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当然不回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当井九刚举起右手的时候,那两名科学家便紧张地喊了起来。
  
      “住手!不要尝试!”
  
      “你疯了吗!就算你是最厉害的液态金属机器人,也不可能突破力场啊,会受伤的!”
  
      井九听懂了这两个人说的话,但不是很明白那些词语的意思。
  
      力场又是什么?与前面说的能量场有什么关联?机器人又是什么?那个力场不可能突破?这又是什么意思?
  
      醒来的第一时间,他就用剑识做了一遍内观,确认体内的仙气数量恢复了一些。
  
      在朝天大陆他都没有对手,这个落后的地方哪有法宝能挡住自己?
  
      啪啪啪啪,无数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空旷的实验室里。
  
      数百道剑光从他的手掌与空气之间生出,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绕行一圈,最后又回到他的身边。
  
      他居然没能打破这道无形的屏障!
  
      感受着四周空间被扭曲的感觉,井九心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能量场或者力场?
  
      朝天大陆也没有什么法宝能够完全改变空间的结构。
  
      这个仙界有些落后,但有些意思。
  
      他退后两步,望向那些金属墙壁,眼眸深处亮起一抹剑光,很快便在金属墙后的数千种法器与元气流动里找到了相对薄弱的地方,也找到了中枢。
  
      手指破空而出,一道冷艳至极的剑光向着金属墙壁射去,却在半途便被那道无形的屏障挡住,剑光倏地一声折回,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道无形屏障能拦住万物一剑,居然也能够拦住无实质的剑光,井九的脸色认真了些。
  
      ……
  
      ……
  
      看着那些绕着高台飞舞的剑光以及最后井九挥出的那抹剑光,那名男科学家蹲在仪器台下方,抱着脑袋,惊声喊着:“这是什么东西?是三型凝光吗!难道这是个人型激光武器!”
  
      待他看到那抹剑光被能量场弹回落在井九身上后,更是大惊失色,挥舞着手臂紧张喊道:“小心点!小心点!别把自己弄伤了!”
  
      女科学家用尽可能平稳的语气说道:“请冷静下来,我们应该谈谈,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不要再尝试了,没有人能突破能量场,这样只会伤害到你自己。”
  
      井九能够听懂他们的语言只是不会说。
  
      这不是他拒绝对话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在于那道无形的屏障拦住了他的去路,就像是一道栅栏。
  
      这里是一间囚室,他是囚徒。
  
      在被囚禁的状态下谈判是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他望向那两名科学家。
  
      视线相对。
  
      男科学家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女科学家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忽然转身走到控制台前。
  
      他们不是被井九的美色所惑,而是精神世界出现了一道强大的意志,无法抗拒。
  
      那道叫做能量场的无形屏障可以扭曲空间,挡住物质以及剑光,意识却可以穿透过去。
  
      井九命令那两个人放开自己,却发现这种精神控制无法做到绝对精确。
  
      两名科学家坐在控制台前,神情茫然,不知道要做什么,手指在上面无目的移动着。
  
      远处有人正在向这边走来,应该是那个叫做能量场的东西引发了注意。
  
      井九望向墙壁后方先前发现的中枢,再次向那两个人传递过去自己的意志。
  
      ……
  
      ……
  
      一道淡蓝色的光罩显现然后消失,那道无形屏障被解除了。
  
      井九离开时想到一件事情,转身走回已经昏迷的二人人身边,想了想脱掉那位女性的外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衣服自然不如神末峰洞府里的那十几件白衣,好在也是白的,而且女性的衣物总要洁净些。
  
      室外是个更大的空间,不知道有多少层,无数条或明或暗的通道穿行其间,从墙壁到地板再到通风管,绝大多数事物都是金属的。
  
      井九再次确认这里是一个矿产资源极丰富的世界。
  
      行走在金属地面上很难不发出声音,就在这段时间里他便听到了至少数十个人的脚步声从各个地方传来。
  
      他没有任何声音,也不担心被任何人发现。
  
      域外天魔都做不到的事情,这里的人们又怎么能做到。
  
      他走在一条很长的通道里,上方洒落的光线很自然,有些偏暗,自然地想到了青山剑狱下方那条通往师兄囚室的路。
  
      忽然,他察觉到有两道气息波动从通道两头高速扫来。
  
      在宇宙里他可以伪装成陨石,在这里他能扮演成什么?字纸篓吗?还是说变成一只蝴蝶飞走?
  
