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漫长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们都是大工业区的孩子,虽然本星球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很多年都没能加入到工业序列里,但我们都清楚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行的。”
  
  一个肤色黝黑、满头花白卷发的、穿着旧式工布装的老人在主席台上愤怒地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按照从前的规章制度,所有太空炼化炉都在超级电脑的全程监控之下,能量强度绝对不会触碰到危险区域,为什么会带出一条空间裂缝,继而发生了数天前的那次爆炸?”
  
  另一位穿着正装、戴着眼镜的男子想要打断那位老人的讲话,却被他粗鲁地推到了一边。老人继续大声说道:“从去年开始的星球封闭开始,到这次的所谓爆炸,再到刚才政府发布的紧急警报,全部都是星河联盟当局的阴谋!他们想要抛弃我们这些负累,不想要再承担政府的义务,想把我们赶到地底!”
  
  有人终于受不了,站起身来反驳道:“两次爆炸都有详细的数据报告,你为什么不看一眼?”
  
  那位老人更加愤怒,用力地砸了一下主席台的桌子,说道:“就算是真的爆炸,那也是几十光年外的事情,我只上过初级技校也知道宇宙里没有比光更快的事物,光都要走几十年,难道暗物之海的怪物明天就能出现在我们眼前?为什么我们要为那么遥远的事情,现在就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伊芙女士站在会场的门口,看着远处主席台上的争论,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位工会执行长还是这样的粗鲁而且没有文化,市长先生根本就不应该把宝贵的时间拿来说服他,甚至就不应该让他发言。
  
  激烈的争论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因为就算有人支持那位老人的立场,也没办法公开站出来支持他的愚蠢观点。
  
  前后两次爆炸都是在同一颗行星级别工厂,离他们所在的星球确实有六十几光年,但有个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暗物之海是可以通过扭率空洞的,甚至星河联盟科学界一直有一种猜想,认为暗物之海的主体世界本来就在扭率空洞当中。
  
  如果暗物之海真的通过那条空间裂缝入侵蝎尾工业区,那么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到这颗星球,但肯定不需要几十年时间,甚至真的有可能再过几十天就降临在所有人眼前。
  
  几名老年议员用同样粗鲁的方式把那位老年工会执行长从主席台上赶了下去,市长先生心有余悸地擦了擦汗水以及眼镜,开始对市议员们以及各部门的官员进行工作安排。
  
  当听到相关部门主官表示地底基地的检查还没有完成的时候,这位好脾气的市长先生终于忍不住了,近乎咆哮道:“上次爆炸后就让你们开始检查,为什么还没有完成!”
  
  那名部门主官像市长先生刚才那样擦掉了额上的冷汗,有些窘迫说道:“地底基地从来没有正式开启过,也没有人想到有一天真的会启用,每年的例行检查都只是远程数据检查,这才……几天时间,实在是没有办法完成。”
  
  市长先生可不会接受这样的理由,喊道:“封锁期已经一年多了!去年会上我就说过,趁着事务少刚好可以把这几项工作完成,你听到哪里去了?”
  
  像伊芙一样忍受不了这种无止境、而且无意义的争吵的基层工作人员很多,会场里到处都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竟把官员们的争吵声都压了下去。伊芙找到自己的事务主官,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名事务主官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主席台前,与市长的秘书又说了几句话。接着秘书又把那些话转到了市先生的耳中。
  
  市长先生沉默了会儿,摇头说道:“不要指望军方,我也没有面子调战舰过来,舰队的首要任务肯定是封锁大工业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名苍老的工会执行长在台下再次喊了起来:“那些战舰过来有什么用!难道让他们消耗我们的储备粮吗!”
  
  市长先生就当没有听见他的话以及会场里人们的议论声,对围在身边的秘书以及各部门主官说道:“按照城市联席会的精神以及联盟的命令,让所有居民都做好进入地底基地的准备,如果暗物之海真的过来了,立刻开始转移,然后等待救援。”
  
  先前接受质询的那名部门主官有些犹豫问道:“真的……不试试请军方派战舰来撤离吗?”
  
  “太远了。”市长先生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说话的是他,顿时来了脾气,吼道:“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检查!”
  
