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太阳系是一座剑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近几年,星河联盟的科技发生了两次飞跃,虽然只是运用方面的成就,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尤其对那些破茧者来说。
  
  核动力炉的超微粒子化,让他们可以相对自由地在宇宙里穿行,而等离子炮的出现,则让他们变得不再那么强大。
  
  超微核动力炉的第一次使用是在李将军收服西来的时候。
  
  等离子炮的第一次正式使用则是在雾外星系的那场大战中。
  
  当时烈阳号战舰的舰首直接被那记等离子炮化作了虚无。看起来与此时黑色战舰的遭遇很相似,但不管是沈云埋还是童颜都非常确认,两者绝对不是一回事。
  
  前方的那片虚空里没有任何超强粒子大量存在的迹象,也没有任何能量波动。
  
  这不是传说中的太阳系星系防御系统,也不是引力场造成的空间切割。
  
  前方让战舰消失的力量与和仙姑的那张网有些相似,只是要可怕无数倍。
  
  黑色战舰就像落在网上的昆虫,被看不见的酸意逐渐消蚀。
  
  问题是构成那张网的究竟是什么?为何感知不到?
  
  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已经退到了战舰外的太空里。
  
  黑色战舰就在他们的眼前不停分离、消失,直至最后成为了虚空里的一部分。
  
  更可怕的是,他们不停向后疾退,却好像还是留在原地一般。
  
  接下来他们也会像战舰一样被切成无数碎片,然后消失吗?
  
  元曲与玉山的手紧紧牵着,脸上流露出震撼与恐惧。
  
  童颜与雀娘并肩而站,不停地默默推演计算着。
  
  苏子叶沉默不语。
  
  沈云埋则在骂脏话,特别脏的那种。
  
  彭郎手抚剑柄,盯着前方的虚无,眼神平静,深处隐有剑光生出,似朝阳要出海面。
  
  “是剑意,隐于天地之间,都上来吧。”
  
  所有人的神识里忽然响起一道温和而沉稳的声音。
  
  如黑山般的尸狗早就离开了战舰,从下方浮了起来。
  
  童颜等人落在了它的身上,顿时陷入极高的、像野草般的毛里。
  
  他们的视线透过那些毛,再望向那片虚无时,终于看到了一些东西。
  
  那是在空间里隐而未发的无限剑意。
  
  野草里忽然响起一声惊呼。
  
  因为尸狗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它的脚步仿佛落在了星辰之上,缓慢而稳定。
  
  人们紧张极了,玉山捂住嘴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黑狗看着远方的那颗恒星,温暖的眼神里多了一些莫名的傲意。它的速度没有变快,脚步也没有任何停顿,仿佛在那些无所不在的剑意里,看到了隐藏的道路。
  
  那就是通往祖星的道路吗?
  
  这时候他们已经猜到了弥漫在整个太阳系里的剑意究竟是什么。
  
  于是沉默。
  
  ……
  
  ……
  
  没过多长时间,那艘破烂的海盗船走上了黑色战舰的旧路。
  
  陈崖在最前方,伸手接住太空里的一些微尘,刚认出来应该是那艘战舰的碎末,手指上便多了一道清楚的裂痕。
  
  一道金光裹住他的手指,让其没有脱落。
  
  仙人们化作十三道清光,退到了海盗船后的远处。
  
  破烂的海盗船完全破了。
  
  破成了宇宙里的一个圈,然后消失无踪。
  
  陈崖的视线穿过那些看不见的剑意,落在遥远的太阳上,脸上流露出崇拜的神情。
  
  “这是祖师的意志。”
  
  仙人们震撼无语,无问道人若有所思。
  
  “跟我来。”
  
