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十二章 下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含光沧海心一凜,知道这个锅只能自己来背,于是满脸悔恨的说道:“父亲大人,这都是孩儿的错!”
“都怪我这个当父亲的太过溺爱枫叶了,将她给惯坏了,以至于她现在甚至都敢此忤逆父亲大人您的意思,都敢对父亲大人您如此无礼!”
含光长空面无表情的说:“既然是你的错,那你便跪在这里好好忏悔!”
含光沧海一楞:“啊?”
含光长空冷冷道:“枫叶什么时候愿意原谅你,愿意返回琉光山庄,你便什么时候起来吧。”
含光沧海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了起来。
他可是堂堂荣耀家族琉光山庄的庄主啊,怎么可以跪在这梵音谷外呢?这要是流传出去,他含光沧海日后还怎么在药域混?
况且此举着实有损琉光山庄的颜面,不知道的还以为琉光山庄这是得罪了梵音宫,还以为堂堂的琉光山庄竟然十分忌惮梵音宫,以至于他这位庄主亲自下跪请罪来了。
跪是没办法跪了,含光沧海开口说道:“父亲大人,这怕是不妥……”
含光长空面无表情的看了含光沧海一眼。
含光沧海身体剧烈一颤抖,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说自己要是在敢多说出一个字的话,父亲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含光长空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含光沧海面色剧烈变幻了许久,最终却是只能咬了咬牙,跪在那里,仿若一尊雕塑一般。
然后他一脸后悔莫及的样子,呼喊道:“枫叶,都是父亲大人的错,父亲大人对不住你啊,父亲大人向你赔罪来了!”
喊完之后,含光沧海忍不住夸起自己来了,觉得自己太他妈聪明了。
如此一来,即便这事传出去了,他人也就不会认为他这位堂堂琉光山庄的宗主这是向梵音宫请罪了。
……
返回梅坞之后,含光枫叶情绪自是不佳,有些心神不宁。
含光长空竟然亲自找到这梵音宫来,这就意味着琉光山庄出大事了,而且这事只有她能解决。
“还是放不下?”李泽道问。
含光枫叶摇头,微微苦笑:“其实我很想放下,但是不知为何就是放不下。”
说着含光枫叶没好气的拍掉李泽道那不知何时已然放在她胸口上的手,这个登徒子可当真越来越放肆了。
问道:“换做是你,你能放下吗?”
李泽道很是认真的的看着,果断摇头:“放不下,真的放不下!”
然后手又放了上去。
你看,这真的放不下,太大了。
含光枫叶俏脸微红,眸子含水白了李泽道一眼,却也没有再次将这只邪恶的手拍掉,她将自己的脑袋轻轻靠在李泽道那肩膀上。
李泽道说:“不过即便琉光山庄即便遇到什么麻烦,你完全可以用你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那麻烦,而不是他们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你不需要在委曲求全,不需要在为了家族牺牲自己,因为你的男人也就是我本公子我已经足够强大了。”
“我会帮你解决任何难题,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伤害到宗主你。”
李泽道现在还真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以他的实力若是解决不了,便将落花小姐搬出来,还不行,那就亮出自己幽域府府主身份。
若是还不行,那就找玄武大人去。
玄武大人啊,不是在下不想去幽域府当那府主擒拿那凶手啊,主要是有人拦住了小的去路啊。
还不行,那便去一趟东皇山庄找九五大人。
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含光枫叶,说道:“宗主啊你看在我如此忠心耿耿的份上,是不是可以让我少抄几遍?”
原本含光枫叶越听越是感动,情到浓处的时候,甚至都想主动用自己的嘴巴去堵住李泽道的嘴巴了。
但是李泽道后面这话让她的那感动瞬间喂了狗了。
当下抬头没好气的白了李泽道一眼,然后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老老实实躲在你身后的,不会在委曲求全了。”
含光枫叶不想自己在受到什么伤害了,因为她清楚,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这个男人有多着急,多崩溃。
他之后更是多次经历生死,只为了帮她带回冰龙丹核,只为了帮她带回鬼手。
所以,她得保护好自己。
保护好自己,就是在保护他。
“圣姬大人很快便会将消息带回来,到那时候咱们也就可以知道琉光山庄遭遇什么麻烦了。”
竟然连含光长空都亲自到这梵音宫来让含光枫叶返回琉光山庄,就知道这麻烦不会太小。
想到什么,李泽道咬牙切齿道:“要是还是什么联姻,强迫你嫁给什么人的话,那就别怪我当着众人的面亲宗主你的嘴摸宗主你的胸告诉他们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你妹的谁敢跟我抢女人,本公子就杀谁!”
