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看见白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主星大气层边缘,观景平台就像远方的那些空间站一样静静悬浮着。从建筑沿着石阶而上,经过那个亭子走上山崖,崖边有一棵大树,树上结着一个白色的果子。
  
  山崖是假的,那个果子也是假的,是阿大趴在枝头睡觉。
  
  赵腊月坐在崖边,两只脚悬在空中,静静看着下方的星球。
  
  她看着的是那片群山间的温泉,已经看了很多天,眼睛没有眨过,姿式也没有变过。
  
  那片群山以及温泉还有温泉边的浴衣少女也没有任何变化。
  
  直到前一刻,那片草原上空的云层渐渐聚拢,空间明显发生了某种扭曲。无数的雪与云落在球体表面,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缓慢沿着曲线流淌。从太空里望去,就像是一个雪球。
  
  那是引力场装置的作用。
  
  前面那些天,温泉边的浴衣少女从来没有理会过她,随便让她看。为何这时候会忽然启动引力场?引力场不止能够隔绝视线,而且是近乎完美的防御,很难被破开……
  
  “动手。”赵腊月忽然说道。
  
  一道鲜红色的剑光便照亮了崖台,照亮了树,照亮了大气层的这片区域。
  
  仿佛落日。
  
  数百道极为精纯的剑意从她的衣袂间飘了出来,嗤嗤作响。
  
  冉寒冬、钟李子、江与夏非常吃惊,心想难道您要向引力场发起攻击?那为何不干脆在前些天引力场没有完全启动的时候出手?而且您才说了动手另有其人……
  
  赵腊月盯着那位浴衣少女这么多天,自然也被对方盯了这么多天。不知道有多少颗卫星、轨道炮、战舰以及地面的观测设备一直注视着她最微小的动作。就在她说出动手两个字的时候,监控网络便分析出了结果,接着捕捉到了那些剑意。
  
  轰轰轰轰!星球表面至少绽放出数百朵明亮至极的光团。
  
  每朵光团都是一道激光主炮。
  
  笔直而恐怖的光柱向着大气层边缘的这方崖台轰来。
  
  与此同时,星系外围远方深空间的十余艘战舰也开始了攻击。
  
  更麻烦的是,大气层外的那些轨道主炮也同时开火。
  
  就在极短暂的时间里,主星防御系统全面启动,对这方崖台发起了毁灭性的攻击。
  
  无数道光柱与随之而来的远程攻击武器,震动了整个星球乃至整个星系。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筹谋已久、经过无数次计算、而且做了超饱和设计的攻击。
  
  那位少女祭司可以视作星河联盟的守护者,自然也会得到整个星河联盟的守护。赵腊月对她的攻击意图,必然会得到无比强烈的反应,就像现在这样。
  
  除了与暗物之海的战争,星河联盟的历史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单一目标施以如此等级数量的能量。赵腊月能够承受如此规模的攻击吗?就算她能在这次狂暴攻击里活下来,那方基台怎么办,那片山崖怎么办,那三个少女怎么办,那棵树怎么办?
  
  弗思剑的红光刚刚出现,便被照亮宇宙的无数道光淹没。
  
  三名少女的脸被光照的有些苍白。
  
  下一刻,她们的生命便会与这片山崖一道被能量洪流吞噬。
  
  就在这时候,那棵树上的白色果子忽然绽开,变成了一朵白花。
  
  那朵白花有着纤柔的、如丝般的外表,就像是蒲公英。
  
  蒲公英随风而动,没有破碎,而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变大,包住了整个崖台。
  
  那些耀眼的激光、那些粒子炮、那些轨道炮里射出的电磁炮弹……都落在了上面。
  
  没有爆炸发生,甚至没有任何声音,巨大的白色蒲公英没有任何变化。
  
  那些激光与高端武器的攻击完全无效,而且不知道去了哪里。
  
  就像雨滴入海,就像呼吸入云。
  
  ……
  
  ……
  
  在主星大气层外数千公里的轨道上,有一座非常大的空间站,属于联盟科学院。
  
  一位容貌俊美的中年教授,站在光幕前,沉默不语。
  
  空间站里的工作人员与科学家们看着光幕上的画面以及各处传来的监控数据回报及分析,脸色苍白,震撼无语,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此次攻击的指挥部,那位容颜俊美的中年教授也不是指挥官。这次攻击都是联盟中央电脑自行生成的程序,军方只需要执行就可以。但这位中年教授也不是普通人。
  
  他叫成双,天普星大学联合会会长,是超然于星河联盟科学界之上的男子,更是一位来自朝天大陆的飞升仙人,当初在东易道采遍群花的时节,名字叫成霜。
  
  看着光幕上那个巨大的白色蒲公英,成霜的眉毛好看地挑了挑,知道这次攻击失败了。那抹红色的剑光甚至在攻击到来之前便已经离开了崖台,落在了星球表面。
  
  不过他不怎么担心星球表面的事情,那位有引力场保护,安全没有问题。
  
  他现在需要处理的是那只猫。
  
  朝天大陆的神兽来到这个世界后要比人族修行者更强,不过那只猫如此愚蠢地挡住了整个星球的超饱和攻击,就算没有重伤,也必然损耗了无数仙气,还如何受得住自己的雷霆一击?
  
