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几十万年后,此地又有烟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微风再次穿过篮球场。
  
  那些雪与灰离开地面,带着亿万道剑意来到空中数百米高处,然后缓缓落下。
  
  雪姬落了下来,缓缓松开井九的手。
  
  强大如她,在松手的这一刻竟也有些不舍。
  
  同样是无敌,手握万物一剑斩杀一切的感觉还要更痛快些。
  
  她的头发已经完全被打湿了,脸上的几滴汗珠已经变成了河流,汗水淌落到了脚边,湿了地面。
  
  欢喜僧从大涅盘里取出一块手巾递了过去,没有说话,眼神里满是担心。就像他刚才想的那样,流汗对普通人类来说只是寻常的损耗,对修道者来说则是非常罕见的事,出现在雪姬身上,更是表明先前那一剑让她的损耗极其严重。
  
  雪姬没有接过手帕的意思,面无表情伸手,准备把那块红布拿回来,却发现摸了个空。
  
  那块红布早就已经在大气层里烧成粉末。
  
  井九站在雪姬身边,看着天空里那道还没有完全消散的剑光,非常茫然,不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花溪看着哥哥这副可怜的模样,担心他冷着了,赶紧从行李包里拿出衣服递给他。
  
  她顺着井九的视线望向天空,小脸上忽然流露出赞叹的神情,说道:“好像烟花啊。”
  
  雪姬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先前井九醒来后,也看过花溪一眼。
  
  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
  
  ……
  
  大气层边缘的九个处暗者死了。
  
  这次是真的死了——就算它们本来就是死的。
  
  或者说它们失去存在的一切基础,正在变成最基础的微粒。
  
  剑光入体的那一刻,绝对冰封的状态被打破,它们醒了过来,第一时间选择了自爆,然而那些喷发的死亡气息与精神冲击,都被那道剑光斩成了碎片,只留下了无数道气流。
  
  雪姬握着的万物一剑,可以斩碎一切存在。
  
  那些处暗者的死亡过程,在这两个朝天大陆最强者的联手之下,显得非常寻常。
  
  它们死亡之后的景象则是无比壮观,堪称宏伟,总算能够配得上它们的身份与暗物之海的可怕。
  
  巨大母巢在大气层边缘分解,占据的空间迅速被填满,可怕的气息瞬间虚无,甚至导致了空间有些扭曲。
  
  远方那颗恒星以及隐约可见的万千星光,穿过那些空间的时候,会发生强烈的折射。
  
  星球的上空,出现了九个美丽的光圈。
  
  更远处那些正在缓慢向着星球表面落下的旧月的碎石,被扭曲的空间散发出去的波动弹了起来。
  
  难以想象其数量的寂灭微粒,形成九道无形的粒子风,将那些碎石吹的更远了一些。
  
  任由这些处暗者的残余微粒在星系间飘留,不知道要过多少万年才能完全消失,说不得会遗留什么麻烦。
  
  雪姬伸出可爱的小圆手,打了响指。
  
  不远处的七二零楼里,趴在软椅上、抬着头盯着那团剑火好奇的小花猫吓了一跳,因为客厅的灯亮了。
  
  楼里还有很多房间的灯也亮了,形成没有规律的规律图画。
  
  花坛后方的那排桦树被照的更亮了些。
  
  大气层也变得更加明亮,九个处暗者死后变成的粒子风,渐渐飘离星球,向着远方那颗太阳而去,想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抵达那里,被无穷的光与热烧成虚无。
  
  至此,来自暗物之海的所有怪物都死了雪姬与井九的手下,但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
  
  那道空间裂缝还在那里,还有很多无形无质的暗能量停留在星球上。
  
  无论是剑火还是佛火对那些暗能量都有清除作用,只是井九与欢喜僧明显现在都无法做到。
  
  雪姬看了他们一眼,就像老师看着没用的学生。
  
  她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散发出无数寒意,向着星球表面各处而去。
  
  花溪下意识里打个寒颤,正准备让那个少年和尚再弄些火出来的时候,忽然发现眼前一黑。
  
  当眼前重现光明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工厂废墟里。
  
  不远处有一道空间裂缝,幽暗至极,仿佛最深的深渊,能够让任何智慧生命感到恐惧。
  
  她脸色苍白,下意识里抓紧了井九的衣角。
  
  雪姬自然不会害怕,注意到她在害怕,不知为何又看了井九一眼。
  
  花溪稍微冷静了些,环顾四周发现少了个人,好奇问道:“那个和尚呢?”
  
