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把你打成一座残缺的石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斩杀那只南莺的时候,没有问过它为何行恶,也没有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我追随祖师在暗海之物里斩杀那些母巢的时候,也没有问过这些问题,因为在我看来,道理这种事情很简单,不需要提问,便能有答案。”
  
  无问道人举起沉重的巨剑,指向陈崖说道:“但我今天想问一下,为什么?”
  
  云师、和仙姑以及别的仙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陈崖的身上,也想知道答案。
  
  “因为他背叛了祖师,把沈家老宅的位置以及祖星的位置告诉了这些家伙。”陈崖望向童颜说道:“应该就是你吧?”
  
  童颜这时候应该否认,好让无问道人的怒火燃烧的更加猛烈,让这些前代仙人之间真的出现裂痕。
  
  但他没有说话,就这样默认了。
  
  “然后呢?他就该死?赤松那样的家伙,祖师与你们都可以让他活着,却不能让他活着?”
  
  无问道人怅然说道:“飞升得道,破茧成仙,为人类谋万世太平,听着确实好听,但……这些年我们究竟做了些什么?井九那年在雾外星系时说的对,我们……不过就是一群狗罢了。”
  
  “不,我们是同道。”陈崖沉声说道。
  
  “同道,同道……可我现在不同意你们的道了。”
  
  无问道人认真说道,双手握着巨剑斩了过去。
  
  火星表面的满天剑意随着恩生重伤而消失,宇宙里的光线再次落下在火星表面,在无问道人的身后凝成一道更大的巨剑。
  
  巨剑横亘在天地之间,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势,向着陈崖斩落。
  
  喀喇!恐怖的断折声里,那道坚固至极的石盾骤然崩裂。
  
  陈崖的脸上出现一抹不正常的血红色,把手里的一截青色光绳抛向了天空。
  
  黑白两色的光线,出现在崖上。
  
  两名黑衣妖仙隔着数百丈而站,双手隔空相连,形成一道缓慢流动的气旋,暂时把那道巨剑的下落速度减缓了些。
  
  看着这幕画面,童颜神情微变。
  
  咔嚓的一声裂响。
  
  一截青色光绳飞入三百米高的天空里,瞬间消失无踪。
  
  黑暗的太空里忽然出现无数道明亮的剑光,集成闪电般的事物,向着崖间劈落。
  
  那道如闪电般的剑光群无比明亮,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力,竟与朝天大陆的天劫有些相似。
  
  难道这就是那座横亘太阳系的剑阵的威力?
  
  无问道人发出一声长啸,毫无惧意,双手握着巨剑,继续向前斩落。
  
  啪啪两声轻响,黑白两色光线形成的气旋被剑锋斩落,两名黑衣妖仙收手而回。
  
  那道由光线凝成的更加巨大的剑锋,而是直接划破了天空,对着太空里落下的闪电群而去!
  
  悄然无声,连道青烟都没有。
  
  闪电群骤然消失,那道巨剑也消失了。
  
  无问道人静静站在原地,缓缓放下手里的剑,脸上流露出一抹感慨与怅然的情绪,然后闭上了眼睛。
  
  噼噼啪啪,至少一万道多道极微小的破裂声,从他的身体里传出,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万多道极小的剑光。
  
  衣衫碎裂,连那把巨剑也裂开了,然后……
  
  无问道人的仙躯被崖顶的微风一拂,化作了尘埃。
  
  风继续轻轻吹着,把那些尘埃混入地面的砾石之中,或者落到崖下的深渊里,不知还要在火星上飘多少年。
  
  崖上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震惊无语。
  
  无问道人就这样死了?
  
  陈崖再强也强不到这种程度,关键还在那两截青色光绳上。
  
  那是青山祖师亲自炼制的法宝,与这座横亘太阳系的剑阵有着极深的联系。
  
  陈崖就是用两截青色光绳,引动了大阵里的剑意下落。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无问道人的傲气。
  
  那是仙人的傲气。
  
  也是剑者的傲气。
  
  明知那些从太空里落下的闪电群是青山祖师用百余年时间摆成的大剑阵,他依然毫无退意,选择上了正面一战。
  
  然后,就这样被剑阵斩成了尘埃……
  
  死寂如坟墓般的山顶忽然响起了钟声。
  
  那是丧钟的声音?
  
