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让我们一起投降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朝天大陆东海畔有片叫墨丘的地方,墨丘有座果成寺非常出名,某代神皇与太平真人都在那里做过住持,井九与赵腊月都在那里静修过很长一段时间,柳十岁甚至带着小荷在寺外的小菜园里做过一段农夫。
  很多很多年前,这里还没有果成寺,山前有一座草屋,一位农夫从这里走了出来。
  他做了一段时间苦力,当了几年将军,在战场上悟道,成为了修道之人,接着又去了千里风廊,拜在了曾圣人的门下。
  曾圣人飞升后,他游历世间。
  不悲不喜。
  不言不语。
  某日他走过水月庵门前,看到那株桃花,开口赞了声美。
  接着他去了东海畔,看着红日落入通天井里,想着冥界依然无法,忽然有所明悟。
  他以手抚顶,落发成僧,转身回了墨丘那座已然倒塌多年的草屋,修了一座寺庙。
  那座寺庙便是果成寺。
  后世的果成寺在朝天大陆声望极高。
  他就是第一位医僧。
  也是禅宗之祖。
  这就是大悲和尚。
  大悲和尚寿元极其绵长,世人以为是福报,直到两千岁后,就地坐化,肉身成佛,来到了这个世界。
  对朝天大陆的修行者来说,大悲和尚是非常了不起的前辈,是传说中、不,甚至可以说是神话里的人物。
  那天在花家城堡里,那位少女曾经给赵腊月演示飞升者们各有道路,其中便着重提到了大悲和尚。
  当时赵腊月觉得那片星图有些眼熟,这时候才明白原来那就是主星。
  大悲和尚一直就在主星,一直在等着与她相见。
  赵腊月再如何自信,也不会轻视这样的一位存在,但她想不到对方像自己一样喜欢玩悬浮滑板,更没有想到见到对方的第一面,对方便说自己刚刚改了法号,而且那个法号竟是如此的喜庆而怪异。
  远方恒星的光线被主星遮住了些,两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阴影里,太空里没有空气,自然没有风,那件淡色的僧衣却依然在飘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禅宗里那个著名的段子,事实上,按照禅宗经典的记载,那句话就是这位少年僧人说的。
  没有风的地方按道理也无法传播声音,大悲和尚的声音却是那样的清楚,而且他没有开口。
  “你不应该来这里。”
  大悲和尚或者说欢喜僧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句话,没有任何机锋隐藏在里面,也没有什么悲天悯人的气息,直接而充满压力。
  随着他的声音向着寒冷的宇宙四周散去,远方的数艘战舰以及数量难以想象的太空武器平台开始缓缓变姿,瞄准了赵腊月。
  少年僧人脚下的悬浮滑板悄无声息裂开,变成了一个圆盘被他踩在脚下。那个圆盘上涂着金漆与各种颜色,花纹异常繁复,是数十个图案故事,随光线变化,图案故事也发生着变化,演尽诸界轮回,散发着古老而神秘的气息。
  这应该便是禅宗至宝——大涅盘。
  果成寺里的涅槃经以及很多神通,据说都是由这件至宝而来。
  当初井九落下最后一粒沙,瓷盘里的沙砾便成山河,也是一脉相承的手段。
  只不过与瓷盘里的山河图相比,大涅盘的图案与内容更复杂无数倍,仿佛是无数个真实的世界。
  普通人不要说使用大涅盘,便是看一眼上面的那些图案,神魂便会深陷其间,无法自拔,就此沉沦。
  赵腊月没有在意远方那些战舰与太空武器平台,也没有在意大涅盘散溢出来的神秘气息,随意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悄然无声,她脚下的悬浮滑板也裂开了,从中生出一道血红色的剑,被她踩在脚下。弗思剑是那样的鲜艳,又是那样的纯净,除了血腥味道与杀意便再无其余,与大涅盘无比繁复的三千世界形成截然相反的两种状态。
  无数道充满凌厉杀意的剑意在宇宙里生出,从无数个方向刺向欢喜僧的身体。
  黑暗的宇宙空间里仿佛生出了几千道血线。
  欢喜僧踩着大涅盘飘然而退,去了数千公里之外,望向赵腊月的眼神里多了些别的意味,不知道是欣赏还是赞叹:“李纯阳也没有这般凛冽决然的剑意,没想到现在朝天大陆的晚辈竟然强到了这等程度,不过你是杀不死我的。”
  曹园在白城小庙里修出金身,雪姬也很难把他的防御打破,后来太平真人灭世的时候,他的金身甚至可以挡住天地的重量。欢喜僧是禅宗初祖,飞升时已然肉身成佛,弗思剑确实很难破防,不二剑倒有些可能。
  赵腊月毫无惧意说道:“你来做什么?”
