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皇宫决战 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太史寒生不紧不慢,一手推掌正面抵挡,似乎完全不被孙云的掌法所撼动。杀掌一刻,掌风扑袭,彼此二人纷纷退后,太史寒生更是冲破了身后的轿子,退到了老远的地方……
  
  “全军有令,杀了此贼,保护相国!”然而,就在孙云和太史寒生对杀间,皇宫周围严阵以待的千军将士即刻集结,持刀立马便朝孙云包围而去。
  
  太史寒生看在眼里,不由冷声笑道:“来吧,就让我再见识见识,你当初‘喋血王府’的威力……”
  
  “今天谁要敢挡我……杀无赦!”孙云狂怒破吼一声,双手寒刀迎刃而上。
  
  “杀!”皇宫四处遍地杀喊,千军铁蹄仿佛潮水一般朝孙云涌了上来。孙云持刀聚定在手,双眸坚忍瞳孔惊震。
  
  “呀!”孙云破吼一声,“紫电诀”聚力全身爆裂而出,如同铁碎狼牙般的冲涌,狂骤惊刀飞扬而出,霎时尘土碎瓦俱裂开来,一道道紫流电光汹涌而现。
  
  “吁”蒙元铁蹄的战马被孙云的气魄所震慑,纷纷仰首嘶蹄群嚎。蒙元众军有些力不从心,靠近孙云一刻,仿佛临近刀山火海,逡巡不敢向前。
  
  没完,“紫电诀”力顿的一刻,孙云双手捉刀而现“银月双刀”化作“紫月双刀”,飞扬流式定破惊狂,无数流天望月般的斩芒聚天而下,死亡召唤一般的气势正朝蒙元众军额头袭来。
  
  “啊啊啊……”惊爆眼球的一瞬,铠甲重兵所遇“紫月神刀”,如同死亡利刃划过躯体,只见半空鲜血迸裂,飞洒寒芒四溅一刻,战马寻首顿时化为一片血雾,众军将士落马已是血肉模糊、不堪直视。
  
  “吁吁……”就连战马所见惊慑,也不敢再贸然向前,后面的骑兵就更不用说,此时的孙云仿佛嗜血的魔鬼一般,稍近一步很有可能会被血尸万段。
  
  然而蒙元众骑不上,孙云主动突袭而出,“神踪步”无影迅迭而起,飞惶横流般的速度,眨眼无以跟及的身手,双手寒芒再聚而上,杀天破刀凌威而来。
  
  “紫云漫天”呼使而现,狂风骤下剧烈惊涛,孙云几乎是使出了十成的力道,刀法所至破空惊宇,残芒所至鲜血飞落,凡居身孙云锋芒一点,众军士兵皆屠戮血泊倒地……
  
  “那……那……那个家伙是怪物吗……”宫殿台阶之上,皇帝看着孙云手刀满血屠戮,已经被吓得六魂无主,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皇帝不由惊恐十分。
  
  “皇上,千万不可以看啊……”一旁的将军为了照顾皇上,在其面前劝导一句,遂命周身的御林护卫令道,“全军都有,保护皇上!”
  
  “喝”众军齐令一声,纷纷形成数道盾阵依次排开,在君主面前围栏几道防护网,不让孙云靠近半刻……
  
  然而,孙云似乎并不对皇帝感兴趣,他的眼里只有杀死太史寒生,其余人等谁敢阻挠自己,一律挥刀见血相向。
  
  “啊啊啊……”一声又一声惨叫连绵不绝,不出一刻,孙云的周身已经倒下了堆积如山的蒙元骑兵的尸体,孙云的气魄恍如当初“喋血王府”的威慑,昔日温文尔雅的来运镖局少主,如今再度化身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眼神中只有杀戮和血恨……
  
  “骑兵列阵,用铁锁链对付他”关键时刻,守军骑将呼命一声,命众军将士用铁锁链环绕,欲图控制住杀人如麻的孙云。
  
  “驾驾……”很快,众骑身前锁链相向,扬起地上的灰飞尘土,“哐当哐当”的撕裂声响,正朝孙云一步步靠近。
  
  孙云并没有因此而退缩,斩杀自己身前最后一个蒙元士兵,正面迎头敌人的“锁链骑兵”。
  
  “开阵!”骑军将领又令一声,众骑霎时形成铁桶之阵,将孙云死死围困在阵中心。没完,骑军士兵纷纷手握铁索的一端,就在骑将喝令意识之下,纷纷将手中的铁套扔向阵中的目标孙云。
  
