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上岸的危机四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大明的舰队,由南而北,近一百艘大小船舰组成的庞大舰队,渐渐的向着欧洲大陆驶近。
  
      朱由检站在船头,一身大明亲王服,他身后站着的冯祝,郑芝龙,鳌拜,李一藻等人,都穿着正式的官服,拥簇在朱由检身旁。
  
      汤若望等传教士以及当初明朝在台湾的一些俘虏,现在都穿的整整齐齐,目光各异的望着大陆方向。
  
      已经过去一年半多了,众人在海上漂泊的太久,心里早就不耐,而今是望眼欲穿,焦急不可耐。
  
      朱由检手里拿着望远镜,已经可以远远的看到大陆有些山棱,心里不禁有些忐忑。
  
      他来之前,乾清宫那位弟弟没有见他,没有交代他任何事情。他心里很清楚,那位弟弟对他的态度很纠结,一如他的的心思。
  
      虽然乾清宫那位没有与他交代,但一路上一年多,他渐渐知道了不少事情,最让他关注的,就是大明朝廷希望与西夷这些国家构建贸易关系,企图从他们手里购买大量的粮食,以应对国内不断加重的天灾。
  
      单这一条,朱由检就义不容辞,决心做好这件事,至于其他的,他选择性当做没看到。
  
      汤若望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了,这一刻自是心潮澎湃,难以言喻,望着渐近的故土,他表情很是莫名。
  
      一阵子在,他转头看向朱由检,躬身道:“王爷,最多一个时辰就能靠岸,岸上会有西班牙的大臣来迎接,按照惯例,你们可以临时停靠,修缮船舶,补充淡水与食物,同时还能去马德里面见西班牙国王。”
  
      朱由检微微点头,道:“上岸后,本王会派人与西班牙方面交涉,安排具体的行程。”
  
      汤若望不是简单的传教士,他知道很多事情都要在私底下进行,然后大人物点头,这才是正常的流程。
  
      他从朱由检的话中也听明白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他不是朱由检唯一的选择,他汤若望如果不肯帮忙,朱由检还有别的办法。
  
      汤若望自然不希望这样,这等于他失去了与朱由检以及明朝使者的关系,并且严重影响他在东方的传教。
  
      “王爷,我会如您所愿。”汤若望行礼,颇为恭敬的说道。
  
      朱由检微微点头,他讨厌被人束缚的感觉,京城那位他没办法,但面对汤若望,他不会妥协。
  
      这个时候,一个都尉悄悄走过来,在郑芝龙耳边低语了一句。
  
      郑芝龙神色微惊,立刻抬起头,从身后拿出望远镜,遥遥的看向岸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平静的对岸,渐渐出现了一些舰船,从两侧而来,有包夹他们之势。
  
      这些舰船总体来说比大明的小了一圈不止,并且有五六十艘的规模,看上去气势汹汹!
  
      不用别人说,鳌拜,冯祝,朱由检等人纷纷拿起望远镜,在对岸,海上不断的观察起来。
  
      没多久,众人神色一片凝重,朱由检的目光忽然冷色的转向汤若望。
  
      即便汤若望没有望远镜,也已经察觉到了一些,目光微变,沉色道:“王爷,请停船,并让我去见他们,我能探清楚他们的目的,他们不会攻击你们。”
  
      朱由检眉宇间有寒意,却没有说话。
  
      冯祝目光沉静,一阵之后,道:“王爷,我们初来乍到,确实要与主人家通允一声,不妨先派一个人过去,沟通一下。”
  
      朱由检道:“你们安排吧,本王等信。”
  
      “是。”冯祝恭谨应道,转身离去。
  
      一阵之后,大明近百艘的舰队停了下来,并且提升了战备,三艘小舰离开舰队,送着汤若望与大明的使者向岸边使去。
  
      岸边,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与奥昆多并立,两人拿着望远镜看着渐近的庞大舰队,两人一时间都说不出来,可想而知心中的震撼。
  
      他们西班牙号称欧洲最强,不管是海上还是路上,但是要凑足这样一支庞大的舰队,绝非易事。
  
      “明朝很强吗?”腓力四世忍不住的再次问了几天前就问过奥昆多的话,这一次更似无意的脱口而出。
  
      奥昆多当时见识过明朝的舰队,但远没有现在这样的成建制,更没有看到中间那一艘,庞大的让人生畏的海中怪兽。
  
      “陛下,让他们停下来吧。”奥昆多淡淡的说道。他们本来打算给明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见识西班牙的强大,要他们将菲律宾吐出来,并且做出足够的赔偿。
  
      但是,现在都是空想了。这么庞大一支舰队,可以想见只见于传教士笔端的东方古国,不止是遍地黄金,还强大的可怕。
  
      他们有着广阔的海外利益,若是今天消灭了这支使者舰队,明朝再派出一支,满世界游荡,他们如何应对?
  
