
  
  问题在于,那是因为战舰从来不会愚蠢而狂妄到向宇宙本身发起战争。
  
  面对恒星等级的防御系统——也就是现在这座大阵——舰队根本无能为力。
  
  如果人类的武器能够消灭恒星,那还需要井九做什么?这个故事早就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
  
  赵腊月站起身来,看着前方毫无变化的宇宙,眼神微冷。
  
  她修的是杀伐剑道,从来不在意仙人风度这种事情。
  
  所以她会事先夺取了星河联盟的权力,做足了准备,才会去唤醒井九,来到祖星完成最后的终极一战。
  
  带着数万艘战舰,横扫宇宙,把祖星轰成碎片,当然要比去与祖师单打独斗稳妥的多。
  
  她没想到的是祖师竟然早有准备,把整个太阳系都藏了起来。
  
  “还真是青山宗的风格,打不赢就把头缩进龟壳里……”她在心里想着。
  
  太平真人遇着解决不了的事情的时候,也会非常警惕地提前离开,躲到谁也找不到地方,比如萧皇帝的那个龟壳。
  
  青山宗还有位老祖宗,本来就是只老乌龟,看着危险,便会闭眼缩头。
  
  三万多艘战舰的连续轰击,没能留下任何痕迹,也没能撼动那道无形的切割线一寸。
  
  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个事实震撼住了战舰里的数千万名官兵。
  
  就连雪姬站在战舰上,看着远方的太阳的眼神也变得认真了很多。
  
  透明冰块里的花溪依然在沉睡,唇角不知何时多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痛苦的咳声响了起来,打破了战舰里的沉默。
  
  赵腊月回头望去。
  
  井九靠着轮椅里,脸色还是那般苍白,虚弱至极。
  
  “好一座青山剑阵。”
  
  他不需要像童颜等人那样,直到进入太阳系深处,遇着那些剑意,才能猜到事情的真相,也不需要像柳十岁那样,用烈阳号战舰做多次实验,才能找到一些线索,他只需要看一眼,便知道前方的宇宙里是什么。
  
  青山剑阵的源头,便是青山祖师飞升之前在剑经上为后代弟子们留下的那四个字——万物一剑。
  
  这是青山剑道的最高层次,也是青山剑阵能够震慑朝天大陆三万年的底气。
  
  这种至高剑道还不是李将军、西来、恩生等人曾经领悟到的万物皆可为剑,而是万物可为一剑。
  
  祖师把整个太阳系布置成了一座青山剑阵,
  
  换句话说,他现在能以整个太阳系为剑。
  
  至于祖师究竟用什么手段,能够利用太阳源源不断的仙气以及那些行星,暂时还不知道。很多年前他用数千艘战舰布置成一座青山剑阵,摧毁了那颗行星,或许便是对今日的一次演习?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里,能够领悟并且掌握这种剑道境界的只有两个人。
  
  就是他与青山祖师。
  
  他忽然想要摸摸猫,才想起自己的手不能动。
  
  阿大很乖巧地主动蹭了蹭他的大拇指。
  
  伴着一道清光,青儿从某处飞了出来,看都没有看井九一眼,报出了中央电脑的最新计算结果。
  
  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任由这座太阳系剑阵能量自行逃逸、解体,大概需要九十四万年。
  
  井九看着落在赵腊月肩上的小姑娘,微笑不语。
  
  青儿没有看他,也能感受到他的视线,很是不自在,扇动了两下透明的翅膀,继续说道:“我建议不要管这边,把舰队撤回去,然后彻底改造星河联盟的社会结构,全力推动科技水平发展,让本地文明早日抵达恒星级别。”
  
  如果人类文明真的进入恒星级别,想要对付这座以太阳为核心的剑阵,自然是极为简单的事情。
  
  赵腊月问道:“大概需要多少年?”
  
  青儿骄傲地抬起小脸,说道:“待我与中央电脑融合完毕,提速过程可以非常快,最少只需要三千年便可以了。”
  
  井九说道:“到时候记得去我坟上帮我拔拔草。”
  
  青儿回头望向他冷哼一声,说道:“你要死了,这身体可是我们对付暗物之海的重要武器,肯定不会埋进地底。”
  
  这是要他死无葬身之地的意思?
  