  没用多长时间,会场里的各级官员以及行政事务人员还有城市各处的工作人员,手环上都弹出来了自己的工作列表。
  
  伊芙看着列表上的指令,转身离开了会场,要在三天时间里完成她那片街区的准备工作,时间非常急迫,只怕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想到这点,经过大厅的时候,她直接抓了几袋干面包塞进了公文包里,又拿了一块咬在嘴里,加快脚步向楼外走去,越来越快,就像是跑步一样。
  
  ……
  
  ……
  
  少女静静看着温泉上空的星图。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浴衣上的那些碎花比平时显得更加鲜艳。
  
  星图上出现了很多只有她才能看懂的机械字符,代表着中央电脑运算核心的提示以及流程规划。
  
  蝎尾星云工业区出现的那道空间裂缝又变大了,第四次融蚀再次宣告失败。
  
  星锋舰队的第十三舰队将在三十七个小时后抵达事发星域,其余的战舰也在以最快速度前去救援,那些战舰上一共有四名破茧者。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暗物之海真的通过了那条空间裂缝,局面无法控制,是不是要进行大撤离。
  
  蝎尾星云那边是星河联盟的重工业中心以及重要的资源星域之一,居住的人类数量倒不是太多,只有七亿人不到。只需要一个整编舰队便能完成撤离,可那样的话就需要打开蝎尾星云与主星这边的空间通道。
  
  那些空间通道已经关闭了一年多时间。
  
  如果只是井九还好,现在确定他与雪姬在一起,如果他们通过空间通道来到这边,那该怎么办?她没有思考太长时间便做出了决定,重新开启空间通道,让陈崖带着舰队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做好撤离准备。
  
  ……
  
  ……
  
  如果不是为了杀一个回马枪,抓到丹先生,陈崖这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那个行星工厂,背着核动力炉,拿着喷射器,开始对那条空间裂缝进行融蚀。
  
  想到这点,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行星工厂的爆炸,直接导致了三百多名工人的死亡,从空间裂缝里飘过来的暗物之海,又浸染了一千多名工人,最麻烦的是,那条空间裂缝还在扩张,甚至已经快要超过当年星门基地的那条空间裂缝。
  
  当然真正的麻烦是空间裂缝的那边。前方战舰的回报非常明确,那边是暗物之海的海底,甚至飞过去的探测器最后传回的昏暗画面上隐隐可以看到一些触手形状的事物。
  
  如果真的是母巢,这就更麻烦了。
  
  好在宇宙浩瀚,空间真的很大,就算暗物之海以及其浸染形成的怪物可以通过扭率空洞,也只是无意识地流淌,想要威胁到在那片星域生活的七亿人类还需要一段时间。想到井九还在那边,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打开加密通讯,联系上远方的857基地,说道:“准备好了吗?”
  
  ……
  
  ……
  
  飞船不停离开857行星地面,带起一些微风,吹拂的那些死亡孢子满天乱飞,让黑白两色的世界多了一些魔幻的色彩。
  
  那些飞船陆续进入大气层外的战舰,然后战舰离开星系,来到外层太空里进入大型战舰,最终在更遥远的太空通道里编入一支临编舰队。
  
  857基地是星河联盟最隐秘的地方,但如果以距离算离蝎尾星云不算太远,军方想要支援发生爆炸的行星工厂,从这里出发最快。还有个没人知道的原因—圣人曾举一直在这里。
  
  在破茧者里曾圣人的境界极高,而且对付暗物之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去年有艘战舰被暗物之海浸染,便是他与沈云埋去处理的。
  
  临编舰队驶入扭率空洞,窗外的光线消失无踪,房间里的自照明开启。舰长走进舰首的那个房间,看着窗前的那个身影,想到失踪的首席顾问先生,沉默片刻后说道:“谢谢您。”
  
  曾举转身看着舰长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这句话在很多时候都容易被误会为敷衍,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很真诚。
  
  那位舰长叫做姜知星,是烈阳号战舰的舰长。
  
  这艘战舰自然就是烈阳号。
  
  雾外星系那场大战之后,烈阳号战舰受损严重,从姜知星到普通士兵所有人都被关进军事监狱。直到前些天,曾举凭借自己的强大影响力,强行把他们从军事监狱里放了进来,恰好烈阳号战舰这时候也修好了。
  
  没用过多长时间,烈阳号战舰便与别的同伴一道驶出了扭率空洞,来到了蝎尾星云。这里距离发生爆炸的梦火行星工业基地还有很遥远的距离,肉眼根本无法看到,但远程通讯系统已经可以帮助他们看到真实的画面,看着光幕上熊熊燃烧的行星以及其间若隐若现的黑点,姜知星的神情变得非常凝重。
  
  这是星门基地被暗物之海入侵以来,星河联盟面临的最大灾难前兆。
  
  曾举不是很紧张,因为现在的星河联盟比数十年前要强大很多,而且已经有一位非常强大的飞升者到了那里,就算守不住也能拖些时间,最重要的是人类的运气真的不错,应该不会出大事。
  