      这种后果太可怕,他们不敢想!
  
      腓力四世对现在西班牙的情势更加明白,西班牙的财政已经面临崩溃,欠下了巨额债务,他一直在想办法削减,甚至考虑过赖账,但后果太严重,自然更不能容忍海外利益受到损害,尤其是新西班牙,也就是美洲。
  
      他记得,明朝离的比西班牙近。
  
      腓力四世沉默半晌,忽然道“我们需要明人的友谊。”
  
      奥昆多望远镜看着明人庞大的舰队,忽然道“我们需要他们的舰船。”
  
      腓力四世拿起望远镜,虽然有些远,但能看的出,明国的舰船更为宽大,平稳,没有欧洲舰船的那种瘦小,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强大的感觉。
  
      “我需要与这位亲王殿下谈谈。”腓力四世道。
  
      奥昆多上前,下令出海的那些舰队回来。
  
      这些舰队林林总总不过六十多艘,并且都不是西班牙的主力,面对如此庞大的明人舰队,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
  
      西班牙的舰队很快撤回去,使者小船也到了。
  
      腓力四世很热情接见了汤若望与明朝的使者,并且表示无意为敌,并且将确保他们在欧洲的安全,欢迎明使的到来,会做好,最盛大的欢迎。
  
      朱由检很快得到回信,舰队摆成伞字型,缓缓驶入里斯本港口。
  
      腓力四世看得出命人的戒备,丝毫不以为意,不但撤走了舰队,连岸上的防备都撤走了,亲自,非常热情的来迎接朱由检。
  
      “欢迎您,尊敬的亲王殿下。”腓力四世以西班牙礼节,单手抚胸,向朱由检倾身,十分的陈恳,热情。
  
      朱由检一身的亲王服饰,尽管内心十分厌恶这些西夷人,还是抬手道:“见过国王陛下。”
  
      自然有汤若望居中翻译,他很平静,尽可能以两者都熟悉的话告诉对方。
  
      王后伊丽莎白看着俊逸非凡的朱由检,脸上充满笑容,探出一只手,道:“欢迎您来到西班牙,尊敬的亲王殿下。”
  
      朱由检看着她伸出手,不由得一怔。
  
      汤若望叽里呱啦的对着伊丽莎白说了几句,伊丽莎白愣愣的收回手,神情有些遗憾。
  
      汤若望转头向朱由检解释道“这是欧洲的吻手礼,这是对女士的一种尊重。”
  
      朱由检眉头皱了皱,明白汤若望的意思了,看着伊丽莎白,眼神深处越发不喜,这种事自然不会在明朝发生,也就是在这种**国度才会发生!
  
      他虽然不喜,但也没有说什么,淡淡的点头。
  
      腓力四世看着朱由检,很是热情,道:“尊敬的亲王殿下,请随我来,我为你准备了丰盛的晚宴,都是你们明国的菜式。”
  
      朱由检一怔,这一点他倒是真没有料到,客气的道:“有劳陛下。”
  
      腓力四世几乎是揽着朱由检向里面走,同时介绍道:“我们用餐的地方是葡萄牙王国,我就是葡萄牙国王,殿下一定会喜欢这里……”
  
      朱由检客套的应对这,目光偶尔回头看一眼。
  
      冯祝跟着他,郑芝龙对上了奥昆多,正在翻译的帮助下与奥昆多进行谈话。
  
      明朝的舰队需要修缮,需要淡水,食物,同时也需要进行各方面的安排。
  
      这些事情相当琐碎,但奥昆多的话很痛快,将极尽所能的帮助明朝,将他们当做最好的朋友。
  
      腓力四世带着朱由检等人进了葡萄牙王国,不断的介绍了这座王国的历史,吐沫横飞,滔滔不绝。
  
      一旁的人都很惊讶,他们的国王从来没有这么健谈过,连一旁的伊丽莎白都讶然。
  
      腓力四世是一个很有城府的君主,很少这么高谈阔论。
  
      朱由检站在腓力四世边上,听着汤若望的翻译,再看着看似晶壁辉煌,实则很小家子气的王国,暗自摇头,脸上却一直保持着微笑,偶尔附和一句。
  
      腓力四世只当朱由检是初来,认生,便越发的热切,还招呼来部分官员介绍给朱由检。
  
      朱由检一一见过,通过汤若望的翻译,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大致相当于户部尚书,皇家钱庄,税务总局之类的官员,这些官员都是惯着钱粮的。
  
