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对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不要慌~”沈云埋拉长声音说道。
  元曲幽幽看了他一眼,心想忽然遇着这种情形,谁能不慌?
  那艘太空飞船虽然看着破烂,船上的人可不是破烂,而是朝天大陆历史上的精华。
  来时的路上,沈云埋把飞升者们的资料都发给了他们,与朝天大陆的历史相对照,他们很清楚那些仙人的身份,不是哪家宗派的祖师就是世上无双的天才。
  沈云埋安慰说道:“没事儿,他们都打不过我。”
  当他还是军部首席顾问的时候,确实打遍宇宙无敌手,直到遇着井九。问题在于,现在他只剩下一个脑袋,配着一具徒有其形的高大笨重的机械身体,哪里还是那些仙人的对手。
  “那位紫衣仙子难道就是和仙姑?”玉山双手在身前抱拳,一脸仰慕说道。
  和仙姑是朝天大陆一万多年前的田家女,一朝得道飞升,是很多女性修道者向往的对象,也是她的偶像之一。
  只是为何那些前辈仙人乘坐的太空飞船如此破烂,显得如此狼狈,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彭郎站在他们身后,踮着脚看着那位坐在破烂飞船上面的黑衣道人,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赶紧整理衣衫,准备下拜。
  忽然,战舰破洞处响起两声惊呼。
  彭郎向着左侧的战舰深处飘去,直到来到最深处的手术室里,才停了下来。
  那艘破烂的海盗船已经被甩到了很远的地方。
  ……
  ……
  黑色战舰忽然加速,晶态引擎全开,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远方的那个小白点而去。
  蓝色的光焰照亮了宇宙,仿佛要把那个小白点吞噬了一般,有些凶残的感觉。
  这是童颜的决定。
  不是害怕那艘海盗船上的仙人,所以想要逃跑。
  他们一定要赶在那些仙人之前进入太阳系,降落在祖星,然后杀死青山祖师。
  只要青山祖师被杀死,井九便能够醒来,得到真正的自由。
  那样的话,双方的实力对比、胜负之势会得到完全的逆转。
  彭郎飞回战舰前方,看着神情专注盯着航路的童颜,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
  船路自然有舰载电脑负责计算,行动也有童颜负责,沈云埋这个自封的总指挥其实没什么事情做,指着光幕对众人介绍道:“这里叫做柯伊伯带,狭义的太阳系边缘就在这里。”
  话音未落,战舰忽然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然后开始急剧减速。
  尖锐的警报声刚刚响起,便被关掉。
  童颜说道:“来了。”
  元曲等人向着后方望去,只见那艘破烂的海盗船居然跟了上来。
  这是怎么回事?
  玉山神情微变,颤声道:“仙人扑蝶?”
  童颜忽然望向一边。
  雀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一台终端,正在低着专注地操作着什么。
  ……
  ……
  黑色战舰忽然加速往太阳系里冲去,陈崖反应慢些,有人则是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那位穿着紫衣的和仙姑冷哼一声,站到了海盗船的最前方,右手隔空指向前方。
  她闭着眼睛,脸色略显苍白,睫毛轻眨。
  一道无形的气息顺着她的指尖而出,消散在虚空里。
  然后在数千公里外显现出来。
  那道气息织成了一道网,笼住了黑色战舰。
  黑色战舰忽然减速,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个画面有些像扑蝶,但更像是套马。
  黑色战舰就像是拉着那艘破烂的海盗船在走,自然无法拉开距离。
  双方隔着几千公里,在浩瀚的宇宙里,其实与摩肩擦踵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让那些仙人靠的再近些,只怕会非常危险。
  沈云埋看着光幕上的海盗船,说道:“轰掉他们。”
  黑色战舰的武器系统猛烈开火,数百道明亮而充满恐怖能量的光线,向着后方而去。
  看着那些迎面而来的光线,剑仙恩生微微眯眼,右手按住了剑柄,却没有动。
  因为陈崖来到了海盗船的前方,右手平举向前,变成一面巨大的石盾。
  那些光柱落在石盾表面,悄然无声,溅起一些微尘。
  “想用激光炮便挡住我们这些人,真是痴心妄想。”一位仙人冷笑说道。
  话音未落,海盗船已经被黑色战舰带着向前飞了数千公里。
  黑暗的太空里,散着那艘战舰留下的微尘,应该是被撞碎的小天体。
  这里还没有完全脱离柯伊伯带范围,看似空旷,实则隐藏着不少陨石。
  海盗船顺着那些微尘轨迹,擦过几个小陨石,继续向前。
  忽然数道强烈的气息波动传来。
  数个无比浑圆的火球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张,瞬间把海盗船吞噬在其中!
