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不虚此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无限空旷的宇宙中,井九指尖的那团剑火,就像萤火虫一样微渺,但依然很醒目。
  
      那片巨大阴影瞬间便查觉到了,那道强烈的波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扫回,确定了井九的存在以及位置。
  
      无数根触手开始蠕动起来,在它身后那团红色火球的照耀下,生出一种极其邪恶的感觉。
  
      看着这幕画面,井九再次生出熟悉的感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就在他准备把那些难看、而且明显带着危险感觉的触手切掉的时候,那道强烈的波动仿佛变成了某种无形的力量场,让整个空间都变得粘稠起来,不要说挥出剑光,就连身体都无法移动。
  
      井九知道自己犯了错,低估了对方的强大,或者说没有算到对方的战斗方式。
  
      那只域外天魔很明显不准备抓住他,而是准备直接毁灭他。
  
      一道邪恶而强大的意识落在了井九的身上,抓住了他的神魂。
  
      如果神魂是实际存在的事物,这时候已经蒙上了极厚的冰霜,下一刻便会被那道意识撕扯成碎片。
  
      换作别的人族飞升者,在这一刻都没有任何办法对抗这道强大至极的精神意识。
  
      但井九曾经感受过更强大的神识,而且他的神魂经历两世转修,比别的飞升者不知道坚韧多少倍。
  
      他非但没有被那只域外天魔的邪恶意识抹杀,反而发起了反攻。
  
      两道极其明亮的剑光在他的眼底深处,就像跃出海面的鱼儿,照亮了睫毛以及眼前的一切。
  
      宇宙依然死寂一片,但在某个地方仿佛响起了轰的一声巨鸣。
  
      域外天魔微微一震,体表的无数根触手以更快的速度颤抖起来,散发出无数烟尘,看着像是蘑菇弹出的孢子雾。
  
      那道邪恶而可怕的意识退了回去,那道强烈的波动也消失无踪,仿佛变得粘稠的空间恢复了正常,井九可以动了。
  
      在这里他无法使用万物剑阵,以对方的防御与庞大身躯,用剑光隔空去斩也很难形成真正的伤害,应该如何战?
  
      一道剑光飞进了那片巨大的阴影。
  
      ……
  
      ……
  
      那片阴影不时被照亮,表皮某处偶尔会有些透明,隐隐可以看到井九在里面以最快的速度飞行。
  
      无数道触手纷纷脱落,在黑暗的宇宙里无声绽成火花。
  
      那道邪恶而强大的意识依然冰冷地追逐着他,没有任何意外的感觉,也没有任何畏惧。
  
      那道宁静而森然的剑意,不时被碾压的仿佛消失,却总会再次出现。
  
      没有过多长时间,一切变得静止。
  
      那些触手不再乱动,像水草一般飘着。
  
      域外天魔也没有了动静,静静地悬浮在宇宙里。
  
      忽然,它震了一下。
  
      域外天魔变成了无数碎片,向着四周喷散而去,再也没有任何气息。
  
      那道邪恶而强大的意识也消失了。
  
      ……
  
      ……
  
      宇宙里飘浮着尘埃,向着各处远离。
  
      有些像某个远古之初的画面。
  
      井九看着以自己为中心离开的域外天魔的尸骸碎片,苍白的脸上流露出疲惫的情绪。
  
      那件白衣碎裂,随着那些碎片而去,他的身体上到处都是泛着灰暗气息的伤口,剑元已然消耗殆尽。
  
      最麻烦的是,他的剑识被那道邪恶意识摧毁了太多,这时候头脑昏沉,随时有可能睡去或者死去。
  
      这是他飞升之后的第一场战斗,没用多长时间,没有任何声音,却比他在朝天大陆遇到的任何一场战斗都困难。这也是他两世为人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因为对方真的很强大,也因为他连接发生了两次错判。
  
