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秘密武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少主,龙车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出发了。”
  
      这已经是龙亦君第四次来催周小宁了,第一次周小宁说自己没有得体的衣服,穿得太随意的话,是对圣尊们的不敬。龙亦君心里一想,也对,面见圣尊可是大事,不能马虎,于是乎龙亦君打开了自己的私库,从中精心挑选出十几件九星法衣供周小宁挑选。
  
      不过周小宁不是嫌这件太花哨,就是嫌那件穿起来衬托不出他的帅气。不得已之下,龙亦君只好下令,将龙王城中所有能够找到的法衣都收集了过来,任由周小宁挑选。只是龙亦君万万没有想到,明明是用神识扫一下就能搞定的事情,周小宁非要一件一件的看过去,而且每一件都要评头论足一番,等到最后周小宁好不容易挑出一件心仪的,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浪费了这么多时间,龙亦君不免焦急起来,可当他第二次催促周小宁的时候,得到的答复竟然是天色已晚,他要休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有那么一瞬间,龙亦君真恨不得揍周小宁一顿,不过想及周小宁的身份,龙亦君也只能忍了,只能希望周小宁休息一晚之后,能重视起这件事,别再给他整那些幺蛾子了!
  
      然而事实证明,龙亦君太小看周小宁搞事情的功力了。
  
      用周小宁的话来说,那就是龙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在见那些大人物之前,怎么也要先填饱肚子,否则到时候当着圣尊的面,饿的肚子叫,那多尴尬啊。
  
      借口,这纯属借口!
  
      要知道自打晋升六阶开始,食物便不再是必须品,单靠吸收天地灵气便能存活下去。若非如此,那些动不动就闭关几百上千年的修真者岂不是早就被活活饿死了?
  
      虽然龙亦君明知道周小宁是在满嘴跑火车,不过还是尽量满足了他,他算是看出来了,要是周小宁没有心满意足,他们是别想出发了。
  
      看着龙亦君愁眉苦脸的样子,周小宁都有些不忍再耍他了。
  
      “好吧,我们这就出发。”
  
      周小宁用餐巾擦了擦嘴,站起来说道。
  
      “少主我们已经耽搁很久了,还是……等等,您,您刚才说什么?”
  
      龙亦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周小宁刚才好像答应他出发了,难不成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
  
      “我说可以出发了,怎么,你还有事?”
  
      “没事没事,我们这就启程!”
  
      这下龙亦君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这位小祖宗总算是打算动身了。眼下,别说他没事,就算有事,他也会将所有事情都推掉,天大地大都没有将周小宁送到虚无祖地重要,希望圣尊们不要怪他怠慢之罪就好。
  
      龙亦君口中的龙车便是由九条龙拉行的车架,为了体现对周小宁的重视,拉车的龙都是八星巅峰的纯正龙族,车架本身也是九星级的极品法宝,攻防一体,别说是用来赶路了,就算是拉到战场上,做一辆冲锋陷阵的战车都绰绰有余。
  
      这还真是明目张胆的炫富,不过周小宁喜欢。
  
      虚无祖地的位置一直是一个秘密,除了那些超脱者外,就只有各族族长知晓了。
  
      出于保密考虑,龙亦君没有叫上任何人,自己亲自驾驭龙车,载着周小宁一路向西奔驰而去。
  
      就这样大概过去了七天,龙亦君、周小宁以及九条拉扯的龙终于来到了一片荒芜的盆地。
  
      “你们就在这里守着龙车,就不必跟着我们了,谁若敢跟上来,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龙亦君冷冷的扫了九条拉扯的龙族一眼,接下去他和周小宁要前往的地方,他们可没资格进入,要是因为他们一起圣尊们的不快,那么整个龙族都要跟着遭殃。
  
      “是,属下遵命。”
  
      这九条龙都是龙亦君的亲卫,属于百分百的死忠,龙亦君的话便是他们的最高指令,既然龙亦君让他们看守龙车,那么哪怕是超脱者想要来抢夺,他们都会频死阻止,绝不会后退半步。若非如此,龙亦君也不会让他们拉龙车了。
  
      看着众人坚决的表情,龙亦君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对周小宁说道“少主这边请,距离虚无祖地还有一段距离,接下去我们要步行过去了。”
  
      “这是为何,用飞的或者瞬移不是更快?”
  
      周小宁不解的看向龙亦君,之前还火急火燎的催他,怎么到了这里,他反倒开始慢慢来了?
  
      对于周小宁的问题,龙亦君丝毫不觉得奇怪,毕竟当初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向他的父亲问过同样的话。
  
      “呵呵,少主有所不知,我们之所以步行,一来是表示对圣尊们的尊敬。这二来嘛,少主可以试试,自己还能施展出法术来吗?”
  
      龙亦君没有直接言明,反而卖了个关子。
  
      周小宁正是好奇心爆棚的时候,便依龙亦君所言,尝试着施展一个火球术,但是他的源力的的确确是调动起来了,但是别说火球了,就连一个火星都没有冒出来。周小宁不信这个邪,当即加大源力输出,甚至最后还动用上了法则之力,可结果都一样,周小宁什么都没召出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法术不灵了?”
  
      周小宁瞪大了双眼,他反复检查过,他自身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施展法术的过程也没有任何偏差,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外界原因了。
  
      “想必少主已经猜出来了,不错,当我们踏入这片盆地的那一刻起,其实便已经算是进入虚无祖地了。这里便是我们当初降临这方世界的时候,最初登陆的地点,圣尊们用从始源世界,也就是您口中的现世带来的世界碎片在此地构建了一个法阵,用来炼制一件可助我们反攻混沌天魔的至宝。”
  
      说到这,龙亦君顿了顿,眼中也出现了一片迷茫,这都亿万年过去了,不少种族都经历了无数代的更替,唯有少数像龙族这样的长寿种族才能记得当年的秘辛。
  
      “那,成功了吗?”
  