  没用多长时间,巨大的火球渐渐消散,变成数万个小火球飘离。
  海盗船的身影重新显现出来,上面出现了无数个破洞,就像在巨浪里航行了十几天的小渔船,如果不是在空无一物的宇宙里,只怕早就已经散体。
  顾左顾右两兄弟收回手掌,黑色的衣袖边缘也已经烧出了很多破洞,在这次阴险爆炸来临的关键时刻,他们及时摆出了相济之阵,保住了这艘破船。
  和仙姑依然举着右手,以仙机锁死了前方的黑色战舰,睫毛有些微翘。
  神打先师坐在她的身边,也在海盗船的最前方,承受了第一番爆炸,措手不及之下,受到了一些伤害,花白的胡子有些微焦,在颌下潦草的卷着,颇为可笑。
  他愤怒地盯着前方那艘黑色战舰,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
  话音方落,他一拳向那边轰了过去。
  随着拳势去处,数百道金光闪闪的圆环离开他的手腕,越过数千公里的距离,来到前方。
  那艘黑色战舰被金环照亮的同时,便受到了攻击。
  数百道巨大的金环轻而易举地破开战舰的保护罩,击溃数道刚刚成形的剑意,落在战舰上。
  宇宙里听不到声音,但能看到破损严重的战舰表面,能够看到爆炸生出的烟尘。
  ……
  ……
  柯伊伯带里有很多小陨石,雀娘刚刚学习到的天文知识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她巧妙或说阴险地在那里布下了十几颗太空暗雷,还用镜宗的幻术拟成了陨石模样。
  就算那些仙人能够看穿镜宗的幻术,但在太空追击战的时候,谁会注意到这些?
  果不其然,那艘海盗船遇到了伏击,险些被直接炸毁。
  只是沈云埋还没有来及表达对她的欣赏,黑色战舰便受到了那些仙人愤怒的报复。那些监控系统、自动防御系统,面对着那数百道金环的时候,竟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好在剧烈的爆炸刚刚产生,便被玉山用一场暴雪淹没,没有引发更大的灾难。不过战舰还是受损严重,尤其是那些进入舰身的金环,在被元曲控制住之前,法宝光毫摧毁了很多设备的芯片,让晶态引擎控制阀出现了很麻烦的问题。
  那柄曲折如梅的剑悬浮在元曲身前,散发出如丝般的剑弦,把十几道金环死死束缚住,不停剧烈颤动,发出如琴声般的声音。
  元曲看着破损严重的战舰尾部,感受着那些金环里的深妙气息,脸色苍白,震撼说道:“隔着几千公里,居然还能有如此大的威力?这是什么法宝?”
  雀娘擦掉额头的汗水,轻声说道:“神打先师的打神道。”
  不管是和仙姑还是无问道人,又或者是陈崖、神打先师,当初都是朝天大陆最了不起的修道者,现在更是真正的仙人,境界实力当然强的不像话。
  这时候,那些威力惊人的金环又来了!
  玉山飘到战舰后方,挥手用一道寒意熄灭引擎旁的残火,神情专注地摆动挥剑,用雪流剑法在战舰后方连续布出了数百道坚硬的冰块。
  元曲随之挥剑,将那些金环斩碎,飘至妻子身边,也是一剑斩去。
  就在那些冰块被金环震碎的同时,无数道剑弦破空而去,直指后方的海盗船。
  海盗船上也随之亮起一道妖艳至极、不问道理的剑光。
  黑暗的太空里,出现了无数道剑光与法宝的光毫,隔着数千公里,不停地互相攻击着,一时间颇为热闹,看着有些像烟花,实则隐藏着极大风险。
  那艘海盗破已经千疮百孔,偏生却没有散体,凭着和仙姑难以想象的手段,速度也没有减慢,甚至越来越近,如果让海盗船上的十三名仙人集体发功,那该怎么办?
