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那些果儿 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数艘青山剑舟缓缓离开莲池,向着南方而去,那些道殿想来还会在这里留存很多年,变成人间传说里的仙境。
  
      阿大不知因何心情有些不好,跟着南忘走了。
  
      井九没有回,留在了三千院里。
  
      没过多长时间,景尧与几位供奉来到了这里。
  
      从朝歌城来这里用不了这么久,只不过先前他们被那两道浩荡的剑光逼退了千里。
  
      顾清不在,烧水煮茶待客这种事情,自然是柳十岁来做。
  
      铁壶里的小雅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落在他的脸上,有些微湿。
  
      他在想西来离开前的那句话。
  
      从那个小山村开始到现在,井九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管是去果成寺听经,还是去一茅斋读书,他都很听话。
  
      因为那时候他很清楚,大道漫漫,就算暂时与公子分开,总有一天会重聚,只要不死。
  
      这次却是完全不同,公子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他越想心情越乱,就像铁壶里的茶水般翻滚,直到被元曲提醒才醒过神来,拎起茶壶给井九与景尧分别倒了一杯。
  
      景尧贵为神皇,却不敢对柳十岁失了礼数,道谢后才双手接过。
  
      “我真要去吗?”柳十岁难得的、勇敢地提出了意见。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
  
      井九端着茶杯轻轻嗅着,没有说话。
  
      赵腊月又看了他一眼。
  
      柳十岁知道事情已无商量的余地,对景尧说道:“烦请陛下告诉顾清一声,让他安排一下小荷,我十年后就回去。”
  
      类似的安排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他说的很自然,景尧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
  
      尤其是想到那个小荷也是位狐妖,景尧的脸色更糟糕了。
  
      廊下忽然变得安静起来,小炉子里的银炭隔很长时间才会发出噼啪一声轻响。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异样,而且也发现了异样,因为那个异样太过明显。
  
      三天前井九便醒了,景尧都赶了过来。
  
      那个事师极谨、被卓如岁私下嘲笑过无数次的家伙为何却没有出现?
  
      “顾清呢?”卓如岁问道。
  
      景尧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师父他走了……”
  
      不待众人继续发问,他站起身来,对井九说道:“叔祖,到那天我去青山看您,我这时候急着回朝歌处理政务。”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三千院。
  
      如果是往日,不管是何等样要紧的政务,景尧肯定都会丢到一边。
  
      平咏佳感慨说道:“看来这政务真的是很急啊。”
  
      数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平咏佳有些不自知,说道:“怎么了?”
  
      “你就不能保持暂时被遗忘的状态?”
  
      卓如岁转而望向柳十岁,说道:“你猜和顾清一起走的是谁?”
  
      柳十岁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桃子,毕竟是正式成亲的道侣。”
  
      赵腊月摇了摇头,心想十岁虽然聪慧,对这种事情却是想不明白,竟然会被卓如岁骗住。
  
      卓如岁大笑说道:“真是个笨蛋!如果是桃子,他何必要走?景尧刚才脸色怎么会那么难看?”
  
      ……
  
      ……
  
      顾清与太后的私情不少人都知道。
  
      这里说的不包括皇宫里那些通过蛛丝马迹发现真相的太监与宫女。
  
      那天顾清为了唤醒沉睡中的井九,直接在三千院里承认了这件事,赵腊月等人都听在了耳里。
  
      平咏佳那时候在青山,今天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不由震惊地无法言语。
  
      “师兄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走了?这真的很过分。”
  
      元曲看了在竹椅上闭目养神的井九一眼,说道:“那掌门之位怎么办?”
  
      卓如岁笑而不语,得意至极。
  
      谁都知道顾清是井九为青山宗选择的下一任掌门。
  
      现在他为了男女之事就这样跑了,难道就不怕井九伤心?
  
      ……
  
      ……
  
      碧蓝的大海上没有一点浪花,安静的令人心悸。
  
      一艘宝船从远处行来,把海面割开,带出一道透明水晶般的痕迹。
  
      晶石炉的低沉声音并不难听,反而有些悦耳,引来了几只海鸟。
  
      这艘宝船看着便知道不凡,即便没有水手,也可以自如地航行,速度奇快无比。
  
      顾清与胡太后站在船首,海风拂动他们的头发与衣襟。
  
      胡太后依偎在他怀里,有些不安地低声问道:“真人不会生气吧……”
  
      如果井九真的生气了,他们就算逃到异大陆去也会被抓回来。
  
      “师父……会希望我这么做吧?”
  
      顾清想着那年在朝歌城里与师父的对话,微笑说道:“当然,就算他不希望我这么做,我也会这么做的。”
  
      这与天赋不够、飞升无望,只能求个人生无憾没有任何关系。
  
      他这一生循规蹈矩,唯一一次出格,便是听从柳十岁的意见从两忘峰搬去神末峰做了个租客。
  
      便在这时,甄桃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盘紫葡萄,看着阳光下的碧蓝大海,问道:“还要多久呢?”
  
      胡太后站直身体,接过那盘紫葡萄开始细心地剥皮。
  
      顾清说道:“我也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在那边有个朋友,我们可以去问问。”
  
      甄桃听着晶炉传来的悦耳声音,想着昨夜在蓬莱神岛发生的事情,不禁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说道:“咱们又不是没钱,为何非得偷这船?”
  
      顾清说道:“这可不是偷。”
  
      胡太后斜了他一眼,嘲笑说道:“难道是借?”
  
      “是抢。”顾清笑着说道:“这是我们青山宗的传统,其实别看宝船王这般生气,其实心里高兴的厉害,因为青山抢一艘船便欠他一份人情,将来总有还的一天,如果我们真要用钱买,只怕他还会有些担心。”
  
      ……
  
      ……
  
      数道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担心他因为顾清的离开而生气。
  
      “弟子也就是一段因果,你们都是我这一世的因果,只不过有些是从上一世开始了。”
  
      井九睁开眼睛,看着赵腊月说道:“以前说过,飞升前我去了一趟朝歌城,看到了一个大腹便便却吵着要吃火锅的孕妇,我看了一眼便看到了她腹中的你。”
  
      然后他望向柳十岁说道:“随后我在你们去的那个洞府里静修了数年,为飞升做准备,你有一次顽皮,爬进了那条地河,险些死去,被我遇着了。”
  
      青儿在枝头听着,眼里满是不信,心想就这么随便地遇着了两个天生道种?
  
      “白刃给中州派留下的是几道仙,我为青山留下的就是你们这两个天生道种。”
  
      井九说道:“飞升后才发现,外面仙气极多,做几道仙很简单,只是没有来得及。”
  
      赵腊月想着洞府里的那两张蒲团,问道:“飞升前的最后几年你不在神末峰,一直在那个洞府里?和谁在一起?”
  
      井九指着桥上的那道身影,说道:“既然准备一起飞升,那当然是和他在一起。”
  
      赵腊月与柳十岁等人顺着他的手指望向桥上,看到了平咏佳。
  
      ……
  
      ……
  
      (回家路上,这几天写的会少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