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御驾亲征,彻底溃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些破片杀伤半径多达十多步的单兵震天雷,给缅军军兵造成的杀伤效果十分可怕。
  
  这两千枚单兵手掷震天雷密集投出,共有一千六百多枚顺利爆炸,致少让两千多名快步冲锋的缅军,瞬间毙命,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缅军之中,很多人的耳朵,已被震至失聪,他们呆呆地怔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
  
  一时间,缅军阵型大乱,士气更是降至谷底。
  
  见到唐军竟然还有这一物,莽白脸色煞白,头脑更是一片空白。
  
  他猛地想到,唐军有这般强悍的防卫手段,自已下令军兵冲击,岂非让他们白白送死?!
  
  而在莽白目瞪口呆之际,唐军辅兵的第二轮单兵震天雷投掷,又开始了。
  
  “砰砰砰砰!……”
  
  数十步外,又是一番连绵的剧烈爆炸,又是人体残肢与鲜血内脏四处横飞,纵然缅军开始下意识地拼命扯开阵型,以求尽可能的松散,但还是有多达一千名来不及后退与分散的缅军军兵,瞬间被杀。
  
  而在这时,唐军阵中,忽地鼓声大动,隆隆震耳,从唐军枪盾战阵的两边,各有多达两千余人的轻重骑兵,呼啸着汹涌奔出。
  
  唐军的阵战配合,几乎天衣无缝。这些骑兵呼啸着奔出后,立即兜转马头,掉头便向缅军后翼,冲击而去。
  
  见到唐军骑兵突然出动,这般凶猛地夹击自已手下军兵,莽白急得额头青筋暴起,脸色涨成猪肝色。
  
  “立刻鸣金撤兵,全军退守阿瓦,断断不能再打了!”莽白扭头冲着朝令兵,声音变调地大声喊叫。
  
  “王上不能撤!”一旁的亚扎给底却是大声阻止:“现在我军正在关键阶段,如何可撤!可速令我军后阵中数千铁骑出动,去邀击唐军骑兵!要知道,此战若败,只怕阿瓦危矣……”
  
  亚扎给底一语未完,莽白暴怒转身,调转右手中的青锋宝剑,狠狠地刺入亚扎给底胸膛之中。
  
  大团的血雾,从亚扎给底胸口立刻飙起,那锋利的剑尖,从他后背直透而出,顶得后面的护心镜高高隆起,有如一个大大的龟壳。
  
  亚扎给底瞪大了血红的眼睛,以不可置信的震惊神情,望向对面一脸愤怒扭曲的莽白。
  
  莽白咬着牙将宝剑拧了拧,便一把抽出,亚扎给底立即从马上,无声地倒栽而下。
  
  “王八蛋!老子身经百战,还转不到你这贼厮来说老子!你要自寻死路,老子就先送你上路!”被溅得一脸血污的莽白,冲着亚扎给底的尸首,咬着牙厉声痛骂。
  
  见到国王莽白,在暴怒之下,一剑刺杀了劝谏自已的大将亚扎给底,一众缅军惊怖异常,阵型顿是更加混乱。
  
  “传本将军令,立即鸣金,令全军后撤,一定要尽快突出唐军的左右包围,尽快退回阿瓦城中!”
  
  “得令!”
  
  鸣金大作,缅军中的三千骑兵,即刻出阵,紧紧护卫着莽白及泽亚巴亚等人,一众人等疾疾掠过唐军合围的阵尖,向南直冲而逃。
  
  与此同时,正在战场上四下溃逃的缅军军兵,个个如闻大赦,每个人的脸上,满是对活下去的渴望,纷纷都使出吃奶的力气,撒开脚丫尽力向后奔逃,以期能跟上主帅逃亡的脚步。
  
  而在他们身后,唐军枪兵与骑兵,依然如影随形,追杀不止。
  
  这样一边倒地追杀残敌的战斗,简直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放眼望去,整个淮安府城南面之地,已成了唐军演习杀戮的修罗场,无数敌兵或被长枪捅杀,或被马刀砍死,整个战场上血肉模糊,惨叫连连。
  
