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万年青龙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炎帝神农氏这种说法延续了一两千年之久,可是如果顺着历史的足迹向上追查,到了汉代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为什么呢?再向上就发现炎帝和神农是分开说的,据此可以推断出:汉代是炎帝、神农的分水岭,通过汉代专家学者们的整合,这两个人物或者说两个氏族合二为一了,就如泾水、渭水河流清晰可见,但是越往后越模糊一入黄河以后更加让人难辨。确切的说神农氏比炎帝要早得多,至于早多少,已经没有办法考证了,古籍上倒是有这样的记载: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自夏以上祀之。这句可以说明,烈山氏有一个叫柱的人开始种植稷,稷是谷子和黍子等一类谷物的统称,这有可能是最早的神农。关于神农氏有这么几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神农开始时就是一个人的称呼,由于他或她对农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所以流传至今。第二种说法是第一种说法的升级版,正因为贡献大所以被推举为部落首领,以后这个部落就一直沿袭这个名字从而形成了神农氏这个氏族,这个可能性最大。第三种就是农神的意思,也就是说他是远古时代的神祗,因为夏代就有祭祀农神的活动了。
  
  不过无论如何,神农氏与炎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炎帝氏族是北方地区第一个懂得农业种植的氏族,这个可以确定。炎帝氏族发源地距离黄帝氏族不远,也在秦岭一带陕甘地区——华阳也就是华山的阳面,姜水的中游一代,在当时那个地方气候温润,放牧、农耕都很适宜。
  
  炎帝的母亲的名字叫女嬁,也是有蟜氏的闺女,从这方面来说,炎帝黄帝还真是亲戚,有蟜氏正是一个伟大的氏族。在某年的某月末日,女嬁和一群小伙伴们到华山上游玩,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清泉淙淙猿啼阵阵,麋鹿悠闲地吃着草,野鹤清闲地散着步,真是人间仙境使人乐而忘返。女嬁和小伙伴们追逐嬉闹着,忽然之间感觉精神恍惚,朦朦胧胧之中感到有人接近自己,倏尔之间感觉自己沐浴在柔和的春风之中感到无比的舒畅,一会儿有感觉自己置身于火红地太阳之中燥热难耐口干舌燥,一只黑色的大鸟从太阳中间飞了出来,围绕着自己旋转飞翔,一会儿有感觉自己骑在奔驰的烈马身上风声从自己的耳边呼呼而过,身子随着奔腾的马背上下起伏痛快极了。猛然间她听见烈山氏正在呼唤着自己,就赶忙应了一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烈山氏抱在怀里焦急的呼唤着。烈山氏发现女嬁醒了过来非常高兴,告诉她和女伴们正在嬉耍的时候突然晕倒,大伙吓坏了就跑去告诉烈山氏,烈山氏这才赶来。女嬁就把刚才的幻想告诉了烈山氏,烈山氏很是吃惊,就让巫师看看怎么回事,巫师祷告完毕以后告诉首领,是太阳神光顾,我们的部族将由此而强大。全部族的人们都很高兴,还为此开了一个很大的派对。
  
  不久女嬁感觉自己怀孕了,然后产下一个男婴取名庆甲,庆甲自小就很聪明,善于观察,在部落中从小就是名人,因为巫师说他是太阳神的儿子,所以人们总是像对待神一样对他言听计从。某年的冬天一场意外用火,在草原上起了一场大火,部落的人们度过了一个艰难的寒冬。第二年春天,人们播种庄稼后庆甲惊奇的发现那片大火焚烧过的地方庄稼长得非常茁壮,产量明显增加,而其它地方还是老样子。一定是火的原因,庆甲这样以为,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拿火烧出一块地试验了一下,果然如此。庆甲就把这个方法教给了部族的人们,那一年粮食大获丰收,因为庆甲善于用火,部族的人们就称呼其为炎帝,这就是第一个炎帝。炎帝后来又发明了耒,又在耒的基础上将其进行,最终改进成耜,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力,解决了吃的问题以后,人们少去了奔波劳碌,那时候娱乐节目很少,不像现在上网聊天,看电视,旅游等等的,从而导致人口急剧增加。再加上财富的剩余又导致贫富开始分化,内斗由此开始,促使一部分人开始渐渐向东迁移寻找自己的乐园。
  
  炎帝的迁徙路线是沿着渭水向东,然后顺着黄河南岸一路向东发展并与当地的东夷集团形成了犬牙交错的状态,到黄帝到达的时候,炎帝氏族早已在中原地带扎住脚跟500年了,那时候炎帝的名字叫榆罔。
  
  涿鹿之战
  
  两大部族相逢之后,开始时相安无事,毕竟两部族血脉相连,而且也没有实质性冲突,一个放牧,一个农耕,不相互影响,没有多大的利益冲突,那个地方地广人稀资源丰富,即使有那么一点儿矛盾相互道个歉就过去了。总而言之,两部落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
  
  黄帝是一个聪明好学之人天资聪睿,接触不久他发现农业种植比游牧先进的多,生活上保障更好,产的粮食储存起来随吃随取,放牧整天劳碌,不是个事儿。于是从炎帝部落那里学会了种植,并从中开发了很多品种,从原来的黍、稷发展到了五谷黍、稷、菽、麦、稻。农业生产工具也大大提高,畜牧和农业的双向发展使黄帝部落旱涝保丰收,小日子过得非常滋润,按道理说这样神仙般的生活也该安生下来了,但是黄帝并不这么认为,他是一个野心很大的人,没有大的野心是不会从陕甘边境一路迁徙到河北大平原,没有超人的毅力和卓越的领导能力是不可想象的。炎帝部落的首领是榆罔,榆罔的才能根黄帝没法比,对各部落的管控能力渐渐变弱。
  
  也是天公不作美,气候的变化正在加剧,河北大平原不可避免的进入到温带气候。全年平均气温下降1摄氏度,大概推算是气候向南方推进200里左右。气候的变化是这个地方水资源开始减少,黄帝氏族还没有完全进入到农耕时代,其实黄帝各部落发展很不平衡,后世称的“戎”都是黄帝部族的后裔,到周朝时还有记载骊山之女为天子,也就是说骊山戎还是母系制度。那时候无论农耕还是畜牧,都是靠天吃饭的,尤其那些逐水草而栖的部族生活更加困难,资源越来越短缺生产力没有长足发展,资源争夺战一触即发。
  
  炎帝还是河北大平原的首领,但是黄帝并不归炎帝管辖,爆发战争的导火索是炎帝向一个制造陶器的部族和一个制造生产工具的氏族大量征用物资,这两个氏族不堪重负就投靠了黄帝,这两个氏族对炎黄部落都十分重要,黄帝得到这两个氏族当然特别高兴,炎帝大为恼火,跟黄帝要黄帝是当然不给的,到最的肥肉谁会吐出来,炎帝说你给不给,信不信我揍你,黄帝说我也不是吓大的怕你这个呀。针尖儿对麦瓦儿的你来我往火气越来越大。
  
  黄帝从游牧时代转入了半农耕时代,在河北大平原上的势力十分强劲,而炎帝对其他部落的控制力正在下降。俗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别看炎帝部落走向了没落和黄帝打起仗来黄帝还不是个,战争初期黄帝节节败退大仗小仗不计其数,黄帝是胜少败多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