      就在那两道气息波动快要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化作一道剑光,向着右侧闪去。
  
      悄无声息,无比坚硬的金属墙壁上出现了一道极小而锋利至极的缝隙。
  
      ……
  
      ……
  
      金属墙壁的那头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放着一些杯子与他不认识的事物,从那些事物隐而未发的元气波动来看,应该是某种法器。
  
      房门被推开,两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看着他微微一怔,点头致意后便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看来这种白色衣服就是他们用来判别彼此身份的依凭。
  
      井九心想大概就像修行界的那些宗派服饰一样,比如青山宗的剑衫。
  
      嘀的一声轻响,沸腾的水倒进杯子里,升起淡淡的茶香。
  
      井九其实没有嗅觉,但能分析出那些香味的细微区别,确认比顾清煮的茶差上三万三千多倍。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那个法器转换灵气的方式很巧妙,烧水要比神末峰的银炭炉与铁壶快多了。
  
      一名男人端起一杯茶,问道:“要来一杯吗?”
  
      井九注意到此人的手上戴着一个金属环,另外那人的手上也有,再想到先前被自己弄昏的二人也有,心想这大概便是令牌一类的东西。
  
      他摇了摇头,向室外走去。
  
      那人也没有怎么在意,端起茶杯到唇边吹了几口气,忽然怔住了,有些失神。
  
      同伴问道:“怎么了?”
  
      “这两天实验可能有些辛苦,刚才有些眼花。”
  
      那人喝了口茶,自嘲想着不然刚才眼前怎么可能出现那样好看的一张脸。
  
      ……
  
      ……
  
      井九想弄一个手环很简单,但如果那个手环需要与所有者的气息相配才能离开……那确实有些麻烦。
  
      他来到一个偏僻而安静的房间里,看着屋顶那些繁如蛛网的管道,发现自己的心情竟有些罕见地乱了起来,就像这些管道一样。
  
      不是对未知的恐惧,未知只会让他感到兴奋,也不是对危险的警惕,那只会让他有更明确的存在感,继而喜悦。
  
      他只是觉得要做这些纯粹事务性、流程性、无意义的事情,比如躲避、换装、查看然后离开,真的很烦。
  
      他这样做,是觉得仙界就算比想象中要落后很多,但毕竟是仙界,自己应该低调一些。
  
      但这样真的很烦,而且很浪费时间。
  
      他看着屋顶的那些管道,毫无来由地便决定改变做法。
  
      房间里生起一道微风,带走了他的身影。
  
      屋顶的管道上出现数十道裂口,然后纷纷倒塌,就像是被斩断成无数截的大蛇。
  
      戒备森严的基地核心地带,出现了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
  
      那道剑光向上飞去。
  
      无论拦在前面的是最坚硬的合金夹层还是最耐高温的复合材料,遇到那道剑光便会破开。
  
      最可怕的是那道剑光的速度非常快,基地的监控设备根本无法清楚地捕捉,只能模糊计算出速度应该已经超过了羽级战舰。
  
      地底空间里响起刺耳的警报声,各层平台里的警示灯光开始快速闪动,机动护卫以最快的速度出动,实验室开始进行分区隔离,电脑里的绝密数据开始做深层备案。
  
      在所有的这些事情刚刚开始的时候,那道剑光便已经飞出了基地,来到了通往外界的唯一入口处。
  
      这里的崖壁里有一个强大的自动武器基台,安置着威力极大的激光主炮,这时候已经开始调姿,对准了出口。
  
      井九不知道是什么激光主炮,但感觉到前方隐隐有危险的感觉,想也未想便是一挥手。
  
      数十道剑光从他的手上飞出,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落在崖壁之间。
  
      那台激光主炮刚做好发射准备,便被削成了一堆废铁,剑光依然未止,深入自动武器基台,不知道砍中了什么,引发了一场爆炸。
  
      轰轰轰轰!爆炸声不绝于耳,炽烈的火焰与气浪喷涌而出。
  
      井九没有回头。
  
      他发现自己的速度确实变慢了,不能与在朝天大陆的时候相提并论。
  
      这个世界的层次看来确实有些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