  作为唐军突击箭头的两部骑兵,则是一路不停,有如两根精大锋利的黑色箭头,径自直追黄得功部那率先撤逃的骑兵队伍。
  
  当然这一路上,对于两边溃逃的敌军步兵,那些甲胄齐全刀枪锋利的唐军骑兵,当然不会给他们逃命的机会。他们有如死神追命一般,顺路不断砍杀那些哀嚎而逃的溃兵。
  
  马蹄隆隆,枪指刀横,唐军骑兵一路猛赶直追,很快就冲到了一路南逃,阵型十分散乱的莽白部的三千骑兵之后。
  
  唐军到来得如此迅速,让这一众敌军骑兵顿时十分被动,他们一边仓皇应战,一边加快了撤逃的速度。
  
  此时,见到唐军骑兵已追上了自已骑兵,莽白的脸上,顿是冷汗涔涔。
  
  事到如今,如不留下部分兵马,只怕全部的骑兵,皆不得逃脱了。
  
  “泽亚巴亚!敌军衔尾追袭,我军势难摆脱。你且率兵出战,定要成功断后!”莽白眼中寒光一凛,他狠狠一咬牙,冲着旁边的泽亚巴亚。
  
  “得令!王上,你乃是一国之主,是缅甸无上尊贵之王,又是一军主帅,万万不可有失!请王上速率本部护卫先撤,本将自率那三千骑兵断后截杀,一定能力保王上逃出险境!”泽亚巴亚一脸狰狞,大声回应道。
  
  “泽亚巴亚!你多加保重……”
  
  莽白一语未完,泽亚巴亚已厉声打断他的话:“各位听令!且随本将在此拦截住唐军骑兵,一定要力保王上顺利撤走!明白了吗!”
  
  “得令!”
  
  三千骑兵齐齐吼叫,纷纷拔转马头,复随泽亚巴亚一道,拼死向后拦截唐军那有潮水般涌来的大批骑兵。
  
  见到泽亚巴亚这般忠诚地毅然断后,率全体骑兵为自已拼死抵拦,莽白内心十分复杂。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竟是眼中含泪,喉头涌动,却再说不出甚话来。
  
  他匆匆望了一眼泽亚巴亚北返而去的身影,再不多言,长喝了一声驾,便猛磕马肚,与一百余名精骑护卫,一道加速从战场上疾撤逃走。
  
  一路高速冲来的唐军骑兵,整体阵形呈半圆状,有如一只凶猛的拳头,以十分凌厉之势,瞬间冲入了返身复战的泽亚巴亚部断后骑兵之中。
  
  人马俱着重甲,重达半吨的玄虎重骑的唐军骑兵,作出唐军突击的箭头,他们冲击凌厉,有如一辆辆飞奔的坦克一般,把原本散乱一片,才仓促转身应战的三千敌骑,冲得愈发散乱不堪。
  
  特别是与唐军骑兵正面相接的大批骑兵,被狂冲而来的唐军骑兵,一击致杀。
  
  他们或是惨叫着掉下马来,或是胸口被锋利的骑枪捅了个对穿,还有许多被唐军骑枪或骑刀,连人带马捅成对穿,死状十分骇人。
  
  本来就人数占优又阵形严整的唐军骑兵,立即给人数少了一多半且阵伍散乱的泽亚巴亚部骑兵,来了一记结结实实的凶猛重击。
  
  随即,两只骑兵队伍,立即绞杀在一起。
  
  刀剑相砍的叮当声,砍断骨头令人牙酸的卟卟声,捅入人体马身的沉闷噗噗声,人濒死的惨叫与马临终的悲鸣,顿时响起一片。
  
  “兄弟们,王上待我等不薄,一定拼死也要顶住唐军啊!”
  
  战得一脸血沫的泽亚巴亚,对一众已然慌了神的缅军骑兵,厉声大吼着给他们鼓气。
  
  只不过,在唐军骑兵的强横战力与凌厉突击面前,泽亚巴亚的率部抵抗,近乎徒劳。
  
  这场骑兵之间的胶着对战,可以清楚看到,唐军的阵型不断地向前挤压冲击,泽亚巴亚及其部下则不断地向后退缩,整个阵型越发凌乱不整,他们的军阵竟被唐军骑阵,呈半弧状渐渐吞入其中。
  
  两军交战,刀砍枪刺,喝喊连连,不断地有骑兵惨叫着掉下马来,或是坐骑被砍翻在地,发出声声悲鸣。
  
  这场唐军优势明显的骑兵交战,随着后面的唐军枪兵快步赶来,整个战局瞬间明朗化。
  
  一名名手持4米精钢长枪的唐军枪兵,一路奔路到此,已是人人气喘吁吁,却犹是精神百倍,士气如虹。他们呐喊着快步冲来,把泽亚巴亚部骑兵的后路彻底截断,把他们从前到后完全包抄,让这一众敌军骑兵,陷入了被彻底包围的绝境。
  
  一柄柄锋利的精钢长枪,有如飞翔的毒龙,呼啸着狠狠地捅刺过来,缅军骑兵或人或马,纷纷被长枪捅中要害,一名又一名骑兵惨叫着掉下马来,一匹又一匹战马嘶鸣着倒地。
  
  战况激烈,厮杀不止,这场突如其来的围歼战,唐军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彻底地占了上风,整个战斗,已然呈现了一边倒的趋势。
  
  “兄弟们,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啊!”
  
