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0章 给个交代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个时辰。
  
  黄须大汉听罢,面有嘲讽之色。
  
  还以为叶家的这一位有什么了不得之处。
  
  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信口雌黄之辈。
  
  “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我倒是要看看,一个时辰后,你要给我一个怎样的交代。”
  
  黄须大汉也不再闹事,呆了几名侍从冷眼旁观了起来。
  
  “姓叶的,你可别害了灵犀工会,一个时辰,你去哪里弄一件一模一样的四阶铭器给客人?”
  
  曾铭师一听,对叶凌月吹胡子瞪眼。
  
  只要灵犀工会一口咬定,那件铭器就是客人早前典当那件铭器,今日之事,必定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毕竟这是在灵犀城,对方闹得再大,灵犀工会也有能耐将此事压下去。
  
  哪知道这姓名叶的会出来多事,这么一来,这件事只会是雪上加霜。
  
  “他既然有能耐以次充好,我自然也有能耐变废为宝。”
  
  叶凌月也不再多说,拿起了那件铭器,转身就走。
  
  一个时辰,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正当后者等待之时,就见灵犀工会的大门被拍的砰砰作响。
  
  “今日工会暂不对外买卖,还请改日再来。”
  
  店小二忙上前说道。
  
  “开门,太子殿下亲自前来购买铭器,灵犀工会闭门不开,可是想要以下犯上。”
  
  一个刁蛮的声音随之传来。
  
  “快快开门,蠢货,太子殿下亲自上门,岂有不接待之礼。”
  
  曾铭师一听,忙叫店中伙计敞开大门。
  
  门外,站着凤菲郡主、苍芒太子和帝莘三人。
  
  凤菲郡主冷哼一声,走了进来。
  
  苍芒太子和帝莘也踱了进来。
  
  周大将军的事情之后,苍芒太子也是焦头烂额了好几日。
  
  好不容易等到周大将军的事情处理妥当了,他才想起了叶凌月这回事,想要在离开灵犀城之前,再来探探这位叶家之后的口风。
  
  “太子殿下,在下曾大伟,乃是灵犀工会的主事之一。”
  
  曾铭师像是头哈巴狗似的,围着太子打转。
  
  “怎么是你,叶凌月呢?太子表哥和本郡主亲自来了,她好大的架子,敢闭门不见。”
  
  凤菲郡主没好气道。
  
  她也是才知道,叶凌月居然就是那一日冷遇过她们的那一位侍卫。
  
  那贱人,居然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戏弄她们,都说她是什么天才铭师,今日她就要给那个女人一个下马威。
  
  怎么又是叶凌月,曾铭师一听,有几分不悦。
  
  明明他才是灵犀工会的第三把交椅,这些人过来,一个个都是冲着叶凌月来的,让他很是不爽。
  
  “这不是星河老祖?他怎么在此?”
  
  苍芒太子一进灵犀工会,就看到店堂内的几人,其中的黄须大汉,让苍芒太子不禁出了身冷汗。
  
  “太子殿下,想不到会在此处遇到您。你父皇可还好?”
  
  黄须大汉见了苍芒太子,也有几分诧异。
  
  既然身份已经被识破,黄须大汉也不隐瞒,径直走上前去。
  
  眼前这名黄须大汉,就是星河老祖!
  
  曾铭师登时惊出了一声冷汗。
  
  星河老祖,三十三天唯一一个能够与叶敏大师齐名的存在。
  
  他怎么会到灵犀工会这种小地方来?
  
  曾铭师这会儿有苦难言。
  
  他居然在星河老祖这样的九级铭师的面前,想要指鹿为马。
  
  星河老祖这样的存在,当然不可能会因为没有钱周转,典当铭器。
  
  他这番举动,分明是有意为之。
  
  完蛋了,今日之事,只怕难以善终。
  
  曾铭师越想越绝望,他到哪里去找一把四阶的一模一样的铭器给星河老祖?
  
  “老祖别来无恙,还是和当年一样健硕,我父皇一切安好。老祖光彩更胜当年,晚辈钦佩钦佩。”
  
  苍芒太子见到星河老祖这样的大人物,出现在这等地方,也是暗暗心惊。
  
  灵犀会长不在,难道灵犀工会里还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能够吸引星河老祖前来?
  
  苍芒太子转念一想,忽是明白了什么。
  
  叶凌月离开楚府不过几日,星河老祖就出现在灵犀城。
  
  连楚老太君大寿,星河老祖都没有亲自前来,可见他的目的并非其他,而是叶凌月。
  
  传闻当年,叶敏大师还在世时,和星河老祖一直明里暗里争斗不断。
  
  两人在铭文方面的成就,一直是瑜亮之争。
  
  直到叶敏陨落,星河老祖才真正成了铭文第一人。
  
  也有传言说,当年叶家之所以彻底绝迹,此时也和星河老祖有关。
  
  星河老祖在此时出现,想来一定和叶凌月有关,
  
  这可就有些麻烦了。
  
  苍芒太子今日前来,目标就是叶凌月。
  
  可若是星河老祖直接要抢人,他未必能争得过星河老祖。
  
  不过……苍芒太子再看看身旁的帝莘。
  
  这小子,今日自己可没邀请他前来。
  
  他才离开楚府,这小子就诡异的出现在自己身旁,说他不是为了叶凌月,苍芒太子可不相信。
  
  既然自己争不过星河老祖,可剑魔帝莘就不同了。
  
  不如暗中挑拨他们两个争执,自己再来个渔翁得利?
  
  苍芒太子也委实有些谋略,只是稍一思考,就已经心中了然。
  
  “太子殿下,这位是?”
  
  星河老祖也留意到苍芒太子身旁的帝莘。
  
  以星河老祖在三十三天的地位,说是媲美仙皇级别也是不为过。
  
  常人见了,都要避让几分。
  
  可苍芒太子身旁这位就不同了,自从进门以来,这小子的目光就没有在他身上停留过。
  
  连正眼都不看他星河老祖一眼,这年轻人,要么是自大过了头,要么就是个脑残。
  
  星河老祖睨了帝莘一眼。
  
  “这位炽神狱的帝莘。”
  
  苍芒太子刻意隐去了帝莘的剑魔封号。
  
  剑魔帝莘是年轻一辈中,新近几年崛起的最强势的存在。
  
  可是对于非年轻一辈,尤其是星河老祖那样的,已经处在云端上的人物而言,压根不可能听过帝莘的名讳。
  
  果不其然,星河老祖只是对炽神狱稍有留意,至于帝莘的名字,星河老祖半点印象都没有。
  
  “原来是炽神狱的人。”
  
  星河老祖对这个名字还真没有多少印象,还未及时询问手下,就见叶凌月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