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泽田建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个问题一下子就问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是啊,如果这把匕首是被普通的小偷偷走的,那么迪奥应该会发现自己的其他东西也一起丢失了,因为作为一个富二代,迪奥家里的好东西应该不少才对。”刘星皱着眉头说道:“所以拿走这个匕首的小偷,应该是知道这把匕首的真正作用。”

  张景旭看着桌子上的那把匕首,忍不住摇头说道:“说句老实话,这把匕首的确是能够很隐秘的传递消息,但是到了现在对于我们而言其实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因为我们能够找到其它更好更稳定的传递渠道,比如在前段时间我就听说华夏道门那边弄出了一个间谍纽扣,这个纽扣是使用光能的,每天只要保证能够得到一个小时的光照,它就可以正常运行一天时间;至于它的使用方式也很简单,只要你说出早就设定好的关键词,那么它就会自动将你接下来的话传输到制定的接收器中,或者将接收器的回复播放出来,这可要方便的多。”

  尹恩点头说道:“是啊,如果真的遇到了危险,敌人又怎么可能把这把匕首留给你呢?所以这把匕首其实已经算是废了,我们也没有匕首去把剩下两把都拿到手。”

  听到尹恩这么说,众人对这把匕首都没有什么兴趣了。

  “那我们还是聊另外一件事情吧,泽田弥音已经和公家派系那边的人签订好了合约,我们再过几天就要去接手那家罐装天然气厂了,这家工厂其实离我们这里并不算远,也就不到五公里的样子,开车去的话也就不到十分钟。”

  尹恩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地图铺在了桌子上,“然后,我们在名古屋城区内有五个配送点,所以我们每天早上五点钟左右就需要带着早就准备好的天然气罐进入城区,然后一边等待附近的客户来配送点更换天然气罐,一边开车去给稍远地方的客户上门服务,总之按照这些天的观察,每天需要更换的天然气罐在八十到一百二不等,这个数量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前前后后得忙两个小时左右。”

  “在配送完了天然气罐之后,我们还得在配送点留下一两个人和几个天然气罐。以应付一些没有来得及提前预定的客户;当然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改变这种营业模式,在完成每天的配送之后如果还有人想要更换或者购买天然气罐的话,我们就直接从工厂进行配送,至于理由我都已经想好了,就说最近这段时间岛国的经济不景气,所以我们公司就裁撤了一些员工,导致没有足够多的人可以继续留守配送点,我相信我们的客户应该会谅解的,如果不谅解的话,那就别用我们公司的天然气罐就好了。”

  尹恩在名古屋城区的地图上标注好了五个配送点的位置,基本上就是位于名古屋城区的中心点,与中心点到四个角的连线中点上,看来这家天然气罐装工厂的负责人还是挺有数学思维的,因为这样的布局的确是非常合理。。。如果不考虑每个地区的需求量多少。

  “每天最多也就一百二十个左右的配送订单,再加上五个配送点的零售数量,我们每天需要准备的天然气罐也就不到一百五十个,这点数量放在名古屋的城区里就是九牛一毛,所以我觉得我们倒是可以直接一点,安排几个祖安选手来当客服或者销售员,直接劝退那些客户,这样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破产倒闭了,反正就这么点客户,我们公司没了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张文兵笑着说道:“难道直接安装天然气管道不香吗?这随时都可以用上天然气。”

  “不不不,张文兵你这么想就搞错了,这些天然气罐的客户基本上都是那种路边的小吃车,所以他们必须得要有天然气罐来维持运营,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些小吃车都受到名古屋的青年创业计划扶持,因此我们这家公司早就签订了相关的合同,在两年之内是绝对不可能倒闭的,毕竟我们早就得到了足够的财政支持,所以做这个生意是稳赚不赔的,何况整个名古屋就只有我们一家天然气罐装公司。”丁坤摇了摇头说道。

  刘星想了想,开口说道:“既然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找一个下家?我觉得愿意接手这家公司的人应该不会少吧。”

  丁坤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还是那句话,我们在名古屋是不能相信任何外人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是公家派系的人,到时候他们如果在我们转交公司的第一天就整一个大新闻出来,那么我们也是逃不脱干系的,因此我们能够相信的就是自己人,可惜自己人也不是傻子,他们怎么可能会接手我们的公司呢?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想着那些歪门邪道,还是老老实实的管好公司才是最好的办法。”

  “那可不一定哦。”

  李寒星突然说道:“我们现在是名古屋唯一的天然气罐装公司,所以我们才不能倒闭,因为在我们倒闭了之后,整个名古屋需要罐装天然气的小吃车都得跟着停火,到时候想要去其他城市调配罐装天然气会非常麻烦;那么我们怎么不换一个思考方式,在名古屋再开一家天然气罐装公司呢?只要钱到位,我们很快就可以在名古屋附近收购一家天然气罐装公司,到时候都不需要把设备搬运过来,只需要每天准备一些天然气罐送到名古屋的新配送点就行,然后再拿开业优惠为借口来打价格战,我想只要是正常的客户都会选择更便宜的天然气罐。”