  ……
  
  ……
  
  巨大的白色蒲公英在大气层边缘轻轻摇晃,像是被风拂动。
  
  那是阿大在摇头。
  
  整个观景平台都被它抱在了腹部,可以想象现在它变得有多大。
  
  它摇头的时候显得特别憨喜可爱,眼神却是那般的轻蔑嘲弄,大概意思是:你们不行啊。
  
  阴暗的山崖里,江与夏脸色苍白,抱着亭子里的廊柱。冉寒冬睁大眼睛看着天空里垂落的白毛。钟李子猜到了是阿大,好奇地伸手摸了摸。
  
  它觉得有些痒,打了个喷嚏。
  
  一道难以想象的狂暴气流从它的口鼻处喷出,轻而易举地撕裂了观景平台外的防护罩,带动大气层边缘稀薄的空气,形成了风暴般的画面。
  
  无数极其炽热的光流粒子随着这道风暴,从它的身体里喷了出来。
  
  近处的数颗卫星以及一座轨道轨瞬间被击打出无数坑洞,就此散架。
  
  那些光流粒子都是先前那次超饱和攻击留下的东西。
  
  难道说它竟是把那些激光、粒子炮与电磁武器都吞进了肚子里?
  
  像那些星光一样?
  
  ……
  
  ……
  
  “孽畜!吾乃东易道成……”
  
  那位俊美的中年教授离开空间站,飞到了大气层边缘,看着阿大厉声喝道。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阿大出手了。
  
  那只巨大的白色蒲公英里伸出来了一个毛茸茸的可爱圆手。
  
  数道明亮至极的寒光乍现,爪尖探出!
  
  猫爪一挥!
  
  大气层边缘出现数道明显至极的裂缝。
  
  那个叫做成霜的东易道飞升仙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击中。
  
  那些寒光是爪光,更是剑光。
  
  那是真正的、无比老辣而精纯的青山剑道。
  
  嗤啦声响里,衣衫骤碎。
  
  成霜从原地消失,变成一道流光,投向黑暗太空的深处。
  
  “贱人!”阿大眼里闪过一抹冷酷的意味,“吾乃青山镇守白鬼!畜你个头啊!”
  
  ……
  
  ……
  
  主星地表所有城市都已经变得混乱不堪,到处都是警铃声与尖叫声,人们不知道是暗物之海入侵,还是恐怖分子做了些什么,纷纷四处躲避。
  
  某个公寓楼里,警铃已经响了会儿,一对夫妻正准备撤离到地下工事。丈夫却发现妻子站在窗前,抱着几件衣服发呆,不由恼火喊道:“你还愣着做什么?”
  
  妻子看着窗外的天空,有些神经质般喃喃说道:“猫……猫……”
  
  丈夫更是恼怒,跑到她身后抓住她的手臂喊道:“猫有什么好看的!”
  
  妻子近乎疯狂地指着外面尖声喊道:“你见过这么大的猫吗!”
  
  丈夫怔了怔,望窗外看了一眼,震惊地张大了嘴,完全说不出话来。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天空里的异象,尖叫声在各个城市的街道里、建筑里此起彼伏,有些人甚至直接吓的昏厥了过去。
  
  天空里,有一只白猫。
  
  那只白猫的身形无比巨大,垂落的长毛就像是云一般。
  
  那些云般的毛看似轻柔,却只是轻轻一擦,便断掉了一座太空电梯。
  
  它遮住了远方恒星的光线,在星球表面投下的阴影竟连绵了数千公里。
  
  阿大落在了北半球,没有引发地动山摇以及海啸,轻柔得就像是真正的蒲公英。
  
  北半球有片草原,草原里有个巨大的雪球,那是引力场罩住的群山、旧城市、温泉——就像那位东易道飞升仙人想的那样,没有人能强行破开引力场,赵腊月的弗思剑也不行。
  
  但那个巨大的雪球,在此刻阿大的身前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雪球。
  
  阿大举起右爪落在雪球上,就像是贪玩的小猫,按住了主人丢过来的线团。
  
  啪的一声轻响。
  
  整颗星球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云层破碎。
  
  群山以及那座复古的城市,还有那片温泉都显露了出来。
  
  那位穿着浴衣的少女坐在温泉边,抬头望向破碎的天空,便看见了那只白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