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人间最苦是无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刻赵腊月忽然收了剑意,那些光线骤然碎散,地图与光点随之消失。
  
  卓如岁抱怨道:“都还没看清楚。”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他咳了两声,心想前些天被那本书弄的如此之惨,今天就别多事了。
  
  现在谁都已经猜到这块黑牌应该与井九有关,只是那个光点代表着什么意思?如果说是一个位置,那里藏着什么?
  
  柳十岁对卢今说道:“卢掌门,请说。”
  
  卢今说道:“当年我与师父曾经进过景园,在座几位应该还有印象。”
  
  赵腊月等人点了点头。
  
  卢今接着说道:“就是那次景阳真人把这块黑牌给了我们师徒,告诉我们如果将来他有事,就让我把这块黑牌送回来。”
  
  他与周云暮离开景园后遭到了很多邪道中人的追杀,也是青山宗保下来的。
  
  但直到今天,赵腊月才知道原来井九真的给了他们很重要的东西。
  
  “这块黑牌在玄天宗保存了一百多年,从来没有任何变化。”
  
  卢今知道他们想问什么,解释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这是幅地图,至于那个光点的位置有什么,更不知道。”
  
  卓如岁心想难道是掌门师叔祖一百多年前在景园就算到自己现在要死,提前做了准备,那个位置藏着他的遗产?那接着便是分家产的节奏?思绪可以纷飞,可以放飞,但他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说出来。
  
  南忘说道:“有什么好猜的,直接去看不就是了。”
  
  赵腊月却不这样想,问道:“为何当年他在朝歌城沉睡的时候你们不送?”
  
  在朝歌城里井九一睡便是百年,今次在三千院他才睡了没几天。
  
  “真人当时说,我们何时觉得该送,那便送……”卢今望向竹椅上的井九,说道:“我想应该就是此时。”
  
  ……
  
  ……
  
  青山剑阵毁了,隔绝仙凡的山门大阵还在,即便就连大阵也一道消失,青山终究还在。
  
  群峰终年在云雾之中,偶有风起,那些云雾便会像水一样流淌出来,汇集在一个热闹的小镇里。云集镇还是像往年那般热闹,火锅店里人声鼎沸,游客远望着群山,镇外的景园还是隐藏在花树溪水之间,没有人能看到。
  
  数十里外依然是深山,只不过是人间的深山,那里有个村庄,村子里有很多废弃的田地,还有一方池塘。池塘边的榕树被剑光照亮,南忘、赵腊月、柳十岁的身影先后出现,这是与景阳关系最深的几个人还有那只猫。
  
  山村里极为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连鸡鸣狗叫也没有,就像是一座坟墓。
  
  事实上这里确实就是一座大墓。柳十岁望向那些带着阴沉味道的建筑,想着被太平真人尽数杀死的那些亲人,闭上眼睛沉默了会儿,然后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赵腊月的情绪也有些异样。
  
  赵腊月抱着阿大,看着池塘水面的青萍,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多年前,柳十岁在果成寺外的菜园听经,井九在神末峰顶闭关十二年,出来后准备去果成寺,途中带着她与阿大来过这里一次。当时她就像现在这样,抱着阿大站在这个池塘边等着井九。
  
  她不知道井九那段时间去了哪里,去做什么,但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就像今天这样。
  
  南忘拿出那块黑牌,看了眼光点的位置,说道:“在那边。”
  
  剑弦平空而生,发出微微的嗡鸣声,在池塘水面的青萍上留下数百道笔直的线条,看着就像是一方棋盘。
  
  穿过死气沉沉的村庄,越过几座山与一片野林,便到了一条小河边。
  
  很多年前,井九便是从这条河里走了出来,第一次点燃了火堆,烤干了那件白色的衣裳。
  
  南忘、赵腊月与柳十岁要去的地方便在河水尽头的那座大山里。
  
  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进入山腹深处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但对通天境的南忘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
  
  银铃微动,她抬起右手指向那片陡峭而平滑的崖壁,准备强行打开一条通道。
  
  “我小时候在这条河里玩过。”柳十岁说道:“那里面可以走进去。”
  
  那片崖壁上有个洞口,一条银色的瀑布泻落而下,正是河水的来历。
  
  三人穿过瀑布进了崖壁。崖壁里有一条幽暗无比的通道,河水不停涌出,湍流与坚硬石壁撞击的声音不停响起。不管是黑暗还是水流的冲击力对他们都没有任何影响,只是这条通道的长度有些超乎想象,竟似乎一直要通到山腹的最深处。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通道前方忽然有光线亮起,那是镶嵌在石壁上的明珠。
  
  南忘看着石壁上的明珠,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脸色有些难看。
  
  走在最前面的柳十岁说道:“有剑阵。”
  
  赵腊月与南忘走了过去,感受着崖壁里透出来的寒冷的剑意,觉得有些奇怪。
  
  那些寒冷的剑意与这座隐于山体里的剑阵本身明显带着青山的味道,但明显不是承天剑阵。
  
  “是剑狱里的那种……”柳十岁想到上德峰底的那条通道、那间囚室以及囚室里的雪国女王,神情变得紧张起来。
  
  赵腊月也见过那间囚室,感受过那条通道里的凌乱剑意,顿时想了起来。
  
  “千里冰封……是他布的阵。”
  
  南忘的声音比剑意还要寒冷:“看来我们没有找错地方。”
  