  “但是公家派系应该会阻止我们在名古屋开新公司吧?”张文兵皱着眉头说道:“毕竟天然气罐也算是一种危险品,如果在运输或者储存时操作不当的话,可是很容易发生大爆炸的,所以公家派系只要抓住安全这个关键词,那我们的新公司是很难进入名古屋市场的。”

  张文兵的这番话说的李寒星有些尴尬。

  “既来之,则安之,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安全经营了,反正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所以我们这两天去先去监视一下那家天然气罐装厂,再确定一下每天的出货量有没有发生改变,至于这家的公司老员工,我们得准备一家子公司把他们都给送过去,然后就可以全面的进行大换血,在重要位置上都换上我们的人。”

  一直都很安静的陆天涯突然开口说道:“泽田弥音昨天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说泽田家族在名古屋其实是有一家建筑公司的,目前这家建筑公司的手上还有几个项目,所以我打算以项目缺人为由,用高薪来聘请这些天然气罐装公司的员工前往建筑公司上班,至于不服从调配的人就让他提前退休,工资我们照发就行,反正我们也不缺钱。。。实在不行的话,那我们也不要怕当恶人,直接找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把他们送进医院就行了。”

  陆天涯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迷茫的看着陆天涯,其中自然是包括张景旭的,因为大家都不敢相信陆天涯说出这么狠毒的话来。

  这一点都不陆天涯!

  所以,张景旭都有一些语气颤抖的说道:“老陆啊,你这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还是被伊斯人给夺舍了啊?我从来可不觉得你是会说出这种话来的人啊。”

  陆天涯白了张景旭一眼,摇头说道:“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现在我们不得不这么做了,因为我们如果不狠心一点的话,那么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所以我的想法很简单,这家天然气罐装公司的员工从头到尾都得换上一遍,当然像财务之类对我们来说不怎么重要的职位还是可换可不换的,何况我们不是给这些员工提供了足够多的报酬吗?他们只要不是公家派系的成员,那么他们是不会觉得自己吃亏的。”

  “我同意陆天涯的想法。”

  爱丽丝笑着说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我们必须得消除一切不稳定的因素,何况我们也是进行了合理,甚至是远超标准的补偿;陆天涯,等会儿你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一起去那家建筑公司看一看,让他们留出足够多的岗位来。”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反正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好聊的了。”陆天涯笑着说道。

  于是乎,陆天涯就和爱丽丝手挽手的准备前往泽田家族的建筑公司。

  见此情形,刘星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最后,还是很久都没有存在感的高柳明音开口说道:“刘星张景旭,要不你们跟着爱丽丝他们一起走一趟吧,毕竟名古屋现在还不一定安全,她们两个女孩子如果被公家派系的人给盯上可就不妙了。”

  刘星与张景旭对视了一眼之后,便站起来追上了陆天涯与爱丽丝。

  在上车之后,坐在驾驶位上的张景旭忍不住吐槽道:“刘星,你能不能去学一下车啊,我们这些人之中好像就只有你不会开车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刘星靠在副驾驶位上,笑呵呵的说道:“事先申明一下,我可不是不会开车,而是开不好车,所以你们如果不想出车祸的话最好还是别让我来开车比较好,因为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们啊。”

  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刘星,爱丽丝忍不住笑骂道:“果然就像刘星你以前说的那样——只要你是一个废物,那么就没有人能够利用你。”

  “爱丽丝你说的没错,我从高中毕业之后我爸妈就想送我去驾校考驾照,但是我一直到出身社会都没有去认真的学过,因为我知道我只要考了驾照,以后只要是一家人开车去什么地方,那么司机的唯一人选就只能是我!”

  说到这里,刘星还不忘摆出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说道:“所以啊,这坐车难道就不舒服吗?”

  面对刘星的跳脸嘲讽,张景旭已经恨不得一脚把刘星给提下车了。

  就这样,大家说说笑笑的就来到了泽田家族的建筑公司——泽田建筑。

  因为泽田弥音已经成为了泽田家族的新家主,再加上泽田弥音以前的名头就非常响亮,所以在得知刘星等人是泽田弥音派来接管公司的,泽田建筑的那些高管都不敢阳奉阴违,阴阳怪气,那怕他们知道刘星等人是来抢他们位置的,而且刘星等人还是一群小年轻。

  “各位,我是泽田建筑的总经理泽田由之。”

  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走过来说道:“我以前是泽田家族的一个小管事,后来大小姐觉得我的管理能力还不错,所以就把我给安排到了泽田建筑来上班,后来才一步步的当上了这个总经理。”

  虽然泽田由之的语气非常恭敬,但是刘星等人依旧能够听出泽田由之还是有些不满的,毕竟他可是付出了多年的努力才当上了泽田建筑的总经理,结果现在突然冒出几个年轻人来接手泽田建筑,这让泽田由之的心里还是非常不爽的。

  不过不爽归不爽,泽田由之还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他现在说到底还是泽田家族的家臣,所以没有资格质疑与否定家主的决定。

  “由之叔你放心,我们可不是来泽田建筑争权夺利的。”

  陆天涯笑着说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由之叔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们泽田家族已经加入了武家派系,而现在名古屋已经变成了武家派系与公家派系的博弈重点,所以公家派系最近下了一步棋,逼着我们武家派系接手了他们在名古屋的一些产业,而这些产业可是与普通民众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