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仲捉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位笠帽老人有比较初级的人工智能,应该是沈家老宅阵法的主持者。
  童颜小时候经常与青儿下棋,对这种存在与这种局面都很有经验。
  笠帽老人摸出一个棋盒,拿出棋子摆好。
  童颜发现正是自己想到过的太空军棋,毫不犹豫拿起一台重装机甲向前方推进了一步。
  没用多长时间,棋局便结束了,笠帽老人咕哝着按动密码,打开通往深处的合金门,带着他去往下一个棋局。
  如此简单而枯燥的关卡重复了八次,云雾渐薄,远处的沈家老宅隐约可见,童颜与笠帽老人到了山间的棋亭里。
  既然叫棋亭,亭子里自然早就摆好了棋。
  棋盘非常巨大,纵横三百六十五道,而且不止线条相交处、就连格子里都摆着黑白两色棋子。
  笠帽老人说道:“如果你能解开这局棋,那么所有的无礼都会得到宽恕。”
  话音落处,巨大棋盘上的黑白棋子飞了起来,静静悬在亭下的空间里,形成一个极为复杂的立体结构。
  看着这幕画面,童颜很自然地想起很多年前的朝歌城、棋盘山上井九布的那个棋局。
  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井九在烈阳号战舰上布置出一个更大的棋局。
  丹先生的情报渠道再如何厉害,也无法把触手伸到857基地那边。
  童颜望向笠帽老人说道:“你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笠帽老人说道:“没有人知道少爷在哪里,你在这里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童颜说道:“如果沈云埋真像情报里说的那样,连井九都欣赏喜爱他,那他肯定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像我一样。”
  笠帽老人说道:“少爷当然是这个宇宙里最聪明的人,不过如果你能破了这个棋局,你就比他更聪明。”
  童颜没有理会他的这句话,继续说道:“既然他如此聪明,就不可能让自己进入绝望的死局,肯定会留下一线生机。”
  是的,他来到沈家老宅,就是要找到沈云埋给自己留下的那一线生机。
  笠帽老人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你能破解这个棋局,就有资格进入老宅,也许……你要找的东西在里面。”
  “短时间里我无法破解这个棋局,也许以后我会来做这件事,但现在我需要时间。”
  童颜把手里提着的行李包放到棋盘上,顿时震落了数百个棋子。
  啪啪清脆的响声里,他盯着那位笠帽老人的眼睛说道:“带我进老宅,不然我就炸了这颗星球。”
  ……
  ……
  童颜不知道井九曾经面对着类似的棋局,而且用了很长时间才破解了很小的一片区域,但他有自己的破局方法,这方面看似粗暴,实则隐藏着很多信息分析与判断,是真正的宇宙流。
  井九都不知道自己曾经破解过这种棋局,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以前下过棋,不然他怎么会报名参加棋类兴趣班。
  他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棋盘上的黑白两色棋子,皱着眉头,显得特别苦恼。
  那些棋子不是圆的,而是各种微小的模型,有五种级别的战舰,还有几种机甲以及各种武器平台。
  是的,他这时候在下的就是最简单的太空军棋,对手是一名八九岁的男孩。
  经过一段时间长考,他终于拿起了一个代表重装机甲编队的棋子,向着斜上方跳了过去。
  房间里响起议论声、嘲笑声与争论声。
  那名八九岁的男孩看着他轻蔑一笑,说道:“莱恩,就你这水平也敢和我下棋?回家再练练去吧!”
  说完这句话,他拿起一枚激光主炮,毁灭掉那个重装机甲编队,同时杀死了井九基地里的司令官。
  房间里的嘲笑声变得越来越大。
  井九认真盯着棋盘,用了很长时间才确认自己好像确实是输了,挠了挠头,起身把位置让给了另外一个小朋友。
  在孩子们嘲笑声的陪伴下他向着门外走去,本来就是兴趣班结束后的活动,输了当然就要回家。
  花溪抱着雪姬跟了上去,她不知道怎么下棋,雪姬则是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
  伊芙女士站在门外,看着这幕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井九的头发,说道:“下棋本来就很难,不要着急,慢慢学就是了。”
  井九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低头表示感谢,接过伊芙手里的糕点便与她道别。
  一家人提着糕点走到行政中心街道对面,下到地铁里。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似乎没有受到今天的失败打击。
  窗外的广告灯牌发出各种光线,照亮他平静的面容。
  地铁到了支山战,响起清楚而悦耳的报站声,他慢慢抬起头来,自言自语道:“我……真的错了吗?”
  伊芙老师说的没有错,太空军棋确实太难,主要是规则太复杂,而且有很多违反常识的地方……是叫常识吗?激光炮怎么可能打死人呢?
