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寻觅小女王 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启禀大司马,大黄鱼是长沙特产,生熏味道最美了,我带您去尝一尝吧?”
  
  “启禀大司马,湘女能歌善舞、温柔多情,我带您去挑一挑吧?”
  
  “大司马别走呀,长沙郡除了美食美女,还有青山绿水、名胜古迹……您拔宝剑做什么?”
  
  ……………………
  
  萧逸做事谨慎、故而很少犯错误,搭救黄叙却是例外,如果重新来一次,自己绝不给他解寒冰蛊,反而要下一剂哑药,让他永远说不出话!
  
  万万没有想到,性格呆板、沉默寡言的黄忠将军,会有一个话唠、多动、贪吃、贪玩的儿子,简直一个古代版非主流少年!
  
  自从来到了军营,黄舒上窜下跳,嘴巴就没闲下过,除了大吃特吃、就是大说特说,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没断了说梦话呢,吵的人脑仁都发涨了!
  
  以至于萧逸好几次、很隐晦的询问黄忠,他在二十几年之前、是不是捡到一个男婴,抱回家当儿子养了……如果是亲生父子,为何性格天差地别?
  
  如果只是一个黄叙,萧逸还有法应付,孙猴子再有本事,也跳不出佛祖的手心,可是没几天‘学子军’来到长沙郡,南、北两地腹黑少年们,终于胜利大会师了!
  
  黄叙、郭奕、邓艾、郝昭一见如故,立刻组成暗黑团伙,有人谋划、有人执行、还有人引路……每天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把大营闹的乌烟瘴气!
  
  对这些叛逆少年,萧逸压制不住、又教育不了,只好顺水推舟,跟着他们一起祸祸去了,趁着自己还不算太老,回味一下少年狂的感觉吧!
  
  恰好到了十一月十三日-冬至节,长沙郡的百姓们、会聚集在湘水岸边,隆重祭祀‘湘水女神’,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上古时期,舜帝晚年巡察南方,病逝于荆州-苍梧山,其妻娥皇、女英闻讯前往,伤心过度之下、双双跳入湘水殉葬,被后人尊她们为‘湘水女神!’
  
  祭祀湘水女神,场面热闹非凡,四个坏小子自然要前往了,而在他们的鼓动下,萧逸也准备去看看,一是外出散散心,了解下风土人情!
  
  二是明察暗访,寻找一个人的下落,自己来到长沙郡多日,也询问过不少人,为何没有她的音讯呢?
  
  这一天,五个人早早起来了,换上了普通人服饰,赶着一辆白骡子大车,直接出了临湘城东门,湘水女神庙在二十五里外,一处邻水的土丘上!
  
  长沙郡刚刚平定,境内治安并不稳定,大司马微服私访、岂能没有防备呢,曹性、小斌带数百亲兵,化妆成农夫、商人、游客,偷偷的跟在了后面!
  
  “驾!驾!--哒!哒!”
  
  ………………
  
  一路上行人很多,皆是祭祀湘水女神的,有鲜衣怒马的公子哥、有衣衫褴褛的农夫,还有披头散发、耳戴金环的越人--扶老携幼,人声鼎沸!
  
  在人们的车厢上、或者竹筐里面,装载着不少货物,有粮食、麻布、兽皮、药材……五花百门,应有尽有,一些越人壮汉们,甚至抬着大木笼子、里面是嗷嗷乱叫的野兽!
  
  长沙郡位于荆州南部,临近交州-百越部落,是一个汉、夷杂居的地方,也是做生意的好地方,因此每当有盛大节日,人们会携带土特产前往,趁机进行交易!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
  
  湘水女神庙宇,坐落在一处土丘上,面积广大、建筑粗犷,里面有两座白色石像,呈现女人哭泣之状,正是娥皇、女英两位帝妃!
  
  神庙左临滔滔湘水,右靠大片竹林,竹竿上呈现点点瘢痕,有紫色的、有雪白的、还有血红色的,这便是‘湘妃竹’了,相传为女神血泪所染!
  
  另有数十名巫师,穿着五颜六色服饰,拿着玉圭、金斧、银戈、铜矛、铁钺……一边翩翩起舞,一边高声歌唱,他们唱的正是《九歌-湘夫人》!
  
  一代爱国诗人屈原,以思念湘夫人的语调,描绘出了驰神遥望、祈之不来的惆怅心情,千古之下、闻之落泪!
  
  “益州丝绸、兖州瓷器,还有徐州的精盐--大家快来看看呀!”
  