  陈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数十丈高的石人。
  
  仙人们纷纷落在了他的肩上,恩生则是落在他的头顶,抬起机械手指向前方。
  
  陈崖感知着远方,缓慢地抬起右脚,向前迈了一步。
  
  ……
  
  ……
  
  巨大的黑狗在黑暗的宇宙里行走。
  
  巨大的石人在黑暗的宇宙里行走。
  
  不知道行走了多长时间。
  
  黑狗忽然消失。
  
  石人也随之消失。
  
  ……
  
  ……
  
  天空里飘拂着很淡的云。
  
  那云别比处要更加寒冷,也更稀疏,里面夹杂着很多尘土微粒。
  
  巨大的黑影撕破云层,从大概近三百米高的地位,平空出现,然后落到了地面。
  
  地面微微震动,生起很多烟尘,久久没有落下。
  
  童颜等人从尸狗的身上飞了下来,警惕地望向四周。
  
  这里是一颗荒芜的星球,有大气,有淡云,但看不到水的迹象。
  
  由此可以想见,那些云应该与水汽没有关系。
  
  沈云埋看着光幕上的采样显示,说道:“是二氧化碳,我知道是哪里了。”
  
  他们落下的地方是一座高山。
  
  崖壁高耸,可以望远。
  
  元曲等人看着这颗陌生星球的画面,震撼想着,难道这就是祖星吗?
  
  这颗星球的表面没有一点绿色,没有生命的迹象,到处都是荒漠,只有沙丘和砾石。
  
  远方隐隐可以看到沙尘暴,还有一些人类建筑的影子。
  
  如此艰难的生存环境,人类先祖是怎样存活下来的?
  
  祖星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童颜忽然说道:“这里不是祖星。”
  
  沈云埋笑着说道:“你们真是笨死了,这里是火星。”
  
  元曲等人怔住了,心想火星是什么地方?
  
  既然是阵法传送的通道,为何会把自己这些人送来了这里?
  
  与那艘海盗船上的仙人们隔着数千公里不停互射,接着便遇到了那片虚无里的剑意,战舰破解,他们被尸狗背着行过漫漫的宇宙空间,然后被传送到了这里,都已经疲惫至极。
  
  确认星球表面没有什么危险,他们席地而坐,开始冥想休息。
  
  尸狗走到悬崖边望向远处的天边,彭郎也走了过去,站在了它的身旁。
  
  没用多长时间,童颜睁开了眼睛,随后其余人也醒了过来。
  
  元曲想着刚才沈云埋的话,好奇问道:“火星是这颗星球的名字?倒是简单贴切。”
  
  星球表面的沙丘与荒漠,反耀着地平线下面的光线,确实有些火烧的感觉。
  
  玉山说道:“师姑肯定喜欢这里。”
  
  这说的是赵腊月。
  
  这座山真的极高,比青山里的天光峰还要高。站在崖边往下望去,如果是普通人,只怕会立刻昏过去,就算他们是修道有成的仙人,也觉得有些震撼。
  
  “这座山是太阳系里最高的山。”
  
  巨大的机器人慢慢走到崖边坐了下来,靠住了尸狗的身体。
  
  尸狗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你倒是不见外。”苏子叶也走了过去。
  
  沈云埋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都是青山宗的,你才是外人好不好。”
  
  所有人都来到了崖边,站在离平原近三万米的高空里,望向远方的地平线。
  
  下一刻,太阳从地平线下方飘了起来。
  
  可能因为大气构成的问题,那颗太阳竟是淡蓝色的。
  
  看着这幕画面,元曲与玉山啧啧称奇,又引来沈云埋有关乡下人的嘲弄。
  
  雀娘抱着终端坐在崖边,低着不停计算着什么,忽然说道:“可以看到了。”
  
  说完这句话,她把手指向了西面天空的某个地方。
  
  大家顺着她的手指望去,看到了另外一个蓝色的光点。
  
  那个蓝色光点比雀娘的指甲还要小,静静悬在天空某处。
  
  他们都是仙人,能够看到很远的地方,能够看清那里的很多画面。
  
  那是一颗宁静的星球。
  
  蓝色的应该是海洋。
  
  白色的应该是云朵。
  
  他们甚至还能看到云下的陆地,以及陆地上连绵成片的绿,想来应该是森林或者草原。
  
  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看着,仿佛都能感受到上面的自然清新意味。
  
  远处的沙尘暴渐渐远去,天地更加安静。
  
  他们坐在高高的山上,看着那颗蓝色星球,沉默了很长时间,莫名有些悸动。
  
  那里应该就是祖星。
  
  那颗蓝色星球就是人类文明的摇蓝,人类的童年一直在那里度过,然后才去往了星辰大海。
  
  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人类去往星辰大海的时候,便已经走上了两条道路。
  
  当暗物之海来临的时候,神明又安排了两条道路。
  
  在黑暗宇宙里重生。
  
  在朝天大陆里蓄力。
  
  不管去了有多远,总要记得从何处来。
  
  不管时代怎么改变,文明如何演化,人类的一切都源自于那里。
  
  ……
  
  ……
  
  “我要去看看。”苏子叶忽然说道。
  
  元曲牵着玉山的手,轻声说道:“我会带你去看看。”
  
