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明天来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花溪心想这是在聊什么呢?
  
  她没有多想,坐到桌边开始吃饭,塑料小勺刮着餐盘,在半凝固食物上画出很多条线。
  
  不知道是今天的食物味道还可以,还是什么原因,她的心情很好,一边吃饭一边哼歌。寒蝉从井九眉心飞了起来,在不是很大的房间里飞行,带着那些蚊子挥舞出好听的旋律,就像是在给她伴奏以及伴舞。
  
  吃完饭后,花溪拿着食盘便准备出门。
  
  井九有些不理解,用缓慢的语速说道:“有机器人。”
  
  其实不管是领取食物还是归还食盘,战舰上都有机器人或者说自动设备处理,完全不需要自己去做。要知道战舰里的空间特别大,只是他们所在的4号生活区,想要来回都很辛苦。
  
  “我顺便去看动画片。”花溪说道。
  
  井九指着墙上的光幕装置说道:“这里也有。”
  
  花溪撇嘴说道:“一个人看多没意思。”
  
  井九没想太多,只是觉得不应该让妹妹一个人出去,有些不安全,说道:“我陪你啊。”
  
  花溪说道:“你都不知道太空骑士与圣甲超人的区别……”
  
  ……
  
  ……
  
  成年人不愿意与小孩子一起玩,是因为觉得小孩子的游戏没意思。
  
  小孩子不愿意与成年人在一起玩,是因为觉得成年人没意思。
  
  花溪当然更喜欢与别的小朋友一起看动画片,那样可以争论、共情,要热闹很多。所以她无情地拒绝了井九忍着病痛发出的邀请,离开房间,去了生活区位置最好、光线最舒适的儿童娱乐区,与已经相熟的小朋友开始观看最新一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小朋友忽然看着透明隔离墙外,可爱地捂着嘴巴发出了一声惊呼。
  
  花溪和别的孩子们被吓了一跳,转身向墙外望去,看到了一个穿行在生活区里的……战舰!
  
  那当然不是真的战舰,只是三维立体成像。
  
  紧接着,好多暗物之海怪物从墙角里“爬”了出来,引发了生活区无数声惊呼。
  
  又有更多的战舰从天空里落下,向着那些怪物们开火,激光炮与核弹爆炸形成的火球,不时闪现。
  
  生活区里一片惊呼,很多成年人像那些孩子一样,趴在透明隔离墙上,看着外面的这场虚拟大战,兴奋极了。有些像先前他们在窗边看着天街转运港,那个盘子以及追杀那个盘子的金佛时的场景。
  
  直到这时候,很多人才意识到原来刚才看到的那幕场景可能是假的,是政府为了担心撤离的民众无聊做的小把戏。
  
  果不其然,在随后的系统广播里,战舰宣传官员表示,刚才这些战舰追杀暗物之海怪物的拟真画面,是白氏公司即将推出的最新游戏,而先前大家在天街转运港看到的则是漩雨公司大型互动游戏《大道朝天》的宣传。
  
  生活区里响起一片笑声,那些以为自己早就看穿一切的中年男性露出得体的微笑,开始给妻子与孩子解释自己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以及为什么能够看出来。
  
  星河联盟当局看来是真的很在意这些撤离民众的精神健康,担心他们无聊,紧接着宣布了多项措施。游戏舱以及立体影院这种常规操作不算在内,战舰方面还开办了很多兴趣班,由舰上的官兵负责讲解,也欢迎撤离民众里有相关资质的成员主动参与,最后更是推出了多项竞赛类活动,明确表示有极丰厚的奖金。
  
  听到这些,花溪的眼睛亮了起来,低头开始阅读手环上的文字提示,眼睛越来越亮,最终竟是放弃了还没有看完的动画片,一路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力地推开了房门,喊道:“哥哥,哥哥,你要参加兴趣班吗?”
  
  井九靠着窗坐在床上,怀里抱着雪姬,雪姬的小圆手抵着他的眉心,应该是正在治病。
  
  听到花溪的声音,他睁开眼睛,想了想,摇头表示不用。
  
  在雾山市行政中心上了一年各种各样的兴趣班,随着那次拿到奖之后,兴趣已经不多了。
  
  花溪歪着脑袋,说道:“那比赛呢?有很多奖金呢!”
  