  井九没想到时隔五百年,小姑娘对自己的怨念还没有消失。
  
  赵腊月看了青儿一眼。
  
  青儿有些不愿意地飞到井九的肩上。
  
  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似被迫去安慰井九的动作,实则是一次信息的传递。
  
  赵腊月静静看着他,等着他做出判断。
  
  井九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简单地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如果让雪姬知道他们没有那个能控制她的东西,肯定会立刻带着花溪转身离开,去行政主星以及别的那几个运算星球寻找,根本不会理会眼前的这座太阳系剑阵,更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
  
  赵腊月眼帘微垂,没有说话。
  
  青儿的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有些害怕地想着青山宗的人原来都这般冷酷啊。
  
  井九转而问道:“十岁有消息没有?”
  
  “烈阳号一直在进行不间断观察,但他与曾举进入太阳系后便消失了,所有联络也完全中断。”赵腊月说道。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座太阳系剑阵与黑洞还真有些相似。
  
  赵腊月带来的这支舰队确实天下无敌,井九与雪姬的组合也是另一种天下无敌,对这座剑阵却没什么办法。
  
  “根据中央电脑的计算结果,他们还活着的概率很大。”青儿看着井九苍白的脸,以为他是在担心那些失落在剑阵里的晚辈,有些心疼,安慰说道:“只要沈青山还想离开,肯定会留下生门。”
  
  赵腊月看着井九说道:“再看一段时间?”
  
  这座太阳系剑阵可以理解为一座监狱,青山祖师自我隔离在世界之外,自然也影响不到外面的世界。
  
  如果这只是一场战争,他们确实可以转身就离开,再不管这里的事情就好。
  
  但井九被赵腊月强行唤醒,撑不了太长时间。
  
  就算死后没有坟,不需要担心坟上长草的问题,他也不想。
  
  阿大幽幽想着:“当年你在神末峰把自悟的剑法取名九死剑诀……还真是不吉利呢。”
  
  数道视线落在轮椅上,等着井九的决定。
  
  井九说道:“他摆出这座阵,就是等着我来破阵,既然如此,总是要走一遭。”
  
  阿大被这句话说的热血沸腾,青儿看着他的眼神也温柔了很多,只有赵腊月生出了一些不好的感觉。
  
  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是一句很美好的形容,而对井九来说,越遇着真正重要的大事,他的决定越干脆,说的话越少。
  
  第一次飞升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次飞升的时候,他也只说了两个字——走了。
  
  今天他却说了整整一句话,而且还说了要去的理由。
  
  但不管如何,他既然做出了决定,赵腊月便会毫不犹豫、不打折扣地执行他的决定。
  
  她推着轮椅到了窗外。
  
  阿大从毛毯上飘了起来,赶紧勾住了他颈间的剑索,抱紧了他。
  
  井九知道它是要表达一些美好的情感,只是无法用动作回应,便笑了笑。
  
  所有战舰都在缓缓后撤,避免对剑阵带去太多干扰,影响到他们入阵的过程。
  
  只有烈阳号战舰会留在柯伊伯带之外,继续观察。
  
  看着光幕上坐在轮椅里的井九,烈阳号战舰舰长姜知星与其余的参谋军官生出非常复杂的情绪,缓缓举手敬礼。
  
  满天星辰渐渐远去,宇宙变得更加黑暗而且宁静,却无法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赵腊月看着虚空里的无形剑阵,推演计算着入阵的通道。
  
  她的剑道境界非常高,已经到了万物一剑那层,与李将军、西来、恩生处于同样层级。
  
  当然井九的剑道境界更高,按道理来说,应该由他推算剑阵入口以及前往生门的道路。
  
  问题在于,她比谁都清楚,他的承天剑学的很糟糕,而且现在虚弱不堪,没有什么精神,自然不敢指望他。
  
  忽然一道白光从侧方飞了过去。
  
  那是雪姬。
  
  这里没有空气,她的红色大氅却飘的很起劲。
  
  透明的冰块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跟在她的身后。
  
  寒蝉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阿大,稳稳地缀在她的头顶,迎着阳光张开了触须,不停微微颤动着。
  
  前方的虚空骤然出现一道裂缝,掩去了雪姬的身影。
  
  赵腊月神情微异道:“原来她真的会承天剑?”
  
