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指点迷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简而言之,乱世之中,门阀乃是文化传承、江山谁属之砥柱;盛世之下,门阀却又成为皇权集中、帝国发展之顽疾……

  若是性格软弱、并无高远志向的君王,很乐意扶持门阀赖以巩固统治,若是遇到风调雨顺的年景,甚至能落得一个“无为而治”的美名,反正事情都交由门阀去办,社会阶层固定、财富分配不变,国家机构运转顺畅,君王可以坐享其成。

  但是对于李二陛下这等雄才伟略、志存高远的君王来说,盛世降临,门阀便是阻挡皇权的绊脚石、社会发展的拦路虎。

  所以李二陛下默默将打压门阀制定为坚定不移之国策……

  ……

  宇文节悚然一惊,吸了一口凉气,道:“国公是说……陛下留有遗诏,其中有剪灭天下门阀之意?”

  若非如此,他实在想不出长孙无忌之所以有此问的原因。

  长孙无忌淡淡道:“或许有。”

  也或许没有……没人见到所谓的陛下遗诏,谁又能知道其中写了一些什么?但这到底是一个可能。

  只要有这个可能存在,就必须要予以做出相应的布置,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不是将命运寄托于“不可能”之上。

  宇文节震惊道:“陛下疯了……鲁莽了吧?若陛下仍在,做出此等布置,拼却帝国动荡数年,或许尚有成功之希望。但陛下驾崩,无论是被委以重任的英国公,还是东宫太子,亦或是魏王、晋王……哪一个能有足够的威望震慑天下门阀?稍有不慎,便会重蹈前隋之覆辙!”

  大隋缘何盛极而衰?

  既不是所谓的“横征暴敛,劳民伤财”,亦不是传扬的“国力耗尽,天灾频仍”,实质上完全是隋炀帝的雄心壮志触动了关陇门阀的利益,被关陇门阀竭力抵制。而当隋炀帝非但不予妥协,甚至南下意欲联合江南士族之时,关陇门阀感觉自身之利益已经无法保障,故而掀起政变,由宇文成都于江都弑杀隋炀帝,之后扶持越王杨侗为帝,试图重新执掌大隋,确保关陇之利益。

  只是未曾想到门阀之间的平衡已经打破,天下各地的门阀皆效仿关陇当年之故事,意欲扶持各自的势力逐鹿天下。

  关陇门阀迫不得已只能放弃杨氏一族,转而扶持同出于关陇门阀的陇西李氏……

  说什么天下大乱、民心所向?

  不过是门阀之间的利益分配而已……

  由此可见,当门阀之利益受到侵害,他们绝对不会畏惧于掀起一场滔天祸乱,进行垂死之挣扎。

  长孙无忌也紧蹙眉头:“所以,这其中必然有咱们未曾察觉之关窍。”

  旋即,他咬了咬牙,一脸决然:“不过纵然一时弄不明白,也不打紧。既然幕后凶手意欲掘断天下门阀之根基,那咱们便裹挟着天下门阀,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反抗!”

  宇文节明白,长孙无忌已经打定主意放弃和谈,与东宫殊死一战。

  这违背了其余关陇门阀的利益,但他思来想去,却又觉得除此之外再无他途能够确保关陇之利益……

  但还有一点,他提醒道:“可屯驻潼关的李勣怎么办?”

  数十万东征大军尽在李勣统御之下,使得李勣拥有足矣翻天覆地之力量,纵然关陇覆灭东宫,还是要面临李勣不知是敌是友的威胁……

  长孙无忌手掌在桌案上拍了一下,双眉扬起,气势十足:“东征大军数十万,若李勣当真以为凭借一纸诏书便能够胁迫程咬金、尉迟恭、张亮等人言听计从,那他就活该兵败身死!”