  得到雪姬的帮助,井九的精神好了些,但还是有些困乏,提不起什么兴趣。
  
  花溪跑到床前,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有很多种比赛,还有你最喜欢的太空军棋噢!”
  
  井九认真地想了想,确认自己最喜欢的应该是五子棋,至于太空军棋……那是最惨痛的记忆还差不多。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播放系统忽然传出了声音,请全体民众注意。
  
  “你看,你看,这就是要宣布了……”花溪开心地说道。
  
  接下来系统里传出的声音却与这些兴趣班、比赛没有任何关系。
  
  “标准时间,明天十一点整,我们的战舰便要进入伽雷通道,请大家做好观景准备以及通过准备。”
  
  ……
  
  ……
  
  伽雷通道是星河联盟里一条非常著名的空间通道。
  
  扭率空洞里无法进行观察,飞行器没有确定自己的位移,也就没有速度的概念,所以也就无法确知其长度。
  
  按照科学家的说法,既然是扭曲的空间通道,本来就没有长度。
  
  空间通道的区分标准就是通过时长。
  
  伽雷通道是由蝎尾星云通往主星云的通道,也是人类现在发现的通过所需时间最长的一条通道。所以战舰方面才会提前通知撤离的民众,明天不要忘记观赏以及拍照,至于为通过做的准备,也就是提醒大家,空间通道里没有网络,无法与外界联系,所以记得提前退出游戏,或者下载好立体电影。
  
  对井九与雪姬来说,这条通道没有任何意义,至少在明天之前。
  
  明天,很快便到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雪姬跳进了花溪的怀里,寒蝉落在了她的头顶——这是要井九去参加比赛的意思。
  
  井九的记性很糟糕,但还是再次想起了那次比赛输给小胖子之后,被雪姬用小拳拳不停锤胸口的糟糕回忆。
  
  按照战舰方面的灯光引导,被撤离的数万名民众勉强维持着生物钟,这时候是联盟标准时间早上七点,生活区里播放着轻柔而且极低声的音乐,各种自热饮料机的后置口里散发着热气,扫地机器人刚刚完成最后一项工作,撤向柜体下方的通道,地面光滑干净得就像是镜子一样,远处的角落里躺着几个喝醉的人,应该是一夜未归。战舰只会按照手环给每个人提供限量烈酒,但这怎么难得住这些酒鬼,毕竟找人借个手环要一杯酒不是难事。
  
  花溪抱着雪姬,牵着井九的手,非常熟悉地来到饮食区的二列,找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食物,又带着他去倒了两杯蛋白粉饮料,坐在桌子前开始香甜地吃饭。可能是因为现在不需要自己做饭的缘故,小姑娘对吃饭这项工作非常热情。
  
  在他们吃饭的过程里,也有些早起的民众来到了饮食区,有的人还很友好地与他们打着招呼,询问他们是哪个区的,怎么以前在星球上没有见过。要知道那颗初期开发星球总共只有几万名居民,人际关系要比别的地方亲密很多。
  
  井九没有解释,花溪不会解释,交谈便无法进行下去。
  
  事实上,这是他们第一次共同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前、各种监控设备之前。
  
  一对兄妹抱着一个雪白的大娃娃,这种搭配非常显眼,尤其是在暗物之海入侵望月星球之后。但在监控设备里面根本没有他们,就像是平空消失了一般,非常神奇。而且如果他们想的话,甚至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
  
  杀死那九个处暗者,接触到那片黑域,雪姬好像吸收到了一些新的规则,领悟了一些新的神通。只是当初躲在地下水道里、也不想被中央电脑发现的她,为何今天愿意出来走走?要知道这终究是一种冒险。
  
  结束了早餐,他们没有回房间。像他们这样的民众还有很多,因为十一点钟就要进入伽雷通道,中间的时间不多,何必来回折腾。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各项活动提前在九点钟便开始了,远处隐隐传来音乐的声音,高处的某个透明隔离室里也响起了悬浮滑板与高强度玻璃磨擦的声音,生活区里的欢快气氛越来越浓。
  
  井九与花溪抱着雪姬去了一百七十度角的演奏厅,听了一会儿音乐剧,接着跟着人流去了第七层楼的公开舞台,站在人群外围,看着那些自告奋勇的民众与官兵们做着各种样式的演出。
  
  有表演杂耍的,有最常见的唱歌,有乐器演奏,甚至还有一个民众非要与战舰官兵切磋一下自己的武道修为,然后一个照面便被击中了鼻子,被抬去了医疗室。
  
  花溪问他要不要去弹钢琴,他摇了摇头。某处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原来是一个牌桌上的益智游戏在经过半个小时的激烈比拼后终于分出了胜负。花溪兴趣更大,牵着他的衣角挤到那边,好奇地四处张望,忽然看到了什么,眼睛明亮说道:“哥哥,是你最喜欢的太空军棋!”
  
