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惊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数日后,雾山市南区行政中心三楼少年儿童棋类兴趣班的教室里响起孩子们的惊呼声,紧接着是老师的赞扬声以及孩子们天真而真诚的、雷鸣般的掌声。
  在孩子们羡慕的视线注视下,老师送井九走出了教室。
  他向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有些遗憾。
  “伊芙老师去社区调研了。”老师知道他在找谁,笑着说道。
  井九很有礼貌地向老师行礼,去等待区接着花溪,然后一起坐地铁回家。
  地铁窗外的广告灯牌熄了,不知道明天会换成什么商品,车厢里的乘客们低声议论着。
  被封锁的时间太长,社会经济自然不景气,除了生活必需品,只有很少数量的商品还在生产销售,地铁里的广告灯牌更换频率降低了很多,偶尔换一次竟成了居民们关心的新闻。
  花溪看着井九睁大眼睛说道:“哥哥,赢了吗?”
  井九点了点头。
  花溪的眼睛睁得更大了,说道:“哥哥真厉害。”
  井九的唇角慢慢地翘了起来,带着些轻微的得意说道:“老师也说我,厉害。”
  他的心情真的很好,不是因为可以不用再做棋类特训、不用挨打,而是因为他很喜欢赢的感觉。
  哪怕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对这种感觉也有着强烈的向往。
  回到720家里,他坐到窗边开始弹琴,唇角依然带着笑容,于是钢琴曲在他的手指下面终于第一次有了感情,或者说情绪。
  雪姬转头望向窗边弹琴的少年,注意到今天他的指法其实并不完美,节奏与用力也不像平时那么标准,尤其是在某些段落时,用力明显有些不稳,可如果数据化的话却能形成一道很漂亮的曲线。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也变成一条好看的曲线。
  ——原来感情与情绪都源自不完美。
  人类真的弱小可怜而且荒唐。
  如果景阳醒后发现自己也曾经如此,不知会多么生气。
  雪姬的欢愉来自这些复杂的原因,花溪的开心则要简单很多,因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雪姬与哥哥的心情都很好。
  她在花海间走过,摘了一朵花别在耳后,哼着简单而高兴的童谣来到窗边,掀开黑色窗帘一角,望向笼罩着旧楼区的暮色,微笑不语。
  寒蝉飞到她的身前,落在窗台上,望向那几栋居民楼之间落下的太阳,有些想念神末峰。
  在神末峰的崖边,它经常趴在白鬼大人的头顶,一道看夕阳。
  花溪忽然伸出手指轻轻捅了捅它,压低声音说道:“我告诉你一件事,你替我保密好不好?”
  寒蝉望向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花溪沉默了会儿,说道:“其实……我记起来了一些事情……哥哥不是我的亲哥哥……我也不是这里的人。”
  寒蝉的复眼里流露出无数道光点,不知意味。
  花溪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落日轻声说道:“我记得我是一个大小姐……怎么可能在这么穷的地方生活呢?我……是被哥哥拐卖的小可怜吧?”
  她越想越伤心,委屈地瘪起嘴角,眼睛一红,差点哭出声来。下一刻她抹掉眼泪,强颜欢笑说道:“不过哥哥就算这么傻,对我也很好呢,所以我不会报警的,会要继续陪他一段时间,等他学会自己做饭了,我再偷偷溜走。”
  小姑娘对着落日哭泣的时候,寒蝉毫不犹豫偷偷溜走了,去了隔壁的书海里,附在雪姬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当天夜里,雪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花溪的卧室里,看着就像一个鬼似的。
  花溪躺在床上蜷缩在被窝里,诡异的是整个人连床在一起都被冻成了一个方形的冰块。
  每天夜里她都是这样睡的,只不过她自己不知道而已,所以每天清晨醒来才会那样的冷,倒不全部是因为雪姬替井九治伤的缘故。
  雪姬面无表情看着冰块里的花溪,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她举起圆圆的小手,再次释放过去一道寒意。
  那个方形的冰块体积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却添了些极淡的蓝色。
  做完这些事情,雪姬回到客厅,拾起那件红布系好,飞到了院墙那边的垃圾堆上,抬头望向星空。