      查看第一具域外天魔的尸体时,他便发现了,对方身体里的蚕茧样事物是储存能量的地方。
  
      那些能量被雪姬冻成了冰块,无法确定与仙气、天地元气是否一属,但想来应该能用。
  
      雪姬在寒冷至极的宇宙里飞行,根本不需要任何补充,他则不然。
  
      在原先的推算里,他杀死对方后,便会用蚕茧样事物里的能量进行补充。
  
      没想到的是,这只域外天魔居然在还没有必死的情况下,便提前选择了自爆。
  
      那些蚕茧样的事物尽数变成了宇宙里的光与热,反而给他带来了更大的伤害。
  
      “连这都没算到吗?”一个声音在井九的识海里响起。
  
      一道青烟从他的身体里飘了出来,没有散去,而是渐渐扭曲变形,最终变成一个小人儿。
  
      那个小人身着青衣,眉清止秀,笑容可亲,正是太平真人。
  
      青天鉴里的张府祠堂里一直供着一柱香,没有人知道是祭什么的。
  
      前些天井九去了青天鉴一趟,没有带走那柱香,但是带走了那道烟。
  
      他看着太平真人一眼:“你怎么出来了?”
  
      太平真人看着他的眼睛:“你剑识大伤,道心难守,我自然就出来了。”
  
      井九心里说道:“我确实没算到它居然不怕死,而且好像很想死。”
  
      太平真人微嘲一笑:“活了两辈子,难道你没见过那些自寻死路的所谓志士?”
  
      井九摇了摇头:“那些人是自知必死,所以求活个痛快心安,但这只域外天魔极为强大,想来还能活很多年,甚至不比元龟差,为何毫不畏死?甚至主动求死?”
  
      那只域外天魔错判了他的精神力量,他也错判了对方的冷酷意志,不然也不至于伤的如此之重。
  
      太平真人若有所思:“可能这才是它们被称为天魔的原因。”
  
      “但终究证明了我是对的。”
  
      井九看着青烟凝成的那个小人:“那么多人追随你,现在看来都是白死了。”
  
      他在竹椅做仙箓修复了朝天大陆的屏障,与雪姬杀了这么多域外天魔,这些太平真人都看在眼里。
  
      准确来说,井九带着他飞升就是要让他看到这些画面。
  
      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还要寒冷,还要离奇,也确实危险,但似乎并不是无法对抗。
  
      数百年来的朝天大陆,包括白真人、渡海僧、各宗派的有德长老,无数人因为相信他的看法,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现在看来,这真的都是错的吗?
  
      太平真人看了他一眼:“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弱了很多?”
  
      井九神情平静:“说明这个世界更低级。”
  
      太平真人微微一笑:“可惜你要死了。”
  
      那颗红色的火球离这里太过遥远,想要通过它来补充仙气、修复体内的伤势很难完成。
  
      “我在这里再睡几百年就可以。”
  
      “什么是年呢?”
  
      太平真人青衣忽然飘了起来,衣袂重新变成了青烟。
  
      井九猜到他要做什么,眼神微冷。
  
      “没必要,你还能再活几年。”
  
      “那到底什么是年呢?”
  
      衣袂再飘,青烟动人。
  
      太平真人伸出双手,轻轻推着他向红色火球那边飘去。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太平真人停了下来,腰部以下的身体都已经尽数虚化。
  
      红色火球吐出的火焰在这里看着愈发真切,感受的也更加清楚,确实都是仙气。
  
      在这个距离,只需要三千念,他便能恢复。
  
      太平真人说的对,在这个静寂如巨墓的宇宙里,哪里有什么年呢?
  
      只有念。
  
      井九剑识渐宁,倦意渐生,准备入定,看着太平真人说道:“师兄,再见。”
  
      那道青烟是太平真人的一缕神魂,无法复活,在青天鉴与万物一剑里大概能保存十年左右的时间。
  
      现在他自然无法再活下去了。
  
      太平真人笑了笑,忽然感应到了些什么,望向宇宙某处,微微失神片刻,喃喃道:“真美……”
  
      井九的视线也望了过去,说道:“是啊。”
  
      “不虚此行。”
  
      太平真人看着这幕壮观的画面,感慨万分,就此消散。
  
      井九陷入了昏睡。
  
      ……
  
      ……
  
      宇宙里有无数颗星辰。
  
      数万道燃烧的飞剑在其间飞行。
  
      在很短的时间里,那些燃烧的飞剑便来到那颗红色火球之前,围住了这对师兄弟。
  
      飞剑静止下来,火焰收回尾部,显现出真实的模样。
  
      每道飞剑都是一艘长达十余里的战舰,表面覆着灰白色的金属,却不怎么反光。
  
      数万道飞剑,便是数万艘战舰。
  
      ……
  
      ……
  
      (第七卷终……太平看到了!看到战舰了!一定要让你们知道这一点!后面有个很短的感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