  孙云将一切看在眼里,既没有躲避也没有恐慌,霎时坚硬无比的铁链将自己死死缠绕,持刀的双手动不了身,仿佛被固定卡住一般,暂时无以挣脱。
  
  “骑阵,拉动铁索!”骑将又在后方喝令一句,命阵中的士兵的拉动铁索。
  
  “呀啊”众骑士卒齐声喝道,纷纷拉动手中的锁链,霎时间铁索将孙云缠绕的越来越紧,常人已然定身不动,甚至会被活活勒死。可孙云依旧镇定自若,仿佛根本不把这一切放在眼里。
  
  “骑阵,散开!”骑将最后命令一声,阵中铁骑如同实行五马分尸的酷刑,列马四周彼行而去,与五马分尸不同的是,缠绕在孙云身上的铁索不是分开,而是越来越紧,直到将孙云活活绞死在乱阵之中。
  
  孙云将一切看在眼里,忽而闭上了眼睛……
  
  “噌”睁眼一瞬一道闪光,赤金双瞳顿涌而现,“灵王”的力量再度觉醒,孙云持刀双手紧握,全身四周断聚发力,周身如同被寒光剧烈包围一般,杀伐断绝见,冲破铁索束缚。
  
  “额啊!!!”紧接着,孙云发出一声石破天惊的怒吼,全身内力迸发开来“阴阳破碎诀”骤断而现,兼并“灵王”血刃寒芒的力量,只在眨眼功夫片刻一瞬,一声“砰”的巨响,粗壮无比的数条铁链,竟被孙云活生生挣脱开来。
  
  没完,孙云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挣脱铁链的一刻,双手暂时收刀,并将周身的铁链侧端全部用力拉在手心,控制住骑兵分散的战马。
  
  “吁吁……”战马再次发出嘶嚎,每一端的铁链皆被孙云活活用手抓住,可见孙云力道之强。众军骑兵无以挣脱,使劲呼令着战马,却是怎么也挣脱不开孙云的力量。
  
  “你们这些杂碎,全都给我滚开!!!”孙云聚骤惊喊一声,忽而肘心力道纵穿而下……“砰”只听一道惊震的巨响,惊人眼球般,铁腕般粗壮的数根铁链,竟被孙云手肘一式活活劈断。
  
  然而孙云并没有就此罢休,铁链依旧缠绕着众军骑兵腰间。“呀啊!”孙云再次呼号挥力一道,铁索仿佛被拉直成五角星阵,双臂用力一甩,连接的蒙元骑兵竟被当空撂翻倒地,丝毫没有可以反击的余地。
  
  “啊啊啊……”又是接连不断的惨叫,众军将士纷纷落马,或摔断骨折,或被乱马践踏,一时间血泊之地死尸无数……
  
  然而,孙云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敌人,起手撩起一个蒙元士兵的尸体,重重一式“夺魂掌”,穿命腹下破袭而去。
  
  “呼”士兵的尸体如同巨石一般,朝着众军士兵的方向飞去。
  
  “额啊啊……”紧接着又是数声惨叫,前排十数蒙元骑兵被撞翻落马,践踏死伤者再添增多。
  
  看到这里,守卫皇宫的蒙元将士不敢再随意进犯,望着孙云杀神般的面孔,心中顿起恐慌和意乱在他们眼里看来,孙云如同天落下凡的战神一般,拥有着无人匹敌的骤神之力,力拔一式可撼动千里。
  
  “还……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上啊……”一旁的将领也有些被吓住了,但毕竟为了保护相国和皇上安危,不可就这样退缩不禁,继续指令让众军骑兵前去缉拿。
  
  蒙元众骑心不甘情不愿,却是死命在身不敢犹豫,众骑再次形成包围之阵,这次挥舞着寒刀长矛,逡巡而朝孙云而去。
  
  但众军将士早已是无战意之心,包围孙云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可孙云就不一样了,眼见着蒙元众军还敢犯袭而上,“灵王”的双眼再次睁目,仿佛地狱恶魔怒视着众群一般,愣是将敌人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张扬。
  