  星空很肃穆,但并非真的永恒。
  在她眼里,那些恒星始终在做着相对精准的运动,让她很不舒服。
  没看多长时间,她回到了屋子里,调整姿式坐进井九怀中,伸出小手按住他的眉心,缓慢地渡入寒意。
  她忽然觉得这样活着有些累。
  现在的井九与花溪可能适应并且喜欢这样宁静的日子,但她不行。
  寒蝉在窗台上回首望向她,在心里默默想着,陛下你可以的,你行。
  雪姬懒得理它,闭上眼睛,竟渐渐真的睡着,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那鼾声在寒蝉听来,如九天之上的惊雷一般,赶紧转身望向窗外,警惕而忠诚。
  ……
  ……
  体育馆里响起如雷般的掌声。
  井九站在孩子们当中特别醒目,明显要高出很多。
  家长以及来参加晚会的观众们都知道他的特殊,没有觉得怪异,反而给予了他更多的掌声。
  这里是雾山市工业区的千人体育馆,很长时间没有启用过了,这次被活动中心征用进行少年文艺汇演,迎来了难得的热闹。
  井九有些笨拙地鞠躬行礼,抱着奖杯下台,向着座位走去。
  他的钢琴独奏拿了三等奖。
  花溪鼓掌更加认真,伊芙女士坐在一边,也很高兴地轻轻鼓着掌。
  被花溪抱在怀里的雪姬当然没有任何反应,只要参加汇演的孩子都能拿奖,最差也有个参与奖,三等奖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莱恩,祝贺你,想要什么礼物吗?”伊芙看着井九微笑问道。
  花溪把奖杯拿了过去,仔细地观察着,有些爱不释手的意思,哪里还记得前些天对寒蝉说过的话。
  井九明显没有想到拿了奖还能有别的礼物,认真地想了起来。
  伊芙女士也不催促,只是笑着等他做出决定。
  井九有些不确定说道:“能不能……看电影?”
  ……
  ……
  星际时代的人类社会,各种全真游戏已经成为娱乐的主流,看电影的人已经非常少,就算有这方面的精神需要,一般也都是在家里观看全息图景。
  雾山市作为比较落后的人类城市,居然还真的有一家古典影院。雪姬对这种活动没有任何兴趣,让花溪抱着自己回了家,走进影院的便只有井九与伊芙女士两个人。如果不是他们的年龄从外表上看相差太多,还真的有些像一场约会。
  伊芙女士三十一岁了,因为忙于工作已经好些年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来过电影院,带着井九买了两张票,又买了一些零食与饮料,发现价格比以前贵了很多,不知道与星球封锁有什么关系。
  伴随着清楚的报时,两个人向放映厅里走去,路过转角处的落地大花瓶时,伊芙女士征得工作人员的同意,摘下一朵花送给了井九。
  井九没有接受过这种礼物,有些笨拙地别在衣领上,问道:“好……好看吗?”
  伊芙女士认真地端详了会儿,微笑着点了点头。
  电影本身没有什么好说的,故事非常经典或者说老套,讲的是一个年轻而强壮的太空海盗,在一次成功地抢劫后,因为分赃不均的原因,他被同伴们扔进了囚室里。谁也没有发现,在太空船的航道上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
  仿佛真实一般的立体电影画面在环形电影院正中不停闪动,井九与伊芙坐在二楼的第一排位置安静地观看。井九选择的是男主视角。十几名海盗同伴被暗能量侵染,变成了怪物,开始血腥地杀来杀去。有一名侥幸没有被侵染的人质处于极度危险的状况下,年轻的男主角抢到了一艘单人救生船,眼看着可以离开这个地狱,却因为那个人质的原因留了下来。当然那位人质是位年轻美丽善良的少女……伊芙选择的是女主视角,她看着那个英俊的男主角向自己走来,下意识里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年,觉得他平凡无奇的模样要更加顺眼,尤其是在衣领那朵花的陪衬下。
  井九察觉到她的注视,拿起零食,用眼神询问她是不是要吃。伊芙微笑着摇了摇头,心想电影结束后应该问问这个孩子以后打算读什么学校。
  她的手环忽然发出轻微的震动,系统突破了设置的静默状态,自行跳出一行光字。她看了一眼便神情微变,对井九说道:“工作上有事,我得先走。”
  井九怔了怔,说道:“那我送您。”。
  伊芙摆摆手示意不用,提着文件包,低着头向电影院外走去,神情有些焦虑,看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井九没注意这些,重新坐回椅子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式,抱着零食桶继续看电影,看着空间裂缝那边若隐若现的母巢还有那些怪物,莫名觉得有些眼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