      周小宁有些激动的问道,如果说真有那样的至宝,那日后就算混沌天魔破封而出,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龙亦君就知道周小宁会这么问,但是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答案。
  
      龙亦君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答案,可是亿万年过去,圣尊们始终没有给出答复。不过自从千年之前开始,此地阵法变越发不稳定起来,在阵法的影响下,除非是超脱级,否则无论是谁都无法在这里动用能量。当然肉身力量还是不受影响的,对于我们龙族而言影响虽有,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少主,这边请。”
  
      虽然再给周小宁做着虚无祖地的知识普及,但龙亦君仍然没有忘记自己带路党的职责,将周小宁引至盆地的最中心。
  
      “嗯,就是这里了。”
  
      龙亦君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
  
      只见龙亦君双手托举着令牌,口中念念有词,应该是某种咒语。就在龙亦君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光束自令牌上射出,没入半空,下一秒,一扇光门开启,从中走出一个和龙亦君有七八分相似的年轻人。
  
      “父亲,祖龙大人,师尊已经在内等候多时了。”
  
      “阳儿,百年不见,你的实力又有精进,好,很好。”
  
      龙亦君老怀大慰的拍着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的肩膀,从他的称呼中不难判断,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龙亦君的长子,龙飞雪的兄长,龙烈阳。
  
      关于这龙烈阳,周小宁在龙王城的时候可没少听人提起,据说他天赋过人,放眼整个龙族都找不出能与其比肩的,而且他还曾两次成功跃过龙门,潜力之深远,甚至超过了龙亦君,被人认为是最有可能晋升超脱的种子选手。而他的这份天赋也被硕果仅存的五位超脱者当中的一个看中,收为入室弟子,常年呆在虚无祖地修行。
  
      龙烈阳至今不过两千多岁,在龙族当中尚算年轻,顶多不过是刚刚成年而已,但他的实力却已经达到了九阶后期,即便是在高手如云的龙族之中,那也算是顶尖的行列。
  
      就在周小宁打量龙烈阳的时候,龙烈阳也在用同样的视线打量着周小宁,之前他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引起他师父以及其余四位圣尊那么重视,他甚至做过很多猜想,例如新晋超脱者什么的……
  
      但是现在一看龙烈阳发现自己还真是想多了,不过是一个刚刚突破九阶中期,力量都没有完全稳定下来的家伙罢了,真要打起来,他分分钟就能收拾,真是白瞎那一身祖龙血统了。
  
      周小宁的感官何其敏锐,虽然龙烈阳眼中的不屑只是一闪而过,但仍旧被周小宁捕捉到了。若是换做其他场合,周小宁肯定已经跟他开撕了,他会用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被外在表象迷惑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不过现在人家父亲在旁边站着,师父也很有可能在背后盯着,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周小宁就算再怎么不爽龙烈阳,也要给龙亦君以及那位还没有现身的超脱者一个面子,暂且就先绕过他这一回吧。
  
      虽然如此,但周小宁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能给龙烈阳摆笑脸。
  
      索性,周小宁就当龙烈阳是空气,径直从他身边走过,进入光门之中。
  
      一阵物换星移之后,周小宁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得益于多次穿越世界的经验,他很快就从头晕目眩的状态恢复了过来,不至于当众出丑。
  
      不过这时候周小宁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在意这些有的没的了,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周小宁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星空之中,无数颗形成构成了一个庞大且复杂的阵法,即便以周小宁的知识传承,都只能看透其中一二,更多的还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而更让周小宁惊讶的是,那一颗颗形成不是别的,正是世界碎片,周小宁为了构建灵网,可没少收集这东西,所以绝对不会认错。
  
      “这么多世界碎片,至少够搭建上千座九星灵网了吧。”
  
      周小宁暗自咋舌,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想要打劫这里的冲动压制了下去。
  
      将视线从阵法上移开,印入周小宁眼帘的,是一团透露着神秘气息的灰色雾状物。只见那灰雾时而变成宝剑,时而变成长刀,上一秒是长枪,下一秒说不定就变成了弓箭,甚至有时候他还会分化成两股,乃至更多,然后分别演化成各种不同的兵器,像是一个个武林高手一般彼此交战,失败者会被重新打散成灰雾,被胜利的一方吸收,最终……又重新变成一整团灰雾。
  
      “呵呵,还真是有意思的小家伙。喂,你能变成擎天柱吗?”
  
      周小宁的话让灰雾明显停滞了一下,似乎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后一阵涌动,最后变成一根圆柱,上面还写有“擎天柱”这三个道纹。
  
      “噗呲!”
  
      周小宁忍不住被逗乐了,不过他也更加确信了一点,这灰雾是有灵性的,他刚才并没有感觉错。
  
      听到周小宁的笑声,灰雾似乎被惹毛了,猛地撒开,重新化作灰雾向周小宁扑来。
  
      不知道为什么,周小宁对这灰雾总有种亲切感,明明它来势汹汹,但在周小宁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灰雾是不会伤害他的。
  
      周小宁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强忍着没有开启混元战甲,任由灰雾包裹住了自己。
  
      “小家伙,我说的擎天柱可不是拿根柱子,而是他呦。”
  
      说着,周小宁放出神识,凌空绘制了一副擎天柱同比大小的画像。
  
      灰雾似乎是领悟到了周小宁的意思,放开了他,转而围着擎天柱画像饶了一圈,随后更是一阵涌动,变成了画像中擎天柱的样子。每一个细节都模仿的一模一样,但是灰雾显然没有变色能力,变化出来的擎天柱也是灰蒙蒙的,看上去有种莫名的喜感。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