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是童养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总统枕头下的照片,是楚小姐吧?”
  
      几乎不用想,任礼就能肯定。
  
      “我之前没有见过她,还以为那是霆钧的妹妹,长得是很伶俐但两人一点都不像,后来才知道他是独生子,”提起顾霆钧的陈年旧事,张之亮有无尽的兴趣,“这么一看,他这就是养了个童养媳啊!”
  
      任礼满脸黑线,他没有张之亮的魄力,敢在背后随意吐槽顾霆钧。
  
      “我跟他第一次动了手,就是因为这丫头!”
  
      任礼好奇的转过了头,等着他继续说。
  
      “那照片不是总藏在他枕头下面么,我一时好奇就给拿了出来,当着他的面问是谁,结果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张之亮想起往事哭笑不得,“他竟然说我侵犯了他的隐私权,跟我打了一架不说,还用这个理由成功让我打扫了一个月的厕所,一个月啊!”
  
      他到现在还是怨念不已,要不是他身手还凑合,勉强和顾霆钧打成了平手,这面子恐怕真的要掉光了!
  
      正说话间,两人手牵手的朝他们走了过来,张之亮收起了玩笑,问道,“可以走了?”
  
      “嗯,”顾霆钧颔首说道,“开始行动。”
  
      城东酒店楼下,裹着大衣的白和面色如常的从大厅走了出来,身后的殷和上赶着跑了几步,提前为他打开了车门,“少爷,慢点!”
  
      “嗯,”白和靠在座椅上,面色比刚才苍白了点,精神倒还可以。
  
      车里的暖气徐徐扑在面上,哄的他脸颊上泛了些红,他顺势脱了外套,正准备扔在座椅上,却发现衣服里面似乎有个反光的东西。
  
      他仔细找了找,发现是一个没有撕下来的标签。圆形的塑料纸片上印着大堆外文,他撕了标签拿在手里,突然感觉和平时见到的塑料纸片不太一样。
  
      “殷和,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什么啊?”殷和腾出了一只手接了过来,看到是个塑料纸片,不以为意的用手搓了几下,发现手感不对,他停了车仔细看了半天,又折了几下,脸色忽然一变,“少爷,这是哪来的?”
  
      白和的眼神黯了下去,“在我衣服上找到的。”
  
      “这是隐形窃听器!”殷和捏着塑料纸片,神色凛然,“这是最新出来的一款,目前市面上并不好找,因为是最新出来的,稳定性也有待提高,但隐形效果不错,用的人也越来越多。”
  
      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少爷,您最近都没有出门,衣服上怎么会有这个?难道是刚才在詹姆斯那,有人给您贴上去的?”
  
      可他很清楚,刚才在詹姆斯那里,根本就没有人靠近白和,怎么可能有机会给他衣服上贴窃听器,而且找的位置还那么准!
  
      白和泄了气般靠了回去,带了坨红的脸色垮了下去,变的疲惫无力,“我知道是谁了,走吧。”
  
      殷和也想到是谁了,他看了看白和蹙起来的眉头,将肚子里的话全部咽了下去,重新启动车子继续朝前走去。
  
      车里安静的只有暖气从通风口出来的嘶嘶声,混着轻微的呼吸,几乎和空气融为一体了。
  
      低调的越野车相继着驶离了球场,除了顾霆钧和楚琋月之外,其他人都在一辆车上。
  
      球场的位置刚好在山脚下,车子开出了老远还能看见绿油油的草坪,外面冷冽的风从没有关好的车窗钻了进来,凉飕飕的直往衣服里跑。吹进车厢呜呜作响,车前挂饰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叮呤声,混着清新的风一扫车里的沉闷,楚琋月干脆按下了玻璃,任由风肆虐着她的头发。
  
      下午的天色比之前沉了很多,大片灰黑色的云聚集在天边,预示着即将会到来一场大雨。
  
      顾霆钧瞥了过去,眼底的深沉和天边的云一般,虽不忍打扰她的好心情,却还是提醒道,“这么脆吹,小心着凉。”
  
      “哪那么容易着凉!”楚琋月嘴上不认同,可还是把玻璃升了上来,又问道,“三哥,为什么我们不跟他们一辆车?你们都不需要商量的吗?”
  
      “按计划行事,不需要商量。”
  
      淡然的语气一如他稳如泰山的状态,男人睥睨天下的霸气不着痕迹,却又无时无刻不显露出来。
  
      “这次的人,就是和杜骁是一伙的么?这次抓到了,是不是就彻底结束了?”
  
      “这次要抓的人是盘踞在东南亚境内已久的毒贩,东南亚地势复杂,前后有好几拨人去了都无功而返,我方派出的卧底在他们跟前潜伏了近二十年,将毒贩内部打散了,这才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楚琋月略一沉吟,说道,“那要是你抓了,会不会有人来抢功劳啊?”
  
      她知道这些国际罪犯即使在本国被抓住了,本国也不一定有权利处置,必要要交给有资格处置的国家,这样一来顾霆钧等于是白忙活了。
  
      顾霆钧暗沉的眸子精光乍现,“以前有,现在没有了。”
  
      他已经给了机会,就不会把自己的东西再拱手让人。更何况,这个毒贩,是他必须要亲自处置的人。
  
      前面的车里,楚明泰看着后方的跟着的车,思索了半天还是不放心,他转头对任礼说道,“这次没有冯峰过来,一旦有危险,第一时间保护霆钧,知道了吗?”
  
      上次的事情他们都心有余悸,任礼也不敢大意,“是,我知道了。”
  
      一旁的张之亮不明所以,“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想保护霆钧的,他可是战神,这点小儿科不见得能伤害的了他!”
  
      是不能伤害顾霆钧,但不一定一起来的人不会受伤。前车之鉴刚过去没多久,楚明泰死也不想再经历一回,但也没有多做解释,只说道,“以防万一吧。”
  
      他们的神色张之亮一目了然,他勾起了唇角什么也没再说,只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假寐,脸上的表情在微暗的光影下模糊不清。
  
      气氛变的微妙的压抑,楚明泰转头看向任礼,四目相对间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继而转开了视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