“滚!”
含光枫叶有了一种想将这个越发无法天天的登徒子活活打死的冲动。
没人时候摸摸亲亲也就罢了,你竟然还想当着众人的面亲亲摸摸?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表情想杀人,心里却是相当的暖的,已然有些动情了。
当下主动搂抱住李泽道脖子,轻轻的在李泽道的嘴唇上轻点了下。
……
梅圣姬尚未传回任何消息,倒是有人过来禀报说含光庄主此时就在那谷外跪着,还不断的自责,求副宗主原谅。
含光枫叶闻言,满脸苦笑。
心想父亲什么时候竟然会用此等招数了?他以为这样自己便会难受自责?
然后乖乖的跟他返回琉光山庄接受他的任何安排?
李泽道则相当的郁闷。
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含光沧海竟然已经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了,他竟然敢用此等肮脏卑劣的手段扰乱宗主的情绪!
“宗主啊,要不是含光宗主在怎么说也是我半个父亲大人的话,我真的想将他打晕然后扔回琉光山庄的大门口了。”李泽道无语道。
“滚!”
含光枫叶没好气的骂了句,说:“不用管他,等圣姬大人将消息带回来再说。”
一日之后,梅圣姬将消息带回。
“宗主,琉光山庄风平浪静一切如旧,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梅圣姬皱着眉头说。
李泽道闻言眉头也皱了起来了,他自然相信梅圣姬的调查结果。
只不过若是琉光山庄一切如旧,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么含光长空此举可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
那便是含光长空这是因为后悔自责昔日的做法,因此亲自来到这梵音宫,打算接含光枫叶回琉光山庄,然后好好弥补她。
但是关键是,相信含光长空还真不如去相信猫不吃鱼,狗不吃屎,李泽道不帅并且没有演技……
含光枫叶面色再次变得复杂,心微微揪紧。
琉光山庄若真出了什么事,以副宗主此时的实力以及地位,应该可以完美的解决,但是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所以,爷爷跟父亲这是愧疚了?
来此梵音宫便是为了带她回家好好弥补一翻?
深吸了一口气,含光枫叶看着李泽道说道:“我已经不怪他们了,但是却也不会跟他们返回琉光山庄。”
李泽道直接拍了个马屁:“宗主英明。”
含光枫叶没好气的白了李泽道一眼:“滚!”
李泽道嘿嘿一笑,看着梅圣姬说道:“劳烦圣姬大人去告知含光宗主下,就说副宗主大人有大量,已经不怪他们了,却也不会在返回琉光山庄,让他赶紧起身回去。”
“是。”梅圣姬点了点头,领命而去。
让李泽道跟含光枫叶万万没想到的是,含光沧海竟然不起来,继续跪着。
他还态度相当坚决的表示枫叶不跟他返回琉光山庄,便是还在怪他这个当父亲的,他会继续跪着,直到枫叶答应跟他一同返回琉光山庄为止。
李泽道冷笑不已,含光枫叶则是头痛无比。
父亲大人竟然如此死缠烂打,还真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了。
“看来只剩下一个解释了。”李泽道说,“琉光山庄的确出了事了,这事只有宗主你能解决,只不过这事十有八九被含光长空跟含光沧海给完全压下来了,因此整个琉光山庄才会一切如同以往,没有任何波澜。”
含光枫叶微微苦笑了点了点头,她同意李泽道这种猜测。
当然,若是之前在那梵音谷外,爷爷没有突然间对副宗主发难,含光枫叶也许会认为她爷爷跟父亲大人这是真的后悔昔日的所作所为,真心想带她回去好好弥补。
“怎么办?总不能让他继续跪着吧?”
含光枫叶头痛无比:“先不说他终究是父亲大人,跪在哪里算怎么回事?”
“况且我现在还挂有一个梵音宫副宫主的头衔,这要是传出去了,对梵音宫的声名终究有损。”
李泽道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将含光沧海晾在那里的确不是办法,只会让宗主的心越来越乱。
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陪你回去一趟琉光山庄,看这位含光老宗主究竟想要做什么。”
明明知道琉光山庄定然暗藏杀机,却是极力照顾她的情绪愿意跟她回去一趟,这自是让含光枫叶相当的感动,说道:“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宗主啊,我还有一万两千多遍的门规还没抄,能不能少抄几遍?”
“滚!”02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