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二十章 手刃蒙厥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相柳儿扫了一眼李落脚下空无一物的鱼篓,呵了一声,“你倒是悠闲得很。”

  “要不然呢,还能干嘛?”

  相柳儿嘴角轻轻弯起,微微侧目,却见谷梁泪静静地站在帐篷外看着他,没有过来,只是看着。

  “差不多了就回去吧,她该担心了。”

  “嗯,好。”李落吐了一口气,回头望向谷梁泪,挥了挥手,展颜一笑,“是不该叫她担心,不过被人担心的滋味的确叫人高兴呐。”

  谷梁泪不想李落会回头看他,而且还这么亲近的打招呼,俏脸一红,微微垂目,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一眼。

  不钓了,李落扔下鱼竿,随手丢在岸上,快步向谷梁泪走去,将堂堂蒙厥拨汗一个人扔在湖边。相柳儿呆呆地看着李落欢快跑向谷梁泪,一时哭笑不得,连忙唤了一声。

  “还有什么事么?”李落好奇地看着她。

  “今夜草海变天了,如果没什么事,就待在营帐里别出来。”说完之后顿了顿,相柳儿接了一句,“天冷。”

  李落看着相柳儿,数息无语,忽地破颜一笑:“知道了。”说完便走了回去。相柳儿看着李落的背影,神色柔和,似有一点点羡慕,一直看着他走到谷梁泪身边,宠溺的将她肩上那件披风拉扯周全,不知说了什么,两个人才向帐中走去。进去之前,谷梁泪回头看了相柳儿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相柳儿亦是回了半礼,等他们进去营帐之后,相柳儿的脸上再无半分柔情,冰寒如月影山上百年不化的积雪。

  这夜,草海应该不太平。

  李落很快传令营中将士小心戒备,以防乱兵冲入营中。钱义诸将领命而去,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便听得措木沽湖畔传来纷乱的马蹄声,还有沸反盈天的人语声和呼喊声,有来有往,渐渐也多了兵刃交击的动静,持续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有平息下去。

  大甘的营地倒还安稳,除了戒备森严的铁甲精骑和中军骑将士之外,营外还多了一支骑兵护着他们,领头大将是蒙厥旗山部谷宸,镇守在外,却没有和大甘诸将说过半句话。

  “王爷,不出去看看吗?”唐梦觉还是有些担忧,不时看着营外染了红光的夜空。

  “不去了,草海自家的事不劳咱们费心,出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碍手碍脚,随他们折腾去吧。”李落咋咋舌,低声说了一句,“都死了才好。”

  众人听了也是莞尔一笑,不曾当真,倘若他真的这么想,就不会冒险邀战草海武尊,只怕他此刻还在暗恨自己救下相柳儿吧。

  喊杀声响了一夜,直到翌日黎明前才平静下去。

  草海的确变天了,挑开帐帘,映目一片雪白,白雪皑皑,一马平川上都是白茫茫的雪,厚实的铺天盖地,竟将前一天露在地上的青草都遮了起来,偶尔冒出几个尖,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天变之后风冷了许多,李落伸出手试了试,还好,不如卓城的冬天冷,雪是下了,总觉得不是冷的缘故,而且别有所求。

  李落刚到帐外,钱义便即疾步走了过来,近前压低声音道:“大将军,过去看看吧,她要杀人。”

  “谁?相柳儿?她要杀谁?”李落暗自咋舌,杀了一夜,莫非还没杀够?这女人该不是疯了吧。

  钱义欲言又止,吸了一口气,吐出三个字:“蒙厥王。”

  李落一愣,半晌无语,不知为何竟有一股相似的凄凉。她在这个世上应该没有多少亲人吧,除了小殇,蒙厥王应该是她最亲近的人了,杀了他,她和草海的恩怨情仇就再淡了一分。

  李落想了想,道:“走吧,去看看。”钱义应了一声,带着李落往营中一处走了过去。其实无需钱义引路他也找得到,那里里里外外围满了草海将士,水泄不通,连个虫子都爬不进去。

  走过去之后,便见这些草海将士的脸色都极为怪异,惊讶有之,不过更多的惊惧。有先前与武尊一战余威,草海将士自动分开一条路,让李落进去,看见他之后神色阴晴难定,不过还是多了几分敬意,草海以武为尊果然不假。

  人群最前,吉布楚和和达日阿赤不知什么时候早早已经过来了,凝神看着被众人围着的空处。李落走近之后,吉布楚和回头看了他一眼,挤出一丝笑容,带些幽怨和无奈地说:“王爷,你究竟救了什么人。”

  李落没有做声,静静地看着那里。相柳儿俏生生的站在雪地上,脸色寒的胜雪,没有半点波澜,而蒙厥王就跪在她面前,披头散发,胸腔起伏着,嘴角挂着一丝血线,滴在地上,染了一个刺目的红斑。

  围观众人之中还有瑶庭的安谷河与令狐丹,亦是同样的面无表情,漠然看着相柳儿和蒙厥王上。李落暗叹一声,眉心不知何故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好在没有看到小殇,不知道是躲了起来,还是相柳儿不想她出现在众人面前。

  相柳儿俯身在蒙厥王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隔得太远,听不清楚她究竟说了什么,只听见蒙厥王带着认命亦或是讥讽的语调冷笑几声,就在他抬头刚要说话的当口,相柳儿从袖中抽出一把半尺长的匕首,狠毒而绝情地刺入蒙厥王脖颈,手腕轻轻一转,匕首一划,一道半尺有余的口子便印在了蒙厥王的脖子上,几乎将他整个首级从肩头斩断。鲜血四溅,雪上有,匕首上有,裙摆上有,手上也有。

  蒙厥王颓然一头栽倒在地上,如同烂泥一般抽搐了几下,随即没有声息。四周人群鸦雀无声,只听得见诸人急促的呼吸声,还有不知道是旁人还是自己的心跳,如若擂鼓。

  血染红了雪,妖艳,灼目,不成规则的躺在蒙厥王身侧,仿佛能听到一声声悲鸣,惋惜它们的主人,亦或是在哭泣,也或许只是一个短暂的见证,让人知道草海蒙厥一代雄主的凋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