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青山就是忍不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随剑意而起的那些雪再次纷纷落下,仿佛迎了一场新雪。
  欢喜僧瘫坐在大涅盘上,任由雪花落在破烂的僧衣,画面看着很是凄苦,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破庙之类的地方。
  初子剑是雾岛老祖南趋的剑,后来被青山道缘真人夺走给了井九,其后经历了无数传奇故事,最终还是回到了青山,又被他送去了朝歌城皇宫,谁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在朝天大陆的飞剑排序里,万物之下便是不二剑与初子剑,现在都在柳十岁的手里。至于他用的剑法,第一招是万物一,第二招则不知道是什么,竟有了几分幽冥仙剑的意思,但显然不是。
  大涅盘终究是没能承受住一切,破开了一个小口。
  欢喜僧禅心被斩,金身断裂,变成了一个瘫子。
  但这不代表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欢喜僧看着天空里的柳十岁,眼神越发漠然,还有些诡异的暗色,说道:“我很欣赏你们景阳一脉的做事风格与方法,但你们最多只能保住自己,终究解决不了他人的问题。”
  除了景阳一脉的他人便是整个人类。
  柳十岁强大的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但还是不够,所以他还是要自己来。
  欢喜僧用手撑着盘面坐直身体,用手把无法移动的两条腿盘成莲花座。
  他腰以下的身体都没有了感觉,也无法动作,但他还有手。
  如玉般的手掌落在大涅盘表面。
  拍案。
  轰轰无数声响,无数道炽烈的金色火焰从大涅盘边缘喷射而出,形成一道火尾。
  大涅盘离地而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天空里飞去,仿佛一颗流星逆行而上,瞬间便到了大气层边缘。
  柳十岁踩着不二剑,提着初子剑追缀而去。
  忽然间,大涅盘表面的几个金属小格破了,释放出大量的黑色烟雾。
  这些黑色烟雾当然不是最低等的障眼法,都是黑暗孢子。
  欢喜僧与暗物之海战斗多年,更是曾经深入海底,为人类立下大功。
  战斗的时候,为了避免浸染、快速稳住局势,他会把那些血拇与黑暗孢子直接吸进大涅盘的某个无人世界里。
  这多年下来,可以想象那些黑暗孢子与血拇的数量有多少,今天他为了逃离这颗星球,竟是全数扔了出来。
  为了人类而奋斗的禅宗之祖,竟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仔细思之,不免有几分悲凉。
  曾举看着这幕画面,心情极为沉重,却不及感慨什么,直接取出一把扇子,对着天空用力挥了下去。
  无数道狂风形成龙卷,由地面招摇而上,直抵天穹,把那些正在散开的黑色烟雾封在了固定的范围里。
  这些黑色烟雾如果落到地表,只怕那些没有准备的官员与军人都会死光,而且被浸染后的怪物,说不定又会威胁到没有防范意识的地底的数百万民众,望月星球的大好局面极可能毁于一旦。
  柳十岁非常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毫不犹豫转身飞回大气层里,挥动万魂幡开始收集那些黑色烟雾。
  大涅盘已经飞过了残月碎石带,化作一个非常小的亮点。
  刚好有一艘小型战舰在附近,向着他发射了一道激光炮。
  欢喜僧偏头避开这一炮,面无表情望向那艘黑色战舰,双手一挥。
  两只巨大的金手出现在黑暗的宇宙里,握住那艘小型战舰的两端,然后将其撕成了两截。
  好些人从战舰里飘了出来,有的已经成了尸体,有的在手忙脚乱地安装维生系统。
  无声的黑暗世界里,一切显得那般慌张而冷酷。
  欢喜僧转身望向星球表面,眼里带着诡异的暗意,略显神经质说道:“等我……脱了这衣服,再回来找你们。”
  柳十岁听到了这句话,也听懂了这句话,没有理会,继续专心地用万魂幡收集那些黑暗孢子。
  曾举把那把扇子扔到了天上,有些疲惫地靠着乱石坐下,开始对所有的同道们进行全星系广播。
  ——大悲和尚被域外天魔污了禅心,疯了。
  ……
  ……
  万魂幡回到那只手里,幡身微微鼓荡了两下,便告平静。
  那只手明显做过很多农活,只是不知为何被仙气淬炼过,那些老茧也没有消失。
  柳十岁飞到大气层外,把还活着的人都救了下来,然后飞回地面,向着乱石堆里走去。
  不时有蟑螂从石缝里爬出,警惕而忠诚地到处穿行,好在所有的黑暗孢子与血拇都已经被收走或者杀死,暂时不需要它们再次作出牺牲。
  曾举的衣服上隐隐可见血迹,早就已经站不稳了,但不肯坐下,站在那里等着柳十岁的到来。
  柳十岁走到他的身前,按照一茅斋弟子的礼仪向他行礼,说道:“拜见圣人先师。”
  曾举静静地看着他,忽然问道:“你到底是一茅斋弟子还是果成寺弟子,又或者是……青山宗的剑修?”
  这个问题明显隐藏着别的意思,不怎么好回答,却难不倒柳十岁这样的人,他有些不解问道:“我都是啊。”
  曾举想着《大道朝天》游戏里的人设,自嘲地笑了笑,不避讳地让他扶住自己,向乱石堆外走去,说道:“没想到你也飞升了,而且还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出来后知道公子出了事,所以决定先看看再说。”
  曾举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与景阳、童颜这些人不一样,你不会撒谎。”
  柳十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是的,我是专门跟在您身边的。”
  曾举说道:“这是赵腊月还是童颜的安排?”
