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1章 那个女人必须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换好军装的劳伦斯站在自己的团部里,自己的座位则坐着师长本人。
  
  师长赫兹曼愤怒的拍着桌子,就如同一只狮子在怒吼,令门外的卫兵都感受到巨大的恐惧。
  
  可他劳伦斯就是笔直的站着,作为一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无数次的老兵,他毫不畏惧。
  
  “你这个蠢货,你找女人消遣我不反对,但是谁许可你把女人带回来了?那个女人不归我们军队管理,现在人家老板直接找到我这里,你让我如何是好?!”
  
  诸如此类的话赫兹曼一直在说,劳伦斯虽然不畏惧什么,听得太多也愈发的难以忍受。
  
  他猛的反驳:“那个女人本是个平凡的农村妇女,她是被抓来了,根本不是出于自愿的!”
  
  赫兹曼一愣:“我还以为你哑巴了!”
  
  “那个女人的确是被强迫的!”
  
  “但是你不是已经和那女人发生了交易?你做的更绝,居然想到了贿赂,还把人给领到前线阵地!事情发生十多天了,这段日子你过的好舒坦呐!”
  
  “是的!我承认我擅自带走那里的女人是出于私心,可是,那女人是强迫工作的。我们德意志军人应当做绅士,而非的罪犯。既然那女人并不愿意,又何必让我们的士兵去成为侮辱女人的罪人!我的原则不许可这样做。”
  
  “所以你就把她带回来了?”赫兹曼微微苦笑,“我还以为你是爱上她了!”
  
  劳伦斯咬咬牙,大声说:“没错!我是爱上她了。您知道我并没有结婚,如若可能,我就娶了那个女人。”
  
  “一个被玷污的俄国女人?!你的思想真疯狂!你是高贵的雅利安人,怎么能取低劣民族女人为妻?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和言论,足够让你被盖世太保带走,甚至还能把你关到达豪集中营里!”
  
  这一次劳伦斯是铁了心了,从师长说的话里,他不但听明白了师长并没有把此事上报,他必然是希望能自行解决这件事。再者,他显然是有意保护自己,也许是因为707师就自己这一个比较睿智的来军官了?
  
  劳伦斯试探着问:“所以您究竟怎样处理此事?”
  
  “怎么处理?”赫兹曼又是一阵苦笑,“还能怎么处理,你拿出两千帝国马克出来。”
  
  “什么?!两千马克?!这么多钱?”
  
  “没错,我知道你积攒了很多钱。你在以往作战立的战功就换取了很多奖金,领取的津贴也鲜有消费的。你在国内难道就没有家人吗?为了一个俄国女人,居然这么破费。”
  
  劳伦斯直言不讳:“的确,我在国内没什么家人了,所以才能在这里作战毫无顾虑。”
  
  “好吧,这次你要为那个女人更加破费了。我想你已经能猜到我要你两千帝国马克的原因,是那个老板提出的要求,只要我们提供两千马克,此事就当从没发生过。那个老板在汇报时,就将消失的女人报为感染流感而死,尸体直接焚烧了。”
  
  “见鬼!那个混蛋居然勒索我,我真该毙了他!”
  
  “没错,就是勒索。”赫兹曼木着脸说,“如若不是你管不住裤子,如何会有今天的事?倒是你自己都说明了,你手里拿着那么多钱可能也没什么用。现在拿出来,我帮你把这件事摆平。”
  
  “这……”
  
  “你难道是笨蛋吗?”赫兹曼加大音调,“你以为我这么卖力的保你是什么目的?我们师本就缺乏善战的基层军官,如若你被盖世太保带走,我还有谁可以倚重的?当然,如若钱不到位,那个老板上报给戈梅利城里的盖世太保,你的军人身份算是保不住了!”
  
  劳伦斯想了一下,继续问:“可是,就算钱给那人了,如何保证他不会继续勒索或者背叛?”
  
  “你放心,那个老板是不会找死来继续勒索的。再说了,就算他打算继续勒索,女人在哪里?哈哈!没有了!消失了!那人会因为诽谤反而被盖世太保抓走。”
  
  劳伦斯默默的勾下头,突然间,他明白了师长的一切想法,又猛地抬起脑袋,狰狞的瞪着双眼:“什么?难道那个女人必须死?!”
  
  “废话,你居然把一个女人带到前线,难道你是打算让其他部队都效仿?如果我的士兵沉迷于女色,这仗还怎么打?我们牢不可破的堑壕防线,一定会被这群俄国女人腐蚀掉!我甚至认为,那个女人另有来头,那是一个俄国间谍!”
  
  “不!她绝对不是间谍。”
  
  “无论是不是间谍,那个女人都必须死!劳伦斯,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遵从我的命令,拿出两千帝国马克花钱消灾。第二条,我立刻撤你的职,然后通知战地盖世太保你的罪过。至于那个女人,她必须死!因为如果她不死,死的可能就是你!”
  
  这一刻,一度毫无畏惧的劳伦斯终于害怕了。
  
  他是真的不希望喀娅死,现在看来,自己已经保护不了那个女人。
  
  “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真是个废物!”劳伦斯内心里深深的自责,总之他是明白了一点,那个女人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
  
  不管怎么说,自己和她算是做了十多天的露水夫妻。如果说要斩断孽缘,也得是他本人亲自动手。突然间,一种可能性浮现在劳伦斯的心头。
  
  见得部下勾头不语,赫兹曼继续问:“你想好了没?”
  
  “我想好了!我会迅速拿钱。至于那个女人,既然她一定要死,执行死刑的工作就交给我。”
  
  “给你?”
  
  “对。此事是因我而起,也该因我而去。您放心,我不会心慈手软!”
  
  赫兹曼没有多想,他摆摆手说:“好吧,在枪毙之后尸体迅速掩埋。以后,如若再从你这里搜出什么女人,我饶不了你!现在你回去吧,明天早晨执行死刑,你最好实现你的诺言。”
  
  劳伦斯立刻行动,将上锁的木柜打开,随手抓起一叠纸钞交给师长。
  
  稍稍数了一下,这都快两千五百马克了。
  
  “呵呵,劳伦斯,你还真是有钱。这么多钱给一个敲诈者,真是疯狂。”于是赫兹曼抽出五百马克,“这些钱你还是多买点粮食和香肠,让你的战士多饱餐几顿!鬼知道这场战争我们是怎样的结局,至少让大家在这艰苦环境过的舒坦,而非你自己一人的舒坦!”
  
  说罢,赫兹曼站起身直接出了门扬长而去,在劳伦斯的注视下离开了团部,居然直接坐上吉普车扬长而去,唯有几个宪兵还待在这里,继续看押着被关在一间木屋里的女人。
  
  这该如何是好?假若师长把所有的宪兵都带走,事情就好办了!
  
  不行,必须想办法排除掉宪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