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一章 禁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陆六的精力显然很好,或许是因为有一百两银子的报酬,这壮硕的渔民始终保持着极为旺盛的精力,虽然昨晚一夜没睡,但今天看上去依然不显疲惫之色。
  
      常年在海上讨生活,有时候出远海捕鱼,有时候三四天不眠不歇对陆六这种人来说,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到黄昏时分,本来一脸轻松的陆六神色就开始变的严峻起来,时不时地站起身在海上瞄来瞄去,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齐宁看在眼里,含笑问道:“陆六,你似乎很害怕?”
  
      陆六犹豫了一下,终是道:“这一片海域,打渔的时候我们都不会过来。”
  
      “哦?”齐宁立刻问道:“那是为何?”
  
      陆六欲言又止,终是道:“传说当年当年金刀候爷打到东海的时候,许多人都逃到海上,东海水军曾经追拿韩家族人,在这片海域打过一仗。”
  
      齐宁闻言,不禁站起身来,四下遥望。
  
      海上波澜不惊,夕阳西下,余晖洒射在海面上,泛起粼粼波光,一切都显得平静异常,天气晴朗,海面就如同一面巨大的平面镜,将苍穹映在其中。
  
      秦月歌这时候也站起身,道:“侯爷,对此卑职也略有所闻。这里应该就是红浪浦,据说当年东海水师在这里一举将韩家最后一批人击溃,那一战十分残酷,或可说是异常实力悬殊的大屠杀。东海水师当时出动了四十六艘战船,而韩家也有二十多条船,是老侯爷事先得到消息,韩家那群欲孽想要偷袭沿海,经过此地!”微微一顿,缓缓道:“如果卑职没有记错的话,那天应该起了海雾,韩家余党是想趁海雾作为掩护,对沿海发动突袭,只是这一计划却正中老侯爷其怀,借着那次海雾,东海水师就是埋伏在红浪浦一带。”
  
      “结果如何?”
  
      “自然是一网打尽。”秦月歌神情肃然:“韩家余党拼死抵抗,最终全军覆没,那一战两边加起来,死了六七百之众,据说海面上漂浮的全都是尸首,海水也被鲜血染红,那是东海水师发起的最大一场战事,而这片海域,自那以后就被称为红浪浦。”略一沉吟,才继续道:“此后有传言说这一片海域冤鬼作祟,但凡有渔船到了这里,就莫名其妙地消失,前前后后少说也有十几艘渔船在这里消失不见,自那以后,这片海域就很少有人过来。”
  
      齐宁皱眉道:“东海水师不曾来此巡逻?”
  
      “自然是有的。”秦月歌道:“不过当年那场大战让人心有余悸,据卑职所知,就算东海水师的船只到这里巡视,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齐宁心知这个时代的人们尚未完全开化,对于鬼神之说还是颇为相信。
  
      当年韩族余党在这里遭受一场大屠杀,东海水师许多的将士自然是亲历那一场战事,比起两军对垒厮杀,实际上一边倒的屠杀更让人心中生悸,韩族被灭,此后又有怪谈传散开去,虽然那类怪谈也许是无中生有,但多少还是对东海水师官兵的心理有些影响,谁也不想真的被冤魂纠缠。
  
      齐宁皱眉道:“陆六,那人是让你带着我们来红浪浦?”
  
      陆六点点头,不无担心道:“他说的地方就在这附近,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抬头看了看落日余晖,微微张嘴,终究没有说什么。
  
      又向东南方向行了大半个时辰,太阳已经落山,天地之间已经昏暗下来,齐宁正靠在船板边若有所思,忽听秦月歌道:“侯爷,您看!”齐宁扭过头,顺着秦月歌手指方向瞧过去,苍茫的天地之间,却见到远方出现一团灰影,庞大无比,齐宁起身来,凝神望过去,已经发现那是一座岛屿。
  
      那座岛屿比之此前去过的无名孤岛,大出十倍有余,就宛若从海里拔地而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山丘,虽然距离尚远,却能够看出岛上林木茂密,环岛漂浮着一层薄薄的氤氲。
  
      “那是海凤岛?”秦月歌忽然问道。
  
      陆六声音中不无惊恐:“是那就是海凤岛!”
  
      “海凤岛?”齐宁道:“这名字倒是不差,秦法曹,为何唤做海凤岛?”
  
      秦月歌摇头道:“侯爷,海凤岛名字不差,可这海凤二字,着实不详。”微微一顿,才道:“侯爷或许没有听说过,海上岛屿众多,但有许多岛屿根本上不得,一个不小心,便要将性命留在岛上。”
  
      “这是何意?”
  
      “海上岛屿,倒也没有什么凶恶的猛兽。”秦月歌肃然道:“不过有些岛屿上的东西,比猛兽还要凶险。”
  
      齐宁眼珠子一转,意识到什么:“你是说植物?”
  