  雀娘再次计算出准确的数据,说道:“祖星与火星相隔最近的时候只有几千万公里,如果不担心仙气衰竭,几十天便能飞到。”
  
  苏子叶说道:“沈公子的空间法器里应该有那个什么核动力炉。”
  
  “确实有,但不会拿出来。”沈云埋说道:“因为现在谁也无法离开这里。”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再次沉默。
  
  雀娘从地上拣起一块碎石,屈指弹向天空。
  
  从小她都喜欢下棋,痴迷程度还在童颜之上,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喜欢弹棋子玩。
  
  棋子撞到任何东西都会发出声音。
  
  那块碎石明明扔向了天空,却也像是撞着了什么坚硬的事物,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就碎成了粉末,飘飘扬扬地落了下来。
  
  就像经过冥王星的那艘战舰。
  
  那道无形的、能够切割世间所有事物的剑意,居然在这里也有。
  
  大道如青天,却是出不得,因为天空里多了一个盖子。
  
  玉山忽然指着大气层外一个黑点说道:“那里有颗……卫星,是叫卫星吧?”
  
  为什么那颗卫星还能存在?
  
  “已经碎了。”彭郎停顿了片刻,解释道:“看着还是好的,已经宁静地碎了。”
  
  雀娘再次计算出一些数据,显示给众人看。
  
  那道剑意居然从遥远的柯伊伯带一直延续到这里,难道说整个太阳系里都是如此?
  
  这太惊人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苏子叶沉声说道。
  
  彭郎轻声说道:“是剑阵。”
  
  雀娘与童颜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里的凝重。
  
  沈云埋操控着机器人,对着远方那颗蓝色的星球竖起了中指。
  
  他们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苏子叶与元曲、玉山却还没有想到那种可能。
  
  彭郎耐心地解释道:“这座剑阵大的难以想象,把整个太阳系都笼罩了起来。”
  
  苏子叶与元曲、玉山震惊无语,下意识里望向大气层外,想要看到那座剑阵的模样。
  
  什么样的剑阵能够横亘一个恒星系?
  
  雀娘操作终端,调出很多数据,最后模拟成画面,显示在崖前的空中。
  
  那幅图画是黑色的,中间明亮的小点就是太阳,很多颗行星散布在四周,看似没有规律。
  
  “这是水星,这是金星,这是祖星。”
  
  沈云埋指着那些行星,给众人解释道:“一共是八大行星,然后排列成阵。”
  
  排列成怎样的阵?
  
  很快,众人都看到了那个阵。
  
  看似没有规律的行星分布,其实隐约有一个形状。
  
  八大行星在浩瀚的宇宙里排成了一个上长下短的十字形,就像是一把剑。
  
  太阳就是镶嵌在剑柄底部的那颗明珠。
  
  如果说这真的是剑,那应该会是宇宙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把。
  
  崖边再次变得死寂一片。
  
  远处的沙尘暴又开始了,遮住了不知什么时期的人类建筑。
  
  大气层外的那颗卫星忽然开始分解,飘起一道粉末,就像积沙成的塔,又被海水冲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童颜说道:“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看到的一切。”
  
  他的声音依然平静,却有着不加掩饰的疲惫,表明了他此刻的真实心情。
  
  青山祖师以太阳为阵枢,以行星为阵基,阵列成剑。
  
  以无限空间里的引力自发天地杀机。
  
  这确实太了不起。
  
  了不起到无法形容。
  
  彭郎赞美说道:“何其壮观。”
  
  ……
  
  ……
  
  (据说昨天是地球离太阳最远的一天,然后好像也有什么星一线排列,刚好更新到这个情节,真是很巧的感觉,谈不上壮观,但很有意思啊,祝大家周末愉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