  见到已方军兵被唐军全面包围,对战的人数亦越来越少,泽亚巴亚近乎绝望地叫喊。
  
  这时,一柄锋利的骑枪,有如一条飞刺而来的毒蛇,一下子就扎穿了他的咽喉,尖锐锋利的枪头,从后颈直透而出。
  
  泽亚巴亚的呐喊嘎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嘴里嗬嗬连声,下意识地抓握住那冰冷的枪柄,似乎想把它从喉咙抽出。
  
  对面那名夺走他性命的骑兵,一声冷笑,右手一抖,迅疾地将骑枪抽出,泽亚巴亚喉咙处那可怕的窟窿,鲜血狂喷而出。
  
  他象一截木桩一样,从马上无声地滚落,砸起大片粘稠的血泥,再无动弹。
  
  见到主将被杀,旁边的敌骑一片悲呼,整个阵形愈发散乱,几乎已是不可收拾。
  
  腹背受敌的缅军骑兵,又极其艰难地抵抗了一阵后,终于彻底崩溃了。
  
  这些缅军骑兵在一片惊慌中,开始不惜代价地奋力突围。
  
  战到此时,还有心力突围的人,毕竟是少数,更有极多的缅军骑兵大声地嚎哭着,就地扔了武器,高举双手乞求饶命,模样十分可怜。
  
  只不过,在这一片混乱的战场上,因为遍地的敌军已然近乎无法收拾,唐军根本就没有能力与时间来收拢俘虏,故那些杀红了眼的唐军骑兵与枪兵,依然有如野兽一般吼叫着,毫不留情地要将剩余的缅军骑兵全部杀光。
  
  最终,仅有不足二百骑的缅军骑兵,拼却一死杀出重围,极其侥幸地保全性命,逃出生天。
  
  而其余的两千余名缅军骑兵,则全部在这有如修罗屠宰场般的战场上,眼看着就要被唐军干脆利落地杀掉。
  
  就在这关键时节,唐军统帅莫长荣终于下令,同意了他们的投降。两边的传令兵高挥大旗打出旗语,那一众杀红了眼的唐军骑兵,才终于停止了这一边倒的杀戮。
  
  两千余名缅军骑兵,终于顺利保得性命,他们纷纷滚鞍下马,哀哭受降。
  
  当然,缅军骑兵的这次返身回战,倒也并非没有没有半点价值。
  
  毕竟,在他们拼死作战之际,为大批的溃兵,争取了十分宝贵的逃命时间。这些溃兵利用这难得的机会,仓皇逃命奔过通过阿瓦城的浮桥,总算约有近四万人,得以仓皇逃过桥去,总算侥幸保全性命。
  
  敌军骑兵一降,战局已定,那在整个战阵中,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有如一窝蜂般乱窜,未能及时逃入阿瓦城中的剩余三万余名缅军步兵,到了这时,也明白大势已去,又无可脱逃,唯有投降保命一途了。他们亦纷纷弃了武器盔甲,大声哭喊着跪地求饶。
  
  他们也同样得到了投降的权利,一个个被大批纷涌而上的唐军辅兵,顺利地好绑好,有如捆蚂蚱一样,给捆成一长串又一长串。
  
  战至此时,唐军已然大获全胜,为免节外生枝,他们只是追到阿瓦城外的护城河处,便纷纷停下脚步,没再继续追击,而后就此后撤退回,开始打扫战场。
  
  日头渐西时,全体降兵收押完毕,那如雷般的欢呼声,响彻原野,有如滚滚春雷,漫卷大地。
  
  此时此刻,站在阿瓦城头的缅王莽白,看着唐军欢庆,看着未及入城的余部向唐军跪地求降的部下,他心如刀割,脸上的凄惶无奈,简直难以言表。
  
  唉,真没想到,自已的最终一搏,会以这样凄惨的局面而结束。
  
  那接下来,唐军是不是该要立刻开始攻城了?而这由不足四万残兵败将驻守的阿瓦城,真的能挡住唐军的进攻么?
  
  想到这里,莽白满心悲凉,几乎感觉生无可恋。
  
  妙书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