  宇文节震撼得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豪气勃发的长孙无忌。

  原来李勣大军之中,早已有长孙无忌预先布下的棋子,怪不得他敢于猛攻东宫,对一路姗姗来迟的李勣并未有太多的戒惧与防备……

  “长孙阴人”之城府深沉,再次令宇文节震撼敬佩。

  看起来不到最后关头,成王败寇尤未可知……

  *****

  天色刚亮,京兆韦氏五千私军覆灭之消息在长安内外引发一场巨大的风波,几乎所有门阀私军尽皆仓惶焦虑,家家派人前往延寿坊面见长孙无忌,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解决方法,确保大家的安全。

  长孙无忌一边安抚各家门阀私军,一边命令长孙嘉庆悄悄集结部队、补充军械,随时待命。

  原本局势舒缓了没几天的关中,陡然之间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反倒是损失惨重的京兆韦氏一反常态,家族上上下下低调隐忍、三缄其口,既不对家族私军之覆灭发表任何看法,更不对关陇的战略决策予以任何意见,就好似五千私军之覆灭根本不关京兆韦氏的事……

  很多人嗅出了其中的不同寻常。

  就连原本应该勃然大怒、怒火万丈的刘洎,都枯坐在衙署之中,蹙眉沉思当下之局势。

  连岑文本推门而入都不知道……

  “想什么呢,这般入神?”

  岑文本施施然进入值房之内,坐在刘洎对面,慢悠悠开口问道。

  刘洎陡然惊醒,连忙起身施礼:“原来是岑中书,下官失礼了。”

  岑文本笑着摆摆手,待到书吏入内奉上香茗,他才端着茶杯呷了一口,示意刘洎坐下,这才说道:“是不是觉得当下局势有些叵测难料、迷雾重重?”

  刘洎手里捧着茶杯,苦笑道:“原本,下官应该对京兆韦氏私军覆灭一事心怀愤怒的,无论这件事是谁做的,都会直接导致和谈再次陷入僵局,甚至从此崩坏破裂,无以为继。但是深思之后,下官却觉得有太多的不解与疑惑,只不过才疏学浅、心性愚钝,迟迟想不出原因。”

  按照以往的惯例,他此刻应该去太子面前告房俊一状,然后揪住房俊不分青红皂白的狂喷一顿——至于到底是不是房俊干的并不重要,他就是要以这种方式踩着房俊成就他自己的威望。

  官场之上需要养望,但是太过费时费力,刘洎觉得时不我待,所以必须选择一条提升威望之捷径——踩人。

  这一招看似简单,好像看谁不顺眼逮住把柄冲上去便一顿狂喷,实则不然,其中有着很高的技术含量。比如人选问题,若是小鱼小虾,固然一踩就倒,但经验值却少得可怜,需要不断去踩才能达到目的。

  但是能够立身于朝堂之上,且不论本身之能力如何,谁的身后不是站在几个门阀、一方势力?将人家辛辛苦苦扶持起来的人踩倒,便是动了人家的利益,一个两个倒是无妨,可踩得多了,仇家处处激得群情激愤,对自己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太过硬扎的,诸如萧瑀、岑文本之流,本身乃是一方势力之领袖,处事更是滴水不漏,很少能被人抓到把柄予以攻讦,他也踩不动。

  而房俊那种却是刚刚好……

  有着显赫的地位、厚重的声望,却尚未达到一方势力之领袖的境界,踩几下不至于一踩就倒,也就不会结下深仇大恨,利益攸关的时候甚至可以联结起来一致对外,闲来无事便踩上几下博取声望……简直完美。

  但是这一次,他意识到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岑文本喝了一口茶水,将茶杯放到面前桌案上,笑问道:“既想不明白房俊为何那般抵触和谈,又想不明白为何凶手要接二连三的拿门阀私军开刀?”

  刘洎虚心道:“正是如此,还请岑中书解惑。”

  岑文本略有沉吟,而后才轻叹一声,缓缓道:“很多事情,其实不能单纯以利益之所属作为堪破内情之手段,因为很多时候有很多隐藏在水面之下的利益归属是无法分辨的,你能掌握的,或许只是别人故意让你掌握的……总而言之,和谈之事可以放一放,莫要一心建功立业,最终却误入歧途,受池鱼之灾。”

  刘洎悚然一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