  不,那钟声来自童颜的掌心。
  
  他没有想到无问道人会向陈崖出剑,更没有想到无问道人会选择与青山祖师的剑阵正面较量。
  
  所以他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便应该做到尽头。
  
  峡谷里与三位仙人苦战一场,他的仙气也消耗将竭,此时没有回复多少,但他还是想试一试。
  
  很多年前在朝歌城皇宫里,谈真人也曾经敲响过一记钟声,然后于天地之间自然往复。
  
  那是中州派天地遁法的极致。
  
  今日也是如此。
  
  伴着袅袅钟声,童颜从机器人身边消失。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陈崖的身前。
  
  那对黑衣妖仙以及别的仙人,甚至包括陈崖自己,都没有任何反应。
  
  啪的一声轻响,童颜的手掌落在了陈崖的腹部。
  
  他的眉眼要比普通的同龄人清稚很多,他的手掌也比普通的同龄人小一圈,看着有些秀气。
  
  陈崖今日先是化作大山自天而降,接着消耗极多仙气重击彭郎,此时左小臂被无问道人的巨剑斩碎,看似已无再战之力,但陈屋山石人的身体才是真正的武器,坚固程度只在禅宗金身之下。这样一只秀气的手掌又能做些什么?
  
  与陈屋山石人近战硬拼,谁都知道是极为不智的选择。童颜智谋无双,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偷袭成功,为何会这样做?
  
  谁都没有想到,崖间忽然迸发出一道极其清脆、极其响亮的声音,那声音正是来自陈崖的腹部与童颜手掌接触的地方。
  
  就像是最硬的剑被折断,最重的鼎被打破,最脆的琉璃碎了。
  
  一道裂痕从那处延伸出来,就像闪电在夜空里的行走痕迹,又像蛛网结出的第一道丝。
  
  碎石从裂痕里崩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深处而去。
  
  陈屋山石人的防御居然被这轻描淡写的一掌给击破了!
  
  这怎么可能?
  
  众人震惊异常,两名黑衣妖仙以最快的速度出手,两道阴寒气息隔着很远的距离,连成一道线,出现在童颜与陈崖之间。
  
  同时数十道洁白的云丝也自虚空里生出,缠住了陈崖正在碎裂的腹部,把童颜的手掌弹开。
  
  那些如银如玉般的云丝继续向上,在陈崖上方凝成一座云伞,遮住了天空,也确保童颜就算再有余力,也无法继续攻击。
  
  很明显,这是云师的手段。
  
  几乎同时,又有两位仙人祭出了自家的法宝,向着童颜布去。
  
  两名黑衣妖仙之间的那道仙,从虚空里扯来十余道黑色的闪电,幽暗的崖石被照亮,却又被涂黑。
  
  陈崖的情形危殆,仙人们为了救他真的是毫无犹豫,全力施为。
  
  一道黑色闪电落在童颜的脚上。
  
  法宝散出的光毫照亮了他苍白的脸。
  
  他飘然而退,踏空而去,如松林间的风般,避开那些攻击,回到了机器人的身边。
  
  苏子叶早已备好一颗昆仑派仅存的上古极品丹药,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极品丹药入唇即化,化作清水般的光毫瞬间洗遍全身,把那道黑色闪电的余威驱除出童颜的身体。
  
  童颜脸色苍白,咳了两声。
  
  几滴鲜血溢出唇角,遇风而燃,瞬间而逝,如吐了几块碎金。
  
  可惜了。
  
  他在心里默然想着。
  
  知道错过了杀死陈崖的最好机会。
  
  接下来就算沈云埋从耳钉里取出核动力炉引爆,也很难与对方同归于尽。
  
  最终的结果,可能只是自己这边的人会死干净。
  
  他觉得没能杀死陈崖很可惜,其余的人,包括雀娘、元曲、玉山都震惊至极,看着他的视线里满是敬畏。
  
  身受重伤的他,居然还能在众仙环峙之间偷袭陈崖成功,甚至真的差点杀了他!
  
  陈崖的衣衫前方尽碎,露出的如石般坚固的身躯表面,已经出现了好多道裂缝。
  
  其中最深的几道裂缝已经深入体内,隐隐可以看到一个铅灰色的事物,不知是何,但想来应该是陈崖的仙法本源。
  
  如果不是被云师用云丝束缚住,只怕那些缝隙会裂的越来越宽。
  
  陈崖收回视线,望向远方的童颜认真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童颜说道:“我擅长挖洞。”
  
  当年在云梦山底他挖了好些年,后来在西海岛上也挖了很长时间。
  
  说到朝天大陆最会挖洞的人,应该就是他的。
  
  不管是多么坚硬的岩石,只要被他看一眼,便能分析出材质、石纹走向,应该用何种道法、何种手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让其断裂。
  
