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有女儿的先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海水逐渐上涨,远方悬在天边的月亮显得低了些。
  
  猴儿们在树林里尖声地叫着,不停地扔着椰子,却没能砸中几个石头。
  
  潮水把那些椰子与吃剩的椰壳推的更加凌乱,不知要变成怎样的数字,不知还有几天。
  
  “我飞升的时候还没有中州派,云梦山的灵脉还紊乱不堪,麒麟与苍龙各霸一方,我不想费神理会,它们也不敢往南边看上一眼。”
  
  青山祖师坐在沙滩后方,把两条萎缩的小腿埋在沙子里,身体微微后仰说道:“后来的那些事情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海岛上的沙滩被晒了整整一天,滚烫的很是舒服,他微哑的声音却是那样的寒冷。
  
  卓如岁老老实实地跪坐在旁边,不敢像平时那般跳脱。
  
  三万年来,朝天大陆修行界一直有两个领袖——青山宗以及中州派。在景阳真人横空出世之前,两大派的地位、底蕴、实力都差相仿佛,中州派甚至还隐隐超出一线,也出了好几位飞升的仙人。
  
  “你一直想知道云梦山的飞升仙人去了哪里,那么我来问你,青山历史上的飞升者有几人?”青山祖师问道。
  
  卓如岁低头说道:“不算我与赵腊月,有七人。”
  
  “那为何这些年便只剩下我与纯阳?”青山祖师说道:“自然是与云梦山的那些人兑掉了。”
  
  按照曾举的说法,那几位青山剑仙都是死在了人类与暗物之海的战争里,谁知道原来真相竟是如此残酷而黑暗。
  
  朝天大陆最强的两个宗派在飞升后的世界里依然处于相似的局面,甚至更加可怕。
  
  卓如岁的头更低了些,甚至快要触到在沙子里爬行的小螃蟹。
  
  “云梦山确实不凡,你也看到了今日的童颜……了不起,有资格作我青山的对手。”
  
  青山祖师看了他一眼,道:“你却还要给他求情。”
  
  卓如岁伸手扒拉了一下黄沙,埋住那个小螃蟹,说道:“我知道错了,有机会我会亲手杀了他,为……”
  
  他心想自己该为谁报仇?沈家老宅里那些浑浑噩噩的老头儿还是地底那些猪肉一样的东西还是喷水池边的花花草草?总不能是那个叫黄木槿的生化人吧,人可是你们老沈家的叛徒!
  
  “宇宙太大,想要找到某个人杀死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青山祖师的视线落在海上的那轮明月上,声音微哑说道:“如此说来,还真有些喜欢远古文明那个年代。”
  
  他没有经历过远古文明的人类社会,但听那位少女说过很多相关的故事。
  
  听说在那个时代,每个人类从出生开始都会被编号,颈后植入芯片,辅以遍布宇宙的监控系统,中央电脑可以观察一切,被称为宪章光辉。
  
  放在那个年代,就可以轻松地找到童颜,更不可能让他离开星门基地,去烧了沈家老宅。
  
  只可惜,那位神明在执政后期制订了新的宪章规则,人类文明新生之后,那位少女也只能在新规则之下行使权限,那样的时代再也无法重现了。
  
  至于公民权利这种东西——这是面临暗物之海危险的时代——在青山祖师看来远没有管理便利、集中力量重要。
  
  那位少女无法完全掌握星河联盟的一切,真的很不方便。
  
  比如破茧者们需要一个单独的情报收集、分析系统,需要提前对那些考察对象做出安排。
  
  “芯片不可替换,手环却可以随便做假,你给自己选择的角色确实很完美,但你最后的这个选择,非常不明智。”
  
  青山祖师望向海面说道:“现在想来,我真的是太多年没有管事,居然有人敢背叛我。”
  
  一道光幕在海面上展开,画面有些乱,好像是一个简陋的电子修理铺。
  
  丹先生被捆在在椅子上,颈间系着一道红色的细线。那根红线看似普通,但隔着光幕也能感受到其间散发出来的凶险意味,不知道是什么法宝。
  
  一张线条方硬、满是冷酷意志的脸出现在光幕一角,然后向后退了几步,露出了穿着军装的全身。
  
  前些天陈崖结束对星门基地的调查与审讯后便乘战舰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暗中回来了,还抓住了丹先生。
  
  在光幕幽暗的角落里还站着两个黑衣人,用帽子遮着头,散发着阴寒而强大的气息,就像丹先生颈上的那根红线一样,隔着光幕也能清楚地感受到。
  
  卓如岁知道对面看不到自己,依然下意识里向祖师身后藏了藏——那两个黑衣人明显是魔道强者,既然星河联盟的人类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把朝天大陆的功法修到极致,难道他们也是飞升者?
  