  “必须尽快甩掉他们。”沈云埋看着光幕沉声说道。
  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和仙姑的那道无形巨网。元曲与玉山最开始便试过两次,沈云埋也用战舰上的武器系统做过尝试,都没办法斩断那些无形的线。
  “成了。”战舰里忽然响起苏子叶的声音。
  人们顺着视线望向角落,只见他脸色苍白坐在地上,鲜血从手指间溢出,看着极其血腥。
  从那艘海盗船现身开始,他便沉默不语,直至现在,现在看来自然不是惧战。
  那些从指间流出的血泛着淡淡的青色,变成极小的球飘到了战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去了很多地方,笼罩了很大的空间,没有任何遗漏的地方。
  在黑暗的宇宙里,那些无形的线条也被涂染了一道青色,显现出来。
  嗡的一声轻响,那些线条震荡起来,似乎想要摆脱那些颜色,却已经来不及了。
  明亮的魔焰从苏子叶的指尖生出,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瞬间点燃了那些线条。
  那些燃烧的线条没能支撑太长时间,纷纷断裂。
  没有声音的宇宙里,仿佛响起了无数道啪啪的轻响。
  黑色战舰仿佛为之一轻,速度瞬间变快,很快便要穿过柯伊伯带,进入真正的太阳系。
  元曲与玉山从战舰尾部飘了回来,看着苏子叶笑了笑。
  苏子叶没有说什么,走到童颜身边认真说道:“杀青山祖师的时候,我可以不动手了吧?”
  童颜说道:“到了再说。”
  雀娘看着终端上的数据,说道:“那艘船被甩掉了。但星系内速度有限,而且要避开星系防御系统,我们还需要七个小时才能抵达祖星。”
  沈云埋忽然指着光幕上某处说道:“避开那里。”
  那里是一颗不大的天体,有些黑暗,看着便极寒冷,与柯伊伯带别的天体相比,没有什么特异之处,而且按照战舰的航路安排,只会远距离经过,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人类文明初期比较落后,把它认成了大行星,后来才除名。”沈云埋解释道:“而且名字也不好,与冥王有关,不怎么吉利。”
  不管是修道者还是科学家,与迷信这个词向来没什么关系,但两条道路走到最后,都难免有些玄妙不可解的领域,禁忌这种事情也自然随之产生。
  童颜按照沈云埋的要求,把战舰的航线做了一下调整。
  那颗冥王星比预计的更远地在窗外向后退去。
  他们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如果真是凶兆,看见也是问题。
  趴在战舰上的尸狗忽然睁开了眼睛,望向遥远的那颗恒星,眼神变得非常深沉。
  几乎同时,战舰里的彭郎忽然握住了剑柄。
  先前不管是和仙姑的那道仙网还是神打先师的金环,都没能让他们有任何反应。
  现在他们发现了什么?
  几道视线同时落在了彭郎的身上。
  彭郎盯着窗外的黑暗宇宙,非常警惕。
  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前方是一片虚无。
  尸狗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但他们在那片虚无里看到了极度的凶险。
  “什么都没有啊!”
  元曲看着光幕上流动的数据,震惊说道。
  雀娘看着终端上的数据,也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如果战舰的监控设备以及他们这些修道者的灵觉,都无法发现什么,那就只有一种解释——确实什么都没有,可如果这样的话,尸狗与彭郎为何会如临大敌?
  苏子叶面无表情说道:“试试就知道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装神弄鬼。”
  说话的同时,他挥手释出了一道黑幡。
  黑幡离开战舰,招摇而长,瞬间变成数公里之长。
  悄无声息。
  黑幡前端飘落,变成了虚无。
  紧接着,那些断裂向后延伸,很快便把黑幡切碎了一大半。
  苏子叶心神受伤,喷出一口鲜血!
  “退!”
  童颜毫不犹豫说道,抓住苏子叶的衣领便向后飞去。彭郎动作看着慢,实则反应极快,右手如剑伸出,把沈云埋沉重的机械身体,挑到了战舰最后面。
  元曲与玉山携手而退,雀娘则是最后离开。
  那道黑幡已经尽数碎裂。
  战舰也开始破碎。
  窗户碎成无数琉璃。
  控制台碎成无数金属片。
  雀娘最后布下的黑白棋子碎成雪与雪下的泥。
  不管是坚硬的超强合金还是带着仙气的法宝,都在那道无形力量的作用下纷纷碎裂。
  悄无声息。
  只有断裂。
  那不是等离子炮。
  也不是空间的切割。。
  安静的宇宙前方究竟存在着什么?
  童颜等人站在后方,看着眼前不断消解的战舰空间,震惊无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