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9 就好像抹去了她和萧凤亭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唐宁脸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面前的那串钥匙,犹豫了一会儿,她才问道“你们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
  
  “单纯只是意外得到你的消息,”年轻人笑笑,将钥匙塞到她的手上,“你先去休息一下,等一会儿我通知傅少。==”
  
  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过身离开了。
  
  唐宁站在原地,看着男人逐渐远去,一齐远去的,还有周围喧嚣的声音。
  
  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钥匙,将面前公寓的门打开,往里面走了进去。
  
  是一间普通的民房,装饰温馨而随意,明黄色的窗帘厚厚的拉着,屋内是门口照射进去的光线,让一切都隐晦在安静的黑色里面。
  
  有那么一瞬间,她恍惚自己是一个从外面工作深夜回来的白领,而不是一个被人追杀的杀手。
  
  她无声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走进去开了灯,坐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仰面躺在了床铺上,看着头顶明亮的灯光,柔软的被褥将她满身的疲惫都压榨了出来,她忍不住缩起身子,将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上,闭上了眼睛。
  
  脑子里空白了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的嗅到了身上难闻的臭味。
  
  虽然那个年轻的男人说这次救她的人很快就要到了,唐宁还是打算起身去洗一个澡。
  
  她打开浴室照了照镜子,在自己脖子的边上发现了一小块血迹,她站在原地看了那抹血迹一会儿,然后伸手将那滴干涸了的红色抹去。
  
  就好像抹去了她和萧凤亭所有的过去和缘分一般。
  
  曾经孤独而温柔的少年,和孤勇而明媚的少女,终于渐行渐远,成了两道消失的平行线。
  
  她低下头闭上眼睛,双手撑在了洗手台上,微微的吸了一口气,失踪的唐倾的消息,似乎给了她一丝勇气,她感觉自己的心也没那么疼了。
  
  唐宁拧开花洒,给自己洗了一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的风尘仆仆和血腥。
  
  从浴室打开门的瞬间,她敏锐的察觉到屋内有了人,寒毛乍起,然后又意识到了什么,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她披上了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抬起头看向窗台边上斜靠着抽烟的男人的背影。
  
  窗帘已经被他打开了,有夜风和月光温柔的吹拂和照耀进来,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烟味,让这个安静的房间多了几分陌生。
  
  她看着男人修长的背影和黑色的短发,犹豫了一会儿,才轻声开口“傅少”
  
  男人直起身子,转过头看向了她。
  
  看到男人的脸,唐宁愣了一下。
  
  对方比她想象中要年轻,十分俊美,甚至是可以说是俊美过头了。
  
  看着男人的脸,唐宁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尴尬的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对方似乎也早就习惯了,并不介意,抖了抖指尖上的烟灰,朝着她微微笑了一下,开口道“这里还住的惯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