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往日秘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武德九年,天策府众将面对太子建成的咄咄逼人,不甘坐以待毙,遂极力劝谏李二陛下放手一搏,置诸死地而后生。然而李二陛下素来谋定后动,唯有把握之时,岂敢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关键时刻,宫内传出一条消息,令李二陛下坚定了发动兵变之决心。

  那条消息便是高祖皇帝最为宠信的宦官王瘦石传出……

  故此,李二陛下心中再无侥幸,也对父子手足之情彻底失望,悲愤之下率领天策府众将拼死一战,又收买了玄武门守备武将常何,设计引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入宫,在其二人途径玄武门时,一举擒杀。

  而后顺势入宫,逼迫高祖皇帝改立储君,其后更将高祖皇帝圈禁,逼其“禅让”,登上帝位……

  这其中,宦官王瘦石居功至伟。

  然而因其宦官之身份,无儿无女、无家无业,所以谢绝一些封赏。贞观初年,时不时还能在宫中见到其人,但是此后此人逐渐消失在所有人视野之中,满满被遗忘。

  若非长孙无忌此刻提及,就连宇文士及也没有想起此人……

  长孙无忌面色凝重,缓缓道:“可否记得当年玄武门之变的经过?”

  宇文士及颔首,这如何能忘记?

  那一场鲜血浸满长安城的兵变,彻底扭转了李二陛下、天策府以及所有关陇门阀的命运,可谓将整个大唐的轨迹翻转至另外一个层面,否则若由太子建成继位,如今的大唐还不知是何等模样。

  长孙无忌续道:“当年咱们于玄武门下厮杀,而后天策府诸将与关陇军队配合,将忠于太子建成的军队一一清剿。但是与此同时,陛下已经充入宫内,并且迅速稳定局势,将高祖皇帝轻而易举的软禁起来,掌控大权。”

  宇文士及挑眉:“有何不对?”

  长孙无忌叹气道:“陛下控制太极宫的速度太快了!当时我就有所怀疑,只不过陛下占据宫禁之后便彻底封锁,把守宫门的皆是天策府诸将,我想要一探究竟也束手无策,只能就此搁下。事到如今回头想想,我倒是认为当时有人暗中协助陛下。”

  时过境迁,这种疑虑是注定得不到解答的,但思忖前因后果、整个经过,宇文士及也不得不承认其中颇有蹊跷,或许隐藏着他们这些关陇门阀未知的手段。

  “你认为是王瘦石协助陛下?”

  “正是。”

  “不太可能……”

  宇文士及道:“王瘦石虽然乃是高祖皇帝宠信之宦官,但想要协助陛下彻底占据整个皇宫,将所有忠于高祖皇帝的禁卫击溃,又岂是他能够做到?除非……”

  他沉吟着,想到一个可能。

  长孙无忌与他四目相对,颔首道:“没错,除非他掌握着一支隐秘力量。”

  两人相顾无言。

  这个猜测无凭无据,但是联想当年、结合眼下,却愈发觉得事实极有可能便是如此……

  宇文士及摸了摸茶壶,发现茶水已经温凉,打消了喝水的念头,蹙着眉头问道:“陛下御驾亲征,你随侍在旁,就没有发现陛下身边有什么人形迹可疑?”

  之所以猜测当年是王瘦石协助李二陛下迅速而稳定的占据皇宫,是因为如果当年王瘦石手底下有那么一支隐秘的力量,那么时至今日自然也可以完成刺杀房俊之任务。

  抽丝剥茧,朝野上下再也没有比这个更为合理的解释。

  而如果这个猜测属实,那么李二陛下留下的遗诏,还真未必是由李勣来负责执行,毕竟王瘦石对于李二陛下的忠心绝无更改,而其手底下的神秘力量亦是非常强大……

  这对于以往所有的推算、猜测,都是一个颠覆性的结果。

  长孙无忌仔细想了想,摇摇头:“并未有什么异常,陛下坐卧起居都很寻常,身边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无论行军亦或宿营,中军附近一切正常。当然,若是陛下当真将王瘦石带在身边,并且欲避过所有人耳目,亦是轻松得很。”

  几十万大军,来来往往闲杂人等无数,当真想要藏起来一个人,简直就是沧海一粟,令外人根本无从察觉。

  宇文士及叹了口气,如此猜测,毫无头绪,又能认定什么呢?