  陈屋山石人的防御确实极强,但他在眼里,也就是一方崖石罢了。
  
  “杀了他。”陈崖有些疲惫地挥了挥仅存的右臂,示意两位黑衣妖仙不要理会自己。
  
  黑色闪电落的越发密集,两名黑衣妖仙之间的无形妖气锁链,散发着极其阴冷的气息,把童颜围在了中间。
  
  彭郎缓缓举起手里的弯剑,对准了陈崖,就像是举着一把弩。
  
  两位仙人拦在了陈崖的身前。
  
  云师面露不忍之色,想要开口劝说几句。
  
  陈崖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把最后的那半截青色光绳扔进了天空里。
  
  不需要太高,只需要越过三百米的距离,便进入了那座横亘太阳系的大阵。
  
  无数道剑光自天外而来,集成极其明亮的闪电群,自天而降,向着彭郎斩去。
  
  那道青色光绳曾经束住彭郎的剑,然后被他斩开。
  
  那些自宇宙里引来的剑意,他只要不像无问道人那样正面而战,应该便能避开。
  
  问题在于,如果他避开的话,那些闪电群便会落在童颜以及那台机器人旁边的人们身上。
  
  彭郎认真地看着天空里落下的闪电群,握着剑的姿式稍微变了一些,左膝微微蹲下,仿佛下一刻便会跳起来。
  
  忽然。
  
  黑暗的天空里出现了两道闪电。
  
  这两道闪电比太阳系剑阵里落下的剑意闪电群更加明亮,更加笔直。
  
  那是两道剑光。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剑光,飞入了闪电群里。
  
  无数道剑鸣同时响起。
  
  雀娘等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云师的拂尘飘起几道碎屑。
  
  擦擦擦擦!
  
  那道恐怖的闪电群竟被那两道剑光绞碎了!
  
  随剑光而至的还有一道身影。
  
  那身影在暗淡的宇宙背景泛着金光,看着无比夺目。
  
  那人倒飞而下,一拳向着崖间击落。
  
  那团如伞如盖的云团,遇着他的拳头骤然粉碎,只阻得片刻,便来到了陈崖的头顶!
  
  陈崖感受到了极度的凶险,沉喝一声,调集体内残余的所有仙气,通过自己仅剩的右臂向着上方轰去。
  
  轰!
  
  那人的拳头与陈崖的手掌相遇。
  
  陈崖衣衫尽碎,身体表面覆着一层极厚实的石片,隐隐散发着青光。
  
  那道身影的金光更盛。
  
  难以想象的数量的仙气与法宝的光毫,照亮了崖间。
  
  拳掌之间迸发出一道匪夷所思的巨响。
  
  在火星表面回荡的那些剑鸣,就像芦苇被飓风吹折一身,被这声巨大的轰鸣碾碎。
  
  恐怖的气浪席卷着沙砾,把崖石击打出无数个小洞,把那台机器人击打的千疮百孔。
  
  两名离陈崖最近的仙人,只来得及用法宝护住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能做,便被震飞到崖下。
  
  地面剧烈震动,不停垮塌,崖石不停压缩,向着下方沉降!
  
  山都要垮了!
  
  陈崖能否承受得住这样的力量?
  
  那两位黑衣妖仙也顾不得童颜与彭郎,手印疾运,调着数十道黑色闪电便向着那道金色身影斩去。
  
  但那些妖气十足的黑色闪电竟是根本没有靠近场间,便忽然消失在一片幻影之间。
  
  满天烟雾里,隐约可以看到那些幻影的边缘闪动着魂,散发着比那些黑色闪电更加深沉幽暗的邪意!
  
  “够了。”一道情绪极为复杂的声音在天空里响起。
  
  圣人曾举不知何时来到了崖间,手里的纸扇轻挥,将那些幡影里散出来的魂火闪走,满天金光也稍微暗了些。
  
  那人离开了陈崖头顶,如飞鸟般极其轻柔地落到童颜的身前。
  
  金光渐渐敛没入体内,显现出了那人的真容。
  
  那是一个中年人,面色微黑,容颜寻常,却睹之可亲,觉得很是值得信任。
  
  那件格子衬衫早已烧成了灰烬。
  
  他的右手抓着冥皇之玺,已经缺了一个角,应该是先前那次对撞的损伤。
  
  散发着阴寒森冷气息的万魂幡,在他的身后不停飘动,时而消失,时而出现。
  
  不二剑与初子剑在他的身周不停游走,带出两道闪电般的弧线。
  
  “柳十岁……”
  
  陈崖看着那个人喃喃说道。
  
  他的声音还是那般生硬寒冷,但这时候更有一种极度沙哑的感觉,就像是声音随声带一道碎了。
  
  说完这句话,他右手仅剩的两根手指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就此断落。
  
  紧接着,他的双臂也落到地面,砸成了粉末。
  
  这位陈屋山石人今天先被童颜偷袭破体,接着被柳十岁一通狂风骤雨,再也承受不住。
  
  他被打垮了。
  
  这是精神方面的,也是物质方面的。
  
  他的脚上出现裂缝,散成碎石。
  
  接着是小腿。
  
  接着是大腿。
  
  接着是腰部。
  
  碎裂一直到胸口才停止。
  
  他落到了地面,变成了一个常见的半身雕像。
  
  仿佛被风沙吹打了无数万年。
  
  很是沧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