  “运气?”姜知星不解问道。
  
  “就算堵不住那道空间裂缝,怪物们落在某些星球上,也不会浸染太多生命。”
  
  曾举的理由非常明确。井九失踪后,蝎尾星云与星河联盟主星域的空间通道被全部隔断,各星球严禁任何飞行器起落,政府以及社会体系里的各个组织都进入了紧急状态,星锋舰队长时间在这片星域巡游,现在面对突发状况,人类社会无论效率还是调动能力都要比往年强大无数倍。
  
  光幕上的画面越来越稳定,通讯系统可以保证进入全星域广播。曾举沉默了会儿,伸手打开通讯开关,开始向晚蝎星云的所有战舰、各星球政府发布命令。
  
  陈崖与他的舰队还在主星域,没有人的权限比他更高,他的命令与封建王朝的圣旨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更加严苛,必须得到不打折扣的执行。
  
  离爆炸现场最近的星锋舰队一三舰队以最快速度前去支援,远方的三千多艘战舰则被命令迅速向各星系散开,但凡两次空间跃迁能够抵达的人类居住星球,都必须做好撤退的准备。
  
  姜知星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便发现第一期便有三亿人可能需要撤离,不禁有些担心,说道:“能行吗?”
  
  “中央电脑计算过,没有问题。”
  
  曾举不在意这些细节,看着光幕上燃烧的行星,看着光焰里那个若隐若现的小黑点,深深地吸了口气。
  
  不管是撤退还是就地待援,都是预案里的正规流程,解决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能不能堵住那道空间裂缝。
  
  那位最早赶到燃烧行星的飞升者很强大,剑意森然无情,问题是那道空间裂缝太大,想要一边作战一边融蚀只怕很难,甚至……有危险。如果沈云埋在就好了,他的战力绝对不弱于那位飞升者,身体强度更是远远超过对方,就像在黄玉二号行星上那样……
  
  曾举觉得眉间有些发闷,抬起手轻轻揉了揉,不再想这些问题。
  
  姜知星看着他的神情,下意识里说道:“要不要……给您煮壶热茶?”
  
  从星门基地到主星再到857基地再到雾外星系,他看习惯了钟李子、花溪给井九煮茶的画面。
  
  曾举放下手,微笑说道:“我喝水就行。”
  
  ……
  
  ……
  
  修道者不在意享受,不管茶还是酒很多时候只是用来看的,或者寄托着某些意味。
  
  星河联盟的人们对茶叶的爱好也不多,更愿意臣服在各种碳酸饮料与微量药剂之下,反正有基因优化与武道修行,那些刺激带来的轻微损害不需要太在意。
  
  烈阳号战舰的生活区里摆着各式各样的饮料,只有角落里放着一些简易的茶包。
  
  十几名857基地研究人员坐在生活区里,端着酒与各种饮料低声议论着什么。他们对暗物之海怪物进行了多年研究,经验非常丰富,想来在这次突发事件里应该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一名研究员蹲在柜子角落里,看着那些茶包上的文字,好奇地拿起来闻了闻,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看来不是很满意。
  
  最终他挑了一包茉莉花茶,因为某些原因他对茉莉花有种亲切感,前些年妻子知道他的爱好经常给他冲茉莉花茶,现在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喝到了。
  
  茶包被无理地撕开,里面的茶叶与花瓣被粗鲁地倒入杯中,沸腾的水从自动感应出口落下,冲得深绿的茶叶与微白的细微花瓣不停旋转,渐渐散发出更浓的香味香味主要是花香,茶香全被掩了下去。
  
  那名研究员再次失望地摇了摇头,身上的那件灰色格子衬衣,随着他的身体摆动而颤抖起来,形成如同马赛克般的效果。(实在是想不到合适的新说法,所以还是用马赛克了)
  
  不管是这些茶包,还是过沸的水以及毫不烫手的隔热杯,都让他不满意。
  
  这个世界有很多有趣的、好玩的、有用的东西,但没有好铁壶,没有好茶杯,没有好茶叶。
  
  他端着散发着热气的大茶杯,向工作区走去。同事在身后喊了两声,他把黑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说自己还有个推演计算没有完成……
  
  伴着嘀的一声轻响,手环散发出亮光,调出相应的秘密资料,以立体光幕的形式缓慢流转。灰格子衬衫研究员靠到椅子上,静静看着那些画面与数据,举起手里的茶杯吹了两口气,然后暖暖地吸了一口。
  
  他举着茶杯的是右手,手腕上有个银色手镯,表面流动着光线,给人一种特别灵动的感觉,仿佛时刻准备着活过来,然后去战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