  那边靠着落地窗的台子上摆着三把椅子,数百颗立体光线雕刻棋子在台上的空中静静悬着,一个没有头发的中年男子静静坐在椅子里。兄妹二人从人们的议论声中知道,这位秃头男子是那个初级开发星球的总工程师,听说是天普星西北大学的高材生,刚才已经连续赢了五个参赛者,竟有些高手寂寞的感觉。
  
  只是打发时间的游戏,不用担心会输多少信用点,而且人类对自己的智商评价总是容易偏高,所以那位工程师高手没有寂寞太长时间,便迎来了下一个对手,然后没有任何意外的,那人在很短的时间里便败了下来。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井九认真回忆那位工程师的棋路,赞叹说道。
  
  话是这般说,但他完全没有上去的意思,因为不想输了被雪姬教育。
  
  就在这个时候,花溪忽然哎哟了一声,捂着颈说道:“好像被蚊子叮了。”
  
  星河联盟的科技水平已经相当高,生物学也一样,很多星球还没能完全消灭蟑螂,却已经灭绝了蚊子。她在星门基地的世家里长大,根本不知道蚊子是什么东西,也就是到了望月星球被叮了两次。
  
  雪姬抬头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越过她的肩继续望着那片黑暗的宇宙。
  
  井九忽然走上台,坐到了那名工程师的对面,拿起一台工程机甲,移动了一步。
  
  随着他的动作,天空里那些光线组成的巨大棋子也移动了一步,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引发了很多议论。
  
  花溪哇哦了一声,兴奋地抱着雪姬挤到人群最前方,看着神情淡然、仿佛国手般的井九,明亮的眼神里满是骄傲。
  
  随着棋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吃惊,因为井九居然在那位工程师面前不落下风,场间的议论声渐渐平息。
  
  这个时候,战舰里的广播再次响了起来,提醒民众们注意伽雷通道就在前方,还有十分钟便要进入。
  
  战舰开始逐一关闭信息通道,灰黑色的覆板像鳞片一般翻落,再过一会就会挡住窗口。
  
  人们哪里还有心情看比赛与演唱会,纷纷走到窗边,向着前方的宇宙望去。
  
  伽雷通道已经隐约可见,看着就像一团极淡的星云,距离则要近很多。那片光雾里有个极幽暗的小黑点,这也是为何星河联盟的科学家们早年会猜测所谓扭率空洞是一种特形黑洞。随着对扭率空洞的观察以及最重要的利用,这种推测早就已经不复存在。这些年科学界更多是在怀疑扭率空洞里是不是暗物之海……
  
  民众们靠在窗边,看着远处的景观,心底涌起无数复杂的情绪,不停轻呼出声。
  
  如果井九这时候能看到伽雷通道的入口,可能会想到很多年前在镇魔狱的最深处,隔着那层琉璃望向深渊时的画面。但他这时候正在盯着棋盘。
  
  那位工程师都已经暂时离开,去了窗边,他还在盯着棋盘苦思。现在他的棋盘上的局势不是太好,或者说到了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刻,所以工程师才可以如此轻松地离开,但他如果下一步棋稍微出错,便会全盘皆输。
  
  伽雷通道就像是通往深渊的一个洞。
  
  洞的那边确实是如深渊般的无边无际的黑暗宇宙。
  
  两百余艘战舰静静地停在宇宙里,激光主炮、电磁环炮以及威力恐怖的等离子发射平台都已经探出舰体,对准了通道的出口。
  
  最前方的指挥舰里,陈崖面无表情站在窗前,那两名黑衣妖仙沉默站在他的身后。
  
  在宇宙别处,还有更多的战舰以及更多的飞升仙人正在向着这边赶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