  ……
  ……
  回到720家里,花溪提着糕点去准备蒸热,井九习惯性走到窗边准备弹琴,却忽然发现今天的琴盖打不开,转身望去发现雪姬坐在沙发上,她的面前摆着一盘棋。
  “你……你什么时候买的?”井九走到她对面坐下,看着棋盘上那些栩栩如生的战舰、装甲,有些好奇问道。
  寒蝉飞到他的肩上,跳了几个欢快的舞蹈动作,表示是自己在商场里拿的,想要得到他的表扬。
  最近这些天雪姬心情好的时候,寒蝉去讨好井九她不怎么在意。但很明显今天她的心情非常不好,于是下一刻寒蝉便变成了一块冰坨子,重重地摔到地上。
  雪姬的心情当然不好,自己家的崽居然连个小孩子都下不过,太丢人了。
  既然那个小孩子要井九回家练练,那她就要好好把井九练一下。
  寒蝉从碎裂的冰坨子里挣扎出来,明确地感知到了女王陛下的意识,哪里敢大意,用最快的速度召回在714附近监控大气层动静的几只蚊子。
  那些蚊子的体积非常微小,肉眼根本无法看到,但摩擦肢足发出的声音却很明亮,而且发音非常标准,与地铁上的播音员一模一样。
  “太空军棋是深受星河联盟民众欢迎的益智棋类游戏,分为六种下法,适宜于六岁至十二岁的孩童……”
  伴着机械标准的播音声调,井九开始了艰苦的棋类特训。
  之所以说艰苦是因为雪姬的教育非常简单而粗暴,只要他走错一步,或者说对规则产生了莫名其妙的自我想法,便会被她用力地打一下。
  她的小手圆圆的非常可爱,但事实上这个宇宙里能够用手便把井九打痛的人只有她。
  花溪听着客厅里像雷一般的声音,吓了一跳,跑过来看了两眼,发现是雪姬在打人才松了口气,抚了抚胸口说道:“声音小点,吵着,邻居。”
  没有邻居。
  所以雪姬打的还是那样用力。
  没过多长时间,井九受不了了,抬起头来看着她认真说道:“吃饭。”
  厨房里传出糕点被蒸热后奇怪的味道,确实到了吃晚餐的时候。
  雪姬抬起小手指向棋盘上的那些战舰、装甲,就像君临天下、号令数百万军队的女王。
  寒蝉感受到她的意志,用蚊子说道:“不准吃饭。”
  省去了吃饭的时间,特训的进程再次加快,花溪捧着碗在旁边好奇地看着,没有看多长时间,太空军棋的教程终于结束。
  井九的衣服被震碎成破布,可怜地垂在身上,眼角那个早已消失的小裂痕,不知何时再次出现。
  雪姬很满意自己的手段,示意今天到此为止。
  花溪回到厨房,看了眼已经空了的蒸锅,有些不好意思地缩缩肩,想了想把自己的碗递给了井九。
  吃完晚饭后,井九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肩膀,走到窗前开始弹琴。
  弹完蝎尾星云舞曲后,他关上琴盖,拿过笔纸开始写诗。
  那支铅笔的末端已经被咬烂了,可想而知写诗对他来说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花溪去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里的花还是开的那般盛,简直如海一般,她徜徉在其间,脸上满是欢快的笑容,不时摘下一朵尝两口。
  她忽然停下舞步,慢慢来到窗边,拉开黑色的窗帘,歪着头望向渐渐出现在天空里的星星,眼神里的懵懂渐渐被惘然取代。
  雪姬则是去了隔壁那个单元,站在直抵六楼的天井里,沐浴着星光,神识在书海里随意行走,红色大氅无风而飘。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红色大氅缓缓垂落,她取出从那个死人身体里找到的薄冰片,沉默观察了很长时间,乌黑的眼瞳里满是寒冷的意味。
  这片薄冰片是沈青山多年前洒在宇宙里的一根毫毛,她不确定对方什么时候能够找过来,井九没有醒过来的迹象,醒了也没用,她的压力有些大。
  就像有些父母那样,她今天也找到了发泄压力的渠道,瞬间坐回了沙发上,用眼神示意井九坐到对面。。
  寒蝉从柜子里取出围棋盘,举着沉重的棋瓮爬上茶几,感受着雪姬的低沉情绪与井九的不愿意,觉得压力也很大。
  今天晚上雪姬教井九的是五子棋,黑白棋子不停往棋盘上落下,蚊子不停讲述着定式以及禁手,紧接着响起来的又是风雷之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