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第一次接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朝天大陆能够拥有如此多金属矿产,并且愿意毫无审美地摆出来的地方,除了东易道王府便只有那几个器宗的山门。
  
      井九以为这里也是仙界的某个器宗山门,在某座极深的大山里。
  
      既然如此,剑光一直向上飞便应该从峰顶出来。
  
      他准备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全貌,比如远方的山川以及近处的河流。
  
      他没有想到的是,飞出来后却还是在地底。
  
      头顶没有碧蓝的天空,只有极高处有一片很小的黑色空间,深深隐隐有些星辰。
  
      那里可能是他曾经停留过的宇宙。
  
      四周一片昏暗,竖着的高高的灯杆上散发着说不清楚明亮还是暗淡的光。
  
      安静的街道上没有人,两侧的建筑里只有不多的房间里亮着灯。
  
      那些灯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竟比夜明珠散发的光毫更加稳定,没有任何闪烁。
  
      最近处的建筑是幢五层小楼,唯一亮着的房间光线有些闪烁,他有些好奇,飞了过去,很快便来到了窗外。
  
      他看到一个银发少女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手指还落在一件法器上,应该是正在操作的时候睡了过去。
  
      紧接着他注意到屋子里有道光幕,上面不停转换着画面,便是那些闪烁光线的源头。
  
      他望向那道光幕,隐隐听到一些声音,也听懂了那些语言。
  
      这个世界的军队正在宇宙的某个角落与敌人做战,获得了极大的胜利。
  
      看着光幕上那个飘浮在宇宙里的黑色怪物,他微微挑眉。
  
      本来他准备直接离开这里,若有人敢拦他,他便像当年那样一剑杀之,反正这个落后的世界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这时候想法却有些变化。
  
      那个死去的怪物,就像巨大的黑色无柄蒲公英,不正是他曾经遇到过的域外天魔?
  
      那些对准域外天魔的剑舟模样的飞行器,不就是那些燃烧的飞剑?
  
      域外天魔明显是一种以吞噬、死亡为目标的物种,是朝天大陆的威胁。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而且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个世界里的人类与朝天大陆的人们必然有着极深的渊源,甚至应该是同源。
  
      他看了眼那个沉睡中的银发少女,心想那就注意一下,离开的时候不要杀死太多这里的人。
  
      忽然,银发少女的脸被照亮,房间里的光线骤然变强,一片光明。
  
      他回首望向那道光幕,只见上面的那些战舰集体发射出笔直的光线,向着远处的十余只域外天魔而去。
  
      那些光线很粗,即便隔着窗户与光幕,也能感受到里面蕴藏着的威力。
  
      天劫时最初遇到的那些闪电大概也就是这样吧?
  
      忽然,那道光幕变得雪白一片。
  
      黑暗宇宙空间里的某个点爆炸了。
  
      难以想象的光向着四面八方涌去,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那个火球的模样,让他很容易便联想到了朝天大陆外的那颗白色火球以及最后看到的那颗巨大的红色火球,难道那个火球里也都是仙气?
  
      这个世界居然有这样的法宝,还真的有些可怕。
  
      到底还是仙界啊……仙气的数量竟是如此之多,虽然这种方式极为笨拙,对仙气的利用非常浪费,效率极低,但朝天大陆的通天大物只怕也承受不住。
  
      他对这个世界的评价提升了几个档次。
  
      他抬头望向那片很小的夜空,视线穿越过云雾看到了建筑风格明显不一样的十几个平台,看到了衣着明显华丽很多、入夜也不肯睡去的人类,看到了宇宙深处。
  
      那里缓缓飘浮着数艘战舰,与光幕里出现的那战舰几乎一模一样。
  
      那些像天劫闪电般的光线,那个威力极大的仙气武器……都是从这种战舰上发出来的。
  
      “嗯……先看看再说。”
  
      井九没有什么心理挣扎,毫不犹豫做出了决定。
  
      他伸手破坏了那个明显是用来警视的小法器,推开窗户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因为窗外来了风,还是屋里来了个不速之客让气息有了些细微的变化,躺在椅子上的银发少女翻了个身,有醒来的征兆。
  