  ……
  
  ……
  
  那座名为千里冰封的剑阵,可以把太平真人关几百年,他们自然也破解不了。
  
  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井九为何会把那块黑牌留给他们。
  
  仿佛是感知到了剑阵里的气息,数道极飘渺的剑意从黑牌表面的繁复花纹里飘了出来。
  
  那几道剑意如忘了熄灭的灯光融入窗外的第一缕晨光那般融进了剑阵。
  
  千里冰封剑阵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开启了,让石壁上的明珠光毫落入了黑暗里,照亮了那间洞府。
  
  这是一间非常素净的洞府,只有着极简单的几样摆设,就像它曾经的主人那样无趣。
  
  洞府靠着崖壁的地方有一方石榻,榻前有两个蒲团,早已破烂不堪,只要一阵风起便能消散。
  
  阿大在赵腊月的怀里盯着那两张蒲团,忽然嗅了嗅,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旧年的味道,眼里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石榻上躺着一个人,身上的天蚕衣已经烂掉,浑身都是伤口,已经没有血迹,用冥蛟制成的腰带已经断成了好些截,散落在四周。那人看不清楚容颜,脸上覆着一层雾气,仿佛万年都不会消散,其间却仿佛隐藏着亿年的星光。
  
  赵腊月与柳十岁看着石榻上的那具尸体,虽然心里有所预料,依然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洞府里一片安静,忽然有水滴声响起。
  
  赵腊月心想那人最是挑剔,洞府的崖壁怎么会渗水?
  
  她转头望去,便看到了一个很难忘记的画面。
  
  南忘在哭。
  
  是那种无声的哭泣。
  
  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悲伤,平静甚至漠然,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泪水却止不住地淌落。
  
  “原来……你真的死了啊。”
  
  南忘走到石榻前缓缓坐下,伸手隔着那层雾气摸了摸他的脸,泪水渐渐止了,声音里却多了很多伤心。
  
  赵腊月与柳十岁对视一眼,走到石榻前跪下,对着那具尸骸磕了三个响头。
  
  阿大早就已经从她怀里跳了出去,盯着石榻前的两个蒲团,显得异常专注。
  
  哪怕化成灰也认得你。
  
  这不是阿大的想法,而是南忘的心声。
  
  她走进洞府,一眼便认出了石榻上的那个人是谁。
  
  一百多年前,景阳真人一剑斩天,就此飞升。
  
  可是那座烟消云散阵有问题,接着他又被白刃仙人偷袭,身受重伤,回到人间,藏进了这座洞府。
  
  临死前他用早就准备好的雷魂木,把神魂引渡进了万物一剑里,就此转剑重生。
  
  石榻上的便是景阳真人留下的尸骸,或者说遗蜕。
  
  ……
  
  ……
  
  “公子……当时真是受苦了。”
  
  柳十岁看着那人身上的伤口,声音微颤说道。
  
  现在白刃仙人已死、太平真人也死了,与此事有关的恨已经随风而逝,但他还是觉得很难过。
  
  赵腊月冷静下来后最先想到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柳词等通天境大物离开的时候,天地都会生出征兆,自身也会散解成光点,化作春风或晨光。为何景阳真人的遗蜕能保存这么长时间?是因为他的神魂还存在,所以不算真的死去,还是说当时飞升的他已经到了藏天下的境界?
  
  “接着我们要做什么?”柳十岁望向她问道。
  
  一百多年前,井九让那两个普通的修行者带走这块黑牌,明显便是准备好了后手。
  
  他们现在跟着黑牌来到了这里,找到了他前世的身体,然后呢?
  
  赵腊月说道:“还记得禅子在三千院里说的话吗?景阳与井九就像是一条河流的上游下游……”
  
  柳十岁说道:“还有那句梦里不知身是客……我真的不是很懂。”
  
  南忘忽然说道:“他想回来。”
  
  赵腊月与柳十岁都不明白她的意思。
  
  南忘轻声说道:“他想回到这具身体里,虽然这一百多年里,他从来没有流露出来这种意思,但……他想回来,这次他受伤太重,神魂陷入深眠,再无意志能够束缚,于是便出了问题。”
  
  赵腊月微微蹙眉说道:“你是说他的神魂抵触现在的身体,所以不想醒来?”
  
  南忘说道:“也许是他不喜欢现在的身体,也许他只是不舍这具身体,谁知道呢?”
  
  赵腊月不解问道:“他前世就算是世间最强,但就道身而言,肯定不如现在的剑身,为何会不喜欢?”
  
  “因为这具身体可以感受,可以痒,可以痛,可以醉,而现在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南忘轻轻摸着石榻上景阳的脸,眼里满是怜惜与心疼。
  
  赵腊月与柳十岁都懂了,再想起在三千院里沉睡的那个人,都像南忘一样,生出很多怜惜与心疼。
  
  修道者寿元极长,见过太多生死别离,自然对很多事情都看得极淡。
  
  但像井九这样的修道者依然极为少见。
  
  他不吃火锅、不打麻将、不喝酒。
  
  世间最美味的食物、最动情的事……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哪怕是那些绝情灭性的邪道妖人,也不会像他这般极端。
  
  甚至当年的景阳真人也不像这一世的他这般清冷。
  
  为何会如此?
  
  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哪怕是赵腊月与柳十岁,他们只会觉得他就是这样的人。
  
  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明白,井九不喜欢那些事情,是因为……他无法感受到那些美好。
  
  哪怕是再烈的酒,再热的茶,对他来说与水都没有什么区别。
  
  他只能在春雨里行走在白马湖畔的街巷里。
  
  他只能在冬雪里倚在道殿边感受着落在脸上的霜粒。
  
  他只能过着诗意而不自知的生活。
  
  因为诗意不在文字之间,不是实物。
  
  无识无觉,是禅宗追求的极高境界。
  
  但如果被迫如此,那又会是怎样的痛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