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雪之下的灾难 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父亲有没有什么人是可以信赖的。”雪之下雪乃忽然问道。
  
      “很遗憾,没有。”雪之下议员摇摇头,“豪门是不会有真正的朋友,即便有,我们雪之下家族也已经是众叛亲离的程度了,谁都不能相信。”
  
      雪之下家族固然是一百多年的老家族,但是并没有配得上“古老家族”这个称呼的底蕴,一直以来虽然有借助着良好基础以微弱的进步发展,但是相较于同一时期流传下来的其余家族而言,其实是在衰落。
  
      “我倒是有一些愣头青可以利用的。”雪之下阳乃苦涩的摇摇头,“但是这个时候把他们叫过来,也只会坏事。”
  
      雪之下阳乃直到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即便她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也只能够糊弄一些小人物,真正厉害的人以及大人物,根本不会因为她那些小伎俩而成为她的助力。
  
      雪之下雪乃咬了咬嘴唇,透过外面微弱的灯光观察着那四个人,在非战斗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和所有的普通人都一样,有说有笑,脸上也没有绷紧的感觉,但就是这样的人,在见到他们之后却毫无疑问可以毫无迟疑的痛下杀手。
  
      这就是这个残酷世界下的真相。
  
      “让我来吧。”
  
      “你怎么来?你那点合气道的功夫连三脚猫都算不上。”雪之下议员皱着眉头怒斥了一声,“你们在下面躲好,我一会冲出去开枪偷袭,把其余的追兵引开,然后你们再出来。”
  
      雪之下议员说出这样的话,或许不是因为父爱,仅仅是因为四个人中只有身为唯一个男人的他能够承担这个任务。
  
      但谁又知道这不是雪之下议员的爱呢。
  
      所以雪之下雪乃很快作出了决定,她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伸出手掌按压在木板的边缘。
  
      寒气,在黑暗中升腾。
  
      这种平时时常看见的现象,在此时的雪之下雪乃看来,却有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将力量专注一点的时候,那股力量会化作完全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它缓缓的具现化成森寒的冰凌。
  
      雪之下议员,雪之下夫人,雪之下阳乃都不说话了,借助着外面微弱的灯光,她们能够清晰的看见雪之下雪乃四周发生的变化,若隐若现的寒气,让他们忍不住裹紧了黑色的外衣,但是内心却在惊奇的同时一片火热。
  
      “喵,本喵又出现了。”丘比的声音出现在雪之下雪乃的脑海,“友情提示的喵,小雪喵现在的可做不到要做的事情。”
  
      碧翠丝给雪之下雪乃的加护,并不是什么无敌的加护,所以雪之下现在也只相当于一个可以简单操控冰的初级魔法师,要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对付四个有武器的壮汉......
  
      “现在的力量,就已经足够了!”雪之下雪乃专注自己的精神。
  
      “怎么忽然感觉有点冷啊。”打牌那三人中的一位忽然疑惑的抬起头。
  
      “谁知道呢,又没有开空调,也许是秋天到了吧。”另外一人似乎完全不在意。
  
      生长在现代都市的人,在遇到气温忽然冷下来的情况,绝对不会先考虑是不是有什么超自然力量。
  
      这,就是雪之下雪乃的机会,她能够察觉到伴随着使用那股力量,她的力量正在不断上升,最终,汇聚成了四根悬浮着的,歪歪扭扭的冰锥。
  
      噗!
  
      微弱的刺穿声音传来,伴随着沉闷的倒地声,难言的腥臭味瞬间弥漫。
  
      雪之下雪乃采取了最简单的,也是最直接的方式,用自己当前的力量,悄无声息的以近乎偷袭的方式刺穿了这四人的太阳穴,永久的黑暗甚至要先于剧痛的到来。
  
      又杀人了。
  
      这次的雪之下雪乃虽然同样面色惨白,但是很冷静。
  
      因为想要守护家人的希翼,在这一刻超出了对杀戮的恐惧。
  
      雪之下议员从地道中出来,面色不变的从死尸身上摸索出几柄手枪,然后走到窗台前谨慎的观察外面的情况。
  
      雪之下夫人,则轻轻的抱住了雪之下雪乃。
  
      “你已经长大了。”雪之下夫人的声音非常的轻柔,“你保护了我和你的父亲,还有你的姐姐。”
  
      这就是长大后的感觉么......
  
      雪之下雪乃感受着早已经从记忆中逝去的,母亲的怀抱,心里说不出是苦涩还是轻松。
  
      “快,趁着血腥味还没有传出去,我们赶紧走。”雪之下议员发现外面没有人之后,连忙说道。
  
      三位女士从地道中出来,面对一地的死尸,真正感到不适的反而只有雪之下雪乃这位杀人犯,甚至雪之下阳乃都非常镇定。
  
      就在四人趁着夜色,沿着墙角溜出这个地方的时候,一个提着菜篮子,穿着格子衬衫,头发凌乱的中年大叔忽然靠近了这里,面色如常的环顾着屋内的场景,然后忽然皱紧眉头。
  
      无法理解,死四个人并不算什么,但是这四个人死的方式太过于诡异了。
  
      伤口上看起来似乎是被利器用力捅进,但是倒下去的姿势却说明他们在前一刻还没有丝毫的反应,伤口处溅出的血液也很古怪,没有看见利器却没有利器拔出所造成的血液喷溅方式。
  
      当然,那个隐秘的地道和雪之下一家人留下的痕迹也被他轻而易举的发现了。
  
      “雪之下家族么......”中年大叔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菜篮子,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晚上没办法给女儿做夜宵了。”
  
      迈着随意的步伐走出这个房间,然后将手中的菜篮子随手丢在拐角处的垃圾桶内,行走的方向,赫然就是雪之下一行人逃离的方向。
  
      过了十几分钟之后,这个已经彻底进入夜生活的城市忽然喧扰起来。
  
      大量的混混,轿车,甚至警车出现在大街上,毫无疑问,监视着雪之下家族的势力已经发现了他们的逃离,在这种庞大的势力作用下,整座城市都成为雪之下一家的敌人。
  
      此时的他们四人,就躲在阴暗的小巷中,面色难看的望着外面在大街上游走的混混。
  
      在这段时间,雪之下雪乃虽然没有说出自己的力量来源,但是也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力量程度,完全放下手来,几个混混自然能够轻易解决,但是面前的可不只是几个这么简单,甚至雪之下雪乃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这座城市的阴暗角落居然已经如此庞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