  对方说她不应该来,她便问对方来做什么,非常合理。
  太空远方的那几艘战舰还有很多太空武器平台已经做好了发射的准备。
  冉东楼已经卸任,对主星的防御系统再无干涉的力量。
  李将军死后,飞升者的势力分成了数方,不算远在857基地的曾举,便要以这位少年僧人与陈崖的势力最大。
  当然这建立在青山祖师没有表态的前提下。
  有很多原因会让欢喜僧不喜欢赵腊月出现在主星并且停留,以他在两个世界里的超然地位也不需要对赵腊月解释。
  但赵腊月知道他肯定有话要说。
  主星的投影落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是那样纯粹的幽暗。
  安静的宇宙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我要投降。”
  欢喜僧的声音直接在赵腊月的意识里响起。
  除了她没有任何人、任何监控设备能够听到这四个字。
  不管是那位无处不在的少女祭司还是神识横贯宇宙的青山祖师。
  赵腊月静静看着他。
  忽然,她的视线向下落在大涅盘上,看着那些可能是臆想出来的诸多世界景物,若有所思。
  欢喜僧是禅宗之祖,不管在朝天大陆还是在这个世界里都拥有极其超然的地方,他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向井九与赵腊月投降。以他的身份如此郑重其事地说出投降二字,那只有一种解释。
  ——他想带着整个人类向暗物之海投降。
  这比赵腊月愿意跟随井九还要更加极端,更加无法理解,是真正的背叛,而且是无理的背叛。谁都知道,暗物之海是没有意识、没有想法的客观存在,不可能接受任何智慧生命的投降,所以人类文明才能奋战到最后一刻。
  “在雾外星系我看到了两个太阳的诞生,看到了两个了不起的家伙的离开,看到了死亡的阴影,看到了生死之间的恐怖与欢喜。”欢喜僧的声音在她的意识不停响起,“所以让我们一起投降吧。”
  他就这样随意地说出了自己最隐秘的想法、最疯狂的念头。
  弗思剑在无风的宇宙里微微颤动,带着肉眼无法看清的剑意微痕,在欢喜僧深静的眼底深处刻下文字,表明赵腊月的态度。
  “暗物之海不会接受投降。”
  “以前的暗物之海不会,但现在可能会。因为暗物之海可能正在拥有意识。”
  “为什么?”
  “因为没有人能找到雪姬。”
  欢喜僧望向主星上方那些如星辰般的空间站,带着微笑。
  ……
  ……
  井九为什么要写那本叫做大道朝天的小说,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释,但在最直接的层面上,所有人都接受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想通过这本小说让青山祖师、纯阳真人或者雪姬找到他。
  青山祖师与纯阳真人出现了,雪姬没有出现。
  人族飞升者在朝天大陆的修行历程,从来都是与这位北国女王的对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猜到朝天大陆的真实意义,猜到雪姬是对暗物之海的一种模拟,现在又通过那本小说知道雪姬到了这里,当然想找到她。
  从始至终,他们没有在井九面前提过雪姬一次,更加说明他们对雪姬的重视以及恐惧。
  那位少女祭司继承了神明的遗产,当然也想找到雪姬,但遍布整个星系的监控网络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既然没能在这里找到雪姬,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她不在这里。
  不在这里,那就只能在那里。
  那里是暗物之海。
  雪姬如果去了暗物之海,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朝天大陆是神明留下的实验室,他真的只给人类留下了一个解决方案吗?在那次同归于尽之后,他还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万物一剑上吗?也许他想通过雪姬找到一种与暗物之海共存的方法?这听上去有些荒唐,但不管是通过雪姬掌控那些被暗物之海浸染的怪物还是别的什么方法,欢喜僧总觉得会有一种新的方法,应该有一种新的方法。
  赵腊月沉默了很长时间,弗思剑不再颤动,平静至极。
  欢喜僧没有把他的想法说透,但她听明白了。
  如果雪姬成为了那些暗物之海怪物的主宰,人类便第一次有了投降的对象。
  就算暗物之海无法消失,至少雪姬可以统驭那些怪物让人类更加安全、拥有更多的时间。。
  “你觉得雪姬会成为那些怪物的君主?”
  “为什么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