  “昨晚猎的大野猪-獠牙二尺、膘肥肉厚,起码四百多斤重!”
  
  ……………………
  
  祭祀结束之后,热闹的集市开始了,神庙附近的空地上,到处是摆设的摊位,既有汉家商人、也有百越土著,商品更是五花八门:
  
  粮食、美酒、布匹、兵器、瓷器、陶器、农具、兽皮、药材……活蹦乱跳的山猴子,几十斤的大蟒蛇,以及头插草标的奴隶、婢女!
  
  在热闹的集市中,四个小子玩的不亦乐乎,嘴巴更是一刻没闲过,不断品尝汉、夷各族的美食,就连蛇肉、竹鼠、穿山甲他们也吃得下!
  
  萧逸对野味没兴趣,被一些越人的药材吸引了:麝香、天麻、犀角、黄精、百年何首乌、数百年的灵芝……以及一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异东西!
  
  名医见到珍贵药材,就像武者见到绝世宝剑,立刻就挪不动步了,萧逸出来的匆忙、随身没带金银之物,只好解下一枚价值千金的玉佩,想把这些药材买走,又担心对方不肯出手,会勒索更高的价格!
  
  结果不出所料,越人们果然不肯交易,原因让人啼笑皆非,不是萧逸的玉佩不好,而是人家根本不认识、甚至也不要金银!
  
  百越部落-经济落后,民风纯朴,人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根本没有货币概念,如果需要什么东西,那就是以物易物!
  
  一束丝换一块兽皮,一头牛换几只羊,或者几斤盐换一个女人,只要是生活需要的,他们就会进行交换,至于二者之间的价值,可就飘忽不定了!
  
  现在萧逸用一块‘破石头’,换人家辛苦采集的药材,越人们自然不干了,还紧握腰间猎刀、非常警惕的凝视着,以为他要欺行霸市呢!
  
  “要跟蛮夷们交易,有些东西比金子好用,您就瞧好的吧!”
  
  黄叙土生土长,知道越人的习俗,立刻跑到汉人摊位上,低声交谈了几句,而后用几块碎金子、换来一袋子精盐,开始跟越人们交易!
  
  不用语言交流、也不必讨价还价,看上那个摊位的药材,直接抓一把盐过去,就可以随便的拿了,越人土著还会千恩万谢,露出占了便宜的笑容!
  
  在百越部落中,精盐可是硬通货,可以兑换一切物品,包括女人、孩子,现在只换一些山中常见、随意采摘的药材,土著们自然愿意了!
  
  一路的交换下来,骡子车很快超载了,精盐还剩下小半袋,又有越人土著涌过来,还推出几名身形矫健、肤色微黑的越女,对着黄叙一阵子乱划拉!
  
  有热心人帮助翻译,原来越人想用几个女孩,交换剩下的精盐,这种‘出手豪爽’的汉家人,他们也很少遇到的,自然要交换到底了!
  
  越女不及汉女温柔,也不会修饰打扮,却胜在体型矫健、活泼可爱,而且常年生活山林中,让她们带有一些野性,对男人别有一种吸引力呢!
  
  黄叙、郭奕、郝昭心猿意马,都在狂擦着口水,只有邓艾不为所动,继续狂啃一只烤竹鼠,他的年纪尚小,还不懂的男欢女爱,认为姑娘远没有美食重要!
  
  好在几个家伙知道,现在不能贪恋女色,因此很委婉的拒绝了,还把剩下的精盐、白送给了几个越人,让他们以后有了好药材,就送到临湘城中-黄府,自然有合适的价格!
  
  有人不禁要想了,区区一袋子精盐,能换一骡车的好东西,还能换越人少女,汉地的商旅不是发财了吗……这话说的很对,可是还有一句话,高利益的背后、必然有高风险!
  
  荆州物产丰富不假,却不出产食盐,必须从徐州、青州、扬州沿海地区运输,现在是战争时期-兵荒马乱,道路阻隔,官道无法通行的,如果走偏僻小路呢,又容易遇到劫匪、野兽!
  
  不知多少的汉家商人,葬身在莽莽荒野之中,十支商队能到一支、就是老天爷保佑了,即便如此,商人们仍然不断涌来,因为他们所得利益,可是上百倍之多呢!
  
  与越人土著相比,汉商们就精明多了,为了吸引更多顾客,他们组织了精彩表演、赢来一阵阵喝彩声,而在行走之间,萧逸被几个字吸引了--万货商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 网址:m.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