  ……
  
  ……
  
  修理铺里到处都是电子元件,在垃圾一样的事物最深处还能找到一些法宝的碎片和十几个假冒手环。
  
  这里是民生街区某条街道角落的修理铺里。
  
  丹先生的双腿已经废了,纵使是飞升者的仙躯也承受不住陈屋山石人的数十次重击。
  
  他神情疲惫地坐在椅子上,听着眼前那颗明珠里传出的微哑声音,心想是啊,好像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听到你说话了。
  
  “谈不上背叛,我又不是青山弟子。”他喘了两口气,说道:“正道领袖都是自封的,人类领袖也是自封的,你不过就是出来的早了些,与那台电脑最先结盟,难道我就一定要效忠你?那我到底是效忠你还是效忠那台电脑?”
  
  “我在雾外星系对万物一说过,当我拣到它的那一刻,就表明我是神明选中的那个人。”青山祖师的声音从明珠里传了出来。
  
  丹先生瞪圆眼睛说道:“所以?原来天命所归是看谁拣垃圾的本事强?”
  
  青山祖师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同情他们?”
  
  “不,他们都比我强,而且也都是些心黑手辣的家伙。”
  
  “那你为何告诉童颜沈家老宅在哪里?”
  
  “因为我看你不顺眼?”
  
  说完这句话,丹先生笑了起来。
  
  陈崖对着那颗明珠说道:“他有个女儿,正在寻找。”
  
  丹先生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陈崖继续说道:“前些天他说童颜去了怪物基地,现在看来应该是陷阱,我已经让几位真人回来了。”
  
  “就这样吧。”
  
  青山祖师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
  
  然后再没有响起。
  
  丹先生沉默了会儿,说道:“我知道求情没有意义。”
  
  陈崖面无表情说道:“童颜能用你的女儿威胁你,我也可以。”
  
  丹先生说道:“你给我一支烟,我想想。”
  
  陈崖伸手在桌了翻了一下,找到半包烟,从里面取出一根放进他的嘴里,有些笨拙地点燃打火机。
  
  “你居然不会火系功法?这就不如井九他们了,那个小姑娘刚搬到民生街区的时候来找我做过一张图书馆的假卡,那给我点烟的手法纯熟的……一看就吃过不少苦。”
  
  丹先生用力地抽了两口,烟卷前端的红点不停上下,仿佛在点头。
  
  陈崖说道:“我可以学。”
  
  丹先生说道:“你跟着纯阳真人这么多年,学到了什么?”
  
  陈崖沉默了会儿,说道:“你想好了吗?”
  
  丹先生叼着烟卷,一脸不在乎说道:“你们都想用我的女儿威胁我,但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不被威胁的方法。”
  
  陈崖神情微变,说道:“不要。”
  
  开口之前,他的双手已经落在了丹先生的颈间,握住了那根红色的线。
  
  丹先生没有躲,依然叼着烟卷,像个老流氓一样看着那颗明珠,眼里满是轻蔑的神色。
  
  无数仙气从他看着寻常的瘦弱身躯里喷涌而出,只是瞬间便突破了他自己的道法屏障,接着突破了那根红色的细线。
  
  那根红色的细线感应到他身体里仙气的变化,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内缩去,同时散发出极其锋利的意味。
  
  擦的一声轻响,陈崖的双手啪的一声被震开!
  
  与那根红色细绳遇到的任何事物都碎裂开来,不管是丹先生的颈还是身躯还是那些喷涌而出的仙气。
  
  站在阴影里的那两名黑衣人如鬼一般飘出了修理铺,来到了街道上,挥手卷起带着秽意的风,护住了自己,同时也设置了一座阵法。
  
  啪的一声轻响,无数血肉带着仙气碎片轰开了修理铺的卷帘门,洒在了街道上。
  
  地底街区的街道是由石子铺成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的鞋底踩过,石头表面非常光滑。
  
  曾经有烤茄子落在上面,有火锅红汤洒在上面,有孩子踩着二手滑板经过,也被有游戏厅大佬的金链子砸过。
  
  今天这些光滑的石子上面落满了最鲜艳而纯正的仙血,其间隐隐夹着一些晶莹的仙骨碎片。
  
  修理铺内部更是狼籍一片,那些电子元件与纤维纸乱飞着,被血水打湿。
  
  啪的一声轻响,烟卷从空中落下,落入血水里,亮起一点烛火般的微光,便自淡去。
  
  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有一个伪劣的电子手环染着仙血,也在散发着微光,仿佛是某种信号。
  
  陈崖站在破烂的修理铺里,身上满是血与仙骨屑。
  
  他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手,沉默无语了很长时间。
  
  作为朝天大陆飞升者里最擅长防御功法、身体强度最不可思议的他,本来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挡住那根红色细线,但他在雾外星系被井九斩断了三根手指。
  
  这是怎样的因果?是啊,他跟着李将军几十年时间究竟学到了些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