  “呀啊!”孙云又是破吼一声,顿手剧烈冲地而起
  
  “轰”紧接着一道破荒之力,孙云将“魔灵”的力量发挥至极致,单手聚顶冲破尘土,大地四方霎时震裂开来。
  
  “吁吁……”“啊啊啊……”这次众军骑兵根本连靠近都没靠近,战马蹄下顿时裂土惊迸,马匹纷纷仰倒开来,蒙元将士还未向孙云发起像样地进攻,就依然被孙云的魄力所震倒。
  
  孙云则是趁着这个机会,“神踪步”再次寻芒而上惊刀烈手断土开来,掌法兼并着寒芒聚刃,杀神破风正朝蒙元千军而去。
  
  众军将士无以抵挡,只能纷纷回马后撤。然而孙云的速度尤为迅疾,再想回头撤退似乎为时已晚……
  
  “你们这些无用之辈,全部给我下黄泉去吧!”孙云怒吼惊震一声,双手刀刃血芒冲来“破血狂刀”惊威再现,“灵王”的力量聚定神功,无数从天而降的血芒之刃惊为尘土,荒芒冲天一式,碎裂震宇惊威,仿佛龙卷冲破大地束缚,狂招夺魄杀神而来。
  
  “啊啊啊……”一个又一个蒙元士兵惨死在孙云的刀下,本想着千军铁骑仗着气势正凶,一举将孙云剿灭,却不想孙云一人竟有独战千军之威,聚灵定式百荒而去,方圆宫殿竟是无人敢拦,整个皇宫仿佛变成了孙云的“屠宰场”,任由孙云宰割杀灭,“灵王”的力量更是汹涌冲动,一片又一片浇灌着血泊的尘土……
  
  “太……太……太……太可怕了……”宫殿上的皇帝已经看傻了眼,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世上竟有如此武功高强之人,竟斩杀皇宫千军护卫于无形,如若孙云杀红眼想取自己的性命,相信就算是所有的御林侍卫,也挡不住孙云的杀意。
  
  而今孙云破杀之惊血,相比起一年前“喋血王府”更胜一番,加上“灵王”的力量破宇惊狂,在场之人几乎无一再敢于孙云挑衅,当然除了太史寒生本人……
  
  千军铁骑,被孙云一个人惊震杀退,自孙云所站方圆开来,竟是躺到了一片又一片数不清的蒙元将士尸体,一千人马被活活杀至百人,这还是在不到半个时辰所完成的“壮举”。
  
  在众人眼里,孙云已然完全变成了杀神,遽信在场之人没有人赶再迎难而上,骑兵首领带着众军将士纷纷退到了皇宫城门口的边角一侧,生怕孙云再杀心四起,二话不说残杀取了自己等人性命。
  
  堂堂御林军侍卫变得如此胆小如鼠,在孙云面前皆为苟辈,这是所有人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不过孙云似乎杀够了,见包围自己的铁骑纷纷退去,没有再赶尽杀绝而去。眼前血泊伏尸无数,只有对面破轿之前,太史寒生一个人还敢站在原地凝望自己,甚至露出不屑一顾的笑脸,孙云顿时将所有的杀心面孔,全集中在太史寒生一人而去……
  
  “啪……啪……啪……”忽然,太史寒生不紧不慢,竟朝孙云拍了拍手掌,遂不由冷笑道,“真不愧是来运镖局少主,武林四圣之一卢欢前辈的传人,传闻能一人力战蒙元千骑,江湖上也不过上官仙剑前辈一人,想不到今日还能见到孙少主徒手嗜血,威力可比一年前的‘喋血王府’,在皇宫这里大开杀戒,真是让老夫不由惊叹几句……”
  
  “少废话”然而,孙云稍许恢复冷静,望着太史寒生诡异的笑脸,振振咬牙道,“太史寒生,你杀我父王,杀我哥哥,甚至害死了雪音,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今天我会让你死的痛苦百倍千倍,做好觉悟吧!”
  
  “究竟谁生谁死,现在还犹未可知呢……”然而,太史寒生却是在一旁不紧不慢道,“就算你现在拥有‘灵王’的力量,也不会是老夫的对手……本来是想让雪音临死前解决的,可是她失败了,最后终归还是得让老夫亲自动手……”
  
  “住口,你根本没有资格再提雪音!”一想到祁雪音的死,孙云心中怒火中烧,不由亢奋说道,“今天在这里,我要亲手宰了你,为我父王哥哥,还有雪音报仇!不光是我自己的力量,还有连同着雪音那份信念一起”
  
  说着,孙云再次掏出祁雪音最后的遗物“紫牙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