      朱由检也不是普通年轻人,从腓力四世这么热情中就才道了一些事情,不动声色的陪衬着。
  
      或许是汤若望从中解说了什么,腓力四世没有搞那盛大的舞会之类,带着朱由检走了一圈,寒暄了好久,这才让他去休息,半个时辰后是晚宴。
  
      腓力四世安排走了朱由检,他坐在一个有些幽暗的房间内,身侧站着王后伊丽莎白,身前则是奥昆多以及诸多官员。
  
      宰相等并没有来,显然,宰相所代表某些势力与议会反对腓力四世与明朝媾和,在做无声的抗议。
  
      腓力四世没有理会,他还算是个强势的君主,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他身旁坐着往后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比他还大三岁,已经三十岁,可还是一个子嗣没有。
  
      腓力四世身前站着奥昆多,还有几个总督以及类似于财政大臣,贸易大臣等人。
  
      沉默了好久,腓力四世抬起头,目光扫过众人,道“你们怎么看?”
  
      尼德兰总督看着腓力四世,道:“陛下,我去看过了,明人的舰队很强大,坚实,火炮比我们的大,预计射程更远。”
  
      一个貌似普通的官员道“我问过回来的那些士兵,他们说,明朝的火炮相当猛烈,射程比我的远一半,纵火船很多,一支一百艘的庞大舰队,除非有相对的力量进攻,否则都是大鱼吃小虾。”
  
      大胡子海军上将,道:“明人不是奥斯曼人,没那么容易打败,它显然更为文明,没有那么多咄咄逼人,这一次,是通商友好而来。”
  
      腓力四世面无表情,沉思一阵,转头看向奥昆多,道:“将军,你怎么看?”
  
      奥昆多看着腓力四世,眨了下眼,又犹豫了片刻,道:“想要留下这一百艘船并不难。”
  
      腓力四世坐直身体,等着他继续的话。
  
      包括伊丽莎白在内的其他人都很是一震,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在东方被大明欺负,丢失知名度,这是他们的奇耻大辱,如果能教训一下明朝,挽回尊严,他们自然乐意去做,心里也更倾向于此。
  
      众人看着奥昆多,等着他继续说。
  
      但奥昆多说完就没再张嘴,仿佛没有看到其他人的目光,直直的看着腓力四世,一点也没有继续说的意思。
  
      腓力四世怔了下,旋即醒悟。
  
      确实,想要留下这一百艘船不难,杀死那位明朝的哥哥也容易,可后果呢,在东方另一端有这么一个可怕的敌人,他们的海外殖民地将日夜难眠。
  
      同时,他们在欧洲的敌人同样非常多,如果他们不能获得明人的友谊,法兰克,英格兰,甚至是尼德兰都会跟上。
  
      西班牙的力气正在减弱,他们不需要敌人,需要帮手,盟友。
  
      并且,这个盟友在万里之外,没有威胁,还很强。
  
      腓力四世最后的那一点不敢被抛到脑后,他微笑着站起来,道:“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宴请遥远东方来的朋友吧,我有许多事情要与他谈谈,我对神秘,富饶的东方充满兴趣。”
  
      一群人没有意见,陪着腓力四世走出去。
  
      另一边,朱由检等人也在密议。
  
      郑芝龙是海盗出身,对西班牙的一些布置看在眼里,冷笑道:“这西班牙包藏祸心,只怕还会对我们动手。”
  
      鳌拜看到朱由检脸色变化,随即道“王爷放心,我们也有布置,他们没那么容易得手,想吃掉我们,崩掉他们的大牙!”
  
      通过这段时间,鳌拜等人也摸清了西班牙海军的实力,若是经过一段时间筹齐,确实会有一支很强大的海军,但在里斯本的,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朱由检看着两人自信的神色,这才道:“嗯,我也注意到,那西班牙国王言不由衷,似乎有意在打探什么,或许,对我们真的不死心。”
  
      冯祝听着几人的话,道“那就更不能去教皇国了,我们要尽快摸清西班牙的态度,看看有没有达成条约的条件,若是不能,咱们就去法兰克。”
  
      法兰克是欧洲的另一大实力,支持的新教,与西班牙不对付,战争从未停过,只不过,暂时从本国战争变成代理人的战争。
  
      郑芝龙赞同,道:“公公,末将提议,可以从陆地上过去,舰队留在里斯本。”
  
      冯祝一怔,心想这倒是个好办法,能更进一步了解西班牙以及欧洲,不由得目光看向朱由检。
  
      朱由检只是稍一沉思,道:“嗯,先应付眼下吧。”
  
      他们来的时候,很多事情想的透彻,但真正上岸了才发现,很多事情都没有头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