  柳十岁说道:“没有安排,我们好些年前便商量好了,如果飞升后发现事情不对,便要做好出手的准备。”
  曾举好奇问道:“什么准备?”
  柳十岁诚实说道:“童颜写了很多方案,但赵腊月懒得看,她说把最厉害的几个盯着就行。”
  曾举再问道:“那时候你们就确认了对手可能是飞升的前代仙人?”
  柳十岁说道:“在故事里这种情形比较常见。”
  曾举看了他一眼,微笑说道:“一个盯一个,需要的时候就出手?”
  柳十岁真的很诚实,说道:“按照能力与威胁来排,我应该盯欢喜僧,只不过找不到他,所以才盯着您。”
  曾举发现自己真的无法理解这些年轻人,神情微异道:“我是你在一茅斋的师祖,欢喜僧更是果成寺的祖师,结果你飞升后就要盯着我们,随时准备杀死我们?”
  柳十岁继续诚实说道:“是的。”
  曾举有些不知该怎样反应,是应该生气还是觉得好笑,说道:“新一代的飞升者都像你这般自信吗?”
  柳十岁说道:“我们准备的更充分,带的东西也多,尤其是我。”
  曾举想着这场大战里柳十岁层出不穷的法宝,有些无语说道:“你把龙尾砚与管城笔都带过来了,斋里怎么办?”
  柳十岁说道:“公子以前说过,解决问题要直接斩断根源,必须用尽全力。现在朝天大陆已经没有内争,只有外患,不管外患是域外天魔或是别的什么,当然应该把最厉害的法宝都带出来。”
  景阳真人当年确实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会带走万物一剑与不二剑,只把弗思剑留给神末峰的传人镇山。赵腊月也是用这样的理由说服柳十岁,继而说服现任神皇、冥皇借出了压箱底的东西。
  这些朝天大陆最顶阶的剑与法宝,都被柳十岁带在了身边。
  他就是赵腊月给“仙界”准备的杀神,就连童颜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童颜在盯着青山祖师?”曾举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他知道赵腊月这时候在主星,每天坐在那个崖台边缘,盯着温泉边的浴衣少女。
  对这个世界而言,那位少女当然非常重要。
  以重要性以及强大而论,欢喜僧应该排在第三,柳十岁也承认了,那才是他原本的狙杀对象。
  那么最重要的沈青山呢?童颜离开沈家祖宅后便消失无踪,难道去了祖星?
  今天柳十岁再次确认自己不会撒谎,至少无法瞒过这些前辈师长,所以他紧紧地抿着嘴唇,不说话也不想。
  看着他的模样,曾举忍不住笑了起来,大概明白为何井九会如此宠爱这个孩子,而赵腊月为何又把这么多的法宝都交给了他,对他不禁产生了更多兴趣,问道:“最后破大涅盘的那两剑,第一剑是万物一,我看得出来,第二剑是什么?”
  柳十岁想了想,这与童颜、赵腊月多年前的交待没有什么抵触,说道:“两百年前,赵腊月从东易道借了一件异宝,去南海把雾岛的雾散了,我们去岛上逛了几圈,发现了南趋留下来的几本剑经。那些剑经里有他最初修行的鬼剑术,也有后来领悟的剑鬼之道,只是我们没有办法用,最后我们去了一趟雪原,才算是有所得。”
  “雪原?难道你们去找了那位……小雪姬?”曾举神情微异,心想现在的朝天大陆难道如此美好?
  “女王陛下不会用剑,我们找的是彭郎,他的天赋……”柳十岁忽然想到还没有介绍彭郎的身份,说道:“他就是无恩门的掌门,只不过现在一般不在天寿山住,很少离开雪原。”
  曾举不等他说完,摆手说道:“我看过井九写的那本小说,知道他是谁。”
  提到那本小说,柳十岁赞叹道:“我先玩的游戏,后来才看的小说,才知道公子写书也这般好看。”
  他忽然说道:“对了,您知道公子为什么要写那本书吗?”
  在星门地底民生街区的那间公寓里,井九写了那本叫做《大道朝天》的小说,然后让漩雨公司改编成游戏。那个游戏现在已经风行整个星河联盟,那本书也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读者,但在普通人看不到的世界,这本小说引发了很多大事。
  关于井九为何要写这本书,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解释。
  有人认为他是想要通过这本书找到散落宇宙各处的青山同门,以求安全。赵腊月认为他是在向所有前代飞升者做出宣告——我是这样的人,你们别来烦我。童颜认为他的真实目的隐藏很深,实际上是想通过这个游戏建立类似卷帘人那样的情报系统、信息互通系统。那么与井九认识最早的柳十岁,对此有什么新的看法?
  “他担心你们这些前代师长思乡呢,所以才会写这么多的风景人物。”柳十岁认真说道。
  听到这个答案,曾举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柳十岁的头。按照朝天大陆的时间,柳十岁已经几百岁了,而且是一个能把禅宗之祖打的满地爬的怪物。可他还是像个真正的可爱少年,谁能忍得住不去摸摸他的头呢?
  说话间,二人早已离开了那片乱石山崖,来到了一处篮球场上。
  一路走来,柳十岁不停往曾举的身体里送着仙气,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
  望着远处的那栋居民楼,曾举对他说道:“对你公子来说,这里可能才是他的家乡。”
  ……
  ……
  (对远在澳州的酒徒叔来说,内蒙古才是他真正的家乡,虽然两边草原都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马甲:青州六从事里会有青州两个字,大概就像我总是离不开青山两个字一样。是的,他回.asxs.开新书了,书名叫盛唐日月,据说想用马甲玩点新意思,结果没两天便自己在网上揭穿了自己,欢迎大家前去观看热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