      “植物?”秦月歌一怔,却还是道:“卑职在东海这些年,对海上不少事情也是略知一二。听闻有些岛屿上的草木可以食人!”
  
      陆六忍不住插嘴道:“这位大爷说的极是,几年前我们打渔的时候,登上过一座岛屿要歇歇脚,那时天气炎热,岛上有果子林,我们到林子里采摘果子想解解暑,有个兄弟不小心碰上了一根藤蔓,立时就被那藤蔓卷起来,我们想救下他,可是那藤蔓会动,一碰上就会被抓住,后来只能!”没有继续说下去,神色却是黯然,眼眸中满是惧色。
  
      秦月歌颔首道:“他说的应该就是吃人藤了,不过海岛上最厉害的就是凤凰花了。”
  
      “凤凰花?”
  
      “那凤凰花盛开时候十分艳丽,而且散发着醉人的香味,但凡闻到那股香味,就会不自觉地要靠近它。”秦月歌缓缓道:“不靠近则以,一靠近过去,很快就会被那香气迷晕,倒在花丛中,用不了几个时辰,活生生的人就会变成一具干尸。”
  
      齐宁自然也听过食人花的故事,却不曾亲眼见过,这时候听秦月歌说起,倒也是心下骇然。
  
      “海凤岛所以被唤作此名,便是因为岛上到处都是凤凰花。”秦月歌道:“卑职听闻最早发现海凤岛,是因为在海岛四周飘着不少无人船只,有人心中奇怪,还以为这岛上是在闹鬼。有人登岛,却再也没有回来,直到有人从海岛活着出来,才知道这岛上有食人花,自那以后,官府也是颁下了条令,但凡出海打鱼的渔民,绝不可靠近海凤岛,否则死在岛上谁也不去管。”
  
      “原来如此。”齐宁明白过来,皱眉道:“陆六,那人是让你带我们来海凤岛?”
  
      陆六点头道:“那人那人就是如此吩咐,他让小的接到姓齐的客人之后,将客人带到海凤岛,他还说,那个那个田夫人就在海凤岛上,客人若是想她活命,自己登岛去寻。”
  
      齐宁和秦月歌对视一眼,淡淡一笑,道:“莫非那位朋友自己没有本事杀我,想要借用岛上的食人花来取我性命?”
  
      秦月歌神色更是凝重,低声道:“侯爷,比起岛上有人埋伏,这食人花更是凶险至极。”见到小船距离那海凤岛越来越近,抬手示意陆六先停船,等陆六停船之后,才道:“侯爷,对方有心让您上岛,自然是不安好心。这些年海凤岛已经成为禁地,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不轻易进入红浪浦,更别说登上海凤岛,海凤岛是禁地中的禁地,凶险至极,咱们既然知道田东家可能在这岛上,不如现在回过头去,组织人手过来搜寻?”
  
      齐宁摇头道:“秦法曹,对方可比咱们想的要聪明得多。他算清楚我一定会到鬼门崖,特地安排人在那边接我们过来,你觉得他会想不到我们会回去找人?只怕等我们找来人,田夫人已经遭他毒手。”神情冷峻起来,轻声道:“当务之急,救下田夫人的性命为要,这海凤岛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上一闯。”
  
      秦月歌见齐宁如此坚持,却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此人挟持田夫人,必定是有其目的,将地点设在海凤岛这样的禁地,也定然有蹊跷在其中。”齐宁望着氤氲环绕充满神秘感的海凤岛,轻声道:“你说过,这岛上无人敢靠近,越是这样的地方,说不定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看向秦月歌,含笑道:“秦法曹,你可有胆量随我登岛探险?”
  
      秦月歌立刻拱手道:“侯爷既然心意已决,卑职自当跟随侯爷赴汤蹈火。”
  
      “好,果然是胆识过人。”齐宁哈哈一笑,道:“陆六,靠近海岛,对方既然盛意拳拳邀请本侯,本侯就给他一个面子,来赴这鸿门宴!”
  
      秦月歌有些迷茫道:“侯爷,鸿门宴又是什么宴?”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便是鸿门宴。”齐宁微笑道,他脸上带笑,但眼眸中却是冷厉异常。
  
      陆六犹豫一下,却是一副恳求的语气道:“两位大爷,小人小人不敢靠岸,这里准备了两套衣衫,小人将两位送到海岛附近,然后然后两位自己登岛,不知不知成不成?”拿了一只油包裹,从里面取出了两套水靠,勉强笑道:“这这是小人准备好的衣服!”
  
      秦月歌脸色一沉,齐宁却是微笑道:“你送到了这里,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我们不会为难你,你觉得什么地方合适下船,将我们放下就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