      井九看了她一眼,她顿时放松下来,重新进入了深度睡眠。
  
      光幕上的画面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些战舰与燃烧的火球,变成了室内的图景。
  
      一个女子穿着极紧的衣服在那里跳舞,舞蹈的动作在他看来毫不优美,只是一些机械动作的重复,那女子似乎很累,不停地喘着气,却不知道为什么还要不停地说话
  
      井九想要了解这个世界,却发现这个世界有些费解,怔了片刻后从银发少女的怀里拿起那个法器研究了起来。
  
      他试着送了一道剑元进去,屏幕上微微一亮,然后再次熄灭。
  
      这个法器不如朝天大陆的法宝高阶,复杂程度犹有过之,里面还隐藏着很多精巧的小法器,所以极为脆弱,稍不注意便可能毁掉。
  
      既然不能用剑元直接占取,那便试着找找开关吧。
  
      他再次用剑意仔细地观察这件法器内部的构造,就像在实验室里一样再次找到了中枢,接着注意到法器下方的一个圆形按钮。
  
      从圆形按扭的大小与形状来看应该与手指有关,他拉起那名银发少女的右手,把她的食指按了上去。
  
      嗡的一声轻响,法器里的元气流动加快,光滑的那一面亮了起来,出现一个画面。
  
      他下意识用手指点上画面里的某个图标,画面立刻变了。
  
      然后他不停地点了起来。
  
      光幕上的画面不知何时熄灭了,变成一片虚无。
  
      屋子里的光线依然闪烁不停,来自他打开的那个法器。
  
      ……
  
      ……
  
      没过多长时间,屋子里忽然响起鸡叫的声音。
  
      井九望向声音起处,发现没有鸡笼,而是一个很简陋的小器物,里面有某种弹膜一般的事物正在不停颤动,模拟出鸡叫的声音,上面的奇怪符号正在闪烁不停。
  
      银发少女像行尸走肉一般慢慢起身,走到闹钟前关掉,又重新躺回椅上,过了很长时间才渐渐清醒过来。
  
      整个过程里她都没有发现井九的存在。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井九便一直站在她的身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怎么又睡着了……
  
      银发少女咕哝了一声,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然后发现电脑居然没有休眠。
  
      她望向屏幕看了两眼,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片刻后惊声尖叫了起来:“啊!我的稿子!我的论文!是谁删了!我写了半个月啊!小黄你个王八蛋的!是不是你弄的!”
  
      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的猫前些天已经死了,看着前方的柜子,慢慢低头用双手抱住,沉默了很长时间,
  
      井九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发现那个柜子上有张照片,照片里是这位银发少女,她怀里抱着一只黄猫。
  
      同为养猫人,他很确定这个屋子里没有猫,也没有猫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
  
      ……
  
      ……
  
      银发少女没用多长时间便冷静下来,洗漱、喝水、吃药,然后坐到椅子上开始沉默地吃早餐。
  
      井九就像个幽灵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洗漱、喝水、吃药、沉默地早餐,然后打开那个法器开始输入什么。
  
      他把这个屋子所有的用具、她的所有动作细节都记在心里。
  
      吃完早餐后,银发少女便出门去了,不知道要做什么。
  
      井九没有跟着她离开,静静站在厕所里,听到房门被反锁的声音才走了出来。
  
      他走到柜子前,看着那张照片里面的那只黄猫,沉默了会儿。
  
      照片是立体的,里面的人与狗就像是真实存在,有一种极为鲜活的感觉,就像昨天夜里他看到的那道光幕。
  
      对这些他并不惊讶,还天珠也能做到而且做的更好。
  
      他坐到那把椅子上,有些意外于感觉很舒服,调整了一下躺姿,按照银发少女做的那样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光幕,准备看电视。
  
      是的,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个东西叫电视。
  
      光幕从虚无里生出,开始出现图面,还有声音。
  
      他看了一段时间,开始学着说话:“据本台……”
  
      嘀。
  
      房间里忽然响起了刺耳的报警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