  雪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走到空间裂缝前,伸出圆圆的小手。
  
  很明显,她是故意把欢喜僧留在了那边。
  
  远处的天空里忽然亮起一抹金光,紧接着是有些急促的喊声。
  
  “陛下……请稍等。”
  
  工厂废墟里倒着好些昨夜被佛光镇杀的代序与半尾,已然失去了颜色,看着很像一种白色岩石做的雕像。
  
  一双赤足落下,踩碎了一只死去的代序。
  
  欢喜僧看着雪姬神情郑重说道:“陛下,请允许我与您同行。”
  
  雪姬没有理他,小手释放出一道寒冷。
  
  寒风呼啸,呼吸成冰。
  
  花溪躲到了井九的身后,隔着蓝色运动服抱住他,才觉得稍暖了些。
  
  没用多长时间,那道空间裂缝便被冰块堵住了。
  
  那些冰自然不是水凝成的,不知道是什么物事,非常坚固,居然能够成为两个世界的屏障。
  
  这不是真正的空间融蚀,无法持续太长时间,但可以挡住那些暗能量的流入,等过些天星河联盟舰队与那些人类飞升者过来,可以再慢慢进行融蚀。
  
  曾举圣人与欢喜僧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做的事情,对雪姬来说不过就是挥挥手的功夫。
  
  看着这幕画面,欢喜僧很是震惊,不是震惊于陛下的手段,则是震惊于她还在这个世界里,就这样把空间裂缝堵死了,那怎么去暗物之海?
  
  在他想来,今天陛下终于成功地收服了万物一剑,完成了在这颗星球隐匿的全部目的,接着肯定会杀到暗物之海,去让那些怪物臣服,继而成为那片疆域的王,所以他才会匆匆赶来,说要与雪姬同行,结果现在看起来……陛下似乎没有这个意思?
  
  雪姬面无表情嘤嘤了一声,向工厂废墟外走去。
  
  欢喜僧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井九也听懂了那句话,知道雪姬有些烦了,向欢喜僧点点头,牵着花溪跟在了雪姬的身后。
  
  他不知道欢喜僧是谁,以为是刚好在篮球场经过的路人。
  
  萍水相逢,不需要同行。
  
  欢喜僧禅心大乱,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下意识里把手伸向雪姬的肩膀,想要把她留下来。
  
  雪姬转身,静静看着他。
  
  欢喜僧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慢慢收回右手,左手念珠微动,大涅盘顿时出现在身前。
  
  雪姬的小手砸在了大涅盘上,就像是敲鼓一样,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一道幽冷的闪电出现在工厂废墟里。
  
  欢喜僧闷哼一声,跪到在了地面,尘砾如箭般,从膝头飞起。
  
  得亏是有大涅盘护着,而且他修成了不灭金身,不然只怕要被雪姬这一拳砸碎。
  
  饶是如此,他的双膝与脚也陷进了地面。
  
  雪姬又是一拳头砸了下去。
  
  轰轰轰轰,就像是钟声一般不停响起。
  
  十几记小拳头直接把这位禅宗之祖砸进了地底深处。
  
  轰的一声巨响,那些残留着的工厂废墟,受到震动就此倒塌。
  
  花溪走到洞边,好奇地探出小脸向下面望去,发现那个洞太深,什么都看不到。
  
  井九想起那天,神情有些不自然。
  
  那天他在活动中心下太空军棋输给了那个讨厌的小孩子,回家后被雪姬特训,画面和此刻差不多。
  
  他望向雪姬,感觉到她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她落在大涅盘上的那些拳没有真正用力。
  
  能把黑域打碎的拳头只怕一拳就能击穿这颗星球。
  
  而且从前些天开始,她就一直看着虚空里的某处。难道她以前就认识这个少年和尚?
  
  雪姬跳了起来,花溪松开井九的衣角,抱着她向工厂废墟外走去。
  
  井九看了那个洞口一眼,摇了摇头,也往废墟外走去。
  
  三人走出废墟,天空里再次落下雪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到来的雪忽然消失了。
  
  他们的踪影也已经消失在原野里,不知去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