  当年白刃仙人降世,最后死在万剑之下,很多人都在猜测,已经毁灭的青山剑阵因何重生。
  
  现在终于有了最准确的答案。
  
  “我教的。”井九说道。
  
  他的声音很虚弱,眼神却很明亮,颇有几分得意。
  
  在大原城三千院里,他做过雪姬的老师,虽然只是十几息的时间,但也值得骄傲。
  
  赵腊月没有再说什么,推着轮椅往前方飞去。
  
  青儿站在她的肩头,说道:“在太空里推轮椅,总感觉有些怪。”
  
  阿大喵了一声,表示这与脱了裤子放屁差不多。
  
  轮椅进入了虚空里。
  
  雪姬果然没有错。
  
  他们进入了通往太阳系剑阵生门的道路。
  
  当然,前方也有可能是死地。
  
  ……
  
  ……
  
  奥林匹斯山是太阳系里最高的山,哪怕被陈崖与柳十岁那次撞击碾压的矮了很多,依然最高。
  
  机器人在西北高原喊了半天,也没能喊动一个仙人,沈云埋一气之下,带着所有人离开了基地,再次回到了山顶。
  
  山不来就我,我便来就山。
  
  有本事,你把山搬走啊,或者你们从山上搬走啊!
  
  前代仙人们自然没有道理把山顶让出来的道理,警惕地看着他们。
  
  童颜用最简单又好理解的言语,把自己的猜想说了一遍。
  
  前次柳十岁带话的时候,根本没有仙人相信,曾举与和仙姑也只是去看看。但现在所有仙人都已经隐隐感觉到,这座太阳系剑阵正在慢慢发生着变化,他们的心态自然也发生了变化。
  
  如果祖师真的是在变阵,列于阵柄之上的行星位置便会发生改变。
  
  火星原本是生门,不久后却极有可能变成死墟。
  
  变阵完成的那一刻,无数剑意便会从太阳系里奔涌而至,在场的仙人们就算能撑一段时间,又能撑多久?
  
  至于离开火星再次寻找生门……连彭郎都无功而返,他们更没有自信。
  
  这就意味着,如果不能阻止变阵,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可直到这一刻,依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童颜的说法。
  
  神打先师与紫气东来君、董先生坐在崖石里,神情漠然,明显不会参与此事。
  
  那两名黑衣妖仙守着香案上的陈崖残躯,更是脸色阴沉至极,只不过其中一人依然看着满脸喜气,画面有些好笑。
  
  顾左声音微冷说道:“祖师变阵,必然是有什么突发情形发生,怎会是针对我们?”
  
  剑仙恩生沉默站在远方的崖边,看着天空里那颗遥远的蓝色星球,也许是在猜测祖师的想法。
  
  “我会布置一个阵法,愿意记的就记一下,到时候可以保命一段时间。”
  
  机器人用力地拍打了两下手掌,说道:“时间不多了,赶紧的!”
  
  最后只有三名仙人愿意与他们一道参详破阵之法。
  
  曾举看了一眼童颜。
  
  童颜满是稚气的脸上流露出恰到好处的感谢与欢喜,看不出半点问题。谁都没有注意到,苏子叶与元曲一边听着沈云埋说的阵法,一边观察着四周,准备着待剑阵落下时,怎样让这些前代仙人顶在最前面。
  
  “这个应该最好用。”苏子叶的视线落在香案上,看着陈崖的残躯,在神识里对元曲说道:“结实。”
  
  元曲倒吸一口冷气,心想不愧是朝天大陆最后的邪道魔头,连将死之人的尸体都不放过。
  
  “太冷酷了吧!”他传回去一道神识。
  
  苏子叶冷笑一声,说道:“柳十岁是果成寺金身,你想把他举在头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