  反倒是眼前的变故更为棘手。

  “张士贵封锁玄武门,但迟迟无所动作,显然尚在权衡利弊、犹豫不决,但想必遵从陛下遗诏行事的意愿更多一些。可现在只要房俊遇刺的消息传到张士贵耳中,他必然心生忌惮。说到底,遗诏也仅只是遗诏,并非陛下耳提面命,再坚贞的忠诚也是有底线的,谁知道他会不会脑子一热,干脆投靠太子?”

  宇文士及忧心忡忡。

  长孙无忌则无奈道:“所以,若此事当真是王瘦石所为,那他真正是老糊涂了!原本只需咱们持续不断的给予东宫压力,张士贵必然于紧要关头做出顺从遗诏之抉择,彻底封锁玄武门,甚至给予太子致命一击。但是现在横生变故,鬼才知道张士贵到底怎么选!”

  没有人怀疑张士贵的忠诚,可问题是现在李二陛下已经死了,太子之生死又关乎整个帝国之未来,那么在张士贵看来,到底奉行遗诏算作忠诚,还是支持太子定鼎大局算作忠诚?

  毕竟李二陛下于大唐俱为一体,李二陛下就代表着大唐,效忠大唐自然也就是效忠李二陛下……

  宇文士及断然道:“勿要理会许多,一方面继续增兵对太极宫保持压力、不断猛攻,一方面联络东征大军之中与关陇有交情的人,秘密调查到底有没有王瘦石、陛下遗诏到底由谁执行。时局至此,主动权早已不再我们手上,咱们所能做的也仅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刺杀房俊的命令到底是谁下达,所动用的死士到底归属于何方势力,陛下遗诏到底是否由李勣奉命执行……每一个问题,都牵扯到当下局势之变化,甚至足以将局势彻底扭转。

  但对于关陇门阀来说,却很难揪住其中一个问题彻底弄明白,能做的也只有继续以往之战略,看看能否击溃东宫六率,彻底占据太极宫。

  只要做到这一点,那么主动权将会重回于关陇门阀手中,可以坐到谈判桌上谈一谈关陇门阀之生死前途,甚至若局势发展顺遂,还能在这场兵变之中攫取一些利益,分一杯羹。

  门外,宇文节敲门而入,低声道:“外头雨停了!”

  “嗯?”

  两人霍然起身,向窗外望去。

  夜色依旧暗沉无边,但雨丝已经淅淅沥沥,风也停驻,两人商议之时居然未曾注意……

  长孙无忌沉声道:“立即传令下去,各部各就各位,调整停当之后,毋须请示,直接开战!”

  所有背后的绸缪、所有隐藏的阴谋、所有暗处的势力,一切的一切都要看眼下这场战争能否取得胜利。若顺利攻入太极宫,即便太子由玄武门逃走,麻烦的乃是李勣或者另外执行遗诏之人,关陇门阀可以获得一个坐上谈判桌的机会,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若是迟迟不能攻破东宫六率的防线,即便是洞悉了幕后各方的所有绸缪,又能如何?

  关陇依旧会被打上“叛逆”之命,在战后遭受清洗,不知多少人家满门抄斩、充军发配……

  “喏!”

  宇文节得令,沉声应道,而后快步退出,向驻扎于长安城中的各部关陇军队发号施令。

  作为命令的传达者,他清楚的知道如今的关陇门阀早已是强弩之末,粮秣严重匮乏使得军队士气一降再降,若不能趁着这最后的机会一鼓作气攻陷太极宫,那么等待关陇军队的唯有溃败一途,兵败如山倒都不足以形容……

  长孙无忌取下墙壁上挂着的衣物,对宇文士及道:“你且先回府修养,吾上阵督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yueshu.com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